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跳一跳的走进寇利的家,这并不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因为过去曾为工作的事来过几次,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住进来,成为这个家的女主人,真是世事难料。

  “先坐下来等我,我去把车上剩下的东西搬上来。”走在她后方的寇利一边把她的部分行李提进屋里,一边对她说。

  “抱歉,全都是我的东西却要你来搬。”她回头看他,有些歉然。

  “粗重的事本来就该由男人来做,更别提你现在受着伤,而且以我们的关系,你觉得还要分你我吗?”

  “也对。”关晴愣了一下点头道,“那就麻烦你了,副总……呃,未婚夫。”

  “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没关系。我下去拿东西,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我再跟你说你的房间在哪儿。”

  “好。”她看着他转身离去。

  真要嫁给他吗?即使自己已经答应了,而且刚才在路上他还绕到珠宝店买了现在正戴在她右手无名指上,价值十万元的订婚戒指,她还是有点挣扎、有点犹豫,还有一点小反悔。

  一入豪门深似海呀,以她不懂说谎的个性,她真的很怕自己会惹出什么事端,这点光让她想到就觉得好烦。

  还有就是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包括董事长的反应、泛电父女档的反应,以及和他同居后在公司里所引发的效应。唉,总之一句话,全是麻烦就对了,她没事干么自找麻烦呀?

  “真烦。”忍不住烦躁的脱口抱怨了声,没想到这两个字正好落入刚推门而入的寇利耳中。

  “烦什么?”

  “烦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老实地说,怎知他却以若有所思的表情看了她一会儿。

  “我今晚不会把你扑倒的,你放心。”

  关晴呆了一下,随即脸红起来。“我不是在跟你说这个啦!”她窘然的大澄清。

  “不是这个?那你说的是什么?”

  “我说的是董事长和杨小姐他们的反应,还有公司同事们会怎么想啦。他们绝不可能心平气和的接受我们要结婚了这件事。”她红着脸迅速的解释。谁跟他说那个啊!

  “他们的反应无关紧要。”

  “他们又不会找你麻烦,你当然无关紧要。”她忍不住埋怨。

  “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一根头发的。”他信誓旦旦的说。

  她的心又被他触动了一下,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说过。没有父亲的她从小到大总是自立自强,就连妈妈都只会跟她说你要坚强、要学会怎么保护自己,没有人对她说过会保护她,只有他。

  “这句话说起来还真简单,你又不可能亦步亦趋的一直跟着我,要怎么阻止?”鼻头突然酸涩了起来,她低下头来故意这么说,不想被他看出自己的感动。

  “这也是实话。”

  “什么?”没料到他会这样说,她愕然的抬起头来。

  “来吧,我带你去你的房间。”他提起行李招呼她。

  “所以你刚才只是随口说说的?”她一跳一跳的跟上他的脚步,忍不住的追问。

  “不是。”

  “但你说那也是实话。”

  “我有这个心,但就像你说的,我不可能一直亦步亦趋的跟着你,要怎么阻止一切可能发生的事?”

  “所以你就放弃了?”

  “你很在意口头上的承诺?”他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不答反问。

  关晴轻愣了一下,她是吗?

  “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一根头发,这是我的期望。但就像你的脚伤和下午在你家发生的事一样,有些事不在我预期之中,也不会因为我不希望就不会发生,所以我只能让你知道,我会在我能力所及之下,尽力保护你不让你因为我的关系而受到伤害。”他委婉的说明。

  “这样就够了。”她低声道:“有心比任何事都重要。”

  寇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转身带她走进房间。

  那是一间有三扇门,约五坪大小的套房,一扇门是出入口,一扇门是通往浴室的门,至于另一扇……

  “那扇门后是衣帽间吗?”她好奇的问。

  “对,也是通往我房间的门。”他点头。

  关晴眨了眨眼,有点意外也有点不解。

  “这个房子的设计是你要求的,还是原本就这样设计?”

  “我要求的。”

  “所以你觉得夫妻应该要分房睡,而不应该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吗?”

  寇利愣住了。老实说他并没有认真的想过这个问题,只知道父亲和大妈、妈妈的情况是这样,各自拥有房间,所以当初在和设计师讨论时,自然而然就这样做了。

  夫妻应该要分房睡,不应该睡在同一个房间里吗?

  如果之前有人这样问他,他想他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说当然,觉得拥有各自独立的空间很重要,可是现在他却怀疑这样做真的对吗?并且还有一种非常不愿、不爽的感觉,既然是夫妻为什么要分房睡?

