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率真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我的率真娇妻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下班应该是件幸福的事,但关晴最近却开始害怕下班,因为连续三天,她一直有种被人跟踪的恐怖感觉,让她一想到下班回家有段偏僻少人迹的路,她就心里发毛。

  “关秘书,你还不下班吗?”协理秘书问她,因为大头全都走了。

  “我还有一点事要做,待会儿再走。”

  “那我先走喽!”

  “好,再见。”

  微笑的和同事挥手告别,笑容却只持续到对方离开她的视线,她轻叹了一口气,看了下办公桌上的小时钟。

  九点半了,算一下捷运车班的时间,她到站下车时至少也快十一点了。

  过去三天她都在九点半左右出了捷运站走路回家,那时她被吓得心惊胆战,今天比前几天晚了将近两个小时,如果再发生相同的事,她一定会吓晕的。

  怎么办?又不能不回家,可是一想到待会儿要经历那种提心吊胆的恐惧感,她就开始觉得害怕,不想回家。

  不然今晚找间旅馆投宿好了,可问题是她又没带明天上班要穿的衣服,怎么外宿?

  可恶,真是气死人了!到底是哪个变态在吓她?她最近又没有得罪谁──

  不,等一下,她想起来了,她有得罪一个人,就是那个放话说她一定会后悔,要她走着瞧的泛电杨大小姐。

  关晴无力的将额头抵在桌面上,真的是后悔莫及。

  可恶、卑鄙、只会仗势欺人的臭女人,这一切一定都是她搞的鬼,真是可恶的千金小姐!混蛋!

  “你怎么还在这里,还没下班?”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猛然抬起头来,只见半个小时前离去的副总,不知为何竟去而复返的出现在面前。

  她眨了眨眼,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副总,你忘了什么吗?”连忙从位置上起身,笑容可掬的问。

  “我家的大门钥匙。”

  “什么?”她呆了一呆。

  “我家的大门钥匙。”他又说了一次,然后走进自己的专属办公室,从抽屉里找到钥匙后又走了出来。

  关晴还在发呆。一般人回家会忘了带钥匙吗?或许会,但副总怎么可能会犯这种白痴犯的错呢?真的很傻眼耶!

  “时间已经很晚了,早点回去休息,做不完的事明天再做。”寇利说完,准备离开。

  “副总!”她赶紧回神唤住他。

  寇利停下脚步回头。

  “我可不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她犹豫的开口。

  “你说。”

  “可不可以麻烦你送我回家?”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他轻挑了下眉头,没想到她会提出个完全出乎他意料的要求,但说也奇怪,他一点都没有怀疑她有居心不良的企图,反而觉得事出必有因。

  “发生了什么事?”他沉声问道。

  关晴闻言轻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有事情发生?”

  “我们共事不是两天或两个月,而是两年。”他用一句话道尽一切。“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最近几天我回家时都有种被人跟踪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她眉头紧蹙,犹豫的说。

  寇利皱紧眉头,表情变得锐利而严肃。

  “这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天前。”

  “为什么你没告诉我?”他质问道。

  关晴无言以对。这种事要怎么跟他说,他是她的上司又不是家人或朋友,他不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有点不恰当吗?

  “也许是杨凯欣唆使的。”他推测道。

  原来他跟自己有一样的想法呀,这样就能解释他刚才的质问了。

  “我还不确定是否真有人在跟踪我,或者只是我自己神经质想太多。”

  “你不是一个神经质的人。”

  她突然觉得好安慰,看样子她没有白白为他卖命工作了两年,他多少还是有注意她这个小员工。

  “东西收一下,我送你回去。”

  “好。还有谢谢你,副总。”她迅速的收拾桌面与私人物品。

  “这件事是因我而起的,你不必跟我道谢。”寇利摇了摇头,“相反的,我应该跟你道歉才对。抱歉了。”

  “副总你这样说,如果事实证明一切都只是我的神经质在作祟,那我不是很丢脸吗?”关晴开玩笑的说。

  “如果事实证明一切都指是你的神经质在作祟的话,你应该觉得庆幸而不是丢脸。”他看了她一眼,认真的道。

  “有道理。”轻愣了一下,她点头。“我好了,副总。”她拿起皮包的同时站起身。

  “那就走吧,我的车停在地下室。”

  “好,麻烦你了。”

  *

  隔天早上,寇利进办公室时,忽然发现平时总是在座位上工作的关晴竟不见人影,而且桌面上干干净净的,就跟昨晚她下班时一样。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皱起眉头,朝协理秘书询问:“关秘书呢?”

  “她早上打电话来说要请假两个小时。”陈秘书答道。

  他迅速的看了下手表。现在是十点,请假两个小时,就表示她十点半才会进公司。

  “她有说是为了什么事请假吗?”其实他并不是一个会管这种小事的上司,但关晴的情况不同,尤其昨晚又听说了她可能被人跟踪,他不得不多留上心。

  “她说要去医院。”

  “医院?”

  “嗯。”陈秘书点点头。

  “她有说为什么要去医院吗?”

  “好像是早上要来上班的时候,不小心被疯狗咬到的样子。”

  疯狗?寇利怀疑的眯眼。昨晚送她回家时,可不记得有在她家附近看见任何一只流浪狗……愈想愈觉得不对劲。

  “她来的时候,叫她到我办公室来。”他交代陈秘书。

  “好。”

  回到办公室后过了不久,门上便传来敲门声,他反射性的看了眼手表。十点三十分,真准时。

  门被推开,关晴的右脚被包裹得跟馒头一样,跛着脚跳进他办公室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皱紧眉头,沉声问道。

  “扭到了。”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伤脚,无奈的回答。

  “我以为那伤是被疯狗咬到的。”

  她愣住了,没想到他会知道自己对陈秘书胡诌的请假理由。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要听实话。”寇利目光锐利的盯着她。

  “我可以坐下来说吗?”沉默的与他对视了半晌,明白了上司的坚持,她轻叹了一口气的要求道,一直单脚站着让她觉得有点累。

  他点头,她立刻一跳一跳的来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医生怎么说?”他关心的看着她的伤脚。

  “除了扭伤,韧带也受了点伤,所以需要较久的康复期。”关晴一脸无奈。她不知道情况这么严重,所以才告诉陈秘书她要请两个小时假,如果知道伤势这么严重又这么痛,她会直接回家休息。

  不过问题并不在于今天,而是接下来的几天,一想到必须拖着伤脚过生活还有工作,她就头痛。

  “我可以请几天假吗,副总?”她试探的问。

  “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我说这脚伤真的是跑给疯狗追,不小心跌倒扭到的,你会相信吗?”

  “是跑给狗追还是人追?”

  关晴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惊愕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被人追?”她脱口问道。

  寇利抿紧嘴巴,严肃的表情中瞬间多了抹怒气。

  “泛电公司的电话几号?”他突然问,而她则是反射性的将出现在脑中的电话号码念出来后,才愕然的睁大双眼。

  “你想做什么?”

  他没有回答,直接拿起话筒拨号,电话很快的接通了。

  “请接杨董事长。我是寇利。”

  关晴怀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他该不会贸然打电话去兴师问罪吧?应该不会,因为他连问都还没问追她的是谁,怎么可能会做这么冒失的事呢?更何况还是为了她这个小秘书去得罪大客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