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老公很年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老公很年轻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关之烟不确定自己究竟是怎么进屋来的,只知道她在他的喝令下走出电梯之后,下一秒钟自己便被他拉入怀中紧紧地环抱着。

  然后,一接触到他那几乎让她思念了一辈子的暖烘烘体温和味道,她立刻热泪盈眶,哭得不能自己。之后,她便发现自己已在客厅里,整个人坐在他大腿上,被他抱在怀里。

  她想不起来这之间到底发了什么事,他们是怎么进屋来的,她是走进来的,还是被他抱进来的?他们在门外待了多久,又进屋多久了?她一点记忆都没有,唯一的记忆就是她始终哭得不能自己而已。她觉得自己好丢脸。

  「好些了吗?」像是感觉到她的情绪已趋于平复,齐朔突然开口问。

  「对不起。」她哑声道,伸手轻轻地推开他,挣扎着想从他腿上跳下来,他却用手臂一把环住她的腰,瞬间又将她拉回他怀里。

  「你要去哪里?」他紧紧的环抱着她。

  她满心苦涩却不知从何说起。这个座位已经不属于她了,不是吗?

  「为什么不说话?」她的沉默让他再度开口。

  「你先让我坐到沙发上好吗?」她伸手撑开自己与他的距离,哑声要求。

  「为什么?」他问。

  关之烟好不容易才止住的泪水差一点就又要泛滥出来。他为什么能问得这么平心静气?为什么?他难道不知道避嫌的道理吗?如果让他现任女朋友知道了他和前任女朋友还在藕断丝连的话,不只对他们俩都不是好事,对她肚里的孩子也不好。

  她的生活好不容易平静了一点、习惯了一点,她不希望他又来扰乱她好不容易才趋于平稳的生活和心情。

  「你知道为什么。」她说。

  「因为我们分手了是吗?」他温柔的凝视着她,「如果真是这个原因的话,那很简单。取消分手和重新交往随你选一个,我们的关系并没有改变。」

  「你不要这样。」关之烟忍不住泣声哀求,「如果你这样的话,那段小姐怎么办?」

  他忍不住呆愣了一下,怀疑地看着她。「什么段小姐?」

  「你的女朋友。」眼泪终究还是泛了出来,逐渐盈满眼眶。

  「什么女朋友?」他皱紧眉头紧盯着她问。

  「你不用再骗我也不需要再瞒我,因为我早就已经知道了。」她摇头道。

  「你到底知道什么?」齐朔突然有种预感,也许这就是她会忽然莫名其妙跟他分手的原因。

  什么段小姐、什么女朋友?他除了她之外,哪来的女朋友呀?

  「之烟?」她的沉默不语让他忍不住催促。

  「我看见你们俩一起走进饭店里去开房间。」想到那抹也抹不去的画面,原本只是盈眶的泪水瞬间从她眼眶里淌了下来。

  「什么?!」齐朔瞬间愕然大叫,「你刚刚说什么,谁和谁一起走进饭店开房间?」他以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目不转睛的瞪着她大声问。

  泪水一滴接着一滴的从关之烟眼眶滑落,源源不断。

  齐朔陡然僵住,看着泪流满面的她,他觉得既生气愤怒、莫名其妙,又心疼不舍。

  他当然知道她刚刚说的「你们」指的一定是他和那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段小姐,他只是觉得震惊和难以置信才会明知故问的。

  这个笨女人,她到底是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天大的误会来误会他呀?

