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前两天走起路来像是在跳舞,今天的感觉却比外面的坏天气还要阴了。

  曾浅日一早进公司,就察觉隔壁仍然提早到的夏临君看起来完全不一样了。

  她正坐在位子上,皱住的眉头彷佛打着紧紧死结,半低着脸,表情郁闷,一语不发,甚至没有开口道早安。

  上班时间到了也未好转,她只是机械式地工作着。

  “这个文件——”曾浅日将东西递给她,话还没说完,她就直接拿走。那异样实在太过强烈,彷佛在抗议什么。他道:“你——”

  她抬起眼,望着他。

  “主任还有什么事?”她平板地问。

  倘若他没有误会的话,她这股强烈的情绪很显然是针对他。这并不是第一次了,从进公司开始,他就数次接收过她不满的表达,即便这回他不知道原因,但他是不可能去处理她个人心情问题的。

  他仅道:

  “今天晚上部门有餐会,知道吗?”因为新商品的进度已经告一段落,转交给其它部门,所以老总要慰劳大家,已经选好餐厅吃饭。

  她点头。

  “那就好。”说完,他开始其它工作,没再理会她。

  下班后,同事们纷纷到达老总指定的餐厅。这家在公司附近的港式饮茶,是他们老总的爱店,好像吃几次都不腻,每回想要选别的地方吃吃看,最后的结果却还是会到这里来。

  一个包厢,总共三桌人。由于老总对于主位在哪、旁边又要坐谁之类的事情完全不在意,所以大家只是随性找到位子就坐下。

  曾浅日到的时候已经坐得差不多了,他直接在看到的空位落座,才拉好椅子,就见他的正对面是夏临君。

  她的脸色仍旧阴暗,一和他目光接触就立刻撇开。他只是看她一眼,就像平常那样,并不会特别去关注她。

  美味可口的菜肴开始上桌,欢欣的气氛少不了酒,每桌几乎都开了瓶。工作结束了,可以完全放松,会喝的喜欢喝的,一杯一杯灌;不会喝的,也多少拿个杯子意思啜一下。

  曾浅日不喜欢酒的味道,就算能喝,也是陪着大家浅尝而已。不知何时开始,他感觉到一道视线,抬眸看去,夏临君一手握着酒瓶,一手抓着杯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满脸通红地直瞪着他。

  那酒瓶已空,她再也倒不出来,于是,她就近拿起另外一瓶酒,这次是仰头直接往嘴里灌了。

  “啊哈哈哈……才不是那样呢,在乱说什么啊!”

  周围的人或醉或清醒,都沉浸在愉快的交谈氛围之中,根本没人注意她喝了多少,当然也不会有人阻止她。

  曾浅日以为她这样豪饮也许是因为她有好酒量,但是当她忽然咯咯咯笑起来的时候,他知道事情并不是他想像的那样。

  她一笑不可收拾,就是在笑,也不知道在笑些什么。虽然不至于行为失控,但一看就知道是已经喝醉了。

  可是,无论她是笑是醉,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他。老实说,他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让她这么坚持瞪住的事。

  餐会结束之后,清醒的人负责将大家送回家。依照顺路方向,曾浅日叫了计程车,把住在同个区域的同事塞进车里,他负责要将三个人带回家。顺利地送回两个,最后的夏临君坐在后座,已经睡着了。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他也坐入后座。拿出PDA告知司机最后一个地址后,他靠向椅背,却讶异发现原本是睡着的夏临君张开眼睛了。

  “这里是哪里?”她问。

  她平静的模样不像是酒醉。曾浅日观察着她,道:

  “要去你家的路上。”

  她皱眉,很正经地道:

  “我没去过你家。”

  曾浅日停了一下,随即目视前方,说:

  “你还是睡觉吧。”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根本还在醉。

  “我不想睡觉。”她说。接着抚住胸口。“我想吐……”

  “想吐?”他错愕地转过头。

  她正低垂着脸,一股酝酿的吐意似乎就要爆发。计程车司机从后照镜看到,焦急地赶忙道:

  “诶诶,不要开玩笑啊!可别吐在我车子上!”

  “你等一下!”曾浅日寻找袋子之类的物品,却什么也没有,椅背上只有他的外套。“先停车!”他当机立断道。

  “恶!”

  说时迟那时快,她吐了。曾浅日在那一瞬间,只能反射性地抓起自己的衣服给她。

  “你这家伙……”看到自己的外套盛满秽物,他的脸色铁青。

  “恶恶……”

  司机一停车,曾浅日就开门推她出去,让她弯腰朝着地上吐个精光。

  “弄得我车子都是味道耶!我还要不要做其它趟生意!不载不载了,钱拿来。”司机嚷嚷着。

  曾浅日将车资付清,手里还拿着包有呕吐物的外套。想到要清理的事情,他闭了闭眼,干脆将衣服直接丢进旁边的垃圾桶。

  晚上十一点半,路上已经没什么行人,只有他及一个还在呕吐的女人。

  虽然被司机放在半路上,庆幸的是,离她家并不算远,再走一下就可以到了。

  “你吐完了没?”他不耐烦的问。

  “恶……呜、呜……”岂料,她居然啜泣起来。

  他当场愣住。

  “为什么要哭啊!”根本轮不到她哭!

