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他感觉她似乎想找些话题,却始终犹豫着没有开口,几次汤匙放下了又拿起来,短短几分钟喝了好多水。

  她的坐立不安让他很难不去在意,总觉得坐到这里来不是好主意,但是一直被那样偷看,他也吃不下去。

  “你——”

  “什么?”

  他不过是说了一个字而已,她却因为太紧张而立刻回应。曾浅日停下,不觉稍微低头,掩饰一下那份奇异的尴尬。

  彷佛感觉气氛有点怪,只听夏临君急忙展开对话:

  “那个,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坐在这里的?”

  他一顿。

  “那有什么关系?”

  “没有啊……”

  她心虚并且脸红了。倘若他什么都不晓得的话,一定不会去注意到这点吧。曾浅日吃着午餐,转移话题道:

  “你做完事情就快点回来,不要在别人那里拖太久。”

  闻言,她回答道:

  “喔,我知道了。”她想了一下,像是有些期待地试探道;“你今天发现我不在,所以觉得有点小烦恼吗?”

  她一副“你总算体会到我的存在其实是有意义的”样子,曾浅日冷淡道:

  “不对。是因为我想他们找帮手是要过去帮忙的,如果你过去却给人家制造麻烦,就丢了我们部门的脸。”虽然说不至于太担心,但毕竟是从他们部门出去的,早上他答应借人之前,其实还是考虑了一下。

  她拉长脸,表达严重抗议。

  “我很久没有制造麻烦了……不对,我一直都没有制造麻烦。”

  他对她笑了一下,让人头皮发麻。

  “你要我提醒你弄坏我的电脑的事吗?”

  “那只有一次,你果然很会记仇嘛……”她含糊地小声控诉,然后又道:“那只是意外……但是除此之外,从一开始都是你爱挑剔的关系。”

  他一贯锐利地堵回去:

  “如果你做得好,表现出你应该有的能力,我自然没有地方挑剔。”

  “哼……”她不服气,却没再反驳。“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你都好严格。”她埋怨地说出自高中以来的感想。

  “从以前到现在,你至少进步到没有逃走。”他当然记得高中社团的事。当时软弱落跑的学抹,没想到会变成他的下属。

  因为是回忆,讲出口后就比较轻松,所以她道:

  “我老实告诉你,我那时候恨死你了。”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又怎么会……”喜欢我?剩下的话险些脱口而出,曾浅日硬生生地停住。

  “会怎样?”她不解地问。

  “……没什么。”他面无表情道。

  她不满道:

  “话说一半像半夜肚子痛一样让人讨厌。”

  他明明是在帮她保守秘密,她竟还不高兴!倘若他把她那天像故障录音机重复说喜欢的事情讲出来,那绝对是比半夜肚子痛惨烈百倍的事。曾浅日索性起身离开,道:

  “回去上班了。”

  她傻眼,连忙追上去。

  “什么嘛!你刚刚到底是要说什么?”

  曾浅日不开口。走出店外才发现天气变阴了,针细般的雨丝斜斜地落下,他走进骑楼。

  “没想到你这么不爽快,连话都不说完,我刚才说你严格,还想你做每件事都很果断呢……”

  夏临君跟在他身后碎碎念,他当然晓得她只是因为有趣或好奇而想要激他把没讲完的话说出来。然而她不了解的是,倘若他真的全盘托出,她听完以后肯定会无地自容到昏倒吧。

  “少罗嗦。”他忍耐道,一点都不了解他难得稀有的苦心,等会儿他真的全讲出来。

  曾浅日真不明白自己为何要背负她的心事,他不应该知道却不小心知道了,明明知道了却又要装作不知道,这般复杂麻烦究竟是为了哪桩。

  “是你自己先吊人家胃口的。”她还在抗议,随即略带郁闷道:“只是午休时候聊聊天而己,为什么你要突然摆出主任的脸色?原来你聊天都这么不干脆,你是不是在生气?只是……想和工作时间以外的你谈一些……不是工作的事,这样也不可以吗?”

  曾浅日突然转过身,因为她就跟在他后面而已,所以他只是往前一步就让她下意识地后退;将她逼得靠墙,他伸手按住墙壁,垂眸凝视着她,用前所未有的低沉语调道:

  “你想知道我没说完的事可以,但你有心理准备了吗?”

  他并未和她肢体接触,甚至可以说两人间还保有距离,但那种气势和态度着实令人产生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心理……咦!”她从他转身之后就处于超级惊吓的状态,根本没注意到他讲了什么,只是愣愣地看着他。

  原本曾浅日只是想吓她一下,他都已经够烦了,至少谈她闭嘴。可是,她吓到的表情也只有那么短暂的几秒而已。

  他右手按着她背靠的墙,在俯视的角度,看到她仰起的脸彷佛打翻颜料似地迅速被染红。

  他一顿,奇怪地问道:

  “你怎么了?”总不会突然发烧吧?在看见她本来的惊讶被意外的羞怯给完全取代后,他猛地醒悟跟什么发烧根本无关!

  他愣住,连忙收回手站直,退离开她。

  “啊!我先回去了!”她喊一声,接着飞快地低头跑过他身边。

  只不过是这种程度的靠近而已,她居然露出那样的表情。

  那样满脸通红的……仅仅只是因为喜欢的人接近。

  曾浅日忍不住抬手抚着额头。

  良久,他吐出一口长气。

  “……真伤脑筋。”

  他低声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