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东西好笑?”

  忽然听到曾浅日的声音,夏临君吓得差点跳起来,糖果险些直接吞下肚。她转过头。

  “主任你、你醒了?”

  “你们说话这么大声,我当然醒了。”刚睡醒的曾浅日心情果然很不好,脸色发白难看,被他这样阴森森地一说,同事们个个傻笑带过。曾浅日又瞥夏临君一眼,道:“你干嘛像看到鬼?”

  因为她正在乱想一些关于他的很无聊的事,所以觉得有点心虚。

  “主任,你本来是睡着的,突然出声,我当然会吓一跳。”她说得理直气壮,眼神却游移着。

  “这有什么好吓到的。”曾浅日阴沉地说。她还没来得及再回嘴,他就看向窗外,道:“到了。”

  她顺着他的视线,也伸长脖子,望见几个大概搭别辆车先到的同事,站在登山步道的起点处。

  因为是假日,所以还费了些时间找停车位,最后停在一个有点距离的地方;待他们停好车,同事们纷纷走过去,夏临君才走到步道入口就已经开始流汗了,之后陆陆续续又有人抵达。由于不能让上司等,所以大家都早到了,老总则是准时出现。

  人都到齐以后,大家边闲聊边进入登山步道。

  一开始是短暂的平路,不过既然是爬山,当然会往上走,于是平路之后连接的是一段完全看不到尽头的石头阶梯。

  “不会吧……”天哪!夏临君在心里哀号。

  看到同事们一个个往上爬,她又没有理由临场退缩,只好踏出已经变得沉重的脚步。才没几分钟,她就逐渐拉大距离落后了。

  老总明明有个圆滚滚的肚皮,平常还爱开玩笑说有颗篮球在里面,但爬起山来却跟飞的一样快,该不会其实练过轻功水上飘吧。她累得乱想起来,老总身旁的那个汪小姐,也是一直走在最前面。

  “哈哈,加油啊!”几个同事经过她身边时还帮她打气。

  夏临君向上一看,除了阶梯还是阶梯。她只好赶快低下头,眼睛盯着自己登阶的双脚,不再去猜测计算这条路到底有多长,这是最容易催眠自己的方式了。

  想到以前念书时的毕业旅行,老师也带他们爬过山,当时老师站在高处一直说:“快到了快到了。”等他们爬到老师的位置时,老师又到了更远的地方,还是同样那句:“快到了快到了。”她只记得自己最后爬完了全程,却也累得神智不清了。

  呼吸开始加速,换气变得困难,双腿也酸痛起来,夏临君抬手拭去额间的汗意,不禁想问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等你走到目的地,都已经半夜了。”

  不耐烦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令夏临君一呆,她回过头,只见曾浅日就在她身后。

  “主任……你怎么在这里?”她以为他和汪小姐一起走在最前面。

  他一脸的莫名其妙。

  “我们一起坐车来的,你有失忆症?”

  “不是啦。”他弄错她的意思了,夏临君道:“我是说主任你怎么走得这么慢……啊,该不会你对运动方面很肉脚吧?”她坏心地问。

  他瞥她一眼。

  “是你走得像乌龟,我才必须这么慢。”曾浅日直接说道。“我本来就是负责殿后的,有人出事我才会知道。像是你笨手笨脚迷路,或笨手笨脚跌进山谷里。”

  举这什么例嘛!他一副因为她走得太慢,所以让两人只能在这里磨赠的态度,令夏临君简直为之气结。

  “我又没有拜托主任。”才不要你鸡婆。

  “你昨天的确说过不会连累我。”他不给面子的嘲讽道。

  “什——”她脸都红了。

  站在她下方,他一手插着腰,道:“你可以不要再废话,赶快往前走了吗?我们离最前面的人已经越来越远了。”

  一瞬间,没有任何道理或理由,她联想到汪小姐。说什么负责殿后!原来是那样,她完全明白了。夏临君很不服气地说:

