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番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番外篇一——恋人的日子

  “什么?你有男朋友啊?是谁是谁?”

  午餐时间,面对同事的逼问,夏临君只好说出来。

  “你们不认识啦。”对不起,她撒谎了。

  “你们交往多久了啊?”同事甲问。

  “上……上个月才开始的。”

  “哇!好新鲜啊,那一定还是热恋期喽。”几个女同事立刻梦幻道:“好好哦,那今天你下班以后一定有节目在等你喽?像我们这种没人要的只能回家看连续剧了。”

  发现同事还打算问下去,夏临君怕自己迟早会说漏嘴,赶紧低头看表,忙道:

  “啊,上班了,走吧。”

  一群粉领族往办公大楼移动,走近电梯,夏临君发现人群中有一抹身影,差点就要叫出声音,忆起了旁边还有同事,所以忍住了。

  “咦!是精算部的曾主任耶。”女同事捱过来,讲悄悄话:“上次我拿错申请大量文具的表格给精算部,结果被他发现,居然说我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讲话有够讨厌的。”

  “对啊对啊,我也被他骂过。”同一层楼的总机小姐附和着。

  “他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哦?我看喜欢他的人不是皮很痒就是爱被骂啦!”哈哈哈。

  “咦!临君,你本来不就是在精算部吗?应该也是一天到晚被他钉吧?幸好你离开那里了,不过你上次去拿文件给他的时候也被骂了,前两天下班我看到你们两个走在一起耶,你已经不是那个部门的人不是吗?他还要找你做事哦?你好可怜……你怎么啦?肚子痛啊?脸色怪怪的呢。”

  夏临君虚弱地干笑了一下。

  “没什么。”

  她才没欠骂呢,也没有皮痒啊。

  想起以前她也曾经认为和曾浅日交往的人一定是有被虐狂,她有种这就是人生的感慨。

  其实她下班后都会和曾浅日一道离开,两人一起走时,出乎预料的,他似乎完全没有要遮掩隐藏的意思,只是,她还在想同事们迟早会知道,原来就算被看见也不会联想到他们是情侣。

  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感觉到一道视线,她顺势看过去,只见曾浅日站在电梯前面,往她的方向望来。虽然想要和他打招呼,但是,应该要怎么做才好呢?到底,他是不是会不喜欢他们的事情被发现?

  办公室恋情,她无法拿捏得很好。

  他的视线转了回去,然后先乘坐电梯上楼了。

  她心想,他有没有注意到今天是七夕情人节?是属于恋人之间的日子。自从在一起之后,他们第一次要过这个节日。

  说是上个月开始交往,但其实也才过两个星期。在一起后,上班时间在公司不大会碰到,就算有交集也完全没变化,但下班以后就不同了。他们每天一起吃晚餐,吃完后他会送她回家,偶尔打电话,虽然并没聊很久;周末的时候也有出去精算部例行的健行活动。她回家的时候全身酸痛,差点没有累死。

  说不定是她想太多了,但总有种无论如何每天都要见面的错觉。是她太黏人吗?其实她并没有特别要求啊。

  她还没用那把钥匙去过他家,他好像也不曾表示过什么。她常常都会想,他给她钥匙的那个时候所讲的那些话,说不定根本没有那种意思,是他故意误导她、想看她的反应而已……但如果他是当真的又怎么办……那也要再过很久很久以后才能用吧……

  愈想愈羞了,她摸着自己燥热的脸,坐在自己位子上拿出文件,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管理总务部门的确比精算部还要适合她。这里不需要什么艰深的专门知识,重要的是能够有条理的处理各项事务,她几乎是一来到这里就立刻上手。

  虽然要离开精算部的时候,她生曾浅日的气。不过他的确是用主管身分帮她好好的考量过了。

  他的这个地方……其实她觉得很喜欢。

  “我是在想些什么啊。”蓦地耳根发热,她急忙拉回飘走的思绪。

  办公室里有几个同事收到花束,笑得十分开心。不知道为什么,夏临君心里浮现的是曾浅日冷淡批评商人赚取暴利,然后再冷笑认为去买束过了这一晚价格就直线跌落的玫瑰花来过节的都是些笨蛋,说不定还会稍微计算一下投资报酬率和损失百分比之类的,她就是觉得情人节对他的价值大概就只有那样没错。

  他那种一点都不浪漫的想法其实让她觉得很有趣,她忍不住笑出来。笑完以后,她惊讶发现,她原本也算是个很梦幻会期待的女人,可是什么时候竟变成喜欢那种不温柔不浪漫不贴心的男人了?

