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老公很英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老公很英俊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甩开他突然出现所引发的紊乱情绪,言海蓝照着她原先的计划将家中打扫一遍,并从洗衣机里将洗净的被单拿出来晾好之后,便换上外出服,拿起事前列好的单子,准备去趟大卖场补充家用品。

  朝大门警卫微笑点头,她才一跨出公寓大厦的大门,就被坐在大理石台阶上看报纸的他吓了一大跳。

  “嗨。”他收起报纸微笑的起身道。

  “你在这里干什么?”她不由自主的脱口问。

  “等你。”

  “你一直都没离开?”她震愕的瞪着他。

  “有,刚刚去买了份报纸和一瓶饮料。”他扬了扬手上的报纸。

  “中文报?你看得懂?”

  “为什么你会认为我看不懂?”

  言海蓝忍不住轻蹙了下眉头。“你等我做什么?”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会认为我看不懂中文报?你不是说你不认识我吗?”他紧盯着她问。

  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猜的。”

  “才怪。”他毫不犹豫的戳破她的谎言。

  “你到底等我做什么?”她不耐烦的再次问。

  “做你的男朋友。”

  心一震,言海蓝突然哑口无言、无话可说,只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写满柔情的笑脸。

  这张脸曾经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令她想念与眷恋,但却也让她掉落过无尽的泪水,心痛过不知多少次。

  她无法否认自己仍为他心动,也只为他心动,但是过去心痛的伤疤还在她心里,要她完全漠视它的存在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做你的男朋友这句话他说来是如此轻松简单,却不知道她曾经为它承受过、付出过多少代价。

  无言,叹息,她转身就走。

  “等一下,你要去哪儿?”屈竞轻愣了一下,赶紧拿起地上的矿泉水瓶跟上去。

  “我要去哪儿跟你有什么关系?”她冷淡的说。

  “当然有关系。”他一本正经的点头,“因为我可以开车载你去,毕竟这可是身为男朋友的责任。”

  “我有同意说你可以当我的男朋友吗?”她面无表情的转头看他。

  “但是你也没说不同意不是吗?”他厚脸皮的朝她咧嘴一笑。

  看着他自信满满的面容,言海蓝不由自主的轻叹一声,摇头道:“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自我推荐,强迫他人中奖。”

  “以前?你终于肯承认过去我们是认识的了?”

  “如果我们真的认识,为什么你会不知道?”她抬眼反问他。

  “也许这跟我出车祸,曾经短暂的失去过记忆有关。”屈竞若有所思的说。

  她倏然停下脚步,难以置信的转身面向他。

  “你发生过车祸?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一脸震惊的问。

  “四年前。”

  “四年前?”言海蓝不敢相信、喃喃自语的摇着头,难道这就是她当年始终等不到他回来的原因吗?

  “四年前的什么时候,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你说曾经短暂失去过记忆?曾经的意思是后来你又恢复了记忆,但是却独独遗忘了我吗?”她忍不住激动的抓住他的上衣,哑声质问。

  “我不知道,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已经完完全全的恢复丧失的记忆了,但是很明显的并没有。”他幽声道,盯着她的眼底有抹阴影。

  言海蓝看着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他所说的话。

  车祸丧失记忆的确是有那种可能性,但问题不在于他忘了曾经与她相恋的事,而是在于他真的爱过她吗?抑或者她只是他花名册里的一个名字,一段不值得记忆的游戏而已?

  她始终无法忘记那张当年规劝她放弃的阿桑的脸,以及她所说的那些话。

  我们家少爷长得帅又有钱,总是四处留情。

  他不想见你,就代表他对你不是真心的。

  别再来了,忘了我们家少爷这个负心汉吧。

  “到底我还是不认识你。”她松开他的衣服,苦涩的说。

  “你还要继续说谎吗?事实的真相早就已经昭然若揭了。”屈竞深深地看着她。

  “我没有说谎。”她苦涩的摇摇头,“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当年爱上的你,到底是你扮演出来的角色,还是真实的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瞬间皱紧眉头,紧盯着她问。

  言海蓝摇头,不想多说。

  “海蓝!”他攫住她的手,急欲想知道答案。“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说不知道你当年爱上的是我演出来的角色还是真实的我?难道我曾经欺骗过你的感情吗?”

  她静静地凝望他半晌,才苦涩的回答,“这个答案应该只有你自己知道。”

  她眼底浓重的哀伤与苦涩让屈竞的心抽痛了起来。

  “告诉我关于我们的过去。”他温柔的握住她的手,急切的哀求。

  “我今天不想说,不想再回忆过去。”她缓缓地摇头,声音透露出她精神上的疲惫。

  “好,等你想说再说。”他立刻压抑住自己急切的心情,柔声同意。“不过在此之前,不要拒绝我的靠近和陪伴好吗?”

