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怎么现在才来?”

  才踏进部门,忽然就有声音出现,夏临君登时吓了一大跳。一回头,只见曾浅日满脸不悦地昭着她。

  “主任早。”夏临君很表面的问候了下,接着就要越过他,往自己座位走。

  “你要去哪里?”曾浅日充满不耐烦的声音唤住她的脚步。

  夏临君不解他为何要问,只道:

  “我要到自己座位……”

  “你忘记今天要开会吗?”曾浅日打断她。

  她一愣,张大眼睛。

  “嗄?”

  “上个周末放假前,我不是交代过了?”曾浅日拍拍手上拿的文件说道。

  上星期,曾浅日的确说过针对下一季即将推出新产品而要开会的事情,不过她以为那是主管级的会议,和她无关啊。

  “我……”她心虚的表情说明一切。

  “你没准备吗?”曾浅日冷问。

  “啊,那个、我……”她闭了闭眼,低下头,道:“对不起。”

  “你没有身为部门职员的自觉和认知吗?还是根本无心要工作?”他不高兴地看了看腕表,对她道:“我不管你有没有准备,你还是要把会议记录的部分做好。”语毕,他走向会议室。

  夏临君只好赶紧回到座位,抓起笔记型电脑、录音笔和纸笔,总之一切可以记录的工具和资料,然后跟进去。

  接下来的会议,简直就像是回到高中社团的地狱。

  由于对会议内容所知不多,整整两个小时,她几乎无法进入状况。

  他们精算部门的主要任务繁重,包括订定保单的保险费率、计算保单责任准备金以作赔偿准备,及解约退还金、保单红利比例之建议、费用分析,另外,更要与行销业务部门以及法务部门共同设计新保险商品、死亡率、生病率及保单持续率之统计研究,协助公司准备财务报表与各项报告文件等等。

  这次的会议则是要讨论之后要推行上市的新保险方案,做事前评估准备。

  曾浅日要她做会议记录,却没有给她其它有用的指示,所以她能做的也就只是把各个专员的对话打成文字,但因为有的部分太过专业,来不及或听不懂的,她就只能先录音起来。

  曾浅日没有叫她起来回答问题或提出意见,可是,从头到尾,他都盯着她不放。在不甚了解的会议之中,她的精神已经很紧绷了,他在旁边所施加的压力更是无法形容的巨大。

  他不时地看着她的记录动作,她忙着将专员说的话打入电脑,若是有所遗漏,他就会用笔敲她的电脑要她注意;有特别重要的地方,他也要她加注。但是她没办法一心二用,总是跟不上速度,这时他就会露出不好看的脸色。

  偏偏她没有时间检查录音笔,录到一半没电了,导致她会议中途惊慌失措地分神,给果也不知漏掉了多少东西。

  整场会议,她就像一匹跑不动的驴子,一直在曾浅日的催赶之下,连一件事都没能好好完成。好不容易终于结束以后,他也是那种完全不满意的表情。

  “你明天把报告整理好给我。”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他只用写满“无能”两个字的眼神对她抛下这句话。

  她的胃像抹布似的纠在一起,早餐早已冷掉,面包软了,香味没了,她一早原本的好心情也随之毁灭。

  “他绝对是个变态!”中午休息时间,公司附近的咖啡厅里,夏临君忍无可忍地拿着手机低叫:“他是变态啦!魔鬼!蛆虫!他就像那种古代戏剧里从来不管百姓死活的领主,霸道又过分!他的眼睛又细又长,盯人的时候还会眯成一条线,跟蛇一样,我最讨厌蛇了!”

  因为弟弟没接手机,她只好打电话给还有联络的高中同学抱怨。

  饿了一整个早上,气呼呼地吃完午餐,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端起餐盘走向垃圾桶,倒完垃圾又想买蛋糕发泄,在蛋糕植前面徘徊,却发现今天没有最爱的草莓蛋糕,这不顺利的一切让她不停地骂人:

  “自从遇上他之后就没有半点好事发生。在公司受他的气,晚上我回家连作梦都会梦到他。他一定是因人生中严重缺乏什么,导致心理不正常啦!根本就是变态虐待狂——什么?”话筒那方的友人像是没有进入状况,夏临君停下痛骂,对着手机说明道:“你不知道我一直说的学长是谁?就那个啊,我以前不是也告诉过你,我很倒楣地被编加入数研社,然后里面有个三年级的学长,就他啊,叫做曾浅日的——哇啊!”