  “主任是想赶快到前面去找人而已吧。”所以她走得慢他不高兴。

  “什么?”他蹙眉。

  夏临君不理他,用力地跨开大步往前走。

  “放心好了,我不会妨碍主任的,绝对会让你马上到达前面。”她一时不甘夸下海口,并加快速度,但毕竟体力不足,那股燃烧的气焰不到几分钟就悲惨的熄灭了。

  她停在山路边,气喘吁吁地扶着树干。

  “嗯?不会妨碍我?”曾浅日走近她,冷冷地笑了。

  这……这可恶的家伙!夏临君胸腔里充满快要爆炸的怨气。好吧,她不想那么卑鄙,但是他逼她的,谁教他要让她知道他的弱点呢。

  是他自找的。她恶劣地想着,离开树干,往前跨一步,然后,假装脚底滑了一下。

  原本她是想佯装跌倒,接着假哭,让他措手不及;可是她没料到的是,曾浅日却在她作假跌倒的时候,忽然快速冲上前来。

  “喂!小心!”他出声示警,同时一个箭步接近她,用自己的身体阻挡,一手揽住她的腰止住下滑的动作,一手则拉住树枝稳住两人。

  “哇啊!”她的尖叫是真的。当发现自己的头就靠在他肩膀上时,她更是连血液都僵了,吓得动弹不得。

  “你——”曾浅日似乎吐出口气,待确定两人都能站稳之后,他松开手。“你是白痴吗?!站得好好的都会滑倒?!”

  “啊,我——”刚刚发生的事情,让她惊魂未定。

  “你怎样?受伤了?”他皱眉问。

  “脚……脚,有点扭到。”当然是没有,只是她不小心脱口说出刚刚在心里演练过的台词。不过,她现在倒是假哭不出来了。

  “是吗?”他往她的脚看一眼,她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他问道:“那你还可以走吗?”

  “可……可以。”错过假哭的时间点,现在根本没意义了。她只好假装一拐一拐地往前走,看来是要这样走到目的地了,早知道回答没事就好了。

  “失礼一下,”曾浅日忽然说道,接着伸出左手扶住她的手肘。“再不走快点,真的会天黑。”

  “嗄?”她吓了一跳,“是……”她也只能这么说了。

  一路上,夏临君觉得自己所有的敏感神经都跑到曾浅日扶着的那只手臂上了。虽然他这个人很令人讨厌,但仔细注意的话,会发现其实他是个相当绅士的人,就像扶她走路还要事先说一句失礼,平常和他讲话,他的态度明明自我又没礼貌;这种矛盾也如同他的长相吧?不是什么帅哥美男之流,但只要把五官拆开来看,每个部分却都有微妙的纤细感……一直在想着这些好像不是很重要、又好像有一点重要的事。他就并肩走在自己旁边,这般靠近的两人独处是从来不曾有的,她只是发现,他的呼吸、他的动作、他的视线或他在想什么,都很难让她不去在意。

  “扭到的地方很痛?”他突然问。

  她立即摇头。

  “没有啊。”

  “你脸那么红,不是发烧就好。”

  “主任你还不是呼吸变快了,我也是、是因为走很多路的关系——”

  她慌张地解释。只有她自己知道,热源是从他接触到她的那个地方开始扩大蔓延的。

  结果,不知所措的反而是她。她真是笨蛋……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走到山上的集合点,大家都已经休息很久了。

  “怎么这么慢?我们刚还在想要去找你们呢。”同事说道。

  “没什么,有点意外。”曾浅日在同事看到之前就已经放开她的手。

  “意外?没事吧?”有个女同事转而问夏临君。

  “不不,”夏临君连忙摇手,“我……”

  “啊!主任,你流血了呢!”

  听见同事这么喊,夏临君惊讶地看过去,只见曾浅日的右手掌上有几道刮伤的痕迹正泌出血迹。

  她傻了。同事要拉着他去擦药,不料他又低低地“嗯”的一声。

  “主任肩膀也受伤了吗?”同事问。

  “没什么。”曾浅日用左掌按住右肩,收回自己的手,往夏临君的方向看去,道:“先去照顾她吧。”

  “咦!你也受伤了吗?”在夏临君身旁的女同事闻言,担心问着。

  “不……”她愣愣地望着曾浅日。

  他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呢?一定是在救她的时候吧。拉着树枝所以手掌刮破了,由于承受着两人的重量,造成肩膀过大拉扯。因为他始终站在她的右边,所以她并没有发现,或许他是故意不让她察觉才站在右边的?她是怎么回事嘛!原本只是一时不高兴,所以打算小小地戏弄他一下,结果却害得他真的受伤了。

