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没事别乱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没事别乱爱 终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大概被这个惊喜婚礼小小感动了一下,周末恣然接到老妈一通电话,叫她去喝夫妹的喜酒时,她居然一反常态地答应了。

  但考虑了前前后后半小时的时间,恣然才邀请渊平同行。

  「你要想清楚,」她蜷在他怀里,在他胸口画圈圈,「我从来没有带男人回家过--更少没有只带一个。所以我老妈会表现得比青艳还饥渴,喜酒上公然帮你添饭夹菜、一直给你很肉麻的笑容,还不时做着白痴才不懂的暗示……但她不敢太嚣张,因为怕我会不客气地骂人。你如果怕这种阵仗,就不要勉强出席。但你如果敢跟她勾结来提什么婚事,我踢人也绝不勉强。」

  「妳通常都带几个男人?」

  她整篇义正辞严的宣示,只换来他那错过重点的问题,使她傻了眼。

  「有几次带青艳和其它同学回家吃晚饭,怎么?」

  「没事,」他微笑,「差一点我就要吃错醋了。」

  这比听到渊平会飞,还令恣然更惊讶!

  「你吃什么醋?」

  「我很努力地不吃,因为要当很有风度、包容一切的新新好男人。」

  「傻瓜!我们两个直到上个月还是童子鸡两只,有什么醋可以吃啊?」

  「我本来就很傻。」他摸摸她的耳垂。

  他一点也不傻,也从来不装傻,所以有时肺腑之言会吓到她,真是的!

  看她皱着鼻子沉思,他又亲亲她耳垂。

  「所有爱情的副作用和后遗症,我都会很小心,像避地雷一样帮妳避开。因为我知道妳本来就不想走上那条路,还让妳被炸到就太不公平了。」

  她沉默了好一晌,才问:

  「渊平,你觉得我根本只是感情的逃兵,对不对?」

  他摇头,「不对,没有人规定活着就非要谈情说爱,就算有这样的规定,妳也从来不照别人的规则来活,不是吗?」

  「但是你会很累,因为你只是包容我的爱情观,而不是真正同意我的想法。」

  他是吗?渊平沉吟了。

  不,他从前也没有品尝过爱情,他的爱情观是跟随世俗的,真正属于自己的想法和感觉,是重又遇上她之后,才一点一滴慢慢累积起来。

  他没有办法指天发誓此生不渝,因为他觉得那是不负责任的空头支票;如果明天有了什么重大变故,或他哪天得了抑郁症,他如何能保证自己的心境和爱对方的能力都始终如一?

  如果她的爱情观是基于怀疑,他的就是基于诚实。再美的承诺和爱语,如果他觉得自己没把握实现,绝不会轻易出口。

  「妳的爱情观,究竟是什么?」

  想来也很夸张,自己竟是第一次问她。

  她似笑非笑地瞅他一眼。

  「没事别乱爱,别乱爱就没事。」

  他楞了一秒,随及哈哈大笑。

  真是他的宝贝,一点也不让他失望。

  「喂,这听来很夸张,含意却是很严肃的!」

  「我一点也不怀疑。」他点头,边笑边擦眼泪。

  「问题是不想爱也会有事。」她在嘴里嘀咕,被他听见了。

  「根据妳的逻辑,乱爱才是问题,不是爱本身。」

  他简单的一句,让她震动了,抬眼看他。

  她眼中有份惊异……天,他真爱她!渊平不能自已地倾身吻住她,柔情万千的缓缓注入。

  「渊……」

  「妳不必爱我……」他揉乱了她的直发,「只要每天告诉我一些伟大的道理……」他的气息紊乱起来,「只要每餐让我陪妳吃个痛快……」他的舌半堵住了自己的呢喃,「只要每晚和我一起想爱就爱……」

  咦?不是说不必爱?

  她思绪模糊了,因为他的手太过刺激,让她通体焚烧。

  在两人乱烧一气的整个过程中,她好像有问他是否决定跟她去喝喜酒,他好像回答有好吃的他怎么可以缺席。

  她好像也有重申她的爱情金律,他好像说什么既是金律,一定是百试不爽,不必怕出错,就算不特意遵守还是会实现。

  不太确定到底辩论结果是如何,她昏昏沉沉、非常满足地决定下半辈子多的是辩赢他的机会。

  「没事……别乱爱……」

  她喃喃地再强调一次,脸颊贴在他久久未能平复的心跳上,声音已经被睡意模糊了。

  「是。」他微笑,「我不乱爱。」

  不想移动头部惊醒她,他将食指按在自己唇上,再轻点她微张的嘴。

  谁需要说爱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