  ……她并不是特别喜爱那种类型,而是由于曾浅日是那样的人,所以她才会有兴趣的。

  糟糕,她的心真是……完全系在他身上了。

  在下班前的十分钟,她的手机忽然收到简讯,她立刻拿起来看,结果是曾浅日要她晚一点到楼下找他。

  只是短短几行字,她就兴奋得红了脸。

  似乎是特殊节日的关系,今天大家都相当有默契地走得很快。她只要稍等一下,很轻易地就避开下班人潮,坐电梯下楼以后,她在大厅寻找曾浅日的身影,结果意外被一个男同事叫住。

  “你还没走啊?”

  看到男同事朝自己走近,她站在原地。

  “是啊。”

  “那太好了。对了,你今天有空吗?”男同事问,忽然间展开猛烈攻势:“愿意赏脸和我吃一顿饭吗?”

  “嘎?”她猛眨眼,“为、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上次本来就想约你,结果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不见了……就吃一顿饭而已,不需要太多理由吧。”

  “我……”

  “她没空。”

  夏临君正欲拒绝,背后却忽然冒出声音,她吃一惊,回过头,就见曾浅日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

  “你、啊!曾主任。”男同事似乎知道他。

  曾浅日睇夏临君一眼,随即对男人道:

  “你在这种日子找别人的女友去吃饭要做什么?”他朝夏临君伸出手,她愣了一下,没有动作,他干脆直接牵住她。

  “啥?”男同事当场呆住。

  “你去找其他人和你吃吧,找不到就认了回家去。”曾浅日很冷淡地说道,然后望着夏临君,说:“走了。”转身带她离开。

  “喔,好。”夏临君跟在他身后,只是瞪住两人交握的手。他很少做出牵手这种行为的,听他说是因为小时候把表抹弄骨折的关系。这样……是在宣告所有权?

  “你没有告诉那家伙你有男朋友吗?”他忽然问道。

  “之前没有什么理由要特别讲啊。”不过她刚刚准备要说了。

  “下次他再找你,你就叫他下班以后来找我。”

  她有点讶异。

  “咦!我可以……说是你吗?”

  “为什么不行?”他侧首瞥她一眼。

  “因为我看你上次讲到那个谁,好像在闪躲,不是很想说到的样子……”

  他瞪住她,微恼道:

  “你还记得这种事,我不是说了没有?!”

  他那时候是说“现在没有”,所以,以前说不定是有的。但是……原来他绝对不谈论过往,不过对于正在进行的却不隐瞒和维护。

  啊,跟钥匙一样。这是表示情人和别人的不同之处,她好像有一点明白了。

  “你笑什么?”

  “没有啊。”她摇头:

  她只是发现,原来他也会吃醋,他对她有独占欲,其实他意外地疼她,还有……还有,她以后会慢慢知道更多事情的。

  走近车子,他开门让她坐进去。在发动引擎之前,他道:

  “对了。”

  夏临君以为他要讲什么,便转过头看向他,他却侧首过来吻了她。

  她又发现,他是那种,在一起之前一定会保持距离,但是交往以后就会毫不在意地主动做出亲密举动的人。

  虽然还是稍微吓了一跳,也觉得很害羞,但她却笑了。

  她知道,这是他告诉她的,不用开口说的情意。



  番外篇二——他的钥匙

  “咦!主任感冒请假了?”