  “我很好……我没有,我根本没有扭到脚啊!”她大声地说道。

  不是对女同事,而是对曾浅日说的。

  她没有移开视线,只是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逃走,一定得直视着曾浅日,然后把这件事诚实地告诉他。

  曾浅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好像知道她真正想要说的是什么。

  或许是她太天真了,但当她望见曾浅日的脸色沉下来的时候,她知道他真的生气了,而又是由于她那无聊恶作剧的缘故。

  在办公室里,她也常常让他不悦,但却没有一次让她像现在这样——

  这么样的难过。

  *

  做错事情了应该怎么办才好?

  道歉吧!不管怎么样,道歉是一定要的,这连小学生都知道。

  夏临君正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待隔壁的曾浅日。

  那天,曾浅日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把她恶劣差劲的行为说出来。跟他相比,她觉得自己好幼稚。回去的时候,他一直看着车窗外没理她,他的冷淡让她觉得被刺伤了,所以产生退缩的心态,就那样回家了。

  虽然她的手机保存了他的来电号码,但是她却犹豫着不敢打出去,于是她度过了一个非常忧郁的星期日。

  今天起床,她在洗脸时对着镜子告诉自己一定要道歉,无论他是什么态度、他会不会理睬自己,绝对要道歉才可以。

  所以,她心理准备好了,一早就来到公司等他出现。

  从办公室里只有她一个人,等到同事陆续填满空位,然后,她旁边的人也终于到来了。望见曾浅日,夏临君马上站起身,对他行九十度鞠躬礼。

  “对不起。”她第一句就是道歉。看到他手上的绷带,她后悔道:“那个、那天,我没有恶意的。啊,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想要假装跌倒,但是我真的没有要让主任你……受伤的意思,所以,请你不要生气……”

  他放下公事包,打开主机电源,然后坐下,接着专注在电脑萤幕上,连正眼都没看她一眼。她愈说愈小声。

  “临君,来一下好吗?”

  偏偏这时有其他同事要她帮忙做事,她赶紧看他一眼,只能对同事道:

  “好的。”然后转过身工作去了。

  好不容易完成事项,曾浅日却离开座位不在,她失望地稍微找了一下,在茶水间发现他,她鼓起勇气上前道:

  “我知道你很生气,真的很对不起,我知道自己真的做了很不应该的事,请你原谅我。”

  曾浅日仅是瞄她一眼,她期待着或许可以和好的回应,不料他只是一语不发地端着杯子越过她。

  突然间,她有一种想掉泪的感觉。她咬唇揉去眼睛的酸意,只想至少他看着她了,已经比刚才进步了。

  她要展现自己的诚意才行。于是她走出茶水间回到位子,打算第三次道歉,结果又有工作塞过来,没有休息的时间,她继绩忙碌。

  就算要道歉,也得先把工作完成才行。因为曾浅日最不喜欢的,就是她没有把工作做好。

  专心在文件和电脑上做确认,不知不觉中已到中午。等她抬起头来,曾浅日已经去吃午餐了。她走出办公室,在常去的用餐地点寻找他的身影,结果却无功而返。

  她只好坐在位子上守株待兔,连午饭都不记得要吃。待他回来以后,她一见到他,又开口道歉: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她沮丧、气馁。下午又是接连不断的工作,虽然心情郁闷,但她却还是一一用心做完。

  就这样到了下班时间。她把最后一份文件交到别的部门,回来之后发现曾浅日正要离开,她赶快收拾自己的东西,抓起包包就跟了上去。

  在电梯前,她终于追到他。

  “主、主任!”她喘口气,急忙说道:“那个,请你别生气了好吗?真的很对不———”

  他忽然转过身,让她吃了一惊。曾浅日啾着她,道:

  “我说你,今天一直跟着我,很烦。”

  闻言,她整天下来强撑着的脆弱情绪登时崩解。

  “啊……真抱歉……”她的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只能赶紧低下头掩饰。

  她不知道要怎么办。今天一整天,她非常诚恳地希望得到他的原谅,所以一直在道歉。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对,所以说对不起,可是最后,还是没有任何办法补救吗?

