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少年太上皇卷一·帝王倾心 第二章 血光之灾(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太上皇……我想,难得有机会与您说说话,还是……不急着走了,臣女……就在这里多留一会可好?”她气若游丝的问。对于对方的打算,她也心里有数,索性不走了。

  他笑得宽容。“好啊!”他正想亲眼见她血流尽而亡的模样。

  “太……太上皇,我大哥身体不好……这事就先别让他知道以免担心了……”

  “嗯。”他允诺了。

  “还有那个……行馆请您收回去或另派人管理吧,谢家……在我之后……大概是担不起重责了……”

  这是在交代遗言了。他悠然的颔首听着。“好的,行馆朕会另做安排的。”谢家凋零,又无继承者,这支脉注定要灭了。

  “多……多谢太上皇……成全。”

  “还有话要说吗?”他可是难得的大方啊,让她尽情安排后事。

  她想了下。“有的,臣女养了只宠物……想将这只猫……送给您。”

  “送猫给朕?”这倒令他讶然了。

  “嗯……这只猫陪伴我两年了,它的性子跟您……很像……”

  他脸色一变。“你说朕像猫?!”

  见他翻脸,她虚弱一笑。“不是的,我是说……您这性子与猫儿相同,不都多变难以捉摸吗?”

  他哑然。

  “你们性子相像……我才会想将它交由您照顾……我管它叫小花,你们可以相处得……很融洽才对。”

  南宫策脸沉下。他有答应要收了吗?这自以为是的女人!

  “朕不——”

  “好冷喔,太上皇……为什么您变成两个了?我已经双眼昏花了吗……”她发出的声音几乎是气音,到后头几不可闻。

  一直坐着没动的男人,这时神清气爽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俯瞅着她,心绪大好,但半晌后,他神色倏地一凛,气息变得紊乱,手用力抓向衣襟。

  李三重见了吓了一跳。“太上皇,您是不是胸口又痛了?”以为主子没受这女人影响,正高兴着,哪知下一瞬就发现高兴得太早,他急问。

  南宫策目皆尽裂的摇首。

  “不是心痛,那、那是怎么了?”心急如焚的再问。

  “宣太医,快,立即宣太医!”他咬牙切齿的道。

  “是、是!”不敢有片刻迟疑,李三重立即要太医十万火急的赶来。

  太医一到,哪敢耽搁,上前就要为太上皇诊脉。

  南宫策恼怒的手一摆。“不是朕,朕要她活,她若死,你同死!”他指着谢红花,眼神锐利噬人。

  太医大惊,众人跟着犯傻。主子这思绪当真如猫一般多变,前一刻整死,下一刻赐活,这、这谁能搞懂他啊?!



  他静静坐于椅上,黑瞳摄人地凝望着床上呼吸匀缓的女人。

  她这条小命是及时救回来了,太医说再慢一刻,她便成干尸了。

  他眼眶殷红。这女人若不是生生世世受到诅咒,否则又怎会几世前受心疾所苦,今世再受血光恶灾折磨?!数百年来,他内心不曾像今日这般波动过,更几乎忘了自己曾经为一个女人如此悸动过。

  他已习惯孤寂,即便在无间黑暗里,他也能做到心如止水,淡忘前尘,只因心中那份牵挂已逝,再无可能延续。

  能够再世为人,这机会他并不希罕,只是,在无间无聊了,他想出来走一走,想再翻弄世间取乐,于是他答应转世,只可惜,那小小一碗孟婆汤,如何能化去他刚毅难摧的意志,醒来后,身为南宫策,他仍保有最深刻的记忆,而他隐藏着,没有对谁透露丝毫,在这世,没有了鸳纯水的公孙谋,不再是公孙谋,他是南宫策,是再无金箍缠身的南宫策。

  他可以随心所欲的操弄世人,绝情寡义,无拘无束,痛快淋漓!

  只因他心已绝,情已灭,既然生生世世注定孤独,那何苦为难自己,他是这么想的……

  但是——

  他眼神重新焕发神呆。很好,灭的情,绝的意,在这瞬间又活过来了!

  是啊,他活过来了,他感受得到血液在流动、心脏在跳动,他体认到自己“活着”的事实!

  小水儿啊,小水儿,他的心药回来了。

  若不是见她垂死,胸口再次出现那椎心刺骨的疼痛,彻底勾起他不堪的回忆——小水儿难产那夜,他抱着濒死的她,心痛贯穿四肢百骸,那是无法形容的滋味,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份刻骨铭心的痛楚,原来没忘,一经触动,他马上有所顿悟,眼前即将丧命的女人便是他的执着!

  为了她,他圈禁自己;为了她,他甘愿沉寂,甘愿数百年流落无间!

  为了她,为了她……他做尽所有只为了她!

  而她,终于出现了!

  让他有机会再见,再抚触,再爱一回!

  这怎能不教他狂喜,怎能不!