  “不,夫妻当然要睡在同一个房间里。”他坚定的回答。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个房间?”

  “这是为了将来有小孩时,方便照顾孩子所准备的。”他脑筋转得飞快,立刻想出一个合理又能说服人的理由。

  “喔。”关晴完全不疑有他的相信了。

  “你希望夫妻分房睡吗?”他反问她。

  “我当然不希望!”她毫不犹豫的道。

  “喔~”他若有所思的点头道,看着她的神情突然变得有点暧昧。

  “你不要想歪了!”她红着脸急忙解释,“夫妻同房睡本来就是人之常情不是吗?否则干么要结婚,我可没有别的意思。”

  “我没说你有别的意思。”

  “没有吗?那你干么用有色的眼光看我?”

  “有色的眼光?”寇利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微扬起来。

  “你敢说你刚才在说喔时,脑袋里没别的想法吗?”

  “什么想法?”

  她瞟了他一眼。“上床的想法!色狼!”

  “哈哈……”他再也忍不住的放声笑了起来。她真的是直接得很可爱。

  “这有什么好笑的,难道你敢说你刚才没有在想那件事吗?”他的笑声让她的脸又红了些,但她仍不甘示弱的抬起下巴。

  “我有。”寇利也不掩饰。

  “我就知道,你这个大色狼!”

  “哈哈……”他又笑得更大声了。天啊,为什么过去两年来,他从未发现他的小秘书是一个这么可爱又有趣的女人呢?真是太浪费了!

  “我们都已经订婚了,我却连吻都没有吻过你,而我们现在刚好又待在有床的房里,还在讨论睡觉的问题,你不能怪我充满想象力。”他笑容满面的看着她一顿,又道:“或者你愿意暂时让我止个渴,让我吻你一下?”

  关晴用力的瞪着他,没想到这个平常在工作上一板一眼的男人,私底下会变得这么轻佻,这也未免差太多了吧?

  可是话说回来,未婚夫妻连个吻都没有真的是有点逊,所以,吻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目光情不自禁的往下移到他性感的薄唇上,她想象吻他的感觉,整个人突然热了起来。

  “考虑得怎么样?”他问。

  “好。”她冲口而出。

  寇利倏然睁大双眼,这是他完全料想不到的答案,还以为她会再送他一句色狼,或者是想得美之类的,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好?!

  心跳以失控的速度加速,声音大到可能她都听得见。

  他深深的看着她,缓步走向她,伸手温柔的抬起她的下巴,看见她薄红脸上的羞怯。

  她的样子好美,美得让人好心动。慢慢地,他低下头,试探的轻吻她的唇瓣,一点也不躁进,充满了温柔。

  关晴不由自主的闭上眼睛,感觉他的双唇好柔软,他的味道也好好闻。

  她希望这个吻能够更深入一点,不只是唇碰唇的轻吻,她想要品尝他真正的味道……心里才这么想,她的舌头已迫不及待的轻探出唇瓣,碰触到他柔软的唇。

  他的反应几乎是立即的,喉咙发出低吼,他的吻变得热情而急切,舌头深入她口中,轻轻地戏弄又热情的舞动,让她不自觉的偎紧他,呻吟出声。

  天啊,她就知道和他接吻一定会是件美好的事,太美好了。

  不确定他的双手是在什么时候来到她身上的,他在吻着她的同时,深邃的双眼始终坚定而性感的注视着她,让她心跳加快,全身发热。

  她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床边坐下来的,等她发现时,他已带着她向后仰躺在床上,沉重结实的身躯覆盖住她,并用膝盖分开她的双腿,以无法错认的硬挺隔着衣物磨蹭着她,让她全身燃烧,肌肤紧绷,像愉悦又像痛苦的抵着他呻吟出声。

  情况正在失控中,不是说好了只是吻一下吗?为什么现在却双双躺在床上,他还压在她身上?

  她应该要将他推开,应该要叫停的,可是现在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她一点也不想叫他停下来。

  “可以吗?”寇利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看着她低语的问道。

  她不知道,理智要她摇头说不行,本能却要她点头说可以。

  见她犹豫不决,他突然轻叹一口气,从她身上翻开,仰躺在她身边的床铺上。

  “对不起。”他努力深呼吸,平稳躁动的欲望,“说好是一个吻的,是我逾越了。”

  说完,他随即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关晴脱口叫道。

  他回头看她。

  半垂下眼,犹豫了一会儿,她这才缓慢地低声说:“我没说不可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