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如果要问曾浅日之前对夏临君的感觉,那就是没感觉。

  一个久远记忆里的学妹,一个现在公司里的职员,就是这么简单。比起他的没感觉,她对他的观感应该是定位在糟糕两个字上吧?

  就算她再怎么隐藏,他还是看出当初她在公司见到他时的那种震惊、不满以及觉得自己倒楣的态度;尤其成为他的下属之后,她和他对抗顶嘴,在背后偷骂他,想要为难他,每天气呼呼的,全都是对他反感的表现,最后她根本也不掩饰了。

  所以,她为什么会喜欢上他?

  他忍不住想到她那晚没诚意的告白。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我也不想喜欢你啊!”

  他真不懂,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是喜欢上了?

  最困扰的是她说完以后还擅自忘掉,结果就变成只有他因为她的感情告白而逐渐混乱了起来。

  要是可以视而不见或忽略,那就简单多了,但是对于已经明白她心意的他而言,她又实在表现得太明显了。

  她做的事情、她的言语、她的表情,好像都写着喜欢他。因为喜欢他,所以才会买好喝的咖啡、想要和他在工作时间之外聊天,然后只是因为缩短距离而害羞不已。

  像是这样的事……他不懂得如何反应。

  他已经很久没有喜欢人了。他当然不是没交过女朋友,他的前一任女友甚至和他在同一间公司,因为喜欢聪明的男人而和他交往,又由于他太容易引起她的竞争意识而分手,结果就是她在另外的部门成为主管。

  一切都是干净俐落的。他从以前就很不喜欢暧味的状态,所以他才念数学。数学这种东西几乎没有暧味的空间,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就算世界要毁灭了,一加一也绝对不会变成三或四,即便数字符号可以延伸改变,但意义定理却非常明确。

  虽然喜欢他,却没有告诉他,但其实他已经被告白,然后还要当作没这回事……根本就乱七八糟。

  如果她在清醒的时候再告白一次就好了,那样的话,他就……

  就怎样?就要拒绝或答应。给果要处理的人还是他。

  发现事情最终还是得由他来解决,坐在位子上转笔的曾浅日忍不住用原本支着额的手半遮住自己的脸。

  “你不舒服啊?主任。”

  听见问话,曾浅日抬起眸来。造成他烦恼的根源、始作俑者,正站在他桌前。

  “没有。”他放下手说道:“什么事?”

  “这里要你签名。”夏临君将文件递给他。

  他浏览过后,用笔写下自己的名字。

  “谢谢。”她转身欲走,忽然想起什么,又转回来对他道:“对了……主任,我有事想跟你说,我不会占用你的上班时间。所以我想问你,你等下下班有没有空?”

  他瞅住她。

  “今天我没有空。”

  她露出一丝失望的情绪。

  “……那好吧。不过主任你明后天若有空的时候,请务必挪个时间给我。”说完,她转身离开。

  虽然不晓得她是要讲什么,但他并非故意回避,他的确是已经先和其他人有约。

  五点下班时间,夏临君要离开前还对他道再见,他点点头,之后特意多在公司待了一会儿,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他的手机也响了。

  接起后同对方讲了几句话,他拿起东西走出办公室。在电梯前面按下钮,灯号刚好从楼上往下到这层楼,电梯门当地一声在他面前打开。

  电梯里面,美丽的女子在看见他后笑着道:

  “啊,好巧。”

  “不是你约我的吗?有什么好巧的。”他无趣说道,走进电梯里。

  电梯门合上,灯号接着往下,那美丽的女子,也就是业务部的汪小姐,道:“我是说坐同一部电梯好巧。”

  “想好去哪里了吗?”他只是问道。

  “你决定吧。”

  由于商品要由业务部来推销,所以当他们精算部在设计新商品的费率等等事项时,经常要和业务部往来;倘若商品不够好推售,业务部的人会不高兴,但不符合利益比例,精算部也不会退让。

  于是在开发时期,他们两个部门参与会议的人士偶尔会针锋相对。

  所以工作结束以后,两边的负责人有时候会出去吃饭修复一下彼此的关系。不过就算到了再好吃的餐厅,每次几乎都是在谈论公事。

  因为要开公司的车,得到地下室的大楼停车场,不过电梯却停在一楼。曾浅日正想着应该是有人要上楼,但是按错了,门立时打开来,他望见夏临君就站在外面。

  她先是整个人怔愣住,接着迟钝启唇:

  “啊……”

  “你要上楼吗?现在是往下喔。”汪小姐告知她。

  曾浅日望见夏临君本来放在他们两人身上的视线立刻垂下。

  然后她道:

  “对不起,我按错了。”

  门再度开起,电梯很快地到达地下一楼停车场。

  “刚刚那个小姐好像是你们部门的助理,上次爬山有见过的……”汪小姐先步了出去,但曾浅日走到一半却停了下来。

  于是她回头间道:

  “怎么了?”