  午休快结束的时候,夏临君在搭电梯的时候巧遇以前在精算部带她的大姐,聊了几句,没想到却得知意外的消息。

  “是啊,有种原来主任也会生病的感觉吧?”大姐打趣地说。“啊,我到了,先走,有空回来精算部看看吧。”她笑着走出电梯。

  “再见……”夏临君有些发愣地挥手。

  他当然会生病。虽然他在公司里是个魔鬼,但却是普通人的肉体啊。她早上有收到他的手机简讯,只说他今天不会到公司上班,原来是因为生病了。

  想到他一个人住,夏临君登时决定早退去探望他,不过又立刻想到,如果她工作没做完就跑去看他,他绝对不会高兴;他之所以没有对她说明不来公司的原因,就是不想她这样啊。

  回到自己的座位,她挣扎着该不该离开,最后还是忍耐住。

  虽然很努力地把心思专注在工作上,但她还是坐立不安了一个下午。五点一到,她马上抓起包包飞奔出去。

  他住的公寓在公司附近,是步行就可以到达的距离,她知道地址,却还没去过。在路上经过的超市买了食材,陌生的巷弄让她稍微绕了道,不过最后还是顺利地到达。

  她提着袋子站在公寓前面,好像现在才想到般地从皮包里拿出他给她的钥匙,打开楼下的大门,她爬上位在三楼的曾浅日住处。

  望着那扇门扉,她的心跳有些快,可能是走楼梯的关系,她莫名地深呼吸,才把钥匙插入。

  门锁喀地一声被转开,她立刻停顿住。忽然觉得高兴又紧张,有种“原来这把钥匙真的可以打开他家的门啊”的心情。缓慢地将门推开,一抬头,就见曾浅日站在眼前。

  “回去。”他用沙哑的声音下达命令。

  “嗄?”没想到都还没踏进去就被赶,她道:“你怎么站在门口……没躺着休息?”

  曾浅日晾着她,道:

  “我要是休息到有人打开自己家的门都不晓得,那小偷不早就来搬家了。”

  原来他是听见开门声才起来的。夏临君望着他,他戴着眼镜,身上穿的是棉质的家居服,同色系的长裤,没有梳理的头发在额前微乱地垂下,看起来……和平常完全不一样。

  这是她没见过的,家里的他。虽然根本没什么,但她却赶忙把视线移开,心跳加速地道:

  “我听说你生病,所以来看你。”

  “回去。”他抱着胸,还是同样一句话。

  “为什么?”她不满抗议。

  “你想被我传染吗……咳。”他掩住嘴咳了一声。

  “你有去看医生吗?还没吃晚餐吧?”病成这样还想逞强,她怎么可能放他一个人。夏临君不理他,直接登堂入室。“我来煮些东西。厨房……厨房在哪里?”拎着袋子,她瞅住他问。

  曾浅日眯起细长的双眸,她也坚持不肯退让地和他四日对望。

  大概是生病的关系,他的战斗力大幅减弱。最后,他只是闭了闭眼。

  “……算了。我早猜到若是让你知道,你就会来。”他伸手指着左边的方向。“厨房在那里。”

  夏临君开心了。

  “你去休息吧。煮好我再叫你。”她走进厨房,空间并不很大,但是该有的都有,东西看起来也都不是许久未使用的样子,她想曾浅日平常自己也会开伙吧。

  她将食材从袋子里拿出来,东张西望地想找个锅子,曾浅日无预警地站在她背后说道:

  “你要锅子吗?”

  “呀!”她惊呼一声,真的被吓到。“我不是要你去休息吗?”

  他瞥她一眼。

  “你又不知道东西放在哪里。”他打开上面的木柜。取出一只铁锅,递给她。“而且也拿不到。”

  夏临君望着超过自己身高许多的木制橱柜,接下锅子,不甘心道:

  “谢谢,其它可以了,真的不行我会叫你的,你赶快去躺着。”她推着他的背,把他赶走。

  曾浅日走出去前,回头看一眼,道:

  “我讨厌鱼。”

  “咦!”她一愣,只见流理台上面摆着自己刚买的鳕鱼。本来想煮鱼片粥的……她只好把鱼先冰起来。

  煮好一锅蛋花粥,她步出厨房,本来不知道他的睡房是哪间,望见有个房间透出灯光没开门,她便端着碗走过去。

  他人是在床上,不过没在睡觉,而是坐靠在床头看书。

  “你怎么不休息?”她问。

  看到她进来,他将书放下,皱眉说:

  “我不要睡到一半被叫醒。”

  这么说来,的确是听说过他有起床气。她在碗的下面多摆了个大盘子,这样拿着不会烫,将粥递给他,她道:

  “因为你挑食,我只摆蛋,里面没有料了。”