  难怪她会说要分手,难怪她分手之后连一通电话都不打给他,难怪她会把自己搞得这样憔悴不堪又伤心欲绝,好像他是个史上无敌超级大烂人、大负心汉一样。这个笨女人。

  可是她虽然是个笨女人,又常把他气得差点没吐血,但是他还是好爱她。

  「别哭了。」他的声音温柔中带点认命的无奈,伸手轻柔地替她拭去脸上的泪水。「这误会我们待会儿再说,你先吃东西。」他得想想到底是怎样的阴错阳差造成了这么大的一个误会。

  「误会?」关之烟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来看他。

  看着她消瘦的脸颊和因抬头而更显锁骨突出的肩颈,他忍不住轻叹,心疼不已。

  「先吃东西。」他不由分说的对她说,先将她移到沙发上坐好,然后才伸手将她买来的东西从塑胶袋拆解开来。

  一股浓郁恶心的味道瞬间在他鼻端蔓延开来,呛得他不得不紧蹙眉头,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

  臭豆腐,他就知道。难怪从进屋之后,隐约间他会一直闻到一股可怕的怪味道。

  不过即使如此,齐朔还替是她准备好一切,将那份快要将他呛昏倒的「臭」豆腐端给她,再递上竹筷之后,才起身去把家里所有的窗户一扇一扇的全打开。

  她低着头毫无味觉的一口接着一口将臭豆腐塞进口中,她不想去看,也拒绝去看他忍让她的举动,但是即使不想、不看、不听,她也知道他会先把家里所有的窗户打开,再把厨房的油油烟机也打开,最后再拿出专为帮助通风而买来的电风扇,架高它对着窗外吹!

  第一次看见他用这种方法排除屋内的气味时,她好笑又好气的笑得差点没岔气。

  现在想来,她根本就不该笑,而是应该要觉得感动才对,因为看光他的举动就知道他有多怕臭豆腐的味道,可是为了她爱吃,他却从未有过任何一句怨言,甚至于是企图阻止过她吃臭豆腐,一次都没有。

  他对现在的女朋友是不是也是极尽忍让体贴之能事呢?

  她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但思绪却愈往这上头去。

  他是不是也会煮东西给他现在的女朋友吃?是不是也每天接送她上下班?是不是不抱着她就睡不着?是不是在爱她的时候——

  恶!

  一阵反胃让她猛然捣住嘴角,迅速的站起身来往厕所方向急奔而去。

  「呕~呕~呕~」

  她坐在地板上抱着马桶狂吐,却分不清她究竟是在孕吐,还是在为了刚才那令她心痛心碎不舒服的念头作恶。她好难过,真的好难过。

  「之烟,你怎么了,不要吓我。」齐朔脸色泛白,不知所措的伸手轻扶在她肩上问道。

  「你走开,不要管我。」她虚弱的推拒着他。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不管你!」他有些生气的低吼,旋即又立刻将声音放温柔。「来,站得起来吗?我必须送你到医院去。」

  「不要。」她再次将他推开。

  「之烟,别任性。」他耐着性子柔声道,再次将手伸给她,却又被她推开。

  「走开,求求你离开好不好,不要管我了。」关之烟哽咽的哀求。

  他瞬间抿紧唇瓣,下巴抽紧,原本担心温柔的神情里蓦然多了一抹严肃与峻厉。

  「你要自己走,还是要我抱你?」他问她。

  「我要你走——」她开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齐朔便突然弯腰一把抱起她。

  她呆愣了一下,立刻动手挣扎的推着他,他却说:「你再动一下,我就用扛布袋的方式把你扛到医院去。」

  她浑身一僵,不敢再挣扎,因为她知道他不是在跟她开玩笑,而他所说的扛却是她现在的身体所不能承受的粗鲁动作。

  「朔,拜托你,放我下来好吗?」她哑声求道。

  「你必须去看医生。」他停下脚步,低下头,一脸坚定的看着她。

  「我没事。」

  「你刚才吐得连胃都要吐出来了,这样还说没事?」他不假辞色,一脸严肃的紧盯着她。

  「先放我下来好吗?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他怀疑的看着她,犹豫着没有动,好像怕他一放下她她就会逃跑似的。

  「我不会跑的。」她向他保证。

  「有什么话我们可以等你看过医生之后再说。」他终于决定还是先送她到医院去比较重要,便再度举步坚定的朝大门的方向走去。

  关之烟完全无计可施,只好趁自己退缩之前,闭上眼睛开口对他说:「我怀孕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