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怎么了,主任?”

  人资部的小姐一声询问,让曾浅日回过神来。

  “……没什么。”他放下手里的文件。

  “主任,你还没签名。”人资部的小姐提醒道,等着把东西拿回去办理。

  “这份调职申请……先放我这里。”曾浅日将文件合上,道:“我会签好自己拿过去。”

  “好的。”小姐点头,随即便离开了。

  曾浅日望着对方离去,然后看见夏临君和部门同事从另外一个方向的影印室走出来。

  那女同事不知讲了什么,夏临君露出笑意,也回了几句话,女同事回到自己座位,夏临君就朝他的位置走来。

  “主任,资料在这里……怎么了?”像是不明白他为何盯着她看,她出声问道。

  曾浅日托着腮,还是瞅住她,半晌,道:

  “没什么。只是看到你笑得这么愉快,就觉得不大平衡。”

  “呃?”她一头露水。

  他只道:

  “今天要留下来加班,你知道吧?”

  她不明所以地回答他:

  “嗯,我知道。大姐刚刚告诉我了。”

  “那你去做事吧。”

  “……是。”

  她还是疑惑地望了他一眼,然后才绕过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感觉她从自己座位后面走过去,曾浅日用眼角余光瞥着她坐下,稍稍沉吟了下,最后还是把桌面上那份人资部的文件放到旁边去。

  精算部平常虽是正常上下班,但真正忙起来的时候一个星期每天留到九点回家也并非不可能。由于今天的事多了些,所以几个人稍微加班才将工作完成。

  七点多一点,专员离开以后就只剩曾浅日和夏临君。

  她的电脑已经开机,在把最后一份报告存档之后,超过五点还要工作就会换戴眼镜的曾浅日也拿起公事包准备离开。

  “主任再见。”她对他说道。

  “……等一下。”他叫住她,看着她转过头来。“现在差不多是吃晚饭的时间,你饿不饿?”

  她先是一愣,跟着瞪大眼。

  “嗄?”

  “要不要跟我去吃饭?”他问。望着她还在发呆,便说道:“不要的话你就回去吧。”

  “不……我、好啊!”她答应道。

  他睇着她。“那走了。”

  曾浅日走出办公室,她赶忙跟在他后头。两人坐电梯到一楼,离开公司,他就近找了间餐厅走进去,服务生带他们到两人座位。

  点完餐后,他拿起水杯喝口水,正欲启唇,夏临君先道:

  “你好像是第一次找我吃饭……这是今天加班的福利,还是……你感觉到我最近做得好的奖励?”

  都不是。他只是想跟她谈一下调职的事情。刚好服务生端送餐上来,曾浅日稍微退开身体让盘子放下,然后道:

  “我们不是第一次吃饭。”

  “啊,之前那个不算,那是遇到而己。”她拿起汤匙。

  那种事随便怎样都好。他道:

  “你上次跟我说的,关于你调动部门的事,我——”闻言,她双眸定定地直视着他,不知何缘故,那认真的眼神令他停顿了。

  “怎么样呢?”她问。

  “我会考虑。”他垂下视线说道。

  她眼睛一亮,绽出笑道:

  “是吗?谢谢。”

  要来之前,他明明已经决定好了,为什么现在却告诉她这种不干不脆的答案?他微微蹙眉,忍不住按住额头。

  夏临君见状,小心地道:

  “你最近好像有心事?”

  他抬起眼,实在很想直接说出自己这阵子会这样的原因不为别的,就是她,偏偏她现在一脸乐观的样子。

  “你才是。不是在为体重烦恼吗?吃得还不少。”虽然是正常一餐的份量,他就是故意恶劣地说道。

  她双颊胀红,望着盘子,相当困窘道:

  “我、我没有吃很多啊,你干嘛突然讲这个。”

  “是你那么无聊觉得体重很重要。”那个喝醉的隔天,他向她暗指她隐藏感情的事,她却在那通跟他扯体重,他到现在还是很不满。

  “你真的很坏心耶。”她只能瞪着自己的晚餐嘀咕。

  可是你就是喜欢上我了。曾浅日在心里回应道,却立刻发现自己变得跟她一样,脑袋里净想些没意义的事而无力垂首。

  他用餐比较怏,吃完以后等她。结果发现她留了三分之一没吃就想走,大概是刚才那番对话的缘故。他对她的身材和食量根本没意见,所以瞪着她要她别浪费食物全部吃干净,之后才拿起帐单起身。

