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倘若时光能够倒流的话,夏临君希望回到自己觉得只要忍耐一下又不会死而决定开口问曾浅日问题的那一秒。

  这个男人不会让她好过的,她为什么会那么天真呢?

  那天中午被叫去会议室,曾浅日要她把无法处理的地方指出,当然他也一一为她讲解;只是,他另外要她拿出纸笔,要她将他说的每个字都记下。

  在这个只要敲敲键盘就会跑出字的时代,他居然要求她只能用手写。太久没动笔写那么多字,她抄得手快断掉。由于惯用电脑,有些字还忘记怎么写,结果被他白眼好几次。午休时间结束时,才弄好四分之一,剩下的,他竟要她下班时间留下来做完,结果她被强迫跟曾浅日单挑奋战,直到报告里的问题全部解决,已经是晚上九点了。

  虽然会议记录终于完成了,但是没有加班费,右手也快半残,她的疲倦不甘远大于成就感。

  而且,她直到现在才晓得,这份会议记录只是他要看的而已。拖着疲惫的脚步离开办公室时,他还像鬼一样跟着她;她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坐捷运上下班,但是到车站的一路上她累得完全不想跟他说话。

  很不巧的是,他跟她在同一个月台上等车。夏临君真的非常不想理他,他也没有和她交谈的意思,只是车来之前,他才忽然从公事包里拿出一本笔记给她,道:

  “这是我刚进公司时的笔记,给你用。”

  既然有这种东西,那又何必要她手抄?她一点都不感激他。

  岂料,他又道:

  从明天开始,你每天要读三页内容,我每天早上都会问你。”

  登时,她拿着那本笔记傻眼。

  “什么?”

  “车来了。”他点点头,没有要搭车,反而不知为何竟走出月台。

  虽然走进月台却没有搭车的事情很奇怪,但是夏临君现在却只在意曾浅日临离去前所说的话。

  他该不会真的要那么做吧……

  那本笔记被她丢在房间的地上,别说三页,她连翻开都没有。

  晚上睡觉时,她又作了恶梦,结果睡过头,又是匆匆赶九点打卡。进到办公室,椅子都还没坐到,旁边的曾浅日就对她说道:

  “你是故意来晚的吗?既然早上没时间了,那中午再问你。”

  “问?”问什么?她茫然反应不过来。

  他睇着她。

  “你连三页都读不了吗?”

  忆起他昨夜留下的话与笔记,她呆住。

  她不是在自夸,因为这完全不值得骄傲,但大学毕业以后,她真的就再也没念过书了。午休一到,坐在曾浅日旁边的她根本逃不了,老实地回答什么也没看之后,她就只能低着头,听曾浅日对她说:

  “脑袋太久不用会生锈,该不会是这样,所以你才会连国字也快要不会写。”

  ……她真的好想用绳子把他倒吊起来,然后用皮鞭抽他,用蜡油滴他,再用高跟鞋后面那个最尖最硬的地方踢他的脸。

  “相较于销售冷却的分红保单,现在投资型的商品大幅成长,公司下一季要推出的商品,就是你拖拖拉拉才勉强完成的那份会议记录。所讨论的也是属于投资型。由于定存利率减少,消费者会在银行保贷人员的游说下,转而购买优于定存的投资型保单,我们……你有在听吗?”

  被曾浅日问着,夏临君虚弱地抬起脸来。

  小型会议室里,只有她和曾浅日两人。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每天中午才吃饱饭她就被迫和曾浅日一对一上课。

  也许不是自愿的缘故,她觉得好累好累。

  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高三考前冲剌班,一进到补习班教室她就想逃跑,但又因为逃不了,所以只好坐在那里。

  和补习班不同的是,那时候有一群人同样痛苦,现在却只有她自己孤军战斗。会议室的门是打开的,每个经过的同事都会看到曾浅日在待训她,有的人报以同情的眼神,有的人会笑。

  “主任果然是在整我吧?”她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地说出口。不管怎样,她都只能这样想啊。

  曾浅日站在写着重点的白板前,听见她的问话后,只是放下笔。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

  “你讨厌我啊!”夏临君理所当然地指控道。“可能是以前高中时我惹你哪里不高兴,也可能是我上次弄坏你电脑的关系,又或者因为我骂你被你听到……我怎么会知道,这都要问你啊。”

  他用一种“你很无聊”的口吻道:

  “上班时间好好工作就可以了,想这种事做什么?”

  她有些恼了。

  “就是因为你一直用这种态度,所以我才会这么想啊。”心里在意的事,她向来无法压抑太久,累积到了某个临界点就会爆发,所以她一古脑儿地道:“你不满意我,老是挑剔我的工作,现在又让我在这里让全部门的人……看笑话。”说到最后,她已经觉得有些委屈了。

  曾浅日注视着她,道:

  “整个部门只有你是新人,当然要教你东西。你的工作还可以做得更好,但是你没做到,所以我才会说你没做好;我不满意的事,本来就要说不满意;如果明明不满意,还要说满意的话,那不就是在说谎?”

