返回

大爷好风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大爷好风流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得知自己成为老爷子挑中的人选,唐漓儿内心可说是千回百转、极不安定。

  她想要做好吃的料理让老爷子尝尝,但是又不想离开府邸,虽然一千两银子很诱人,但从小就被卖到秦府的她根本没想过有离开的一天。

  “老爷,有件事我想向您问个明白。”心底摆着件事,让唐漓儿非常忐忑,于是趁送燕窝给老爷子的时候,鼓起勇气开口。

  “你问。”秦怀佑张开细细的眼,微微一笑。

  “是不是奴婢做的点心让您满意了,就得离开秦府?”她眨着眼问。

  “没错,拿一千两回去家乡过日子,最好是找个好人家嫁了。”他精锐的老眼瞅着她,“有什么不对吗?瞧你,眉头都拧成小虫了。”

  “奴婢想知道,如果您喜欢我做的点心,那我就一辈子留下来做给您吃,可以吗?”她想了想又问。

  秦怀佑摇摇头,“不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可不能食言。”

  “如果是我自愿呢?”

  “旁人可不这么想,他们会认为我秦怀佑说话不算话。”他对她笑眯双眼,“漓儿,你一直很乖,离开后才能追求你想要的生活。”

  “可是──”

  “先别急,你还不一定可以通过我的考验呢!”

  他轻咳几声,漓儿立刻上前扶起他,拍拍他的背,“老爷喝茶。”

  秦怀佑接过瓷杯,将里头的热茶慢慢喝下,然后靠在床头望着她,“瞧瞧我这身子骨,怎么也好不了,就只能躺在床上,哪也去不了……唉!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你若能离开府里,为何还不愿意呢?”

  “我不想离开。”漓儿难过地说。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该想的是怎么做出点心吧!这样吧!我就将你交给大少爷负责。”

  “大少爷?”虽然她在府里住了好些年,可是四位公子平时都因为忙于生意,很少待在府中,不常见到他们的人,也不知道少爷们的脾气如何。

  就不知道大少爷会不会很难相处?

  “没错,就是司傲,他虽然霸气些,但是个好人,你不用害怕。”看着她突变紧绷的表情,秦怀佑笑着安抚道。

  “是的,老爷。”她咬咬下唇,感到无奈,“那奴婢退下了。”

  “去吧!”秦怀佑重新躺了下来。

  漓儿退出老爷的房间,看看外头蓝蓝的天空,她真不敢想如果离开秦府,她又能去哪?

  她怀着心事走回干活儿的灶房。

  厨娘刘婶笑望着她,“漓儿,你去哪儿了?把这些菜拣一拣。”

  “好的,刘婶。”漓儿拿来竹篮将菜全丢进里头,然后蹲在外头,借着阳光拣着菜叶。

  刘婶捧了鱼篮和石瓮出来,一边腌制一边说道:“你和香湘她们真有福气,居然被老爷子挑中,好好努力,说不定真能脱离奴仆的命运。”

  “可是我不想。”漓儿苦恼地叹口气。

  “为什么?”刘婶不解,“多少奴仆想换得自由啊!”

  漓儿听她这么说,却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想她八岁就被舅娘卖来秦府,对家乡的一切已无任何印象,甚至她早打算一辈子住在这里,所以这种自由她宁可不要。

  “对了,老爷的菜单下来了吗?”刘婶又问:“必要时我可以帮帮你。”

  “还没,不过谢谢刘婶了。”

  “想想你可是四个小婢中唯一在厨房干活的,老天可多帮了你一些。”将鱼抹上盐,她将鱼一一排列在瓮中。

  “其实我也希望能让老爷喜欢吃我做的点心。”她望着刘婶,“只要别赶我离开。”

  “这怎么是赶呢?如果你想继续待下一定也成的。”

  “不成,我刚刚才去问过老爷。”说起这个,漓儿就显得怅然。

  “你刚刚就是去见老爷?老爷亲口说的吗?”刘婶皱起眉,“天……这么说有一好就没两好了。不过说实在话,我们相处了这许多年,你要真走我还真舍不得呢!”

  听刘婶这么说,漓儿的心更乱了!

  她起身将拣好的菜拿回灶房,外头的刘婶却远远看见大少爷朝这儿走来。

  “谁是唐漓儿?”大少爷秦司傲一走进就问。

  刘婶赶紧站起,“大少爷,您找漓儿吗?她在里面。”赶紧拭了拭手,跑进灶房,“漓儿……漓儿你快出来。”

  “什么事?”她不解地走出来。

  一到灶房外,漓儿便讶异地看见大少爷正站在那儿!

  “大少爷,您怎么会来这里?”她赶紧曲膝行礼。

  “你就是唐漓儿?”秦司傲半眯着一双神秘眼瞳上下打量她。

  “是的。”被他这么注视,她顿觉好不安,脑袋也愈垂愈低。

  “抬起头。”他倒要看看自己要负责的是哪一位小婢?模样又如何?

  漓儿徐徐抬起脸,当对上他那双精湛中带着探索的眼神时,又微颤的低下脑袋。

  “这是我爷爷指定的点心与做法。”他将爷爷写下的纸条交给她,“我爷爷是凭印象写下,你要仔细研究。”

  “谢谢大少爷。”她接过手。

  “对了,你是负责灶房的活儿?”这也是他刚刚问了府邸的管家才得知。

  “是。”

  “就拿出你在灶房的本事,好好将点心做出来,那就行了。”秦司傲还不忘提醒她。

  “嗯……”她答应得好心虚。

  “怎么?你的脸色不太好看。”他半眯起眸,接着拿出纸扇,以扇柄抬高她的下巴,魅惑的眼专注地望着她。

  漓儿一震,眨眼望着他那双直睇着她的眼神,是这么的炯炯有神,该不会他已猜出她此刻的心思?

