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人资部的文件放在桌上已经三天了。

  望着文件夹里夏临君的资料影本,曾浅日左手一直转着笔,最后,他还是签下自己的名字。

  “下个星期开始,你调到管理总务部门。”

  夏临君站在他桌前,曾浅日将调职命令递给她。她并没有立刻动作,只是发呆似地杵着,然后才缓慢地抬起手,指尖隐隐约约有些颤抖地接下那份文件。

  他抬起眼睛,只见她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怒气。

  从这一天开始,她再也不跟他说话了。

  工作上的事她并没有怠慢,但是她绝对不开口和他说话。她会这样的原因是什么,他不是不知道。

  以为这种无言状态她不会维持太久,岂料一直到她要转走的那天,她还是连一个字都不跟他说。

  “我没有东西可以教你了,你到新环境,自己好自为之。”

  望着她抱起整理好的东西准备离开,身为主管的曾浅日算是在和她道再见了。

  她的背影停顿了一下下,只是那么一下下而已,随后,她迈开步伐往前走,硬是没有跟他道别。

  右边的座位空了,很快地,他面试的新助理补上。

  重新教导新人,另外的工作接踵而来,他恢复往常的忙碌。精算部和总务部比较没有交集,顶多就是每个月一次清算耗材用品时会有文件往来,两个部门的所在也差了好几层楼,甚至一个在大楼东边,一个则在相反的西面。

  在工作时间之外碰到夏临君的比例还会高一点。有几次,他在等电梯的时候发现她的身影,或者午餐的时候在附近的店里巧遇,她通常都装作没看见;倘若真的近距离照面了,她也就只是垂着眼睛,然后相当陌生地唤他道:

  “曾主任好。”

  老实说,他觉得……一肚子火。

  而且每次碰见她,他就变得更加地生气。两个星期过去,他感觉自己体内有座巨大的活火山快要爆发。

  下班时间,曾浅日拿着公事包离开办公室。大概是因为周末,所以更令人归心似箭,星期五的办公大楼电梯里总是塞了比平常还要多的人,曾浅日在第三班电梯来到时才顺利搭上。

  一走进去,就发现夏临君站在角落,旁边似乎还有几个同部门的同事。两人四目相交,他看到她立刻撇开视线。

  曾浅日额前的青筋跳动了一下。

  他望着灯号往下降,听到后面有个男人道:

  “等一下一起去吃饭好吗?反正明天放假。”

  “啊?嗯……”

  迟疑回应的是夏临君的声音,这令曾浅日微微眯起眼。

  “诶,你怎么只邀她不邀我们啊?这样太明显啦!”几名女同事嘻嘻哈哈地笑着。

  “因为她是新转过来的同事啊。”男人解释道,好像有点在意电梯里的其他人,连忙补充:“我现在正要请你们去啊。”

  “是哦?我们才不会那么不识相呢。”

  电梯到达一楼,门打了开来。

  站在面板旁边的曾浅日按住开门的按钮,待搭乘的人一一走出去。夏临君是最后一个从他身旁经过的人。

  本来,他没打算这么做的,但是,在她越过他的那一瞬间,他迅速地伸出手抓住她的臂膀,然后将她整个人拖回电梯里。

  “咦啊?!”她吓一大跳,往后仰倒靠在他身上。

  他立刻按下关门键,于是电梯里只剩他们两人。

  “你……你、做什么?”她惊魂未定,舌头有点打结地问。

  曾浅日一语不发,随便按层楼,到达之后就抓起她的手走出去。

  “等一下、等一下……”因为是在公司走廊上,所以她只好压低声音:“你要到哪里去啊?”

  曾浅日将她带到一间没有人的小会议室,随即反手关门上锁,然后用身体挡住她可以逃脱的路线,他上前,将她逼得靠墙。

  她错愕支吾道:

  “那个门,你以前不是说不能关……”

  “现在是下班时间。那不重要了。”他倾身,加重逼视她道:“我告诉过你,公私要分明。”

  “什么?”她惊慌、不知所措又一头露水。

  “所以,你因为喜欢我所以想要和我在一起,而不愿到更适合自己的部门,像是这种动机不纯的事情,我是不会允许的。”

  她傻住,重复他的话:

  “喜……喜欢你?!”她的脸蓦地红了。“我、我哪有!你在说谁?!”

  她否认?很好。

  曾浅日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拉近怀中。

  “不就是你吗?”他的火山立刻爆炸了。“你!就是你!”很火大地说完、低头,然后吻上她的唇。

  直到吻了她,他才确定自己大概在下雨的那天就已经想做这件事。感觉到她的身体先是变得僵硬,然后,又逐渐地比之前更加柔软,他离开她的唇。

  “你……为什么……”她轻摸着自己的唇瓣,愣愣地看着他,脸颊和嘴唇一般颜色浓艳。

  “上次部门聚餐,就是你喝醉酒吐在我衣服上、我们被计程车赶下来、你还发酒疯,然后我把你送回家的那一次,你在路上乱哭乱叫对我表白,总共说了十九次喜欢我。”他连细节都说了。

  夏临君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你骗人!”她简直快崩溃。

  她的否认又令他恼怒了,捉住她的手腕,他道: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不记得,隔天竟然就给我忘记!你要是没有表现出来,我还可以当作没发生,偏偏你隐藏得很差劲,老是在提醒我这件事,现在脸红成这个样子还想说谎!”

  “我——”她推着他,离开他的怀抱,想逃避,想逃走,却被他挡住去路。

  他的双眼死命地盯着她,最后,她只能沿着墙滑落,垂首蹲下,他却还是紧紧抓住她一只手不放。

  “你讨厌我这么做?觉得我很过分?”他瞅着她低垂的头,道:“你因为调离部门的事和我闹别扭,所以我也生气了。”

  她像是深深地吸了口气,道:

  “你根本不懂!调职的事情,我心里知道你是正确的,但我还是……我还是……还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为了什么要这么的努力……所以你那样轻易就决定把我调走,我真的……”

  轻易吗?在她看来或许是那样。

  “我哪里不懂?!那不全都是因为你喜欢我的缘故。”他直接说道。看到她连脖子都红了。“你现在要承认了吗?”

  “为什么……”她声如蚊呐,紧闭着眼睛说道:“就算你说的全部都是真的……你也没有理由亲、亲我啊。”

  他觉得自己又要爆发了,曾浅日板起脸孔,阴沉道:

  “你再说一次看看!你认为我是那种随便亲人的男人吗?”

  “……咦!”夏临君缓慢地抬起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