  “不好意思,今天取消好了。”曾浅日突兀地对她道。

  “咦!”

  “我刚才发现还有其它事没处理。你若要自己去,我埋单也可以。”他朝她点个头,之后就转身回到电梯里。

  那家伙不是回家了?又跑回来公司做什么?是有什么事情没做好?揣测着一些原因,但其实他只是无法不去在意刚才她脸上所出现的极度失落表情。

  虽然只是一瞬间而已,他还是看到了。

  上楼进到办公室,他往两人的位子走去,始终没发现她的人影,直到接近至桌前的距离,才看到原来她人坐着,上半身趴在桌上。

  见状,他诡异地问:

  “你在做什么?”特地回公司睡觉?

  大概是没发现他走过来,她明显吓了跳,很快地抬起头。

  “咦!你……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她满脸惊讶,他道:

  “那是我要问的。你跑回公司做什么?又把钥匙忘了?”

  “不是。”她抽出压在手肘底下的资料。“我……我想把这个报告书拿回家看,明天要弄。”

  他睇着她。

  “拿了东西不走,你刚才趴着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突然觉得头晕不行哦?”她站起来,把椅子靠好。

  “我现在要走了,你也走吧。”

  他不解。“走去哪?”

  “你不是和业务部的汪组长有约吗?”

  她不知为何又垂下眼睛,神色灰暗。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道:

  “已经取消了,我没有要去。”

  “啊……是吗?”她有些怔愣。

  他望着她一会儿,说:

  “你是搭捷运吧,那走了。”他往门口的方向移动。

  闻言,她立即诧愕道:

  “咦!什么?你要跟我一起搭?”

  “我住的地方用走的就可以到,而且方向和你不一样。”他走出办公室。

  “那你干嘛老是说得这么容易教人误会……”她一边念道,一边赶紧跟上前。

  走进电梯里,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简直安静得不像话。

  “你还真有心,明天要做的工作,还特地回到公司找资料带回家做准备。”他说道。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有点故意地说:

  “因为没做好你会骂人。”顿了顿,又喃喃道:“还有,我……一定要有更好的表现才行……”

  “你在说什么?”听不清楚。他皱眉。

  “我自言自语。”她说。

  四周再度安静下来,也因此,她深呼吸的声音特别清晰。

  他正困惑她为什么突然紧张起来,就听她飞快地问道:

  “你、你有女朋友吧?”

  问题太过突兀,他停顿了下,才道:

  “没有。”

  “那你跟汪组长在交往吗?”她又很快地问。

  突然跑出一个没料到的人名,他莫名地咳一声。

  “你从哪里听来的?”他微恼地望着她问。

  “部门里大家都知道。”她看着地板回答。

  他怎么不知道?不喜欢同事在背后八卦,曾浅日眯起眼睛道:

  “我刚说了,现在没有对象。”基本上前后根本就是同样的问题。

  说完以后,他才发现自己居然和她讨论起如此私人的事……难不成刚刚她那个令人在意的表情,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以为他和别人交往,所以觉得伤心。他恍然大悟,也不知道为何感觉面颊微热,随即认为自己取消晚餐,还上来找她很没意义,因为她误会的就是一件半点意义也没有的事。

  “你……”

  “呃?”她望着他。

  “没什么。”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在喜欢上他之前就做好确认?

  ——不对,这根本没营养又不重要,他又被她影响了。

  他闭了闭眼。

  两人离开公司大楼,一路来到捷运车站,他始终走在她后面,于是她开始不停地回头看他。

  “你不是说方向不一样吗?”她终于开口问道。

  曾浅日瞪着她道:

  “你刚才头晕,不跟着你,要是半路昏倒没人理你。”他不想看自己的下属上社会新闻。

  她先是张大眼睛,之后呐呐地道:

  “嘎……啊,原来是这样。”跟着,她啾住他,说:“我已经不头晕了,一个人回家没问题,你不用这么麻烦。”

  他望住她的脸,好像真的没什么事了。不过他还是道:

  “你知道我的电话吧?有事可以打给我。”

  “好……”前方就是月台,她走过去,脚步踌躇了一下,又忽然转身,对他道:“我不想调离部门。”

  “什么?”他愣了一下。

  “我不想离开。我会更认真,让自己更好,你想要求我再进步我也会去试着去做到,因为我想留下来。我想继续坐在你隔壁那个位子,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

  她勇敢地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完,接着就转身步入月台。

  他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半晌,才终于真正地想通她为什么不愿意离开的原因。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