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野红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野红妆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通知她?

  上官凌小嘴微张,一手指指地面,“你的意思是,要我在这里……等通知?”

  “很好的安排,不是吗?”他嘉许地拍拍她的头。

  一点也不好!他是存心整她吗?把她关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等通知?

  “我不要。”她努力的摇头。

  段风忍住笑。“春日一到,大雪尽融后,别苑的景色十分美丽,你一定会喜欢。”

  “我对美丽的东西最没有鉴赏力了。”上官凌扇扇手,双手在胸前打了个大叉。“仙境又充满灵气的风光,我这俗人欣赏不来,还是俗气又充满人气的城镇最适合我。”

  “鉴赏力是可以培养的。”见她急得快跳脚,段风转身背对着俏脸黑了一半的她偷笑。

  “喂!”以为他就这样将她的未来拍板定案,上官凌快步挡在他身前想争取自己的权益,却错愕地瞪着他上扬的唇线和微抖的肩。

  “你耍我!”她说着极为明显的事实。

  见她柳眉倒竖的模样,段风索性不再隐藏,当着她的面不给面子地大笑出声。

  看他一时间没止笑的打算,上官凌没好气的咕哝,“笑死算了。”她太急切了,以至于没发现他小小的顽皮。

  虽然生气,但望着他俊容上柔化的线条和无伪的笑意,一股暖意自她心头泛开,没理由地,她爱看他笑;他一笑,缓和了眉宇间的锐气和浑身散发的戾气,让她的心安定下来。算了,她大人有大量,让人笑也没什么损失,他高兴就好。

  “失礼。”段风清了清喉咙,握住她的手,将她拉至身前,深深地嗅着她散发的馨香。罢了,就算她对他并不在意,他只求此刻她的手握在他掌中。

  “你真要放我继续在这儿?”虽然猜得到他的答案,她仍挑眉问道。

  “不。”他收紧怀抱,一手抬起她的下巴,吻上他自再见她便想印上的唇,只是单纯的印着,见她的眼瞪地恁大,他笑了,大掌轻轻覆上她的眼睛,如蝶般的在她唇畔一下又一下地轻触着。

  热力由唇往四肢百骸窜去,上官凌嗅着他的气息,轻启樱唇,气息微喘地回应他。

  段风对她的回应一愕,眸色转为深暗,以舌轻撬开她的贝齿,寻着她的舌,诱使她纠缠他,感受他;只有他!

  终于,在彼此不得不分开换息喘气时,他低哑地在她耳畔轻轻呢喃,“你与我,一道走。”

  *

  他看错了吗?浮光揉揉自己的眼。

  他在笑耶!再揉揉好了。

  还在笑——

  “不是视力的问题,可能是……角度问题。”他想通的一弹指,翻身以脚为勾,稳稳地倒挂在树枝上,前后晃动的身子,百思不得其解地瞧着怎么瞧怎么诡异的情景。

  “真的在笑耶!”单纯、宠溺又很愉悦的笑意让那个阴沉男人瞬间亮起来,自段风入门可从没看他笑过,浮光搓着下巴,目光掠过那个笑到让他起一阵鸡皮疙瘩的男人,咦……

  “那不就是让我当了十几日苦命保镖的女人吗?”少主坚持他不能现身,亦不能被其他人发现,害他这十几日来都睡在树上,还只能啃又冷又硬的馒头果腹。

  突地,一颗小石子往他的方向疾速飞来,兀自自怨自艾的浮光弯身闪过,石子击中他倒挂着的粗枝,就见足有三个大男人胳臂加起来宽的粗枝硬声而断。

  “糟,被发现了!”浮光神色未变,以手击地,漂亮地在空中打个圈,稳稳站立于地。

  “看够了吧,”段风缓缓走近,面无表情地瞪着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笑容的浮光。

  浮光怪叫道:“不公平!对我就板着脸,我也很希望你对我笑一笑啊。”他指着段风身后看到他翻身落地的身姿赞赏地喝采的女子,问出自接少主令以来的疑惑:“她是谁?”

  段风不动声色地以身子挡住浮光朝上官凌探索的目光。“与你无关。”

  “是吗?”浮光双手环胸,啧啧有声地以食指顶了顶一副保护者姿态的段风,坏坏地笑了。“与我无关吗?”他以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量低语:“外人擅入别苑,可是死罪哪。”此事让长老们或是其他堂主知道,谅段风有九条命也不够用。

  段风眯细了一双眼,“这是威胁?”

  “威胁?话别说的那么难听。”浮光笑着摇摇手,站直身子,朝他眨眨眼。“只是善意的劝说。”那么狠的瞪着他做什么?他又不是坏人。

  “废话少说。”他不耐的打断。“封础涯派你来不会是找我闲磕牙吧。”

  啧,他就是不怕他真的去告状就是了。明明抓着了人家的小辫子,却没办法藉此作恶的感觉真不好。“喏,”浮光从怀中掏出两个手掌大的锦囊。“少主要我交给你的‘谢礼’。”

  段风单手接过,不悦地瞪向两眼仍直盯着上官凌的浮光,“有话快说。”

  “姑娘可有失散的姊妹?”他初见她时便大感惊讶,她的面貌像极某人。

  绕过挡在身前的段风,上官凌看着眼前一身阳光气息的男人,不解的问:“为什么这么问?”

  浮光搔搔头,看似无害的眸光不着痕迹地审视她的表情变化。“我有一位……嗯……旧识与你非常相像,她正在寻找她失散多年的亲人。”

  她真的是大众脸吗?上官凌瞄了眼面无表情的段风。

  “她……不会正好叫阙若煦吧?”

