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第三章 环佩玲珰(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再试着听这声音,然后告诉朕,你听见了什么?”

  “呃……很好听?”

  “就这样,没别的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好像……有点悲伤……”

  宫娥战战兢兢地舀着汤药送进谢红花口中,为什么这么胆颤心惊,还不是因为不远处坐着的人。

  那双教人胆寒的眼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让原本简单轻松的工作,立刻变得困难重重。

  瞧着宫娥紧张的模样,谢红花也不禁为她担忧,就怕她的手一滑,出错了。

  而她更不懂,太上皇没事跑来盯她喝药做什么?

  自她被救醒后,他就纾尊降贵的天天往她房里跑,还要太医全天候在她房外待命,好随时查看她的伤势,而这会不会太小题大做了?!

  这点,李三重的想法与她不谋而合。主子这转变也太大了,先是兴匆匆地要杀人家,后又怪异地对人家上了心,关注的程度连他都大为惊异。

  “哎哟!”宫娥过度害怕,终于手一抖,那一勺药汁溅落在谢红花脸上,药汁颇烫,她下意识的轻呼一声。

  那宫娥立即惊慌不已,忙拿丝绢帮她擦拭。

  “李三重。”森冷的声音蓦然冒出。

  宫娥吓傻了,身躯抖得如秋风落叶。

  “奴才在。”李三重马上应声上前。

  “把这无用的人斩了吧!”

  “是……”他不敢异议的应声。

  那宫娥脸色候然刷白。

  “为什么斩人?她是不小心的!”谢红花心惊,立即仗义执言。

  南宫策淡眼标过。“你忘了,朕怎么说的,休得干预朕的决定!”这女人这么快就忘记他的警告。他摇着首。若她不是自己前世就喜爱的小虫子,他可没这份耐心再提醒一遍的。

  没错,她是他的小虫子,供他取乐的小虫子,该唯他是从的小虫子,前世他就是太纵容她,才让她越来越胆大妄为。

  谢红花垮下脸来。“臣女不是干预您的决定,而是,任谁见到您在一旁虎视耽耽的监视,都会仓皇失措做不好事的。”

  “你这是嫌朕多事?!”他眼睛危险的眯起。

  “是有一点……”见他脸庞骤沉,她马上又补充,“我的意思是犯不着为了一滴药汁害人一命,况且,我几世孽债末了,若再添上这一桩,说不定罪孽更重,这辈子冤债还不完,到时候不知还要倒楣几世——”

  “住口!谁要你说这些的!”她戳到他的痛处了,这份情债孽缘是因他而起,才害她几世受罪,自己正恼恨着,她却拿出来刺得他周身不快。“滚一旁去吧!”

  他心情恶劣,对宫娥喝道,可言下之意,就是免了她的死罪。

  李三重十足讶异。主子一旦出口之事,从不可能收回,这回谢家小姐不过几句话,就让他改了主意……

  意外捡回一条命,宫娥顾不得抹泪就慌忙的要滚。

  “回来!”南宫策又是一喝。

  太上皇莫不是反悔,还是要杀她吧?宫娥吓僵了。“太……太上皇……饶、饶命……”

  “太上皇,您真要杀人?”谢红花也怒涨了脸。

  还敢跟他生气,他才不爽,又教这女人牵着鼻子走一次。不理她的怒容,南宫策低哼一声。这次是特例,不会有下一次了!

  “汤药端过来!”他对着吓得不知所措的宫娥命令。

  那宫娥一时反应不过来,仍呆立着。李三重看不下去,赶紧拿走她手中汤药,她这才知自己慌得忘了放下手中的东西。

  原来太上皇要的是汤药,不是她的小命,她被吓飞的魂魄这才归位。

  李三重将那碗汤药端到床边,打算接手宫娥的工作,由自己伺候床上的小姐。

  “你也退下。”南宫策却是再度出声,并示意将汤药交给他。

  一楞后,李三重不好多问,忙将汤药双手奉上。

  就见万金之躯的主子亲自由碗里舀出一勺药汁,要喂入谢红花嘴里,他大惊。

  这天要下红雨了,打太上皇出生至今,那双手可没做过这种事啊!

  他瞧呆了,而床上受到莫名恩典的女人也是吓得不轻。傲然不可一世的太上皇竟亲自喂她吃药?!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就行了。”她可不敢领受,坦白说,太上皇突然对她这么好,她反而怕怕的,不知在恩典之后,又想对她做什么?

  “自己来?你右手受伤了不是吗?”

  “我可以用左手。”她差点忘了自己跌出长廊摔伤右臂的事了。

  南宫策锁视她,表情如有乌云飘过。“你想逞强朕没意见,但若再洒出一滴,那宫娥就非死不可了,因为就是她失职,才让你一碗药只喝了半碗,她不死,何以服众?”