  看了她低垂的脸一眼,他问:

  “你想假装跌倒的理由,该不会是要为难我吧?”

  “啊……嗯。”虽然好像有点不一样,但大致上来说是这样没错。她难过地点头,又赶紧补充:“可是我真的没有要让你受伤。”

  “原来是我自己的错。”他斜眼瞪她。

  虽然他又曲解了她的话,但她却认真道:

  “不是。是我错,对不起。”她真的有在反省。

  “好了,”他像是不想再听她的道歉,直接打断。“道歉一次就好了,同样的事情,重复说那么多次做什么?”他皱眉道。

  她一愣,缓慢地抬起脸。看见他直视着她,道:

  “我注重的是态度问题。诚心诚意的道歉,一次就够了,其它只是多余。”

  咦!她先是发愣,随即仔细推敲他的语气表情,踌躇道:

  “可是,主任你一直不理人……”她真的非常在意。

  “那是当然。这是私事,公私要分明。”他斜睇她一眼。“你该不会以为我很会记仇吧?”

  是很会啊,但她没胆告诉他。

  “……你不生气了?”真的吗?她仍旧不确定的问。

  他眯起眸。

  “你就是这样,工作才会没效率。”

  可是在工作上她明明进步了啊,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夏临君终于可以笑出来了。

  “真、真的吗?是真的啊。”原来他已经原谅她了,好高兴喔。“太好了……”怎么办?哈哈,真的好开心!

  一扫两天以来的阴霾,难受这么久,只是他的几句话而已:心情就轻易地变晴朗了。明明,她上一刻还难过得几乎要掉泪啊。

  曾浅日瞥着她,特别补充道:

  “因为这是私事,所以才原谅你。”

  也就是说,倘若她是在上班的时候乱来,他绝不会轻易善了。夏临君好像又稍微明白了,关于他在公司之外的脸谱、他私底下的一点点小事。

  总觉得……有些奇怪。她望着他,有种不会形容的感受,但是,她忍不住笑。

  “你又在傻笑什么?”他狐疑地问。

  “咦……”她笑什么呢?自己也搞不清楚了。和曾浅日一同走入电梯,她望着镜面,反照在上面的自己,甚至愉快地红了双颊。

  “你挡住按键了。”曾浅日对她道,伸手要按楼层钮。

  “嗄?”她转过身,刚刚好对着他的胸膛。

  雨人之间并没有接触,只是靠得很近,近到她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

  仅只一瞬间而已,曾浅日其实很快便退开了,她却没有动作。

  是同样的。她记得很清楚,那天,他救她的时候,她的脸靠在他的肩上,闻到的也是这个味道。

  他护着她的胸怀好温暖,他的肩膀也好宽,被骚扰的那一次,也让她感觉不可思议的可靠。

  心脏,跳得好快;因为实在太快了,让她莫名地喘了口气。

  虽然他平常老是这么坏,但是他的拥抱却意外的温柔安全,倘若能让他抱着,一定会很幸福吧?不管是低血压起床气,还是怕女生哭,她想要,想要比任何人知道更多一点其它部分的他……

  咦!

  终于发现一件糟糕至极的事,夏临君愉快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像是被猛雷狠狠、狠狠地劈到,炸了个巨大无比的洞,她倏地惊恐又惨烈得大叫一声:

  “哇啊!”

  “干嘛?”曾浅日吃惊地转头望着她。

  “啊啊!”她满脸通红、满脸通红、满脸通红地望住他,一手捣着快要出血的脸颊,一手颤抖地指着他。“啊、啊啊!不会吧……天哪!我不敢相信!为什么?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惨了!完蛋了……”后退一步抵着电梯墙壁,她的表情彷佛世界末日来临。

  “什么?”他一脸“你有毛病”的表情。“用手指着人很不礼貌。”他凶巴巴地纠正她的行为。

  凝视着曾浅日,夏临君想起以前小时候打过的电动,最后到达魔王关的配乐,在她脑袋里噔噔噔、噔噔噔地奏响着。

  她死翘翘了!

  死翘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