  他的心在沸腾,长期冰冷的手心也热了起来。

  “小水儿……”他忘情的低唤。

  “太上皇唤的是谁呢?臣女是红花呀!”她醒了,睁眼就见到不该出现在自己床边的人,不禁吃了一惊,又听到他陌生的呼唤,更加不解。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策一怔,转动思绪。他记得前世,可这女人却不记得公孙谋是谁,这让他相当不痛快,怎么这女人就认不出他?

  一碗孟婆汤就让她将他遗忘殆尽,这女人对他的情也不过尔尔,哼,枉他为她剐心数百年!

  “朕就爱叫你小水儿,这小名专属于朕,只有朕能唤!”他没好气的说。

  专属小名?她怎么多了个小名,这代表何意?

  她忍不住蹙眉。“一切听从太上皇吩咐。”她明明对他的霸道不太心平,但嘴巴还是这么说。

  他瞧着她敢怒不敢言的神色,像极了她的过去,再仔细看,连圆脸都越来越有鸳纯水的影子了。

  他的心益发开阔,难得将其实的笑靥展露。“你已没事了,颈上的伤只要休息几日就能愈合,太医说过会留下一点小疤,朕介意,会要人想办法尽数除去!”

  他介意她的疤做什么?“太上皇,臣女身上的疤可多着,您真的没必要介意,因为我无所谓的。”

  “无所谓什么?以后你身上的每一处都跟朕有关,谁都损伤不得,包括你自己在内!”

  “呃……喔。”她吞了话,实在被他这番言论搞得无言了。

  “再告诉你,那只敢咬伤你的畜生,朕已处置了,至于那洒水落地害你跌倒的奴才,朕同样给了严惩,你好生给朕养伤,等伤好了——”

  “慢着,太上皇,臣女听不懂这处置以及严惩是什么意思?”她忍不住打断他问清楚。

  他眠了唇。不管在哪一世,都没人敢截断他的话,但这女人永远是那例外中的例外!天生就是克他的!

  “那一狗一奴,朕宰了,为你报仇了!”

  “宰了!”她没听错吧?“您怎么可以随便杀生?”回过神后,她惊愕的问,人太过激动,颈上的伤口被扯动又渗血了。

  他见了一神色一变。“谁许你乱动的,不许动!”他斥喝。

  她惊得僵了身子。这家伙翻起脸来真的很吓人,难怪所有人都怕他。

  她虽然没动了,他脸色却依旧难看。“你这女人不管外貌怎么变,这性子就是千年不变,朕瞧再过万年也是一样!”他一脸气恼。“你给朕听好,朕想杀谁就杀谁,在这世,你少干涉,也别想给朕找麻烦!”

  丑话先说,这女人休想象前世一般操控他,让他“有志难伸”,都经过数百年了,就不信自己还会被她牵着鼻子走。

  她听得糊涂了。“请问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面目说有多阴沉就有多阴沉。“意思就是,朕做什么你都别干涉,少给朕啰唆,听见了没?”不用解释太多,反正现在的她是谢红花,说了她也不明白。

  她眼珠不安的转了转。只要他一句话,她小命就不保了,哪有权干涉他什么?

  就像这回,她当然知道他是故意整她,顽劣的希望她死,但为免他迁怒谢家,她才会随他玩弄的。然而这会,他怎么突然转了性,不仅不再对她欲除之而后快,说的话更是莫名其妙,让人无法理解。

  “可是不是我要干涉您杀生,而是你杀了他们也没用,臣女之后还是难逃厄运,只要我脱了红裳,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她提醒他,他这是冤杀,是她自己的厄运使然,跟别人根本没关系,况且,若真要为她报仇,这始作俑者是谁,不用她点明说破吧!

  南宫策泠冷一瞟,根本没打算认错。“白服以后不用再穿了,穿回红裳吧!”

  他虽不认错,但是体认到这事开不得玩笑,他的小水儿不能再出差错。

  “明日我会去见表叔,问清楚你这是怎么回事,之后,会想办法为你解除灾厄的。”他盘算道。

  “不用问了,我就能告诉你,臣女这是受了几世的诅咒,几世前,我负了一个男人,那男人咒言让我死不安宁,带着这份愧疚,不管我投胎几世,都会有厄运缠身,今世,那化外术士道,是血光煞,唯有红色是我的吉色,能为我避凶。”

  他惊愕住了。当年恨她撒手离自己而去的恶言,竟成了灵验的诅咒,为她带来永生永世的灾难。

  这一切,原来都起因于他!

  他紧紧握住拳头。前世,他出生在唐朝,受预言后世的图识《推背图》所限,天命让他注定失去她,当时他对抗不了命运,但今世,他是南宫策,掌握了新的王朝,这王朝,绝不在《推背图》里出现,两人在此相遇,不管是老天安排的也好,是机缘巧合也罢,这次,谁都不能由他手中夺走她,就算逆天而行,他也将不惜代价向上苍宣战!

  “小水儿,你吃的苦,朕会还,也会代你讨,上头欠咱们的,咱们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