  她一听,脸都绿了。是要服什么众啊?这男人根本是强词夺理!

  可是,瞧瞧那可怜的宫娥,她皱皱小脸。“好吧,就有劳太上皇帮忙了。”她认命的说。

  他这才满意的将药汁喂进她口里。没错,就是要这样,这世,他会慢慢教育,最好将她变得跟自己“志向一致”,那么就真的是夫唱妇随,可做对神仙眷侣了!

  他神情愉悦的喂完她药,还亲自为她拭去嘴上的残汁。

  李三重在一旁瞧得胆颤心惊。反常,太反常了!尤其是主子的笑,主子的笑容向来只有两种,阴恻的笑,以及算计的笑,而此刻的笑,他从未见过啊!

  手上的空碗被宫娥端走后,南宫策瞟向兀自发呆的贴身太监道:“不是说铸好了,拿来吧!”

  李三重一时没有会意,直到见他拧了眉,才猛然明白过来,快速转身,朝身旁小太监捧着的玉盒里取出一只环佩玲珰。

  这是依照太上皇吩咐,将他最喜爱的怀玉拿去重铸,制成他指定的款式,在怀玉上打洞挂上玲珰,此物之后可系于腰间,极为精致脱俗。

  他将环佩玲珰小心谨慎的呈给主子。

  南宫策取过,审视一番,似乎颇满意成果。

  “太上皇,要奴才这就给您系上吗?”李三重讨好的问。

  他瞥了他一眼。“这不是朕要配戴的,此物属于她。”他指着谢红花说。

  “给谢小姐的?!”李三重音量不由自主提高了些,这块玉代表的可是太上皇,居然要把它给谢红花?!这阵子,主子对这女人的所有恩宠,都比不上送出这块玉的意义来得惊人!

  南宫策亲自将环佩玲珰系在床上人儿的腰间。虽不是当年他送她的那只,但是这块玉也是他精挑的,足够宣示这女人为己所有。

  “这个收好,它是你的。”他含笑说。十分期待再次听见叮当脆响由她身上传出,那是他最喜爱的声音之一,悦耳到足以令他心安。

  她并不了解这件东西所代表的价值,用没受伤的左手随意拨弄着环佩玲珰,它立即发出叮叮响声。

  他陶醉地聆听。果真是天赖之音呐……

  可是这个不识趣的女人却说:“系着这个行动很不方便,万一掉了……”

  他马上拉下脸。“不许掉了,更不许你拿下,朕要你走到哪都系着它,片刻不离身!”

  这可真是强人所难,至少沐浴时总要拿下吧?但她聪明的没与他争辩。这男人霸道得很,不会体谅别人的困难的,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得问清楚的好。“请问为什么要送这个给臣女,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可别平白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惹祸上身啊!

  他微微笑着,过度炙热的双眸炯炯望着她,让她心头不禁一热,心跳微微失了序。

  “小水儿,你再试试听这声音,然后,告诉朕,你听见了什么?”他难得柔声的说。

  她被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了,热着脸,再次轻摇起玲珰,这回她特别用心听——可是,不就是一般玲珰发出的脆响嘛,并无特别。

  “很好听……”望着他热切期待的脸庞,她努力挤出这三个算是中肯的字眼。

  “就这样?没别的?”他验孔有点僵了。

  她不解,他到底期望她听见什么?

  尴尬的再一次摇动手中的环佩玲珰,声音清清脆脆,就真的很好听……慢着,随着一再的摇曳玲珰,阵阵的响声渐渐触动了什么,她说不上来,也抓不住那飘渺的感觉……

  “如何?”他急切的问。

  “这个……”

  “快说!”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好像……有点悲伤。”她有些恍惚的道。

  “悲伤?!”他怔然。

  “我也不确定,也许不是,但心头乱了、闷了……”

  “好了,别摇了。”他伸出掌,制止她再摇动玲珰。

  她涣散的思绪被拉回来了,见他神色冷寒,不禁讶然。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她说错什么吗?

  他霍地站起来,旋过身去,她见不到他的表情了。“没有,没什么不对,这东西你好好保管,没事别拿下来,朕先走了。”他说走就走。

  她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他阴晴不定,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而且说了半天,他还是没说清楚送她这件累赘的东西,意义到底是什么?!

