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知道是什么声音让关晴从睡梦中醒来,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首先注意到的是明亮的室内,接着便是寇利侧卧在她身旁的睡脸。

  我爱你。

  看着他,她想起昨晚他对自己说的话,嘴角不由自主的浮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真的是作梦都想不到自己会和顶头上司结婚,更想不到高不可攀,与她几乎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他能够爱她。这一切会不会是在作梦呢?

  轻捏了自己一下,感觉会痛。伸手轻碰他的头发,他也没有从眼前消失不见。所以应该不是一场梦才对。

  她傻傻的笑着,眼角余光却突然瞄到床头边几桌上的闹钟,那上头的数字让她在一瞬间睁大了双眼,脸上笑容尽失。

  9:05

  天啊!九点多了!

  “老公,老公!快点起来,已经九点多了。”她迅速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边用力摇晃着寇利叫道,怎知他却伸手又将她拉回到床上,抱进怀中。

  “昨晚我们聊天聊得好晚,再睡一下。”他将脸颊埋进她颈间的发丝中,以爱困的嗓音说。

  “什么再睡一下,你不打算去上班呀?”关晴伸手拍拍他的脸。

  “没关系,再陪我睡一下。”他握住她在他脸上造反的手,闭着眼睛咕哝道。

  “什么没关系,你没关系,我有关系耶,我又不是老板,哪里可以高兴几点去上班就几点去。”她无力的说。

  “你不是老板,但你是老板娘。”

  “他们又不知道。”

  “他们知道了。”

  关晴呆了一呆。“什么?”

  “他们已经知道了。”他终于睁开眼睛,看着她说。

  “他们为什么知道,钟辉铭说的吗?还是你说的?”她难以置信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双眼圆瞠的瞪着他。

  “我说的。”他也跟着缓缓地从床上坐起身,老实的承认。

  “为什么?你明明就答应过我不公开的,为什么又说出来了?你是什么时候说的?”

  “昨天。”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你昨天在办公室里昏倒,我急着送你到医院,不想多做解释,所以就把你是我老婆的事给说出来了。”一顿,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她,试探的问:“你生气了吗,老婆?”

  关晴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蓦然轻叹了一口气。“生气还不至于,但是我今天到公司要怎么面对大家呀?”她以烦躁的语气皱眉道。

  见老婆没生气,寇利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下来。

  “那今天就不要去公司好了。”他将她压回床上。

  “你干什么?”她惊呼道。

  “再陪我睡一下,老板娘。”他手脚并用将她整个人圈抱进他怀里。

  “喂,别闹了,快点起来啦!”她哭笑不得的说,感觉这种说法好像她是在做特种行业的人一样。

  “不要。”他直接拒绝。

  “别闹了,既然身分公开了,更要以身作则不是吗?”

  “我睡着了。”不能否认她说的话有道理,寇利只好装傻耍赖。

  关晴听了后,简直是啼笑皆非。

  “别闹了,老公。”她推了推他。

  寇利这回干脆来个相应不理,当做他真的睡着了,不过环抱着她的双手双脚可是一点都没有松懈。

  她不用猜不用想也知道他在装睡,但是问题在于如果他真的不起来,她也拿他没办法呀,因为她的力气根本就比不过他,而且以她现在有孕在身的情况下——不,等一下,她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了。

  “老公,我肚子饿了。”她忽然开口。

  “你肚子饿?”他在一瞬间立刻睁开双眼。

  宾果!她就知道这样说他绝对无法再继续装睡不理她,而且如果照她的计划,他应该很快就会起床了。

  “嗯。”她一脸无奈的用力点头,“原来是怀孕的关系,难怪我最近总是饿得特别快。”

  “你想吃什么?”寇利迅速的坐起身来问道。

  “豆浆加烧饼油条。”

  “好,我去买。”他迅速的跳下床。

  “等一下,老公。”关晴急忙叫住他。“换件衣服,我跟你一起去,吃完早餐后我们直接到公司上班好了。”

