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寇利走出包厢,关上门,顿时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他立刻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拨给那个仍在包厢里唱歌,连他起身离开都没多看一眼的没良心女人。

  “喂?”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她接起。

  “出来。”他二话不说,直接命令。

  “干么?”关晴稍微停顿了一下问道。

  “回家。”他生气的说。

  “可是大家都还在玩……”她沉默了一下,犹豫的说。

  她竟然还敢给他有异议!

  “一分钟。”他打断她,“如果你不出来的话我就进去找你,到时候你就别怪我没有遵守约定!”说完也不等她有任何反应,他迳自挂断电话。

  他抬起手腕,紧盯着腕表开始计时。

  她最好乖乖地听话在一分钟内走出来,否则她就死定了!

  “干么火气这么大呀?”五十秒后,关晴走出包厢,反手将包厢门关上后,以一脸无辜的表情对他嘟嘴。

  “你——”

  他才说了一个字而已,还来不及发火或抱怨,怎知她却突然拉着他跑,一副他见不得人的紧张模样,“等一下,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寇利只觉得一肚子火。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他在生气呀,竟然还在想他们的关系不能曝光这件事!

  “等一下,你要先买单,否则以后就会多出一个小气老板的外号。”她在柜台前忽然停下脚步开口说道。

  “这点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他口气恶劣的说。

  她轻愣了一下,倏然做了个鬼脸,然后乖乖地闭上嘴巴,不再火上加油。

  结完帐离开KTV,来到他停车的位置,他一坐上车关上车门,立刻双手盘胸,带着准备要与她算总帐的表情,转身面对她。

  “干么?”关晴小心翼翼的问。哇,看他的样子好像真的气得不轻耶!

  “你玩得很开心对不对?”

  “呃,还好。”这时候若说对就是不想活了。

  “还好而已吗?我看你玩得很开心呀,开心到拿着麦克风不放,完全忘了我的存在。”他皮笑肉不笑,悻悻然的说。

  “我没有忘了你的存在,只是同事们在,我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和你聊天,只好不断地唱歌了。”她迅速的解释。

  他指控道:“你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谁说的,我有看好不好!”

  “所以你明知道我被三个厚脸皮的女人缠住,却完全置之不理吗?”

  “你要我怎么理,用什么身分去理?而且你知道她们可是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向身为老板的你示好吗?你怎么能说她们厚脸皮呢?”她们还真可怜。

  “鼓足勇气?”寇利瞬间眯起了双眼,“你怎么会知道她们是鼓足了勇气,不是本性如此?”

  “呃,这个……”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她们想干什么了是不是?”他眼神危险的紧盯着她。

  关晴一脸作贼心虚,眼神飘忽不定的不敢看他。

  “关晴!”

  完了,他只有在脾气快要爆发的时候才会连名带姓的叫她,现在若不老实说,以她对他的了解,恐忙只会把情况搞得更糟而已。

  “昨天我在女生厕所里不小心听到她们说的啦。”

  “所以你明知道今天的生日派对里有人要向我示好,你却还鼓励我来参加?”他的声音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愤怒。

  “我……”她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现在检讨一下自己的行为,好像真的有点过分耶。

  “你就这么不在乎我,不在乎有人觊觎你现在的位置吗?”他冷声质问她。

  她瞬间呆愣了,结婚到现在,他从没用过这么冷峻的口气跟她说话。

  “我没有。”她用力的摇头。

  “没有吗?如果你真的在乎我,会对有人喜欢我的事无动于衷,甚至还帮那些人制造可以亲近我的机会吗?”

  关晴被问得无话可说,因为她从没想过这些事。她会这样做只是……只是什么呢?

  她其实没有想太多,只知道她相信他不会被别的女人诱惑,让他被那些女人告白,反正他也会拒绝她们,这样做不仅可以趁机让那些女人对他死心,也可以抹去她们对八卦流言的存疑,她是真的没有其他想法啊!

  她对有人喜欢他的事无动于衷吗?但是这就代表她不在乎他吗?与其说是不在乎,倒不如说是相信他,从未质疑他对她的感情。他为什么不这么想呢?

