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们公司和冠利怎么了?如果合作愉快的话,照理来说,应该会直接续约不是吗?”她眨了眨眼,不解的问。

  “对,本来是合作愉快,但是最近多了一个削价竞争者,让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产生了变数。”钟辉铭无奈的说。

  “所以,我们公司决定要和另外那间快递公司合作了吗?”

  “从侧面消息听说好像是。”

  “听说好像就是还不确定喽?”

  “也可以这么说,所以我才会想请你帮这个忙,如果你真的对冠利的老板有点影响力的话,可以吗?”他以一脸请求、拜托加无奈的表情看着她。

  “你放心吧,看着同学的份上,我一定帮你这个忙,你等着听好消息吧。”关晴义不容辞的拍胸脯,信心十足的对他保证。

  “真的吗?谢谢你,关晴。”他闻言喜上眉梢,一时难忍激动的抓起她的双手用力的摇了几下,然后又忘情的张开双手用力的拥抱住她。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关晴被吓得浑身僵硬,双手不知所措的停在半空中,整个人都傻住了。下一秒,在她蓦然回神想伸手将他推开时,他已经被人用力的扯离,一道怒不可抑的咆哮声同时在她耳边炸了开来。

  “混蛋!”

  然后,她就看见跟她说临时有事的寇利从她眼前掠过,一拳狠狠地打在钟辉铭脸上,将他打得踉跄退了好几步后,跌坐到地上。

  “老公,住手!你误会了!”眼见他就要冲上前,再次朝钟辉铭出拳,关晴迅速的回过神来大声叫道。

  “误会?”寇利倏然停下脚步,一脸愤怒的回头瞪她,“亲眼所见,你却告诉我这是误会?”

  “这真的是误会,他只是太高兴了,一时失控才会做出刚才的举动,没别的意思。”她连忙解释,一顿后又补充,“他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他的怒火才稍稍地降温一点,但是依然很生气。

  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敢动手碰他老婆!想找死吗?

  “他知道你已经结婚有老公了,却还做出刚才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他冷声问,同时狠狠地瞪向那个正狼狈的一边擦拭嘴角的血迹,一边从地上站起来的男人。

  “一切都只是误会,他只是太高兴,高兴到有点忘情,没有别的意思。”关晴走到寇利身边,亲密的勾住他的手臂。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安抚他,一方面则是为了防止他再出手打人。

  “他在高兴什么?”他瞪眼。

  “我答应帮他向冠利的老板说项,让他们的快递公司继续替冠利服务。”她看了一眼因为认出寇利而整个人呆若木鸡的钟辉铭。

  “他休想!”寇利迸声道。

  “老公,你别这样嘛。”她拖长音调撒娇。

  他板着脸,抿着嘴不发一语。

  “老公,我已经答应他了,你要我食言而肥吗?”贴在他身侧,她娇滴滴的说。

  寇利依然抿着嘴不发一语。

  “老公~”她轻轻的推了推他。“如果你不答应的话,那我只好想其他办法帮他了,嗯,也许我干脆到他家的快递公司帮忙好了——”

  “你敢!”他怒声低吼。

  “如果你真的不肯帮这个忙,我只能这样做呀,反正我现在也不缺钱,去他公司帮忙至少也可以替他省一笔人事开销。不能开源,只能节流呀,不然能怎么办?”关晴以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他耸肩说。

  “你故意的对不对?”他瞪了她半晌,不满的道。

  “故意什么?”她继续装无辜。

  “故意这样说,然后我就会答应你的要求。”

  她用力的抿紧嘴巴,却仍压抑不住逐渐上勾的嘴角,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对。”她咧着嘴,老老实实的点头,再度撒娇的卢他,“好啦,帮个忙啦,好不好嘛,老公~老公~”