  “你说肚子饿,该不会是为了要骗我起床吧?”寇利看着她,慢慢地眯起眼,怀疑的问。

  “才不是,我是真的觉得肚子饿。”她娇嗔的瞪眼道,决定死都不承认自己设计他。

  “既然是真的就快点起床呀,你不是要跟我一起去吗?”他倏然露出一抹笑,伸手揉了揉她的头。

  关晴不由自主的也跟着微笑起来,用力的点头后,她以一个矫捷的动作跳下床。

  “嘿,小心点,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他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急忙跑到她身边。

  “放心,我没事。”她对他咧嘴一笑。

  “不管有没有事,以后都不能这样做。”他语带严厉的说。

  “是,老公。”她对他行了一个举手礼。

  “不要玩,我是很认真的在跟你说这件事。”他眉头紧蹙,一脸严肃。

  “我知道了。”看他这么严肃,她只好认真以对了。

  两个人梳洗换装后,手牵着手一起出门。

  他们到一间平常常去的早餐店吃早餐,关晴闻到烧饼油条的香味后,才发现自己是真的饿了。她总共吃了一份烧饼油条、一份水煎包、半笼的小笼包,和一碗热豆浆才心满意足的停下来。

  “你真的饿了,对不对?”寇利说,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她一次吃这么多东西。

  “我在家里不是就跟你说我饿了吗?还是你以为我在骗你?”她嗔他一眼。

  他摇摇头打住话题,决定还是不要自找麻烦比较好。

  “吃饱了吗?如果吃饱了,我们就走喽?”

  关晴点头,推开椅子站起身来,他自然而然的牵起她的手,两人在结完帐之后,散步的朝停车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天空云层特别厚,挡住了太阳,却多了一抹凉爽的感觉,尤其是微风轻轻地拂面而来的时候,感觉特别舒服。

  不过舒服的并不只有天气,还有和他手牵着手、肩并着危走在一起的感觉,很轻松、很满足也很幸福。

  原来幸福是不需要任何外在物质或形式,只要身旁的人对了,就可以得到了。

  “待会儿我们回家一趟。”寇利突然开口道。

  “回家?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没带?”关晴直觉的问。

  “不是回我们的家,而是回我爸妈家。”寇利看了她一眼。

  “董事长家?!”关晴惊愕的猛然停下脚步。

  “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改口叫爸爸了?”他轻挑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不是我不叫,而是董事长愿不愿意让我叫?”关晴皱眉直言,不过这不是重点。“你为什么突然想回家?”

  “你怀孕的事总要跟家人说一声。”

  “可是这样突然跑回去公布这件事不会很奇怪吗?而且重点是,你确定董事长不会把我们轰出来吗?”她担忧的问。

  “我妈在,他不敢。”寇利微笑道。

  “也许你妈在他不敢轰你,但是我就不一定了。我这个丑媳妇到现在都没有去向婆婆请过安,你确定你妈妈会挺我吗?”关晴一脸忧虑的说,根本就无法像他这么轻松。

  “你一点也不丑。”他轻笑一声,倏然倾身吻了她一下。

  “大街小巷的,你克制点。”她一呆,脸色微红的迅速看向四周。

  “我妈妈很好相处,也知道我们在什么情况下结婚的,她不会跟你计较你没去向她请安这种事的。”寇利言归正传的对她说:“更何况她若真要怪也应该怪我,是我没带你回去向她请安的不是吗?”

  “真的吗?”虽然他这样说,但她还是有点担心。

  “放心,有我在,你怕什么呢?”寇利将她拥进怀里,安抚的说。

  但她还是觉得不安。

  “我们明天再回去好不好?给我一天的准备时间。”她要求道。

  “你要准备什么?”他好笑的问。

  “嗯……”她迅速的转动脑袋,“就是见面礼之类的呀……”

  “不必。”他圈着她的腰身往前走,“我妈什么都不缺。”

  “可是——”

  “别可是了,只要跟我走就是了。”他打断她,同时忍不住又倾身亲吻了她一下,然后与她额头相抵的说:“相信我好吗,老婆?”

  当他用这么坚定温柔的眼神凝望着她,又信心十足的对她这么说时,她还能说什么?

  只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点头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