  他的回答令她一时语塞,她支吾道:

  “那你可以用鼓励代替批评啊,说些我很不错、再加油之类的……”

  “我干嘛要为了鼓励你而说谎?”他皱眉道。

  看他一副很注重诚实的表情,她竟不晓得自己要说什么。虽然他说的道理都没错,但他就是有本事让听的人一点都不认同。

  她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话:

  “可是你老是把人当成傻瓜……”

  “那你很聪明吗?”他冷淡道。

  她呆住。哪有人会那么厚脸皮说自己很聪明啊!从刚刚开始,不,应该说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就不能用婉转一些的话或好一点的态度吗?夏临君快要被他弄得发火了。

  “那你也不能只会批评而不赞美啊。”

  “谁说我不会赞美?”他反问她,并说道:“做得好的话,我当然会称赞。”

  夏临君一愣,简直不敢置信道:

  “你会称赞人?我从来就没听过。”

  “你自己做不好当然没听过。”他回答得肯定又坚持,翻着摆在桌上的笔记道:“连关于工作的学习都不愿意,我怎么可能称赞你。”

  她只是个助理而己,又不是什么专员,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吧,他却塞给她一堆助理之外的知识,她当然会觉得莫名其妙啊。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感到一肚子气。

  突然很想让他称赞自己,想要他那张脸皮上的那个嘴巴,亲口对她说出“你做得很好”这样的话语。只要这样,这样她就算赢了一点吧?

  她不服气地望了一眼门口,想了想,最后还是闷声道:

  “你让门开着,同事都看到我这样……你知道这让人很难堪吗?”

  “你在胡说什么!”他斜眼瞥她。“你是女的,我是男的,只有两人共处一室,本来就不能关门。”

  她一愣!好像到此刻才想到般,惊讶地睁大眼睛。

  那么,他是为了避嫌,不给人说闲话的机会,所以才……这点常识她有,只是从没套用在她和曾浅日身上,因为她对他从未有过好感,当然不会意识到男或女,只会一直想到厌烦的事而已。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细心……

  彷佛纸门上忽然破了个小小的洞,看过去,发现他与平常形象完全相反的一个小小不同,像全黑的空间里有个小小的白点那般引人注目;她不会形容那样的感觉,只是突然之间很意外,却又不想轻易承认他身上原来还是有所谓的优点。

  曾浅日看着腕表。

  “午休时间要结束了。”

  望见他就要走出去,夏临君不知哪来的冲动,脱口说道:

  “上次我弄坏电脑的时候,我一直以为你会开除我。”虽然当时就那样忘记了这个想法,但之后偶尔还是会颊起来,就像现在。

  曾浅日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她,道:

  “我还分得出来是故意或不小心。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开除人。”

  闻言,她有些讶异,虽然她那时候对他发脾气,但打翻杯子真的是无心的。

  “小事?可是,你那时候明明很生气……还叫我不准碰。”她记得很清楚。

  “有电当然不能碰。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他一脸诡异地说。

  “有电?啊……”说起来,那个时候的确有其他同事提醒过。难道,她又误会了?“我差点自己提出辞职。”她喃喃说。

  “辞职?你想反悔?”他相当不高兴地说道:“你自己开口要求三个月试用期的,没有做满就想走人,难道你在之前的公司都是这样没信用?”

  “咦!”还有这个原因啊。她更诧异了,因为自己早就不记得什么试用期了。“那……三个月后,你就会把我踢出公司大门?”

  “那当然要看你的工作表现来决定。”他回答道:“你有好好工作的话,我怎么可能那么做。”

  “是、是吗?”原来她一直视为恶鬼的上司,不仅拥有诚实、细心的优点,还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啊……虽然完完全全感觉不到。

  “问完了没?”曾浅日冷漠回应。“真受不了,你就只会想这种没意义又浪费时间的事。”他走出会议室。

  为什么……这个人一定要这样讲话?

  夏临君刚刚才发现曾浅日小小小小、比肉眼看不到的细菌还小的优点,马上就被他砂锅大的缺点给摧毁殆尽了。

  *

  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每天中午的特训课程的确是有那么点帮助。

  文件上的专业名词,不用问也懂了;资料里比较浅显的内容,也能逐渐明白了。这样,夏临君工作上节省了不少时间,多了的时间就拿来做下一项工作,效率自然增加许多。

  其实那些东西在公司待久了也能学得到,只是曾浅日先强迫性地灌塞给她罢了……她真的很不想承认,毕竟她一开始还觉得很痛苦,因为太厌恶了,所以就算最后得到成功的果实,她也开心不起来,只觉得矛盾。

  像是现在。

  午休吃饭时间,明明曾浅日的特训已经在一个多星期前结束,她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竟然还会想到他也许等一下就会要她进小会议室了。

  不知不觉养成习惯,习惯之后就会变为自然,这个时候没人拿着笔在白板上写着她看不懂的东西,然后逼她记起来,她还觉得有点奇怪呢。

  可以确定自己是讨厌中午特训的,但是又当真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她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从纸袋里拿出买来当午餐的面包,由于前阵子中午都被抓去上课,所以几乎都是买回来吃比较多。当然,她可以去许久没去光顾的咖啡店,但不知为何,走到门口,又觉得倘若曾浅日忽然有事情找她怎么办?最后她只在柜台选了面包带回办公室。