  “你就是吃定我了是不是?”被她这样卢来卢去的,寇利哪还有拒绝她的本事,只能悻幸然的瞪着她。

  听到他说这句话,她就知道没问题了。她高兴的跳起来,用力的抱了他一下,又亲了他一下。

  “谢谢你,老公。”她大声的说,接着转头看向仍呆若木鸡的钟辉铭,对他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宣布道:“没问题了。”

  “既然没问题了就走吧。”一点也不喜欢她将注意力放在自己以外的男人身上,寇利狠瞪了钟辉铭一眼,伸手搂住她的腰。

  “好。”关晴心满意足的点头,“钟辉铭,我走喽,拜拜。”这时她突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老公,等一下,我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她急忙拉住寇利。

  “什么事?”

  “来。”她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将他拉到钟辉铭面前。

  寇利完全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但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他微眯双眼,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敢胆碰他老婆的手,还敢抱她的混蛋家伙,用眼神杀他。

  “你别这样,他会害怕啦。”关晴好气又好笑的白了老公一眼,又推了他一下,这才转头面对钟辉铭。

  “钟辉铭,你认得他对不对?”她指着身旁爱吃醋的老公。

  钟辉铭吞咽了下口水,浑身僵硬的点了点头。天啊,他压根没想过关晴的老公竟然就是冠利的老板,为什么冠利的人没跟他提过这件事呢?他们是故意陷害他是不是啊?

  他紧张的模样让关晴莫名的想笑。

  “你不要这么紧张,他不会再动手打你的。”她说,“还有,我要对他刚才的举动向你说声抱歉。”

  “不,不必了,我也有错——不是,我是说,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他偷看了寇利一眼,迅速的改口。

  寇利冷哼了一声。

  她完全不知道该拿还在吃醋发火的老公怎么办,只好赶紧把该说的话说一说。

  “钟辉铭,我和寇利是夫妻的事是个秘密,冠利的员工没有人知道,所以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说出去好吗?拜托。”

  “他敢说出去,他就死定了。”寇利突如其来的放狠话。

  “老公!”关晴受不了的叫道。真的是快被他——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气死,还是打败,他到底要吃醋到什么时候呀?

  算了,还是快点离开好了,免得他待会儿又发飙动手打人,或者说出什么让她觉得对钟辉铭更抱歉的话。

  “总之,就是拜托你替我们保密就对了。那我们走了,拜拜。”说完后,她迅速的拉着还在对人龇牙咧嘴的老公离开。

  “你的车停哪儿?你不是说临时有事没办法来接我吗?怎么突然又来了?”

  寇利气闷的不发一语。

  “你还生气呀?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啦,而且你也已经揍他一拳了不是吗?这样还不能让你消气吗?”

  他冷哼一声。

  “那我也让你打一拳,这样你的气应该就能消了吧?”她建议的说。

  “我为什么要打你?”他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回应。

  “因为你的气消不了呀。”她说得理所当然。

  他瞪了她半晌,突然忍不住的笑声骂道:“笨蛋。”

  啊,笑出来就没事了。

  “你怎么会来,你不是说临时有事不能来接我吗?”

  “我是故意这样说的,本来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却看见那样的画面。”笑容散去,寇利瞪了她一眼。

  “一切都只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失控。不过话说回来,没想到你这么会吃醋耶。”她一脸神奇的表情看着他。

  他的脸不由自主微微窘红起来。“我没有在吃醋。”他否认道。

  “喔,那你刚才的行为叫什么?”她似笑非笑的斜睨着他。

  “惩治色狼。”

  闻言,关晴呆愣了一下,下一秒哈哈大笑起来。

  “惩治色狼?天啊,亏你想得到!哈哈……”她边笑边说,夸张的笑声引来好几个路人的转头注目。

  看着她开心的笑脸,寇利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轻叹。她就不能给他留点面子,不要笑得这么夸张吗?

  吃醋?他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吃醋,而且醋劲还这么大。

  只能说爱情让人身不由己,而且他好像真的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她了,爱上他这个个性率真的老婆。

  爱情呀,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