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老公很年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老公很年轻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关之烟猛然一愣,一双眼瞠得比铜铃还大,因为她压根儿就没想过有这个可能。

  可是该死的,听她这么一说她才发现自己的月事好像来晚了,最近因为忙着帮百惠的关系,她都没有注意到这件事。

  她怀孕了吗?还是因为近来生活步调改变的关系,所以才延迟了?这之间到底会是哪一个呢?

  怀孕?

  还是延迟?

  她发现自己竟然胆小的完全不敢去想像这两者之中的可能性。

  如果她怀孕了,她该怎么办?她无法想像齐朔会有什么反应。

  假使只是延迟的话,那她更加无法接受空欢喜—场的失落感,因为她想怀他的孩子。她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有多想拥有他的孩子。

  孩子啊……

  她忍不住伸手轻覆在小腹上。

  「关姊,你真的怀孕啦?」助理小李惊讶的看着她。

  「百惠怎么还没来,她有打电话说要晚点进公司吗?」不想持续这个话题,她转头看向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的杨百惠的座位问道。

  「没有。」百惠的助理小扬摇了摇头。

  「奇怪了,那她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来呢?」关之烟蹙眉。

  而就像为了回应她似的,她桌上的电话蓦然响了起来,她伸手接起电话。

  「喂,之烟工作室您好。」

  「之烟,是我。」

  「百惠?你现在人在哪里?」

  「我在机场。」

  「机场?!」关之烟惊呼出声。

  「之烟,对不起,我必须跟你请假几天,我爸在日本出了车祸,我得马上赶过去才行。」

  「伯父他没事吧?」

  「情况好像不太乐观,我好怕,之烟,如果……」

  「不要胡思乱想,不会有事的。」她倏然打断她的话。

  「嗯。」杨百惠哭声道,「对不起,之烟,工作方面……」

  「工作上的事你不必担心,你到日本之后记得要打电话给我,让我知道情况好吗?」她交代完后,又安慰了她一会儿,才眉头紧蹙的将电话挂断。

  「关姊,杨姊她怎么了吗?」助理小扬问道。

  「她住在日本的爸爸出了车祸,情况好像不是很好,她现在正在机场准备赶过去,之后可能会连续请几天假。」关之烟简单的对大家说明。「小扬,百惠现在手上正在进行的案子有哪些,你待会儿把它们整理出来给我。」

  「好。」

  「小李,今天我本来要到八德路那个工地去监工的,但看现在的情况我可能去不了了,你替我去吧,要注意的地方我等一下再跟你说。」

  「好。」

  「百惠不在的这段时间,大家可能会忙一点,辛苦大家了。好了,开始工作吧。」她拍手宣布完后,大家便同时投入工作中,开始忙碌了起来。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就到了午餐时间。

  工读生小苹被付予买便当的重责大任,离开公司二十分钟后,就买了三个香喷喷的排骨便当和三杯珍珠奶茶回来。外出监工未归的小李午餐自然是自理了。

  「好香喔。」打开便当的盖子,小扬忍不住深尺了口气,体重逾八十的他胃口超好,不管吃什么都觉得好吃。

  「关姊,先吃饭吧。」小苹将属于她的那一份拿给她。

  「谢谢。」

  关之烟伸手接过便当,还没打开便当盒盖,一股油味突然窜入她鼻端,让她瞬间又觉得反胃了起来。她急忙放下手上的便当,捣着嘴巴笔直的冲向厕所的方向。

  一阵干呕之后,她推开厕所的门,—脸苍白的走了出来,只见小苹和小扬两人都站在厕所门口,正以一脸担忧的表情凝望着她。

  「关姊——」

  「我知道,去看医生对不对?」她无力的说,「好,我去。」因为她也压抑不住心里的期盼,她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怀孕了。