  “呜呜……我跟你说喔,我跟你说……”她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然后慢慢侧过身,搭着他站着。“你听我说……”

  “我不听醉鬼说话。”即使明知她醉酒,他仍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地说。幸好她抽泣个两声就停了,他拉住她的手腕,让她站直身体,阻止她再靠近。

  她很缓慢地仰起脸,看见他之后,忽然说:

  “你长得好像我公司里的主任喔。”

  她被头散发地瞅着他,感觉很像廉价鬼片海报上面的女鬼。对她的胡言乱语没兴趣,曾浅日道:

  “好了,走。”拉住她的袖子,将她往前带。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吧,我好久没梦到你了……自从上次把你的头劈开以后。”她跟在他身边,有点大舌头地说道。“你那个蛇的尾巴怎么不见了?”她还摇摇晃晃地低身想翻他的裤管。

  什么?那是什么梦?把一个长得像他的人的头劈开?不,有蛇的尾巴?那不是人,是妖怪。曾浅日脸色难看。

  她弯腰察看的动作拖住他的脚步,不能顺利往前走。他躲开她的手,道:

  “我没有什么尾巴,也不是长得像,我就是你的主任!”

  “咦!”她好惊讶好惊讶地看着他,几乎整个人要贴上去了。“原来你真的是主任啊。”

  刚刚才扒开,现在又黏过来,曾浅日想到牛皮糖。他当然不会是趁机吃豆腐的人,事实上他对男女分际界线拿捏得很小心,一方面是个人原则和礼貌问题,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对柔软的东西很没辙。

  他记得小学时候母亲要他带小表妹去公园玩,他只是拉着她的手跑一下,结果她就骨折了,当场哭得呼天抢地。

  夏临君不走,他也不能动,软绵绵的身体倚着他,让曾浅日感觉不自在。

  曾浅日才不会想去背她,那太亲密了,况且以常识而言,只是公司里的上司和下属关系,他根本不应该那么做。

  他先是把手放在她的双肩将她推离,然后从后面握住她的上臂,他认为这是最不会逾矩的地方,也就是即使被看见也不会有什么暧昧的联想,就这样,保持安全距离,捉着她往回家的方向走。

  虽然姿势怪异又难行动,但最恰当。

  “主任……”她唤他,却没办法靠近。往后伸出手,手又没他长,“主任、主任……你、呜呜哇……”她喊了几声后,眼泪就掉下来了。和刚才不同,这会是真真正正地哭了。

  曾浅日脸都黑了。

  “你又怎么了?不准哭!”

  “主任、主任,你为什么不要我?呜呜……为什么不要我……”她边哭边说,非常非常地伤心。

  “不要你?”怎么会冒出这些话?曾浅日完全无法理解。

  虽然刚刚路上都没个人影,但就这么刚好,现在正有个路人走过去,往他们这边看过来,曾浅日感觉对方那鄙视的眼神好像在说他是个杀千刀的负心汉。发现他们的动作加上言语都引人侧目,他只能放开她。

  她这才能缓慢地转身面向他。

  “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呜……”

  他才想问她为什么要对着他发酒疯,好像连对街的便利商店店员都探出头来了,曾浅日非常忍耐地道:

  “你不要乱说话。”他不想和醉鬼上警局解释。

  “你本来就不要我,我哪有乱说!”她激动奋力地反驳:“我昨天碰到人资部的小姐,她跟我说,你准备要把我调离部门的啊!”

  原来是这件事。曾浅日道:

  “你不适合精算部,调离才是正确的。”就算她是醉的,他还是对她说明。

  “我、我很认真工作啊……呜呜……你却把我调走,我真的很难过耶……你知不知道,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就没念过书了,这次真的有用功努力……”

  他知道。她垂首抽抽噎噎地揉着眼睛,泪水往下掉落,曾浅日只是站在那里看她哭,因为他根本不会安慰人。

  “从大学以后……这很值得强调吗?”虽然没有说什么好听的话,但他还是想起她在速食店里看书的画面。

  他以为她是误会了自己被降职才会这么伤心,岂料,她却道:

  “我想要让你欣赏才认真的,因为你很奇怪,只看重工作表现,所以我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可是你却把我踢出部门,不要我了……”

  让他欣赏?他一愣,问道:

  “那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啦!你都没在听人家讲话!你一点都不温柔,又是个魔鬼变态虐待狂,可是,我……我……”她忽然仰起头,彷佛经历什么世纪惨案地大哭道:“哇呜呜呜啊!我、我喜欢上你了!”

  曾浅日大吃一惊。

  “什么?!”

  “呜哇哇!”她哭得好悲惨。

  “你……等一下!”情况在一刹那间变得一团混乱,濒临失控。曾浅日企图厘清道:“你是不是喝醉弄糊涂了,不要再胡说了。”

  “才不是胡说!”她眼泪乱喷,对他道:“我真的很烦恼耶,我烦恼得都睡不着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我也不想喜欢你啊,但是、但是……我就是喜欢上你了嘛!”

  “……”曾浅日哑口无言地看着她,也只能看着她了。

  可能是大吵大闹后没有体力了,她忽然腿软的蹲在地上,幸好他来得及反应,扶了她一把,没让她跌倒。

  “先……回家吧。”这是目前最妥善的方法。

  曾浅日拉住她的手臂,带她往前走。她摇摇晃晃地跟着他。

  “呜……主任,我喜欢你……学长,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怎么办……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你的啊……”

  或许时空在她混沌的意识里重叠交错了,所以她也唤了几次学长。然而,就像怕他没听见似的,她只是一直重复她的“喜欢”。

  曾浅日面红耳赤,几近懊恼地回应她道:

  “我知道了!你说那么多次做什么?!”

  “那么……那么,你可不可以也喜欢我?”

  她相当轻声地问。那一瞬,他心跳忽然不稳了一下,因为,她的语气充满连他这个听的人都会觉得万分丢脸的甜软情意。

  不过随即她打了个酒嗝。

  于是他眯起眼睛。

  “等你明天酒醒你就知道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