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哭着哭着,关晴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醒来时,窗外已一片明亮,而床头闹钟则指着十点半。

  十点半?十点半!

  她迅速的从床上跳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睡过头。今天不是休假日,还要上班耶!

  他呢?

  突然想到睡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的寇利,她赶紧跳下床,冲向隔壁。她记得今天十点半他有一场会议要开!

  “老公——”越过更衣室,她推开房门冲进房间里大声叫道,声音戛然而止,只因为床上空无一人,房里也一样。

  他人呢?

  她转头望向浴室,没人。

  走出房间,客厅没人,餐厅没人,厨房也没人。

  他人呢?难道已经出门去了,丢下她自己先走了?

  大门边的钥匙柜给了她答案,他的车钥匙和属于他的那份家门钥匙都已失去了踪影,他真的出门去了,丢下她一个人。

  关晴呆若木鸡的站在大门前,表情茫然,脑袋一片空白。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泪水滑下脸庞,让她清楚明白自己受了伤。但是要怪谁呢?若不是她少根筋惹他不快,又怎会发生现在这种事?

  没什么好哭的,这是她自作自受怪不了谁。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向他道歉,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让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才是重点。

  对,没错。她迅速的抹去脸上的泪水,转身回房梳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换衣出门,赶赴公司上班。

  “关秘书,你也迟到了?”在公司大门前碰到的同事以惊讶的语气对她说道。

  “也?今天还有谁迟到?”她好奇的问。

  “一堆人,昨晚大家都玩疯了。不过我记得你好像很早就先走了,不是吗?”

  关晴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是笑了笑,又问:“昨天总共花了多少钱,一个人要分摊多少?”

  “不必,听说老板请客。”

  “真的吗?那还真是赚到了,待会儿要记得谢谢老板一声。”她佯装惊喜的样子。

  同事却突然一脸警告的说:“最好不要。”

  “什么意思?”

  “老板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刚才开会时,几乎每一个人都被他骂了。你最好小心点,自求多福了,关秘书。”

  “我会的。”她以哀戚认命的口吻回应,然后先进办公室,将自己的东西放好,才吸了一口气的走向寇利紧闭的办公室门前,伸手敲了敲再推门进去。

  “有事吗?”坐在办公桌后的寇利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问道。

  没想到他会以这种公事公办的表情面对她,关晴先是愣了一下,反手将办公室的门给关上后,才以小抱怨的撒娇语气开口,“你早上怎么不叫我,害我迟到。”

  “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谈私事。”他冷冷的说完后,迳自低下头来工作。

  她忍不住呆住了。他的态度还真是有够伤人的,但是也不能怪他,毕竟是她错在先。

  “你还在生气呀?对不起啦,我怎么可能不在乎你呢?我当然在乎你啦——”她举步走向他,却被他打断。

  “我说了现在是上班时间,我不谈私事。”

  关晴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她看着他,脸上讨好的表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认真而且严肃的神情。

  “找是在跟你道歉——”

  “我说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要我说几次?”他再度打断她,语气冷冽。

  泪意突如其来的窜进她的鼻头、眼间,她拚命的忍住。

  “你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严重吗?我现在是来跟你说对不起的,你难道不能让我把话说完,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我吗?”

  他的下巴似乎抽紧了一下,但开口所说的话依然伤人。

  “关秘书,我再说一次,现在是上班时间,公司是花钱请你来做事的,请你搞清楚这一点。”

  她感觉心有种突然Down到谷底的感觉,好冷。

  “好,如果这真的是你要的。”她沉默了一会儿倏然点头,然后便拿出过去关秘书的态度对他轻轻地鞠了个躬。“对不起老板,刚才是我逾矩了,打扰你了。”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门在身后关上,泪水不由自主的从她眼眶里决堤而出。

  “关秘书,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刚好经过的赵子新被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没事。”她摇头,伸手抹去失控滑落的泪水。

  “你是不是被老板骂了?”他关心的问,大家都知道老板今天心情超级不好。

  她吸了吸鼻子,没有回答。

  “别难过了,就快到午休时间了,待会儿我请你吃饭安慰你受伤的心灵?”他耍宝的对她挤眉弄眼。

  关晴被他逗得露出了一抹微笑。“谢谢,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一边说一边将脸上残余的泪水抹去,模样楚楚动人得让人心跳加速。

  “哇,我中箭了!”赵子新突然捣住胸口哀号,“关秘书,你为什么要这么早结婚,不留一点机会给我呢?真是相见恨晚!”