  浮光摇摇十指,更正道:“她姓阙名唤璎珞,是阙若煦的亲姊。”

  亲姊?上官凌愕然。

  如果她八岁前的失忆并非偶然,如果她真的是阙若煦……她从没想过还有亲人在这世上,阙璎珞能解答她心里快满溢出来的疑问吗?

  她抓住浮光的手,急切地问:“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在段风噬人的目光下,浮光赶紧抽回手,退后三步以示无辜,

  “这样啊……”她有些失望。

  段风拧眉,疑惑地瞪向浮光,“你与阙璎珞相识?什么时候?”

  “就是……那个时候嘛。”浮光有些心虚的飘开视线。“东西送到,我该回去覆命。”

  段风以下颔指点他大门方向,“不送。”

  啧,送客意图会不会太明显?浮光两眼一转,笑得甚是和蔼可亲。“若煦妹妹……”

  上官凌伸出一掌打住他过于热情的叫唤,“我叫上官凌,不是阙若煦。”在她弄清楚一切之前,不接受任何攀亲带故的称谓。

  “是上官世家救了你?”难怪“她”探不到妹妹的下落。

  “不是。”上官凌有些好笑的摇头,“你口中的阙家姊妹只是碰巧与我生得肖似吧。”

  “是吗?”这“碰巧”也着实太巧了!浮光眸光闪了闪,瞥见段风难看的俊脸,隐下嘴边恶意的笑。“我叫浮光,是段风的救命恩人兼同僚。你和段风是如何认识的?”

  这个突兀的问题让上官凌挑眉,选了个最简单的答案。“他在路边捡的。”

  捡人?浮光心中浮上了然,他明白段风的希冀,显然段风对上宫凌有着和他一样的怀疑,就不知段风是否已对她坦白身分?

  “那……你可知本门叛徒会有什么下场?”

  段风脸色一变,警告性地开口,“浮光,你可以滚了!”

  上官凌一双大眼在两个男人之间溜视,虽然不懂为何话题会转至此,不过对任何事都好奇、且不畏惧段风臭脸的她抓着浮光的话尾,如他所愿地问:“会有什么下场?”

  “门下之人,人人得而诛之。”段风虽素不与人交恶,但以他刚杀了甚得“月蔽堂”人心的韩傲,“月蔽堂”弟子会很乐意加入追杀的行列。

  瞧瞧,这就是古人,多么不合理的门规!上官凌撇唇,不屑的轻哼,问向一脸寒冰的段风:“你们门派的宗旨是什么啊,怎么规矩那么没人性?”一定不是名门正派。

  “你不知道?”浮光故作惊讶地看向段风,见到他眼中满满的杀意,不怀好意的开口替她解惑,“宗旨非常单纯,一点都不深奥,跟人生要事有切身关系。简单的说,就是——”

  “滚!”段风丝毫不隐藏眼中的凶狠。“别逼我动手!”

  “不敢、不敢,”浮光举手示诚,伸手拍了拍上官凌的头,在她耳边轻道:“小心,段风的脾气可是很反覆的。”

  她对他眨眨眼,“我明白。”感受到段风绷紧的身躯和周身熊熊怒火,她识时务地不在这个话题打转。

  对两人一来一往的默契不悦,段风一把拉过上官凌,以身体挡在两人之间。

  “我确定我不喜欢你这种不君子的强迫行为。”她挣开他的手,甩了甩被他拉得有些疼的手抱怨。

  段风闻言一僵,迁怒地瞪着犹停留在原地看戏的浮光。

  “好好,我这就走。”摸摸鼻子,浮光不敢再捋虎须,走了几步,朝犹瞪着他的段风问:“真不在乎我回不回报总堂?”当然这话是在逗段风,在此事参过一脚的他可不想死。

  “你可以试试。”段风危险的眯起眼,扬了扬手中的锦囊。“在完成封础涯所托之前,相信他不会坐视不管。”自会有人代他动手。

  “呃……”听出了段风的意有所指,浮光吞了口唾沫。“相信我,我的嘴比针孔还小。”能和他家少主合作的果然是小人,明明知道他只是在开玩笑却还是威胁他。

  “很好,快滚!”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一下就泄了不少底,他着实不希望上官凌拿之前两人之约来问他,他无法对她说谎,更害怕她知道实情后眼中会露出的嫌恶。

  看了眼浮光远走的背影,上官凌接着看向一派疏离的段风,为时已晚的想到之前两人的协议,“我该跟你装作不认识吗?”

  “罢了。”知道她的存在只是迟早的事,而这会是暗中蠢蠢欲动的同门要拉下他的最好借口。虽不眷恋身处的位置,但为了她的安危着想,还是将她再藏上一阵子较好。

  复仇之后,他要带着她离开寄居十二年的“魈一门”,永远的离开。

  他希望她永远笑得无忧也无愁,但此次带着她,是对?是错?

  “喔?”知道他有事瞒她,但这个男人绝不会回答他不想说的问题。

  天色逐渐转暗,瑟瑟的北风伴随着细雪飘荡,上官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将冻得发红的手递到他手中,冲他一笑,“我饿了,咱们去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好吗?”

  段风眼中盛满她宛如桃花绽放的笑靥,握紧掌中的小手,“好。”

  “嘿嘿。”她勾住他的臂弯,将身体一半的重量交给他。“对了,刚才浮光下树的那招你会吗?可以教我吗?”

  “你学那个做什么?”她的脑袋里究竟转着些什么念头?总是让他疑惑不已,

  “我一直很想试试武侠小说中的招式是不是真的可行。”

  段风放下心中的千回百转,看着她比画的手脚。他不知道她口中的“武侠小说”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为了他的心脏着想,他不会教她,绝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