  「太好了,我现在就去帮你叫计程车。」小苹说。

  「不必了,小苹。我想找齐朔陪我一起去。」

  「那要不要我打电话请齐朔过来接你?」小扬问。

  关之烟摇摇头,「我走过去找他好了,坐了一个早上我想动一动。」

  「那我陪你走过去,关姊。」小苹马上自告奋勇。

  她再次摇了摇头。「你们去吃饭吧,我自己走过去就行了。还有,我那个便当如果你们吃得下的话,就帮我解决掉,我想我应该不会回来吃饭了。」

  「好。」小扬毫不犹豫的答应。

  「那我走了。」走回座位拿起皮包和外套,关之烟离开自己的工作室,朝距离这儿只有五分钟路程远的齐朔工作室走去。

  不管他会有什么答应,她还是希望自己进妇产科检查的时候,能有他陪在身旁。

  她希望他能和她一样期待她的希望成真。

  她希望她真的怀孕了,真的真的好希望啊。

  *

  还没走到齐朔工作室的楼下,关之烟便先看见齐朔的车子停在马路边,她高兴的扬起嘴角,心想一定是小苹或小扬替她通知了齐朔,他才会先将车子从停车场开出来等她。

  她加快脚步走向他,却在下一秒钟猛然停顿了下来,因为她看见一个她不认识的女人从齐朔车子的驾驶座上走下来,然后转头面对着人行道的方向咧嘴微笑。

  她看见齐朔从建筑物里走出来,笑着迎向那女人,然后女人绕到副驾驶座那方上车,而齐朔则坐进驾驶座,车子打上方向灯,准备驶进车潮里。

  「计程车。」

  她立刻跑到路边拦下一辆计程车坐了上去,脑袋没有思考,一切都是自然反应的指着前方,对司机说道:「跟着前面那辆车号3457-XP的银色轿车。」

  计程车司机的技术超好,原本相距了十辆车距的距离,在他左弯右拐的在车阵里钻了一下之后,不一会儿便紧紧的跟在齐朔车子的正后方。

  「小姐,你要捉奸厚。」计程车司机以台湾国语的音调突然开口道。

  关之烟愣了一下,整个人倏然呆若木鸡。

  她在干什么?该不会真如计程车司机所说的,要捉奸吧?

  不,才不是。她只是想要齐朔陪她一起去妇产科而已,没想到却刚好看见他开车离开,没想太多就跟了上来,心想只要跟着他,等他办完事之后,他便可以陪她一起去妇产科了,她才不是要捉奸呢。

  「不是。」她回答。

  「那你干么要跟踪前面那台车子?」计程车司机好奇心十足。

  「因为他好像是我失去连络又找了很久的一个老朋友。」她胡诌。

  「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

  「噢。」计程车司机的语气充满了失望,从此没再开口。

  车子不断地往前开,车窗外的景物不断地往后退去,齐朔的车子突然打了方向瞪,开进一间知名饭店的车道入口。

  他和坐在副驾驶座的女人同时下车,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然后两人并肩一起走进饭店里。

  「小姐,他们都走进去了,你不下车吗?」计程车司机出声问。

  「多少钱?」她顿时回神,连忙问道。

  「一百四。」

  她迅速的从皮包中抽出两百元递给他,「不用找了。」然后推门下车。

  不能胡思乱想,她一定不能够胡思乱想!到饭店来谈生意的人比比皆是,她怎么能够怀疑齐朔对她的感情呢?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个女的又没她漂亮!

  深吸一口气,她让自己的情绪波动稳定下来,然后举步走进饭店大门。

  饭店大厅里人来人往,她却一眼就看见齐朔,自然也看见正从柜台小姐手上接过钥匙与他同行的女人。女人回头对齐朔微笑,然后两人一起走向电梯的方向。

  电梯打开,关上,他们俩便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关之烟呆愣的站在原地,脑袋一片空白,脸色白得吓人。她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直到有个好心的路人停在她身边,关心的问:「小姐,你没事吧?」

  她缓慢地看向对方,似乎经过一世纪后才听懂对方跟她说了些什么而回神。

  她摇头回答,「没事。」声音却陌生得连自己都认不出来。

  「我没事。」她又说了一次,「谢谢你的关心。」

  确定她似乎真的没事,路人微笑的欠身离去,而她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她现在到底该做什么。

  她该上楼去抓奸吗?

  刚刚那位载她来这儿的计程车司机一定会看相,要不然他怎会如此准确,一语成谶呢?

  她苦笑出声,很讶异自己现在竟然还笑得出来,即使是苦笑也一样。

  现在的她到底该做什么呢?依照她原先的计划坐在大厅里等他把「事」办完之后,再叫他陪她一起去妇产科吗?

  这个笑话还挺好笑的,但她的嘴角却沉重的牵扯不动。

  她悲哀的想,如果她真的怀孕的话,会觉得高兴的人大概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