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砰!”

  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破坏了办公室里的气氛,寇氏集团的大家长寇浩鑫带着严厉的怒气走进来,身后跟着一脸得意,等着看好戏的杨凯欣。

  寇利缓缓地自关晴身边站起来。

  “爸。”他面无表情的唤了一声。

  寇浩鑫并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儿子身上,而是直接将目光扫向关晴,冷峻的开口,“就是你这个路人甲吗?”

  关晴急忙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董事长。”

  “你的脚伤还没好,坐着就好。”寇利回过头来,眉头轻蹙的阻止她,将她扶坐回沙发上。

  杨凯欣看得咬牙切齿,伸手拉了下寇浩鑫的衣袖,以委屈的语调低声唤道:“寇伯伯。”

  寇浩鑫安抚的拍拍她的手,给她一个“你放心,一切有寇伯伯在”的表情。

  抬起头,他表情一变,冷冷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关晴冷声命令,“你出去。”

  “她哪儿也不去。”说话的是寇利。

  “我有话要跟你说,不希望不相干的人在场。”寇浩鑫看着儿子说。

  “如果要说不相干的人,杨小姐才是吧?关晴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寇浩鑫冷笑一声,“我有同意让你娶她吗?”

  “这是我的人生、我的婚姻,我希望能够得到尊重。”

  “尊重?那你有尊重我这个生你、养你的父亲吗?”他怒声反问。

  没想到继小儿子寇达让他彻底失望后,连老三也变得叛逆不听他的话了。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其实全是为了他们好吗?

  “如果您觉得只有牺牲我的人生和一辈子的幸福,才叫做尊重您的话,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寇利定定的看着父亲。

  “什么叫做牺牲你的人生和一辈子的幸福?我是你的父亲,我会害你吗?”

  “不让我娶我所爱的人,却叫我去娶一个我不爱的人,这真的是为我好吗?您有想过我想要的是什么吗?”他反问父亲。

  “你想要的是什么?一个父不详,母亲又是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坏女人,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女人吗?”寇浩鑫嗤声冷哼。

  “爸!”

  “我是绝对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女人当寇家媳妇的,如果你坚持要娶她的话,你也不用再叫我爸爸了。”他对儿子说出重话。

  站在一旁的杨凯欣对着关晴抬起下巴,得意的微笑着。知道厉害了吧?只要寇伯伯站在我这一方,你是永远不会有胜算的!

  “如果您真的决定要这样做,那么对不起,就当做您从没生过我这个儿子吧。”寇利沉默了一会儿,无可奈何的道。

  “寇利!”关晴忍不住叫道。

  “你说什么?”寇浩鑫难以置信的瞠大双眼,震惊而且怒不可遏的咆哮。

  杨凯欣则是一脸张口结舌、目瞪口呆的表情,被情势的转变吓得说不出话来。

  “如果您真要这样做的话,就请您忘了我这个不孝子吧。”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父亲,再次表明心意。

  寇浩鑫脸色铁青,用力的喘着气,胸部随之剧烈的起伏着,被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和你弟弟一样,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他捣着胸口瞪着儿子。

  寇利沉默不语。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跟那个女人分手,还是要失去你现有的一切,包括你现在的职位、工作、未来公司继承权,以及我这个父亲?你自己考虑清楚!”

  “对不起,我不会和她分手。”他连犹豫都没犹豫便直接开口。

  寇浩鑫打击太大,身体顿时轻晃了一下。他怎么想也没想到这个长得最像他,个性却像他母亲一样温驯的老三会这样对待他!

  “好,好,好。”他点着头,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举起手指向出口,“你现在就给我离开这里!”

  “寇伯伯,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见情况就要走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杨凯欣急忙跳出来打圆场。她要逼走的是姓关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不是寇利啊!

  “寇利,你还不快点跟寇伯伯道歉。”她着急的转头对寇利大叫。

  “我知道了。”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对父亲撇下这句话,然后转身对关晴伸出手,“来,我们走吧。”

  “寇利!你真的要这样对寇伯伯吗?”杨凯欣简直难以置信,目光一转,对关晴怒吼,“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害得他们父子俩反目成仇,你得意了吧?”

  关晴只是静静地看着寇利,没有理会她。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她无声的用目光询问他。

  嗯。他以坚定的眼神回答。

  趁着他伸手扶起时,她不安的低声问:“你不后悔?”