  “没……”她赶紧摇摇头。“我会好好研究老爷喜爱的口味。”

  “那就好。”秦司傲索性坐在晒干菜的木栏上,望着她那副唯唯诺诺的模样,“你是新进府的婢女吗?”

  “新进府?!”她有丝错愕,“我像刚进府的?”

  “因为我从没见过你。”秦司傲挑眉。

  “大少爷,我已经进府快十年了。”他说没见过她,她并不觉得奇怪,府邸上上下下有数百奴仆,就算见过面,他又能记得几个?

  “呵!”他露出诧异的表情,接着哈哈大笑,“真的?”

  “奴婢不敢对大少爷撒谎。”

  “这么说,你进府时才不过七、八岁?”他颇为讶异。

  “是。”她点点头。

  “天,我居然连一点印象都没。”他饶富兴味地眯起眼瞅着她,“你看来并不像个会让人忽略的女人。”

  他那逼视的侵略眼神让漓儿心一抽,浑身不自在起来,“大少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懂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做点心就行了。”秦司傲起身,走了几步又回头对她说:“从明天起我会经常来看你的进度,可别偷懒。”

  漓儿朝他点点头,眼看他走远后,她才深吐了口气。

  刘婶透过窗见大少爷离开,这才走出来问漓儿,“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少爷会过来找你呢?”

  “就是因为做点心的事呀!”漓儿走回灶房,蹲在灶前开始生火。

  刘婶跟着进入厨房,“难道负责你的人正是大少爷?”

  “没错。”漓儿点点头。

  “天,为什么会是大少爷呢?二少爷、三少爷、四少爷都行呀!”刘婶担心地望着单纯的漓儿。

  “为什么大少爷不行?”漓儿不解。

  “你在府邸也这么多年了,难道没听说过大少爷的一些事?”刘婶凑在她耳边,压低嗓问。

  “大少爷有什么事?”她拿来铁锅,热油的同时开始洗菜、切菜。

  顺手挑了几颗葱蒜爆香,身旁的刘婶这才说:“他很风流啊!”

  “风流?!”漓儿偏着脑袋想了想,“我去街上听说书的提过唐伯虎,他就是风流才子呀!”

  “这跟那个不一样……呃,该怎么说呢?”刘婶被她这一问,还真是说不清了。

  “有什么不同?”

  锅里飘出葱蒜香气,漓儿捧了把青菜正要下锅,刘婶又道:“大少爷的风流是属好色那一种。”

  唰──

  一听见“好色”二字,漓儿的双手不由一松,喷起的油水正好溅上刘婶的手,“天……好烫!”

  “对不住、对不住。”漓儿慌得赶紧跑到角落的橱柜,“这里有一罐凉膏,我帮你抹上。”

  漓儿拿起凉膏为她上药后,这才将青菜盛盘,但是整个思绪仍缠绕在刘婶刚才的那番话中。

  刘婶望着她细心为自己上药的模样,语重心长地又道:“我知道不该说这些,只是要你提防些,就算咱们是奴仆,也要懂得保护自己呀!”

  “我知道。”

  她在心中叹口气,她的命运也只能交给老天爷去安排了。

  *

  翌日一早,漓儿推了菜车从市集回来。

  走进大门后,她便转往灶房,路经石枫亭,却见秦司傲正坐在亭内笑意盎然地远远看着她。

  “大少爷?!”她很是惊讶。现在才什么时辰,大少爷已经过来了?

  “你去哪儿了?怎么现在才回来?”他勾魅着一双眼。

  “呃……我去买菜。”她低声说道。

  “买菜?!”他好奇的起身,走过去看着推车内的食材,“你每天就忙这些?”

  她点点头,“对,这是我的差事。”

  “以后就别做了。”他笑容一敛,“知道我等你等多久了吗?”

  “什么?”她面露仓皇,“不要赶我走!大少爷,漓儿是哪儿做错了,你可以告诉我,我改就是。”

  “你让我等就是不对。”他这辈子还没有等过哪个女人,没想到头一次等的对象居然是个婢女!

  “我不知道你会过来,下次要来之前请先通知奴婢一声。”她紧张不已。

  “哦?这么说是我错了?”他撇撇嘴,靠近她一步。

  “呃……”漓儿并没忘记刘婶提醒她大少爷“好色”一事,于是直觉的闪避他的趋近,但这动作却惹怒了秦司傲。

  秦司傲勾起唇,冷睨着她,“怎么?我身上有臭味吗?”

  倒是她一身的鱼腥味,他都不嫌了,居然还躲他!

  “不是,漓儿只是个奴婢,该和大少爷保持距离才是。”她小脸一皱,气自己怎么这么笨拙。

  “算了,你跟我来吧!”现在他可没闲工夫对她说教,正事要紧。

  “去哪儿?”

  “我自己的厨房。”秦司傲衔着抹笑,“从现在起,你得待在那里专心做点心,知道吗?”

  “可是灶房……”

  “我已知会过刘婶,你就别操心了。”说着,他便迳自往另一边走去,头也不回的又说:“别愣在那儿,快跟我来。”

  “可刘婶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她看看推车里的菜,只好先暂时摆下,追了过去。

  “我已经派了人手帮她。”

  “什么?”那以后刘婶就不再需要她了吗?漓儿愈想愈伤心,只好拖着无力的脚步随他而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