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四爷太挑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四爷太挑剔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呜……呜……”闷在被里,她哭得好伤心。

  秀雅的眉头紧皱了下,转身摇着她,“你怎么了?觉不睡,哭什么哭,等下四少爷不知情以为我欺负你呢!”

  张开泪眼,当柳露水看见秀雅时,才发现那不过是一场梦,“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

  “当然吵到了,早说不跟你睡的。”秀雅依然对她没好脸色。

  “那我去打地铺,床让你睡。”柳露水心情还不稳,想一个人静一静。

  “这可是你自己要这么做的,我可没逼你打地铺。”秀雅不理她继续转过身呼呼大睡。

  柳露水披上外衣,步出外头,看着客栈的一处小花园,吹着晚风、想着事情……再看看天上稀疏的星,不知不觉天色就要亮了。

  “露水,你怎么在这里?”秦振沙朝她走了过来。

  “睡不着,出来走走。”她并没道出那个奇怪的梦。

  他揉揉她的脑袋,“睡不着也得歇会儿,否则接下来便要连赶两天路,而且全是山路,怕你吃不消。”

  他会这么早起,是因为刚刚探子来报,司马天义已经快抵达陇西,所以他们的速度也得加快了。

  “为什么这么急?”

  “因为对方已经快到了。”

  “你是指司马天义?”柳露水眉儿一扬,“可我不懂的是……你来此的目的是为杀他吗?但他贵为丞相呀!”

  “我说了我不会杀任何人。”他幽魅的眸光望着她,“杀了他,我得坐牢,为了那种人,不值。”

  听他这么说,她终于放了心,“那就好,我一直很担心你会意气用事。”

  “放心吧!其他事可以意气用事,但这事攸关百姓的利益,我会小心处理。”他有自信地一笑,再望向她略微憔悴的面容,“要不要再去歇会儿?你的脸色不太好。”

  “不,我睡不着。”她只想与他在这儿聊聊天。

  “该不会是秀雅,她让你——”

  “没!”她赶紧摇摇头,“你别乱想,她对我已是极大的让步。”

  “真是如此?”他觉得她的话很可疑。

  秀雅一直不喜欢她,又怎会待她好?昨晚两人同房,他还曾考虑将她们分开,可又顾及江森与越扬的想法,才没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是真的,如果你还质疑,我可要生气了。”柳露水鼓着腮。

  “看你这表情,我相信总行了吧?”他仰首肆笑了声。

  “当然是真的,以后你对她也得好一点,否则秀雅会难过的。”柳露水抓住他的手,微笑地说:“就让你们的关系回到还不认识我之前,嗯?”

  “好,你说什么就什么。”他宠溺地将她的手举起,“既然不想睡,我们就到处走走吧!”

  看着他们走远,秀雅这才从暗处现身,瞧着他俩的背影猛叹气。

  没想到那个笨丫头居然还替她说话,搞得她像个坏女人似的!算了,秦振沙,既然你不希罕我,我也不想死皮赖脸的缠着你。

  “真以为我没人要呀?”她嘴里碎念着。

  话虽这么说,但她心底突生恶作剧的念头,一路跟着他们,直到客栈后方的山坡,此时天空露出鱼肚白,有种熹微之美!

  “早!”她调皮的在她们身后喊了声。

  柳露水回头看见是秀雅,立即笑说:“你也起来了?”

  “不行吗?”秀雅噘着唇,“妨碍你们了?”

  “没有的事。”柳露水大胆的拉着她的手一块儿过来,“看,日头出来了,好美……”

  秀雅也仰首看着,半天后她皱起眉说:“这个很平凡呀!哪儿美了?”

  “秀雅,很多事物经常出现在我们生活里,我们反而忽略了它的美好,只要用心观察,你就知道这一切有多么值得珍惜了。”秦振沙回头笑望着她。

  秀雅看着他的笑,说真的他已好久没有这么真切对她笑过了,不过为何她感受不到喜悦,而是压力?

  看来她和秦振沙之间还是有所谓的差距吧!回头再看一眼柳露水那副完全接受他话意的笑容,她头一次有了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觉。

  “你们慢慢看日出吧!我要回去找吃的了。”她暗暗吐吐舌,从他们身旁一闪而过。

  “这丫头就只知道吃。”秦振沙轻笑道。

  “所以我说,愈是跟她相处,愈会发现她的可爱直率。为了爱,女人真的会豁出去呢!”柳露水看着秀雅的背影说。

  “那你呢,可会为情为爱豁出去?”对于这点,他倒是挺好奇的。

  “当然,我不但会豁出去,还愿意牺牲一切。”她很坚决地说。

  “谁要你牺牲,我只要你的心。”蜷起唇,他俊魅一笑。

  “心早就归你,这还用说?”她害臊一笑,接着又道:“是不是该回去了?大家该都在用早膳了。”

  “也是,用过早膳后,也该出发了。”

  “那我们走吧!”她点点头,跟着他一道回客栈。

  *

  经过数天的行程,一行人终于来到陇西。

  柳露水看着这儿的景致,虽然和苏州一样热闹,但是位居北边,气候要寒冽些,而秦振沙也很体贴的买了件斗篷给她,让她驱寒。

  “四少爷,已经查到司马天义就住在福居客栈。”方越扬禀报。

  “好,那我们也去吧!”秦振沙眯眼一笑,“我倒想看看,他这次的暗桩交易要怎么进行。”