  “那不是挑食。”他接过,热气涌上来,他皱了一下眉,将眼镜拿掉。

  “你说你不喜欢鱼的啊,那不是挑食是什么。”难怪以前她吃鱼他都要嫌弃。

  “有喜欢的食物,就会有讨厌的。”他很理所当然地道。

  那就是挑食啊!原来他也会有跟小孩子一样的地方。看见他又低头咳了几声,她没跟他辩下去。

  “好吃吗?”她还是忍不住问了。虽然有时候会偷懒,但平常在家她仍是会煮饭,她对自己的手艺还算有信心。

  “你生病鼻塞吃得出味道吗?”他蹙眉反问道。

  还真像是他的回答。即使没有被称赞,她却笑了。

  “怎么?”他昭着她。

  “没有啊。”她偷偷地在心里觉得,他因为视力不佳而眯着眼睛吃东西的模样好可爱喔。

  她去厨房再舀了一碗,然后回到房间陪他吃。

  “……吃完药就睡吧,我不会叫你的。”用餐完毕,她倒杯水,和床头的药包一起拿给他。

  走出房间,她将空碗拿到厨房清洗,然后整理流理台,再回来,他已经吃过药躺在床上睡着了。

  她很缓慢小心地接近,悄悄地蹲下,坐在床沿地板上,有点好奇地凝视着他的脸庞。

  大概是药物有催眠的效果,他的呼吸很均匀。

  不晓得是生病、还是头发,或者许许多多其它细小原因的缘故,总感觉……好新鲜,好想一直看着他这种和平常不同的样子。

  用手肘垫靠着脸颊,靠在床铺边,她不觉露出笑意。

  *

  等夏临君再度张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在床上了。

  不记得自己是何时睡着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躺在曾浅日怀里,她全身僵硬,忍住心里无比巨大的震惊,企图移动四肢离开——

  “你要上厕所?”沙哑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她吓一大跳。

  “呃……不是,我……”

  “不是?不然半夜这么晚你要做什么?”他低头,盯着她说道。

  “我只是……我……为什么、我会睡在你床上……”她很小声地问他。

  “……因为我只有一张床。我不会去睡沙发或地上,我也不可能让你去睡沙发或地上,原本我起来是想喝水,看到你睡着了,就把你抱上床。”他很平淡地说道,就好像这根本不是件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喔。”房间好安静,她的心脏怦怦跳,她想,他一定也听到声音了。

  他低声道:

  “你该不会在想我跟你说过的,准备好的事?”

  “啊?什么?”她慌张得差点咬到舌头。

  他凝睇着她半晌。

  “……好了,快睡。”他用温热的掌心覆住她的双眼,道:“以后,就算你没有任何准备,也可以到这里来。”

  “……咦!”她发愣许久,随即捉住他的手,慢慢地移开。她抬起眼,望着他干净的下巴。

  他咳了一声,然后重新挪动脸庞,靠在枕头上。

  “你也不要无聊地去想什么你没有魅力之类的事。”

  “我才没想!”她否认得好快。

  他轻微警告道;

  “野兽还是圣人,我两边都不是。所以,你快点睡。”

  闻言,她霎时满脸通红,相当羞耻道:

  “你、你在说什么教人难为情的话啊!”还说什么她的反应很丢脸,他自己还不是一点都不害躁!在心里抱怨着,她躺平不敢再乱动,悄悄瞅着他的侧脸,想了想,她吸口气,然后迅速说道:“那我下次没有准备,也能来?”

  “嗯。”他闭着眼睛应道。

  “那再下次呢?”

  “嗯。”

  “那再下次的下次呢?”

  他不耐烦了。

  “别吵。我要睡觉。”

  她好高兴。他的手臂给她当枕头,他微热的体温像是要渗透给她……他是不是有点发烧?吃了药应该没关系了吧?她今天终于来到他住的地方,还用了那把钥匙开门,煮东西给他吃,也看到生病在家里的他,还第一次和他一起睡觉……只是单纯的睡觉。

  她红着脸打住心里想的事情。

  “我说你,”他忽地开口,她还以为自己的胡思乱想被发现而有些心跳加速。却听他说道:“会被我传染吧。”

  她眨眼。

  “会吗?”不会啦。

  翌日。

  他起床时几乎痊愈,她却发烧到三十八度,结果被他很凶地骂了。



  番外篇三——曾浅日这个男人

  “等等。”

  才从业务部的会议室走出来,曾浅日就被叫住。他拿着文件回过头。

  “会议已经结束了,还有什么问题?”

  业务部的汪小姐站定在他面前,道:

  “不是要跟你谈刚刚的会议。上次约好吃饭你突然有事,要不要再约一次?”

  “不用了。”曾浅日说,接着又对她道:“以后也都不必。除了工作方面的事之外,离开公司你就不要再找我,当然我也不会联络你。”

  汪小姐略显讶异,随即立刻明白道:

  “啊,你有交往对象了。”

  他没有否认,直接道:

  “所以,我不会做任何让对方误解或不安的事。”

  汪小姐望着他一会儿,道:

  “若是有了情人,对方就是唯一,你虽然不会做其它浪漫的事,却从以前就是这种男人,一点都没变。”

  曾浅日睇她一眼。

  “你也是。要是你哪天爱上一个笨家伙才算变了吧。”语毕,他没有再停留。

  汪小姐笑开美丽的脸,对着他走离的背影道:

  “那是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爱上笨蛋呢。”

  说完,她也转身离开了。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