  他深切期盼的神情让言海蓝拒绝不了,她点了点头,允了他。

  *

  “早安,宝贝,我送你去上班。”

  “嗨,宝贝,我在你公司楼下,一起去吃午餐吧。”

  “宝贝,我来接你下班了,回家之前要不要去吃宵夜?”

  自从允了他的接近后,屈竞几乎是照三餐出现在她面前。

  早上送她到公司上班,中午陪她吃饭,晚上再到公司接她下班,搞得整个公司在短短的三天内,所有人都在谣传她有一个帅得不像话的男朋友。

  “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她已记不得自己说了几次这句话了。

  “副理,你别暗坎了,只是朋友你会接受他每天温馨接送情?”洪雅雯一脸不信的揶揄上司。

  难得今天副理没和帅哥男朋友进行午餐约会,才让她们有机会逼问事实。

  “对呀,之前小刘、小蒋、经理,甚至于副总、协理说要顺道送你回家,你都可以找八百个理由拒绝他们的温馨接送情,现在要说这个大帅哥只是朋友而已,真的没有人会相信啦。”陈之琳马上接口。

  “别人相不相信与我无关。”言海蓝耸耸肩。

  “可是跟我们有关呀。”洪雅雯不由得脱口道。

  言海蓝怀疑的看着她们。“为什么跟你们有关?”

  “我们若说出来,你不能生气喔。”洪雅雯沉默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她,一旁的陈之琳则避着她怀疑的目光。

  “担心我会生气就表示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言海蓝的眉头蹙了起来。

  “其实这件事并不会直接影响到副理,你不用担心。”洪雅雯勉强说道。

  “不会直接影响,就表示说会间接影响喽?”

  “副理,你举一反三的速度不要这么快嘛。”洪雅雯哀声求着。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我们偷偷地在公司里开了一个赌盘。”她犹豫了一下,才缩着脖子小声的说出实情。

  言海蓝轻愣了一下,这还真是个她想都想不到的答案。

  “赌什么?”她好奇的问,“赌传言中那个大帅哥是不是我男朋友吗?”

  “这有什么好赌的,大家都嘛说是。”洪雅雯以一脸“你疯了吗”的表情看着她。

  “那赌什么?”

  她瞬间又缩起脖子,露出畏缩犹豫的样子。

  “事实上嗯……”她欲言又止。

  “嗯什么?”

  “我来说吧。”陈之琳突然以豁出去的语气开口,“事实上我和雅雯一开始只是在赌我们俩能在几天内,说服你把大帅哥男朋友正式介绍给我们大家认识而已,至于做庄的我们当然是赌在最短的时间内。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只是我们办公室里的小赌局而已,不知怎的竟传到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不止参赌的人数一夕暴增,一些平常嫉妒副理长得漂亮又有能力的女人,竟然还私底下又开了另一盘赌局,赌她们谁能把副理的大帅哥男朋友给抢过来,不管是彻底的抢到手,或者是偷得一个吻、发生一夜情,都有人在下赌注。”

  “那个赌局虽不是我们设的,但因我们而起却是事实。”洪雅雯一脸歉意的接口。“我们想赢钱,又担心一旦副理正式把帅哥男朋友介绍给同事们认识之后,会让那群不怀好意的人有机可趁,所以我刚才才会说不会直接影响,而是间接的。”

  “对不起,副理,这都是我们的错。”她们俩异口同声的对她道歉,说完又同时忏悔的低下头,餐桌上一片沉静。

  “你们赌局下注的时间结束没?”言海蓝突然开口道。

  “啊?”两人同时抬头看她。

  “我可以下注吗?”

  洪雅雯和陈之琳两人张口结舌的看着她,不约而同的露出一副被吓呆了的表情。

  “如果你们愿意把赢得的奖金分一部分给我的话,我今晚就可以把屈竞介绍给大家认识。”言海蓝平静的表示。

  “副理,你是认真的吗?”洪雅雯眨了眨眼,小心翼翼的看着她。

  “我的样子看起来像在开玩笑吗?”言海蓝一脸正经的回视她。

  不像。

  “可是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另外一场赌局里所赌的事情发生吗?”洪雅雯忍不住问。

  “会发生的事就是会发生,担心是没有用的。”

  洪雅雯和陈之琳面面相觑,有点听不懂她的言下之意,不过不管如何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她们可以准备收钱了!

  “没问题,所得奖金一半归副理,我们俩平分另外一半就够了。之琳,你说对吧?”洪雅雯倏然咧嘴一笑。

  “对。”陈之琳用力的点头,虽然赚的钱少了一半有点可惜,但是只要有赚钱没蚀本就该偷笑了。

  “三分之一,奖金我们三个人平分。”言海蓝公平的提议。

  陈之琳双眼一亮,立刻双手阖掌啪的一声。

  “副理英明。”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