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爷太挑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四爷太挑剔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确定其他人的安全,秦振沙先行返回与伙伴事先约定碰面的地点——陇西金沟山的山壑。

  当他一到了那儿,众人立即聚集过来,江森不解地问:“四少爷,连你也被放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振沙撇撇嘴,拍拍他们的肩,微笑说道:“回来就好,能见你们平安我就放心了。”

  秀雅从一旁冲了出来,哭哭啼啼地说:“对不起四少爷,你要我带走露水,可她不肯走,还突然冲了出去,偏偏这时候对方来了,我一害怕就先逃了……所以我……”

  提及柳露水,他就面无表情的敛下眼,“我会去救她,你不用担心。”

  “露水姑娘现在不知怎么了?如果真要救人,我们一块儿去好有个照应。”方越扬也道。

  “你们回苏州吧!我一定会把她救出来。”秦振沙苦笑地摇摇头,“亏我接替费师父带领你们,却做得不及他的一半,还差点儿将你们害死。”

  “四少爷,别这么说,是司马天义太过狡猞了。”江森气不过,“我真的不相信没办法将他拉下来,让皇上治他的罪!”

  “这事我自会处理。”

  “你一个人怎么处理?”众人异口同声。

  “我们之所以会被放出来,全然是因为露水……她……我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才不过一天,她就变成司马天义失散多年的女儿!”秦振沙深吸口气,“就算她真是那贼人的女儿,我依然不能舍弃她,也不希望你们再次涉险,就让我自己去吧!”

  “四少爷,你没说错,她……她是司马天义的女儿?”方越扬完全震住。

  秦振沙不语的点点头,再看了他们一眼后,便决定前往司马天义暂居的陇西官驿。

  “等等。”大伙相视一眼后,立刻上前喊住他。

  “还有什么事?”

  “我们想追随四少爷,何况是露水姑娘救了咱们,我们该懂得感恩图报。”江森拱手说:“就让我们一起去救她吧!”

  “此去要比阳青山那回更惊险,别再冒险了,快走。”虽然他急着想将柳露水救出来,但绝不能再让他们赴险。

  “我们不怕危险。”连秀雅也道。

  “我先去查探,要救人也得有周详的计画,不可以再莽撞了。”说着,方越扬不顾秦振沙的反对,立即离开山壑。

  “你们这样,要我怎么回报你们?”秦振沙用力捶向山壁。

  “只要我们都在一起,无论生死,那就行了。”其他人说。

  “四少爷,你还没吃饭吧?”秀雅拿了些干粮给他,“先吃点儿,充充饥。”

  “我不饿。”他现在哪有心情吃东西。

  “不吃不行的,如果你都没了体力,还要怎么救人?”秀雅这番话确实说服了他。他想了会儿,拿过一块干饼咬了口。

  秀雅见他吃了,也安心的笑了。她坐在他身侧,看着天空慢慢转亮,露出曙光,“看,那不是你和露水最爱看的日出吗?我相信你们一定还会有机会一同欣赏这美景,而我们的处境也会愈来愈光明。”

  “什么时候你这么会说话?”他淡淡一笑。

  “这叫耳濡目染呀!”

  “你这丫头长大了。”他眯起眸望了她一眼后便站起,直接走到较高的地方,看着初露的阳光,但愿他与露水的未来能像秀雅所言,否极泰来呀!

  约莫两个时辰后,接近正午时分,方越扬赶回来了,“四少爷,我刚才亲眼瞧见司马天义带着所有人返回长安了。”

  “连露水也带走了?”秦振沙眯起眸。

  “对,更让人生气的是……我还听说司马天义是要带她回长安参加宫内的太子妃遴选。”这话一出口,秦振沙已不顾一切地想追上。

  “四少爷,千万别莽撞。”江森上前拉住他,“现在她身处一群便衣士兵中,你这一去又是自投罗网。”

  “我怎能眼睁睁看着她进宫?”

  “就让我们陪你去长安,人多好办事,我想司马天义再怎么也没想到我们会追去长安。”江森冷静地道。

  “我爹说得对,我舅舅就住在长安,在城里开了间银楼,消息可是非常灵通,我们可以暂住在他那儿再想办法。”秀雅也赶紧帮腔。

  “其他人得先让他们回去。”