  “我——”她一开口就被他打断。

  “不用说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你自己搭计程车回去吧,我要去别的地方。”说完,寇利将她一个人丢下,头也不回的下车离开。

  关晴像个呆子似的完全无法反应,不知所措的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离自己的视线,直到消失为止。

  现在是怎样?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件事情有必要搞得这么严重吗?他竟然把她丢在这里,怎么会这样?

  *

  大门外很安静,门内也很安静。

  房子很大很好,但是只有一个人在的时候,只会让人觉得寂寞、冷清,还有一点心慌与恐惧……

  不,心慌与恐惧不是因为房子大,也不是因为独自一人的关系,而是因为他的晚归,因为他迟迟还不回来,而手机又打不通。

  现在已经快要两点了,他人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连一通电话也没有,打手机又连络不上,他到底知不知道她会担心呀?

  等待是什么滋味?她终于知道,那是一种焦急、无奈、不断看时间,过一分钟就好像过一年,时间长得让人想发火、抓狂的感觉。

  她讨厌这种感觉,更讨厌他让她有这种感觉,他到底是怎么了?对她不爽,对她生气就不能直接表达出来,两个人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不行吗?他有必要把情况搞到这么复杂,还搞失踪吗?真的很让人生气!

  关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瞪着墙上的时钟一分一秒的走动着,忍不住愈想愈气。

  不要理他好了,去睡觉,反正他也不是小孩子,根本就用不着担心。

  没错,去睡觉好了,不要理他了。

  她起身熄灯,走进卧房躺上床,闭上眼睛,却发现不管怎么翻来覆去的调整睡姿,就是睡不着。

  “可恶!”她倏然坐起身来,气愤的低咒一声。

  可恶的他到底想怎样,难道想用这种方式来测试她到底在不在乎他吗?她都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他了,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他真的很可恶!

  泪水无声的滑下脸庞,她用力的将它抹去,不想承认自己竟然会为了这种事伤心,她应该要生气才对。

  可是伤心这种东西,并不是不想承认,它就可以不存在的。

  她真的很伤心,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

  好难过,她以为在他知道了关于她的过去之后,会了解她不喜欢被人置之不理的那种遗弃感。她以为他会了解,结果他还是对她做了这样的事。

  不在乎?

  如果他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会问他到底是谁不在乎谁?

  如果他真的在乎她的话,会为了一件小事用这种方式惩罚她、伤害她,丢下她一个人不闻不问,又连络不到人吗?会吗?

  讨厌的泪水才擦去又落下,她这时听见客厅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她毫不犹豫的立刻躺回床上,闭上眼睛装睡。

  她的个性一向是有话就说,直来直往的,但是也不知道这回自己是怎么了,干么要装睡?

  大门上锁后不久,卧房的门被打了开来,寇利的脚步声由门外响进房里,走进更衣室,不久后与更衣室相连的浴室里传来了淋浴的声音。

  她静静地听着、等着,想知道他洗完澡出来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他会像往常一样将她拥入怀中睡觉吗?会将她唤醒和她做爱吗?会在她耳边忏悔道歉吗?这三种方式,他会选择哪一种呢?

  不管他选择哪一种,她知道自己都会原谅他,不会和他计较,只要他对她仍有那个心,她就心满意足了。

  想着想着,浴室的水声停了下来。

  她连忙闭上眼睛,重新躺好装睡,然后听着、等着。

  淋浴拉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拖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然后是有点距离的关门的声音?

  关门的声音?怎么会有关门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似乎还是从与主卧房相连的另外一间房传来的。

  关晴无法置信的睁开眼,转头看向更衣室,只见那方安安静静的,听不见任何声音。

  他竟然跑到隔壁房间去了?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该用伤心、难过、生气还是心冷来形容,眼泪无法控制的又再度滑下她脸庞,一滴接着一滴,停也停不下来。

  他到隔壁房间去了,他到隔壁房间去了,他这样做的意思是什么?

  他是不是不要她了?

  他——呜……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