  不过……他根本不在。

  瞄一眼旁边的位子,早知道,今天应该买便当的,那样会吃得比较饱,而且也没人会嫌味道不好。一边啃着面包,喝光一盒牛奶,她振奋起精神开始下午的工作。

  隔壁的曾浅日一直没有回来,等她终于忍不住感到疑惑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下班一个小时的事了。

  难怪她下午会觉得比较轻松,原来是他不在的缘故。

  将其他专员给她的最后一份文件输入电脑,她按个键上传到内建的档案库,今天的工作就算完成了。还有半个小时下班,难得曾浅日不在,她移动滑鼠点出浏览器,正想上个网偷懒一下,手机却忽然响了。

  上班时间,很少有人找她的。她奇怪地把手机从包包里拿出来,看到来电显示是不认识的号码。她停了停,还是狐疑地接起来。

  “喂?”

  “是我。”高音的男声从话筒里传出。

  “嗄?”她吓一跳,觉得好可怕,手心还出了冷汗。她只不过才正想要偷懒,反刚刚才开始行动而已,魔鬼上司就打电话来了。她脱口问:“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曾浅日的回应很冷淡:

  “那你说说看我为什么会不知道?”

  “……啊。”夏临君马上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她的履历表上一切基本资料都写得很清楚,他是主管,当然会有下属的号码。

  曾浅日没理她,只交代道:

  “等会下班,你带着我放在桌上的那个蓝色文件夹下来,我在楼下等你。”

  “什么?”夏临君才拿着手机在他桌面上找到他要的东西,听到他最后一句交代,不禁重复道:“等我?”

  “就这样。”

  说完这句,曾浅日就收线了。

  什么嘛!她瞪着手机,心忖,最没礼貌的人就是他了。

  虽然时间还很充裕,但是跟这个人约定好的话最好提早,就算准时也有可能让他不高兴,如果迟到就更糟糕了。她强烈地认为曾浅日就是那种人。

  下班时间一到,她赶忙收拾自己桌上的东西,拿起包包和蓝色的文件夹赶下楼,站在人行道上左右张望,并没看到人,这时手机又响起,她紧张地打开包包捞出手机。是曾浅日的号码。

  “啊、喂?”

  “后面。”曾浅日在电话里道。

  “咦!”她不懂,随即听到背后有喇叭声。她转过身,望见曾浅日戴着眼镜,坐在一辆银灰色的车里,就停在不远处。她拿着文件夹走过去,副驾驶座的电动车窗往下移动,她便将东西递进去。“主任要的文件。”

  曾浅日没有马上接过,仅在驾驶座上问:

  “你晚上没有事吧?”

  “啥?”夏临君一愣。

  他像是在思量什么,稍微考虑后,指示道:

  “你上车。”

  “什么?”她愕然问道。“上车?要去哪里?”

  “去接待客户。”他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本来是打算到业务部带人,不过他们还有其他公事要处理。就改变计画带你。”

  “我……为什么?”要带她去?她满脸不解。

  “上车。”他催促道。

  她一头露水,最后只好坐上车。

  才刚扣好安全带,曾浅日就放下手煞车,将车驶入车道。

  “我们部门……不需要接待客户吧?”迟疑半晌,她趁在路口等红灯时提问。那应该是业务部门该做的事啊。

  曾浅日看着前方,道:

  “我在业务部待过一阵子,这个客户认识我,这次他从国外回来,特别指定我去接洽。”

  “啊,是喔……那为什么要我……”她不懂啊。

  “接待客户是一种必要的见识。”他将方向盘打转。

  她一愣。道:

  “哪里必要了?我只是个助理,去见识接待客户对工作没帮助啊。”之前的特训还说得过去,至少内容她会接触到,而跟客户面对面,根本是不同的领域。

  “就因为平常没什么机会,也许有一天你意外地必须独自面对客户,到时候你怎么办?”他瞥她一眼,说道:“还有,你现在是助理,等你三十岁、四十岁之后,你还只做助理吗?难道你要一辈子做打字或送文件的工作?”

  “我……”她怔住,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也因为如此,她才更回答不出来。好吧,就算这是个可以让她学习的难得机会,她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做啊。“我不晓得要做什么……”

  “你以为我是因为期待你有所表现才带你来的吗?”他直接吐槽道。“你只要在旁边学习应对就可以了。”

  “原来是这样。”她僵硬地扯唇道。

  老是这样!她早就该习惯这个男人了。交谈结束后陷入一阵沉默,大概是不曾在下班后和曾浅日相处过,不知何故,好像变得比较敏感,平常坐在他隔壁,不说话也不会想太多,但现在,坐在车里,都不开口的话,气氛好像很奇怪。

  受不了这种安静,她抿了抿嘴,道:

  “这是主任的车子吗?”

  “不是,是公司的。”他专注开车,回答也简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