  “没什么好后悔的。”

  “他毕竟是你父亲。”她瞥了寇浩鑫一眼。

  “这只是一时的气话,他不可能真的与我断绝父子关系的。”他安抚着她。

  “你确定?”

  “我确定。”

  关晴顿时松了一口气。

  “走吧。”

  她点头,在他的扶持下,一步一步朝门口走去。

  “等一下。”杨凯欣还想挣扎,阻止他们就此离去,但见他们俩都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她转向寇浩鑫求情,“寇伯伯,你真的要这样做,不阻止寇利吗?他只是一时之间被那个女人迷惑而已,只要好好说,他一定会懂得你的用心良苦的。”

  “我没有这种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工作和父亲都不要的儿子!”寇浩鑫怒声道。

  “寇伯伯!”她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来不及了,因为寇利已经带着那个女人义无反顾、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了。

  怎么会这样呢?她一脸忧郁颓然的忖度着。这并不是她要的结果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谁能告诉她啊?

  *

  “这样做真的好吗?”走出公司大门后,关晴一脸不确定的看着寇利。

  从小在不正常家庭下长大的她,一直都很羡慕拥有正常家庭的人,所以以往只要听说或看见子女不孝的事,她就会觉得很生气。

  可是现在这种情形她也不能说寇利不孝,该怎么说呢?

  那种有父母关心照顾、嘘寒问暖或管东管西的感觉有多聿福,一般原本就拥有父母的人可能不会知道,只有在失去之后,才会了解没有父母那种无条件付出关心的感觉有多凄楚。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他不必领略那种孤苦的感觉。

  “没关系,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寇利毫不在意的回答。

  “我不懂。”他的意思是,他早知道他父亲会气得与他断绝关系,却还这么做吗?

  “我早就想离开公司,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可是你不是已经在做了吗?”他在外头拥有一间完全属于自己的公司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全心全意去做和偷偷摸摸的做,感觉不一样。”

  “偷偷摸摸的?”有到那种程度吗?

  “我们都太了解我父亲的个性和野心了,如果不是偷偷摸摸,我们的公司最后的下场都只会被寇氏合并,成为它旗下的子公司。”

  “我们?”

  “我们四兄弟。”

  关晴有些错愕的看着他。“意思是说,你们四兄弟都背着你爸在外头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

  “对。”

  “为什么?我不懂。”她摇头表示不解,“以寇氏集团现在的规模,等你爸百年之后,即使你们四兄弟平分遗产或责任,也够你们忙的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另外创业?”

  “因为我们都不想成为他操纵的傀儡,或者是牺牲者。”

  “可是你们是他的儿子呀,所谓虎毒不食子……”

  “虽然虎毒不食子,但是却不见得不会把儿子推到山崖下,淘汰没用的,留下最有用的那一个。”寇利嘲讽的轻撇了下唇角。

  “你爸他应该不会这么残忍无情吧?”关晴惊愕的睁大双眼,以不确定的语气说。

  “为了扩充公司的规模与势力,不惜牺牲利用儿子一辈子的幸福,还以继承权来引诱我们兄弟相互争权夺利,这不叫残忍无情吗?”

  她无言以对。难道这就是豪门子女在光鲜亮丽的外表隐藏下的真实生活吗?没有真正的自由,只有无奈和苦涩。

  她心疼的伸手揉了揉他的头。

  寇利轻愣了一下,心有种被触动的感觉,但又觉得有点好笑,或者该说哭笑不得。

  “你在干么?”他表情怪异的问。她当他是三岁小孩在安抚呀?

  “没有。”她将手收回来。“现在我们要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他看了她一眼,反过来问她。

  关晴摇摇头。其实她想去找新工作啦,不过不太可能,因为在脚伤没好之前,大概不会有公司愿意录用她吧?

  “既然你没有想去的地方,那么我们就去注册结婚吧。”

  关晴愕然的看着他。这会不会太快了点呀,他们昨天才订婚耶!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什么不快?关系改变得快、求婚快、订婚快、上床同居快,现在要连结婚都这么快才叫合理,否则就逊掉了。

  “好啊。”她没异议的点头。反正都已经是他的人了,而他也为了她放弃原有的一切,如果他们这样还不结婚,那就太冤枉了。

  她的回答让寇利的嘴角微微上扬,莫名其妙的涌起一阵愉悦的感受。

  结婚呀,虽然决定得很匆促,但是感觉却出乎意料之外的愉快,他想这绝对跟对象有关系。

  关秘书呀,谁想得到会是她呢?如今是他的老婆。

  只能说,真是世事难料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