  “那个……给你钱。”在柜台的时候,她拿出自己的那份餐费递给他。

  “不用了。”他付完帐后就往外走。

  一打开门,就见外头大雨倾盆。

  “原来下雨了,在里面都没注意到。”她哇一声。

  “不要挡到别人。”他望向身后的门口,对她说道。

  两人沿着墙走,移动位置站在店家的屋檐底下。他看着瀑布般的雨势,若是一走出去一定全身湿透。

  就算要去便利商店买雨伞也还有一段距离,考虑着要等雨停还是其它选择,见站在他身旁的夏临君仰头望着乌漆抹黑的天空,摆在身后的双手提着包包轻轻晃啊晃的,一点都不为如何回家而着急。

  “你还真是开心。”他睇着她道。

  “没有啊。”她眯起眼眸笑了笑。

  曾浅日也不知她在高兴什么,只是,既然走不了就仅能等待。和她并肩站着,之后,她就只笑笑地说了句:“下雨好凉。”

  十分钟过去,雨势一点也没停歇的迹象,反而有愈来愈大的趋势。一直等在原地也不是办法,曾浅日道:

  “去跟店家借把伞好了。”只要到便利商店买伞后再回来归还就好。

  “啊,不用,我有伞啊。”她说,然后从包包里将折叠伞掏出来。

  “你有怎么不早讲?”他诡异地瞪住她。

  “……我忘了。对,我只是没想到。”她回答得有些含棚。

  那算什么理由。曾浅日正想开口,却忽然之间又明白了。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困住他们两个,而她看起来这么开心,并且不把伞拿出来的原因。

  说起来,她在上班之外的时间,好像也完全不喊他主任了。仅仅不过像是这种程度的小事……

  “我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他睇着她道。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地站着,只要是和他在一起,她就高兴了吗?

  “你说什么?”雨声太大,她打开伞,撑在两人头上。

  因为身高有差距的关系,她的手必须举得很高,显得有些局促。

  “你想就这样走到车站吗?”他瞥她一眼,将伞从她手中接过。

  “……走吧。”他道。

  离开遮雨的屋檐,滂沱大雨让他们在小小的伞下用最接近彼此、却不是倚靠的距离共撑。手肘不小心碰到几次,她会缩一下肩膀,彷佛被她的紧张感染,曾浅日无法不去在意她的存在。

  路途变得安静漫长,雨声明明吵得不像话。

  走进明亮的捷运车站,曾浅日在入口处将伞侧放让水倒流在人行道上。虽然有撑伞,但他的鞋子和裤管还是湿了,头发、肩膀甚至镜片也都有着雨水的痕迹。

  曾浅日拿下被水痕弄模糊的眼镜,夏临君从包包里取出卫全纸,抽了几张,按放到他肩上吸取湿意。

  “雨真的好大呢。”她拭着他肩处的衣服说道。

  “你的伞太小了……”感觉到她的手擦上他的脸庞,撩拨他稍湿的发梢,曾浅日顿时有些愣住。

  也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吸引了他的注意,或许是她轻柔的动作,或许是她腕上因为灯光而闪了一下的表链,总之,他不觉握住她的手。

  “咦……啊!”她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意外和惊讶。

  感觉掌心底下的体温倏地升高,曾浅日忽然很想看看她又是什么样的表情,于是没戴眼镜的他,将她拉近。有那么一瞬间,她彷佛想要后退,但那极轻微的抵抗很快便消失无踪了。

  待他将她拉近到他所能看到的视线距离之时,几乎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了。

  他低垂着脸,说是凝视,但其实是由于看不清楚而眯着眼睛。只见她面红耳赤,双眸湿润,虽然根本不晓得他想要做什么,但她却是动也没动地等待。

  倘若他现在吻她的话,她也就只是仰着脸接受吧。就算之后她可能会恼怒生气或害羞地说不出半句话,那也一定是在被他吻到以后的事。

  对了,自己就是这样地被她喜欢着。

  “你是傻瓜吗?”

  他放开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啊?”她因为他莫名其妙的言词而又窘又怒。

  “没什么。”他闭了闭眼。

  “你真的……很奇怪。”她扭捏抱怨。

  “你回家去吧。”他把伞递还给她。

  “给你用。我坐车,到了可以叫我弟弟来接,你是要走路回家不是吗?”她说道,转身便跑进月台。

  曾浅日将眼镜戴上,其实,他自己也察觉了。

  而且,再这样放着不管下去,他大概会愈来愈奇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