  “也许不晚。”关晴低下头,低声自嘲。

  “什么意思?”赵子新愣了愣。

  “如果我离婚的话。”她撇唇道。

  他呆若木鸡的看着她,有点被吓到了。

  “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关秘书?”

  她笑了笑,神情却充满了无奈与哀伤。

  “哇靠!那个混蛋家伙对你做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去帮你教训他!能够娶到你算他三生有幸了,他竟然还不知道要好好的珍惜,真是个他妈的混蛋!”赵子新义愤填膺的说。

  “谢谢你。”有人帮她将心里的不快宣泄出来,让她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一些。

  午休时间的轻音乐在此时响起,赵子新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关秘书,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一起共进午餐吗?”他做出邀请的姿势。

  “没问题。”关晴微笑的点头。

  “那走吧。”

  “我去拿一下皮包。”

  赵子新陪她走回座位去拿皮包后,两人一起离开公司去用餐。

  至于那个每天中午都会打电话或用任何理由约她这个秘书老婆一起用餐的老板老公,她已经不想理他了。

  *

  坐在办公室里,寇利觉得浑身不自在。

  刚才他是不是在她眼中看见泪光了,她哭了吗?

  心有点不舍,也有点疼,但这是他的错吗?他只是心情不好,不想和她说话,不想和她吵架而已,她哭什么哭,该哭的人是他吧!他怎么对待她的,而她又是怎么回应他?竟然毫不在乎的帮别的女人接近自己的老公,她是什么心态?说穿了,她根本就不在乎他!

  虽然他们俩结婚的过程有点快速、突然,但是对于这段婚姻他是全心全意的付出,一点儿戏的心态都没有,可是她呢?

  每回想到她根本就不在乎他,他就有一肚子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出来的怒火。他怎么会爱上一个完全不在乎自己的女人呢?

  可是她刚才哭了。一个声音在他心里响起,让他的怒火瞬间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坐立难安的感受。

  她说她是来跟他道歉的。

  她说她当然在乎他。

  她说为什么他不让她把话说完,要把事情搞得这严重?

  她来找他是要来跟他道歉,结果他却一点风度都没有,硬是把情况搞得这么僵,他真的有必要做到这样吗?

  寇利反省自己,愈想愈觉得自己好像太过分了点。

  烦躁的将手上的报表翻过来翻过去,他完全无法静下心来工作,心里想的全是她转身离开时,眼底闪烁的泪光。

  他是不是真的害她哭了?她现在在干么,是不是一个人躲在哪里偷偷地哭泣?

  想象她落泪哭泣的模样,他再也忍不住低咒了一声,迅速起身,推开椅子朝门外大步走去。

  “关秘书呢?”走出办公室,来到她的座位前,却没见到人,他随便找了个人问。

  “关秘书?应该去吃午饭吧。”

  “吃午饭?”寇利轻愣了一下,迅速的看了下手表,这才发现已经超过十二点了。

  “对,我刚才有碰到他们。”另一名员工说。

  “他们?”他怀疑的问。

  “关秘书和赵子新呀,他们俩好像一起去吃饭。”

  “和赵子新?”寇利的脸色瞬间变了个颜色。

  “对,如果关秘书不是已经结婚了的话,我会以为他们俩在谈恋爱。”

  “我知道赵子新很喜欢关秘书。”

  “这已经是公开的事了,因为他不只一次当着大家的面,哀叹自己和关秘书相见恨晚。”

  “他真的——”

  “你们说够了吗?”寇利倏然怒吼,吓得聊得正开心的两人顿时噤若寒蝉,连动也不敢乱动一下。

  他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蓦地转身走回办公室,愤然用力的甩上门,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

  站在原地的两人面面相觑,露出一脸茫然不解和莫名其妙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

  没人有答案。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