  “我一定会牢牢盯住,让他再也无法掩藏。”江森也道。

  “还有我,他那几个杂碎手下就交给我。”江秀雅轻轻一哼。

  “不管怎么说,他身旁的护卫都是来自京都,武功高强,可不能掉以轻心,尤其是你,秀雅。”他可不希望她太过轻敌。

  “好啦!我会注意的。”有他的关心,秀雅开心的笑开嘴,跟着转向柳露水向她示威。

  柳露水掩唇一笑,因为她明白秀雅不过是想气气她。

  接下来,他们加快速度前进,终于在太阳下山之前落脚福居客栈。

  当晚,一行人共住一间大房间,姑娘睡内室,其余人则在外面席地而睡,三人轮流看守。

  过了子夜,守在外头的秦振沙感受到似乎有脚步声往司马天义的房间走去,立即绷紧神经跟去,贴在门边偷听着里头的谈话。

  “大人,几个小国进贡的银两与贡品都已送达陇西,底下官吏与节度使也都打点好了。”来者小声地对司马天义说道。

  “盘算过没?值多少?”司马天义奸佞地勾起嘴角。

  “估计约莫可以换成五百万两黄金。”对方蓦然一笑。

  “呵!那就不枉我大老远来这一趟了。”闭上眼,司马天义满意的吟道。

  “当然了大人,不过希望黄河大坝工程可以让小的包下,底下那些小官的封口费由我负责。”对方挑明了说,等他的回答。

  “好吧!大坝工程我会替你说说。”不愧是贪官,贪了那么大一笔银子,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谢谢大人……谢谢大人……”

  “哪时交货?”司马天义嗓音放沉。

  “明晚这时候,在阳青山的一个山洞内。”

  “好,我会亲自过去,你也得吩咐手下,好好看管那些东西。”一抹笑绽放在他的嘴角,可见他的心里有多得意了。

  “我会注意的,那我先退下。”那人立刻往门外走。

  秦振沙俐落地闪身至墙角,直到那人离开后,他才不着痕迹的回到自己房间。

  半个时辰过后,江森醒来,“四少爷,辛苦了,换你休息了。”

  “我刚刚已偷听到他们将于明晚在阳青山的某个山洞交货,天一亮,就让尾随来的手下暗自查探是哪个山洞。”秦振沙吩咐道。

  “刚刚得知的?”

  “没错。”

  “呵!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放心吧!我一定会带人亲自前往查探。”他随即道。

  “确定分舵的人手一早会赶来吧?”

  “确定,我已接获飞鸽传书了。”一想起明天将可以取得司马天义的罪证,江森的情绪也为之激奋。

  “那好,等下和越扬交班时,也告诉他这件事,事后你也再睡一会儿,明天可得费神了。”

  “嗯,我会的,四少爷你赶紧睡吧!”

  江森向来稳重,秦振沙对他倒是不会有太多担心,于是他安心的回到角落,打算好好补充体力。

  *

  隔日,来自分舵的其他人已准时抵达陇西,江森立即带领几位身手矫捷的手下前往阳青山调查,其他人则待在山脚隐密处,打算与秦振沙会合一道前往。

  出发前,秦振沙特地来到房里与柳露水独处,踌躇半晌才道:“我要出发了。”

  “我也准备好了。”她起身拍拍衣裳。

  “不,你不能去。”他眯起眸,瞅着她那双不解的眼,“不瞒你说,此行非常危险,我不能让你涉险。”

  “那你也同样有危险了?”她捂着唇,心口紧绷着。

  “我有武功,可以应付的,你放心吧!”虽知道这趟充满危险,但他不去不成。

  “可是——”

  他抱紧她,拍拍她的背,还在她唇角印上一吻,“乖乖等我,我一定会平安回来。”

  为了不带给他负担与压力,即便不愿,她还是点点头说:“好,我会等你回来,我要看见你安然无恙回来。”

  “我会的。”再定定地、仔细地看了她一眼后,秦振沙便离开房间,与其他人一块儿前往阳青山。

  可不知为何,眼见他离开后,柳露水打从心底发颤,这是什么?不好的预感吗?

  不会的,四少爷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在客栈内等了大半天,柳露水不时看向窗外,可今儿个的气候特别怪,一早明明是风和日丽,午后却变得阴沉昏暗,像是即将下大雨,这是否代表着某种暗示?

  站在客栈后方山坡上,她不停向上苍祈祷,希望老天能助四少爷一臂之力呀!

  “姑娘,天气凉了,怎么一个人站在这儿?”客栈小二刚好从后门出来,一看见柳露水便笑着问道。

  “没,只是待在屋里有点闷。”她笑笑。

  “陇西这地方本就风大。”店小二也看看天色。

  “真的?那气候也像现在这样吗?”

  “什么意思?”

  “就是像今天……早上艳阳高照,可是下午又阴暗下来?”如果是常态,那她就可以稍稍安心。

  “你是指天气呀?”店小二这才说:“说真的,我也觉得今儿个有点怪,希望不要是有什么事发生。”

  他这句话让她的心又是一紧,茫然间店小二不知说了什么便离开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