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喂,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就是老板离开寇氏的经过。”

  “有,听说了。听说是老板不愿意娶他爸中意的媳妇对象,惹火了他父亲的关系。”

  “除此之外,你还有没有听说另外一件事?”

  “有,你也听说了吗?”

  “听说老板是为了关秘书才不愿意娶他爸中意的那个豪门千金。你相信吗?觉得有可能吗?”

  待在厕所隔间里,关晴安安静静的听着外头两个女同事谈论八卦,一点也不想走出去把人给吓跑。没想到上个厕所也有八卦可以听,看样子厕所果然是八卦集散地,任何大小企业公司都不例外。

  “我也在怀疑,你觉得老板和关秘书的样子像情侣吗?”

  关晴毫不意外会继续听见自己的名字。

  “情侣就算了,我还听说了另一件更离谱的事。”

  “什么事?”

  “听说他们俩结婚了。”

  “不会吧?不可能吧!”

  “你也这样觉得对不对?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关晴不由自主的挑高了眉头,很好奇她们为什么能“不可能”得这么确定,难道在外人眼中她真的完全配不上寇利吗?真是伤人呀。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今天角色对换的话,她也无法相信像寇利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会娶她这么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平凡女人。啊,这么想她就能体会她们此时此刻的想法和心情了。

  “我们来试试看好不好?”外头的人再度开口说话。

  “试什么?”

  “若关秘书真的是老板的女朋友或老婆,她应该会在乎有人对老板示好吧?”

  “对老板示好?谁呀?”静默了一下。“你干么一直看我?”

  “你不是一直很喜欢老板吗?”

  “你、你干么说我,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哇,寇利还真受欢迎,不过这好像是理所当然,可以想象得到的事喔。

  关晴微笑的忖度着。总觉得自己能够嫁给他,还真不是普通的令人难以置信耶,因为就连她自己到现在,偶尔还是会有种好像在作梦的感觉。

  “我没说我没有。”

  “所以你刚才说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跟老板告白吗?”

  “我是很想呀,不过我没那个胆量,所以才要你陪我一起壮瞻。”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明天晚上我们不是要帮美玲办庆生会吗?我们请老板跟我们一起去,然后两个人一起借酒壮胆跟老板告白好不好?”

  “我不要!要告白你自己去,为什么要找我一起?”

  “我一个人会害怕呀。”

  “一个人会害怕什么?”

  第三个声音蓦然间加入,关晴认出这个声音是有公司之花称号的杨玮君。

  杨?还真是个不吉利的姓氏啊!

  “璋君,你来得正好。我们在讨论最近听见的谣言,听说老板和关秘书可能在交往的事,你有听说吗?你相信吗?”

  “这种不实的谣言你们也相信?”杨玮君不屑的说。

  “所谓无风不起浪啊,所以我们打算做个实验。”

  “什么实验?”

  “就是……”

  于是第三个爱慕者出现,前两人得到了公司之花这个生力军的加入后,显得兴高采烈。三个人摩拳擦掌的讨论出一个结果,终于离开女厕,而关晴也终于重获自由的从厕所隔间里走出来。

  天啊,难怪会有长舌妇这个词汇产生,女人的话果然是有够长、有够多的,太可怕了。

  摇摇头,她洗洗手离开厕所,才回到座位上,椅子都还没坐热,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老板召见——不,听寇利有些发怒的语气,应该不是为了公事才对,所以改为老公召见比较合适。

  “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果然没错,她才一走进他办公室,连办公室的门都还来不及带上,他就迫不及待的朝她质问。

  “厕所。”她先把门关上,才回答他的问题。

  “怎么去了那么久,我找你找了快二十分钟了。”他不满的皱眉,然后才关心的问:“你肚子不舒服吗?”

  “没有,我是被困在那里,进退两难。”她无奈的说。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很受欢迎,恭喜了。”她斜睨他一眼。

  “你到底在说什么?”寇利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眉头紧蹙的看着她。

  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模样,关晴突然间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他现在不仅皱眉头而已,连整张脸都皱起来了。

  “没什么。”她只是突然想到他早上刚睡醒的样子而已。

  这个男人和她结婚半个月后就原形毕露了,不仅会赖床,刚起床迷迷糊糊时还会走去撞墙壁,还有一边刷牙一边打瞌睡,简直可爱到爆,和他平日给人成熟、稳重、能干的印象完全不同。不知道他那些爱慕者知道他还有这一面时,会不会幻想破灭?

  应该不会吧,她们可能会跟她一样,只会对他更着迷。

  真是个罪过的男人!

  “一直在笑还说没有?”寇利忍无可忍的离开座位,一把将老婆勾进怀里,惩罚性的紧搂了她一下,威吓的说:“说!你在笑什么?”

  关晴忍不住又笑得更开心了些,只是这回的笑,却是为了他只有在她面前才会展露出来的孩子气。她好喜欢在她面前与众不同的他,好喜欢。

  收起笑声,她忽然踮起脚尖,迅速的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这又是为了什么?”他呆了一下,低下头来,怀疑的紧盯着她。

  “只是想吻你不行吗?”她一脸无辜,微笑的对他说。

  “吻?刚才那个哪叫吻,这个才叫吻。”他眉头一挑,低头热烈的吻住她。

  至于之前他们在谈些什么,早已没人在乎也不记得了。

  *

  KTV包厢里热闹非凡,不管个性活泼或拘谨,职位高或低,性别男或女,几杯黄汤下肚后,全都High了起来,唱歌、跳舞、划酒拳、发酒疯,差点没将整个包厢闹翻掉。

  寇利坐在这群玩疯了的员工之间,忍不住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种浪费时间的聚会,向来就不是他会参加的呀。

  对了,他想起来了,这一切都是他那个率真娇妻害的,说什么这是可以缩短老板与员工距离,增加员工对公司向心力的好时机。

  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她自己爱玩。瞧她,从握到麦克风之后,就没再多看他一眼——不,根本就忘了他的存在,真是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老板,你也唱嘛。”

  “谢谢,我不会唱歌。”

  “那你要不要吃什么,我帮你点?”

  “谢谢,我已经吃饱了。”

  “那你要不要喝什么,啤酒还是玫瑰红?”

  “谢谢,我待会儿要开车,所以不喝酒。”

  “那喝汽水好了,这里有雪碧。”

  “还是要茶?我这边还有梅子绿茶。”

  “不用了,谢谢你们。”

  寇利真的觉得自己快疯了,而原凶就是围坐在他身边的这三个女人,她们不仅吱吱喳喳个没停,还愈坐愈近,活像他是个不用钱的星期五餐厅少爷,有便宜就占,能摸就摸,感觉真是超级差,超级想骂人的。

  他看向那个唱歌唱得超高兴,一点良心都没有的女人,心中充满了怨怼。

  她到底还要漠视他多久,对他的窘境要无视多久呀?老公被一群饥渴的狐狸精环伺,她难道一点都不紧张、不担心吗?可恶!

  “老板——”

  “对不起,我要去趟洗手间。”他倏然起身,再也无法继续待在原位上被这群色女人骚扰。

  “有人刚进厕所。”

  “我到外面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