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老公很有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老公很有钱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哔——」

  桌面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她将视线从那群哀号不断的人群中拉回来,伸手接起电话。

  「企划室,您好。」

  「是我。」

  低沉迷人的嗓音让她一瞬间便认出是殷羿。

  「干么?」她笑问道。

  「听你的声音心情似乎还不错,有什么好事发生吗?」

  「听说你结婚了。」又瞥了眼仍然吵吵闹闹的一群人,施映蝶放心的与他抬杠。

  「喔,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这是最新一则八卦消息吗?」

  「没错。」

  「嗯,可见八卦还是有一定的可信程度。」殷羿下了评论。「这件事跟你的好心情有关吗?」

  「当然。只要你结婚了,那些对准我的箭头自然就会变少。」她勾唇笑着。

  「是吗?那既然箭头变少了,中午一起吃饭。」

  「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和巧荺有约了。」

  「又是你那个女朋友,我开始怀疑其实你爱的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他以嫉妒的语气说,惹得施映蝶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打这通电话到底要干么?」她言归正传。

  「不让我找你,连打电话都不行吗?」

  好哀怨的声音,她忍不住又被逗笑了起来。

  「对了,谢谢你的赏识。」她伸手翻看着桌上那份企划报告。

  「陈经理跟你说了?」

  「嗯。」

  「我只是实话实说,你用不着谢我。倒是你的实力还真是大大的出乎我意料之外,让人忍不住刮目相看。」

  「终于发现你娶了一个才貌双全的奇女子了?」

  「是啊!」

  施映蝶正想继续与他抬杠下去,却发现李珍仪正冷着脸瞪她,让她猛然一惊。

  「喂,我不跟你说了,有人在瞪我。拜拜!」她迅速的说道,然后不理他在电话那头的抗议,直接把电话挂断。

  副理注意她多久了,有听见她和殷羿说的话吗?她刚刚是不是有不小心透露出和她说电话的是殷羿?真是糟糕,她怎么会这么粗心大意忘了她的存在呢?可恶!

  不过想一想,不管她在公司里有没有和殷羿扯上关系,一开始她就被她们那票排外攻击部队给盯上了,所以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不是吗?还是工作比较重要,不理她了。

  想罢,她迳自翻开桌上的企划书,开始专心的投入工作中。

  *

  茶水间似乎成为施映蝶和姜巧荺在工作忙碌,没办法一起出去吃午餐时,另一个连络友情的好地方。姜巧荺知道下午茶时间,施映蝶一定会被最近爱上她泡的咖啡的长官们叫来泡咖啡,所以总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找她。

  「今天过得怎么样?」她走进茶水间看着正忙着泡咖啡的施映蝶问道。

  「忙。」施映蝶只给了她一个字。

  「为了那份企划案?」

  「除了它还会有什么?」施映蝶转身靠在流理台边苦笑苦对她说。

  「汪彩玉真的都没帮你?」她皱眉。

  「她不要扯我后腿我就谢天谢地了。」施映蝶翻了个白眼。

  「我听说最近总裁大人已经对你失去兴趣,没再召唤你入宫,说你已经失宠被打入冷宫了,为什么她们还要继续为难你?」姜巧荺将最新的八卦谣言告诉她。

  「大概是嫉妒我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吧!」

  姜巧荺一呆,随即被她自信和理所当然的回应逗笑。

  「难怪总裁会欣赏你这个小学妹,要是我是男人,我也抵挡不了你的魅力。」

  「我该说谢谢你的抬爱吗?」施映蝶斜睨了她一眼。

  「不客气。」姜巧荺朝她咧嘴一笑,惹得她也忍不住的轻笑起来。

  「说真的,你明明都已经结婚了,结婚戒指、老公送的一克拉钻石项链都戴在身上,那些女人怎么还会以为你野心勃勃,一心想要飞上枝头当总裁夫人呢?」她真的不明白。

  「只能说她们自己心术不正,就以为人人都跟她们一样脑袋有问题。」

  姜巧荺闻言,又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不觉得吗?就是因为她们自己想当总裁夫人,认为我有威胁性,所以她们才会倾尽全力围攻我,最可笑的是,她们甚至连总裁是否已经结婚都不知道。」施映蝶觉得既气愤又无奈。

  「听你这样说,好像总裁真的已经结婚一样。」姜巧荺怀疑的看了她一眼。

  「我是结婚了。」

  突然其来的声音让站在茶水间里和施映蝶闲磕牙的姜巧荺猛然吓了一跳,她迅速的转身,只见她们所八卦的总裁大人正好整以暇的站在门边看着她们,吓得她双目圆瞠、双腿发软得差点没跪到地板上去。

  「总、总裁?」她的声音微微发抖。

  「总裁。」相较于她惊恐的反应,施映蝶倒是反应如常。

  「原来你在这儿。」殷羿看着她说。

  「总裁在找我?」她忍不住眯起双眼,心里突然有股不妙的感觉。他该不会在安份了几天之后,又想和她连络学长学妹的情谊了吧?