  “是,这些我会处理。”江森不忍在这时刻还要让秦振沙为手下的安危担心。

  秦振沙看着这些伙伴,心底顿生暖意,为了不再重蹈覆辙,他还是同意了他们的意见。

  *

  回到长安后,柳露水被安置在丞相府。

  虽然她的子过得更不快乐,但为了找到司马天义贪渎枉法的证据,她必须忍辱负重,不得不认贼做父,即便他真是她的亲生父亲。

  就为了这份关系,她可是懊恼又悔恨,经常难过得默默垂泪。

  “小姐,你这几天吃得这么少,老爷交代我一定要劝你吃点东西,如果双颊凹陷可就丑了。”奴婢倩儿将膳食端来。

  “丑就丑了。”美与丑现在对柳露水来说一点儿也不重要,何况她非常清楚司马天义在乎的不是她的身子是否健康,而是怕她继续消瘦妨碍了他的计画。

  “可是……可是老爷会发脾气,他一生气就——”小倩脖子一缩,紧张得都快哭了。

  柳露水望着她,做过奴婢的她自然可以想象身为下人的难处,可是她绝不能让司马天义得逞。望着小倩,她微笑地说:“放心吧!如果司马……他迁怒你,我会替你说话。”

  “谢谢小姐。”既然小姐都这么说了,她也只好退下了,“那我下去了。”

  “对了,他人呢?”柳露水问道。

  “他?”

  “我是指老爷。”

  “我不太清楚,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啊!对了,下午我经过前厅,好像听见总管问老爷是不是要去胡山。”小倩突然想起这事儿。

  “胡山在哪儿?”

  “在长安东方二、三十里处,那儿有座寺庙,老爷最爱去那儿上香了,听说庙里的菩萨可以让人心想事成呢!”小倩煞有其事地说。

  “心想事成!”柳露水摇摇头,想到什么又说:“对了,来回要多久?”

  “少说也得两天,老爷都会在那儿整夜供佛。”

  “真的?”柳露水立即睁大眸子,心想这不就是上天赐给她的机会吗?“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待小倩离开后,她便跟着走出房间,偷偷前往司马天义的寝居。她相信只要可以潜入,定可以找到一些证据。

  可是才接近他的寝居,她远远就看见有护卫在看守,这下该怎么办?

  不管了,她可是堂堂大小姐,他们应该不至于阻拦她吧?

  深吸口气,她正要走过去,身子突被一拉,落进一个坚实的怀抱。她张嘴欲喊,就在她对上那人的眼睛时,赫然噤了声,泪水更是扑簌簌的淌落下来。

  “你来了……”柳露水激动不已,可想想不对,赶紧又推开他,T你不能来,你会被发现的。”

  “我管不了这么多,知道我有多想你?”一早他就打听到司马天义离开府邸,这才不顾一切的跑了来。

  “我也好想你。”听他这么说,她的心都疼了,但是他们不能杵在这儿呀!“快,你跟我来。”

  她小心翼翼地将他带回自己房间,又看看外头,当确定没人发现便将房门紧紧关上。她心慌地对他说:“听我说,你得赶紧离开,虽然那个人不在,可是外头全是他的手下。”

  “我要你跟我走。”他紧紧抓着她。

  “不行,我不能跟你走。”抽回自己的手,柳露水眼底尽是伤感。

  “为什么?难道你已经喜欢上丞相府大小姐的生活了?”秦振沙焦虑得口不择言。

  “你!”她的心顿时涌上千万种疼意,泪水也沁入胸口,好酸涩!“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女人?”

  “我……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而是心好乱好乱……原谅我!”见她的小脸都变了颜色,秦振沙才发现自己一时心直口快,说了伤害她的话。

  “我真的好想跟你走,但如果就这么走了……你们怎么办?”泪水凝满小脸,她反问着他。

  “你的意思是?”

  秦振沙赫然懂了,她之所以执意留下,就是要替他们调查司马天义的犯罪证据,难怪她刚刚会跑到那里去,“天,这样太危险了!”

  “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她伸手摸摸他的脸,“我想证明即便我身上流着他的血,也跟他不是同一种人。”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你是这么的善良……不过这是我的事,我会自己调查。”秦振沙说什么都不放心让她继续待下。

  她摇着头,笑望着他,“放心,我不会有事,找到证据后我会尽快回苏州找你,你还是快回去吧!”

  “你确定要这么做?”他一双剑眉紧紧拧起。

  “对。”她重重地点点头。

  “可是……可是过两天司马天义就要将你送进宫,只有两天时间,如果你找不到机会逃走呢?”激动的嗓音从他喉头冒出。

  “你也知道这件事了?”柳露水敛下眼,虽是如此,但至少是个机会,那就不能错过。

  “就是因为知道,我才会急着跟来长安,目的就是把你接回去。”他内心深处早有这样的决心。

  “如果真没办法,我也绝不会进宫,你放心吧!”她哭着笑了,因为她会以死明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