  李三重并没有马上跟上南宫策的脚步,因为他正为方才主子的表情震惊着。主子转过身的一切,他看得分明,那是忧郁、黯然、歉疚、悲伤、不舍……这般复杂的神态居然会出现在主子脸上,这到底是为什么?他眉头攒得不能再攒,几乎扭拧了。



  今日行馆园子挺热闹的。

  自从太医道某人的伤势恢复得极好,太上皇心情大好,这会聚集了一群人踢毽子。

  这些人平常都有在练习,当场表演起花式踢毽子给主子观赏,主子心情爽朗,看上去意态悠闲,打赏也比平日丰厚,众人受惠,表演得更加卖力。

  “谢小姐,您怎么来了?”李三重是第一个发现她的人。

  南宫策闻言转过头去,一见她,笑吟吟。“可以下床了?”他朝她招手,要她坐到身边来。

  她怀里抱了吃东西,走向他后并没有依言坐下。“今早太医说臣女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说是动动身子有益恢复体力。”她还晓得分寸,没敢真的落坐。她听人说过,这人好洁,旁人不得任意靠近触碰,犯者,下场都不是太好。

  他很满意她气色一日胜过一日,当真康复不少,但是,对于她不敢靠近自己,与他保持距离的态度,就不甚开怀了。

  这女人还搞不清楚他是她的丈夫,这般生疏,教他相当气闷。

  见他脸色微变,李三重揣摩上意,快步上前,拍拍主子身旁的空位,朝她道:“小姐,这位置奴才清理过了,十分干净,您请上坐,与太上皇一起观赏踢毽子表演吧!”他涎笑说。

  自从主子亲自送出那只环佩玲珰后,他就彻底明白了,这女子以后铁定不同凡响,不是自己可以轻忽的对象,他能不能在主子身边飞黄腾达,甚至能不能破解三年必死的魔咒,也许就全靠她了。这么领悟后,他便对谢红花百般恭敬,甚至狗腿起来。

  “踢毽子吗?我也爱踢得很,让我也试试!”她立即跃跃欲试了。

  南宫策登时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别胡闹,你才刚能下床就想做什么?”

  “只是踢几下毽子,应该不——”

  “之前不是才听你说踢毽子时伤了腿,这会还有话说?”

  她语塞,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因为脚伤在銮驾前跪不住的模样。不过,真想不到他还记得。

  “坐下吧!”虽然太医要她动动,但他可不放心,她太过动了。

  她还是不想就真的坐下,但是一旁的李公公却不断地对她使眼色,她只得小心翼翼地在太上皇身旁落坐,不过还是尽量避免碰触到他。

  李三重见主子笑容可亲多了,心下暗喜。自己又一次讨得主子欢心了。

  “你怀里抱着什么?”南宫策瞄向她鼓起的怀中问。

  “啊,对了,差点忘了来找您的目的!”想起这事后,笑容重新回到她脸上。

  “目的?”

  “是啊,您瞧!”她献宝似的将怀,中那只毛草草的小家伙高高举起,展示给他看。

  南宫策挑了下眼。“这灰灰花花的畜生是只……猫?”他原以为是皮草,原来不是。

  她噘高了唇。“什么畜生?!它是小花,臣女养了两年说过要送给您的宠物。”

  她不悦的纠正他。

  他眼神冷冷无趣地扫过小猫一眼,对这畜生一丁点兴趣也没有。

  “太上皇不喜欢吗?”她见状问。

  “嗯,不怎么喜欢。”他老实不客气的告知。

  “可是,您不觉得它很可爱吗?”她失望的问。

  “不觉得。”口气更冷淡了。

  瞧来是真的对小花不中意呢!“小花很乖的,要不是已经说要送给你,我原也是舍不得的,如果您并不想要,那……”

  “李三重,将这畜生抱去,以后由你照顾,别让它饿死。”他交代下去。怎么说也是这女人送的,再不喜欢,他也不会拒收。

  况且,这猫既是她养的,跟着他,或她,都是一样的,若交给李三重去处理,她还能省去一份心思照顾一只畜生,多些关注回到他身上。

  她终于露出笑颜。“臣女就说嘛,小花这么讨人欢心,您不可能不喜欢的!”

  她将小花交给上前来抱的李公公。

  “嗯。”他随便应一声,一听就知敷衍了事。

  可她不在意,晓得这人生性寡情,对小动物没那么多丰富的情感,可他没有拒收,就表示会善待小花,这就让她放心了。

  其实,要将养了两年的宠物送人,她是万般不舍的,然而,这几次的意外都险些让她送命,教她深刻觉悟到,自己比平常人更容易招致不幸,万一哪次就这么去了,留下小花无人照顾也不行,才想说,不如就先安顿好它。

  “朕怎么不觉得它讨喜,这畜生毛色杂,一看就知不是纯种,你眼光之差,始终没有长进过!”他嗤声。这女人转了世,品味依旧让人摇首叹气。

  她不禁鼓了脸颊。“太上皇这话臣女不服气,它的毛色虽杂,却很有特色,您仔细看就能体悟!”

  南宫策冷笑。“是吗?若有机会,朕会留意的。”他懒得多说什么。

  一听就知他多不屑,她开始有些后悔将小花交给他了,因为这人挺残忍的,也许没她想的那么乐观他会善待小花。“我想小花还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