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第六章 君心难测(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阵玲珰由远而近作响,他笑容更深了。这声音,他爱极了。

  “太上皇……”女人翩然站定在他面前。

  他微笑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杏眼蛾眉的圆脸。“你怎知朕在这?”

  谢红花盈盈一笑。“李公公告诉臣女的。”

  “这奴才可真忠心,泄漏了主子的行踪,该治什么罪才好呢?”他冷笑。

  以为他说真的,她小脸紧张起来。“别罚他,是臣女逼问他才说的!”她赶紧为李三重辩解,就怕害他因她受罚了。

  他晚着她。“你认为自己逼,他就敢说吗?”

  “呃……李公公人很好,臣女说有急事,他自然就说了。”

  南宫策扯笑。“有急事找朕的人多得是,那奴才精明,倒晓得谁的急事才是急事。”

  这会她明白了,他刚才的话是吓唬她的,不是真要罚李公公。

  “您知道臣女会来?”她歪头问。

  他瞥她一眼。“朕不是神算,又怎会知你要来!”模样倨傲得很。

  她又明白了,他早就吩咐过李公公,不必拦她,随她任何时候都能见到他。

  这男人对她……真好!

  但这又让她联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心绪不禁又是一阵混乱。

  “你有话对朕说?”他瞧见她眼底闪烁主动询问。这女人心头有事,双眼就藏不住。

  “还说不是神算,您好像很了解我?”她惊奇他仿佛晓得她每个动作、每个眼神所代表的意义。

  他这么了解她,就连抚养她成年的大哥都比不上!

  “这世上再没有比朕更了解你的人了。”他自信的说。

  “您是如何做到的?难不成真是神仙指点?”她大惑难解,好奇的问。

  他用眼尾睨她。“经过多年的相处,再加上数百年的追忆,你在朕眼中,早已是透明的。”

  谢红花吃惊。“您我相识才多久,哪来的多年相处,又哪来的数百年追忆?”

  他在说什么鬼话?

  南宫策漾出一道莫测难解的笑意。

  “朕真期待有朝一日,你能听得懂朕的话,就是不知有没有这一天……”他眼神转为幽深地凝视着她。

  她心头倏然一紧,面对这宛如已受尽数百年折磨的深沉目光,竟是感到心痛鼻酸,不忍卒睹。

  就在她愁绪如麻,感觉快要窒息前,他终于移开目光,改投向秋风月色。

  “说吧,想告诉朕什么?”他又恢复那孤傲的神态。

  她抚着胸口,那里还失序鼓噪着,半附后才稳定了些,她学着他望向皎月。

  “这个……”她搔首,踌躇的开口,但才起个音,就说不下去了。

  他瞟了她后冷笑。“不过是要朕别来纠缠,这有什么难启口的?”

  “您……您当真神了,不不不,您是臣女肚里的蚵虫了!”谢红花愕然地瞪大眼睛。她都还没说呢,他就知道她要说什么?!

  “你心思都表现在脸上,能不教人一目了然吗?”他讪笑。

  她脸都红了。

  “既然要说的朕都替你说了,你可以回去了,这里风大,别着凉了。”他摆手道。

  谢红花一怔。“可是,您还没给臣女答案,这是答应不答应?”没给个肯定,就赶她走,这不是白提了?

  而且,他脸上没什么波澜,更可怕的是,连预期的怒气也没有,他到底怎么想的,让她不发毛都不行。

  “朕以为表现得已经很清楚了,你居然还要答案,小水儿,你变笨了,不,是更笨了!”

  她忍不住咬牙切齿了。他竟然骂人!“对,臣女就是笨,所以,别来为难笨女人!今晚就请您滚——搬回自己的龙殿去吧!”

  他笑容变得冷峻了。“你真希望朕滚?”

  “这……这还用问……”明明是理直气壮的事,这会在他面前,她却心虚得要死,这是怎样?

  “要朕再吻你一次,才能提醒你吗?”他如是道。

  “吻?!”她立即当他是洪水猛兽,惊得倒退数步。

  忆起他上回突然的强吻,惹得她“高烧”多日不退,若是再来一回,她保证自己一定会烧到昏厥。“您不能再这么做了,臣女不是您的妃子,更不是您的玩物,您这是欺侮人!”

  南宫策讽笑。“你当然不是朕的妃子,因为你是朕的妻,而且是唯一的妻,至于玩物嘛……”他笑得顽劣。“这点朕倒不否认,毕竟,你确实是朕玩弄在掌心上的小虫子!”

  轰!是可忍,孰不可忍!她真要气晕了,这家伙简直欺人太甚!

  不过,等等,他一开始说什么来着?她是他的妻,还是唯一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臣女怎么会是您的妻,您是糊涂了吗?”她愕然问。

  他但笑不语,更显高深莫测。

  “嘿,请您说清楚!”

  “很多事情,该清楚的时候,自然就会清楚了。”他悠哉的道。

  可恶,这是什么话?耍她吗?!

  “臣女可等不了以后,现在就对您说明白我的立场,臣女——”她深吸一口气。在春风姑姑面前才夸下海口,定可以让男人知难而退的,她绝不可就此退缩,让人看笑话。“臣女另有所爱,所以很抱歉,这辈子不可能成为您的妻!”

  她火速说出这些话后,终于见到他愀然变色了,那神色吓得她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急急再往后远退一步,生怕他一出手,就将自己捏碎。

  “你给朕爱上谁了?!”他怒不可遏的诘问。

  “我……我……”知晓他定会发怒,但像这样滔天大怒,可就出乎她的预料,当场不禁吓白了脸,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他恚怒的站起身,重重地拂袖。“是那朱志庆吗?你为他苦等多年,这难道不是有情,是朕糊涂了,没能即时想透,很好,真是太好了,你竟敢送朕一顶乌云绿帽戴,你怎敢!”他怒火攻心。

  瞧他怒容满面,可能因此杀人,她不禁后悔了,自己不该胡讲这理由的。“我……我没给您戴什么绿帽,真的,没有!”她忙摇首否认,避免灾情扩大。

  “你心中有人,这不是侮辱朕是什么?!”他怒气不减。

  “骗人的,骗人的,我说谎!”

  他眼睛倏眯。“你好啊,为了保住那姓朱的小命,居然学会对朕说瞎话。”他认定她现在说的才是谎话,为的就是怕他一怒之下,宰了朱志庆。思及此,怒火更为勃发。

  “啊,您误会了,我的心上人不是他——”

  “原来还另有其人,说,是谁!”他简直忍无可忍了。

  真是有理说不清啊!“不是的,我的意思不是这样的,臣女没有心上人,没有——”

  她不用多说了,因为怒火中烧的男人已经扛起她,步履带杀气的往龙殿而去。

  她惊惶失措。这是要在龙殿将她就地正法还是怎的?

  人说祸从口出这话一点也不假,她真要小命不保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