  「我挺想念你泡的咖啡,麻烦你泡一杯送到我办公室来好吗,学妹?」

  果然!一定是她这几天把工作带回家做,没时间理他惹恼了他。她皱起眉头。

  「现在吗?」

  殷羿轻挑眉头。「你现在没有空吗?」

  不是有没有空的问题好不好,他明明就知道她希望他在公司里能少和她接触——算了,如果他刚才已经四处找过她的话,那么现在她「重新受宠」的流言大概已经四处乱飞了,再想避嫌也已经来不及了。

  「好吧,我待会儿送去给你。」她无奈道。

  「麻烦你了。」殷羿深深地看她一眼后,转身离开。

  他一离开,姜巧荺立刻以难以置信的语气,压着嗓音低声道:「映蝶,你怎么敢用这种口气跟总裁说话,你不想活了吗?」

  「这种语气有什么不对?」施映蝶不以为然的撇唇。

  「他是总裁耶!」

  「总裁就可以偷听人说话吗?」他刚刚离去的那一眼,让她明白他已经听见她们之前的对话了。真是槽糕!

  「什么?」

  「没什么。」她摇摇头,「我只是在想平静的日子要飞了,那群排外部队若是知道我又开始受到总裁大人的关爱,她们肯定又要发疯。」而且她们再不懂得收敛的话,就死、定、了,她暗付着。

  「我该羡慕你还是同情你?」姜巧荺轻愣了一下,似笑非笑的问道。

  「随便,只要不和我断交就行了。」

  「这点你大可放心,因为我发现我还满喜欢你这个表里不一的朋友的。」姜巧荺打趣道。「中午一起吃饭?」

  「我是没问题,就怕我老公不放人。」施映蝶喃喃自语。

  「嘎?」

  「我再和你连络好了。」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OK。快泡咖啡吧!你负责送去给总裁,办公室里的就由我来帮你送吧!」

  「谢啦!」

  *

  施映蝶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到总裁室外,张秘书以一脸仇视的表情瞪了她一眼后,心不甘情不愿要她自己把咖啡端进总裁室里。

  敲敲门,推门而入,再把门关上。她看着坐在办公桌后,以一脸严肃的表情等着她到来的老公,无奈的摇着头走向他。

  「我真的是会被你害死。」她轻声抱怨。

  「为什么不告诉我公司有人在找你麻烦?你之前不是说你会告诉我吗?」不理她的抱怨,殷羿沉声问。

  「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一向就不受女性同事们的欢迎,而且我们之前说的是过份才告诉你。」她将咖啡端给他,不以为然的回答。

  「被围攻了还不叫过份吗?」他大声道,「你在我的公司上班,身为我的老婆、总裁夫人,却还得受人欺负——」

  「她们又不知道我是总裁夫人。」

  「那就让她们知道!」他怒不可遏的说。

  「别闹了啦!」施映蝶安抚的坐到他腿上,伸手圈住他颈子,主动献上一个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和她们玩一玩打发时间也不错呀,你说对不对?」她微笑的凝望着他。

  殷羿轻愣了一下,怒气不知不觉间因她的吻而被抚平不少。

  「公司出钱请你来打发时间的?」他挑眉逗她。

  「你干么抓我语病啦?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喜欢有人欺负你。」殷羿挑明了说。

  「我也不喜欢呀,不过她们还没到欺负的程度啦,如果她们真敢欺负我的话,我一定不会对她们客气。」她开出保证。「倒是你别一直刺激她们行不行?」

  「我刺激她们?」

  「不用怀疑,就是你,大帅哥。」施映蝶伸手点了点他的胸膛。「你每次点名找我一次,她们就发疯一次,你难道不知道那群娘子军有三分之二是你的忠实粉丝,不容许像我这样的狐狸精来亵渎你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喜欢谁还得经过她们的同意喽?」

  「原则上只要你喜欢的人不在公司里就行了。」她思考了一下回答道。

  「很好,那你辞职。」

  「为什么不是她们辞职,而是我?」她难以置信的抗议。

  「意思就是你比较希望我解雇她们喽?好。」他突然倾身拿起桌上的电话。

  「好什么?你干么拿电话?」她感觉不妙,压住他的手问道。

  「打电话给人事部。」

  「打电话给人事部干么?」

  「叫他们准备裁员和应征新人。」

  「你疯了!」她瞪着他大声叫道,可是他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一点与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你是认真的?」

  「我说了,我不喜欢有人欺负你。」

  「可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把人家裁掉也太夸张了。你相信我好不好,我没有这么柔弱、好欺负,这件事我可以自己处理,你暂时别管好不好?」

  「一个月。」殷羿沉默的看她一会儿,丢给她一个期限。「如果一个月后情况没改善的话,公布你的身份和让我裁掉她们,你得选一个。」

  「好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