  因为好像感觉到有道视线射来而转回头,看见曾浅日的脸,夏临君登时吓得大叫一声,心脏差点停止跳动。虽然很对不起友人,她也只能飞快地把讲到一半的手机关掉,假装镇定。

  “主、主任。”糟了,完了,他也来这里吃饭?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听到她骂他的话了吗?夏临君觉得自己今天一整天都不停地在冒汗。

  曾浅日瞅着她,直到她全身不自在,才启唇问:

  “你在跟谁讲电话?”

  “朋友。”她心惊胆跳地回答。

  “嗯……”他点点头,然后又问道:“我刚才听到我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啊、我……那个是——”虽然很想把刚才骂人的话对着他讨厌的脸痛快地复述一遍,但是她还没气到失去理智。如果想在这间公司工作,也不能这么做。“我只是……告诉我朋友,说我在公司里遇到了以前……尊敬的学长。”讲出违背自己心意的字句,她也知道自己很虚伪,但是她不能再增加曾浅日对她的反感;反过来说,如果他们的关系能友好一点,那么他或许会让她的工作变得轻松些。

  拥有这样想法的自己实在太投机取巧,但是她更不想面对比现在更糟的情况。

  曾浅日睇住她的脸,她却完全没有直视他。

  半晌,他开口说:

  “是吗?”停了一下,又道:“午休时间要结束了,回去吧。”

  “喔……嗯。”在他回身朝门口走去之际,夏临君松了口气。

  跟着曾浅日回到公司大楼,在坐电梯时,他还特别等她一起进入才关门按钮。虽然只是很小的动作,但夏临君不禁在心里想着:刚刚那句尊敬似乎发挥效用了;而悄悄在心里暗喜。

  灯号往上爬升,电梯里只有他们二人,曾浅日忽道:

  “老实说,刚刚在咖啡店里听到你提我的名字,我原本以为你一定是在说我坏话。”

  夏临君心一跳,险些迸出喉咙。

  “没有啊!”她立刻摇手否认,就因为完全被料中,更加满心只想洗清自己的嫌疑,开始相当慌张地道:“我哪会说主任你的坏话!主任你这么厉害,不吝给后辈指导,从以前就是大家崇拜的对象,我、我也很喜欢你啊。”最后几乎是胡言乱语到达拍马屁和恶心的字句都出笼了。

  似乎不小心讲了很奇怪的话,气氛变得莫名其妙起来。她偷瞧曾浅日一眼,只见他侧过头,没什么表情地望着她。

  “你是在跟我表白吗?”

  “咦?!”没想到他竟然这样解读!她吃惊地喊出声音。看他一脸正经,正经到好像真的很诚恳地对着她的发言,她一时之间只得支吾其词又语无伦次道:“不、不!这个、那个、我……”

  “我不喜欢你。”他很干脆地说。

  她先是一呆,随即才暗暗咬牙虚应道:

  “是、是吗?”我才不喜欢你咧!她根本没那个意思好不好,少在那边自恋幻想。她在心里大吼着,不知道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自己生平第一次的告白就这样被拒绝,夏临君没有半分伤心失望,只感觉无力到极点。

  到达目的楼层,电梯门打开来,曾浅日先走出去,然后对她道:

  “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而尴尬或变得消极。”

  “嗄?”她的回应又令曾浅日认真地望着她,所以她只好道:“不、不会啦。主任放心。”她非常牵强地笑着回答。虽然很想修正这个乱七八糟的方向,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怎么瞎掰了。

  只不过短短一个中午,为什么好像乾坤大挪移一般,完全走调了?进入办公室,她异常疲倦地走近自己座位,还没拉开椅子坐下,曾浅日就偏首过来道:

  “去泡杯咖啡给我。”

  “啊,是。”难道不会说声“请”吗?如果可以,真想弄杯“特制”的咖啡给他。

  在心里愤慨地碎念着,正要走去茶水间,却听到曾浅日的声音继续不疾不徐地说道:

  “不要吐口水或扭抹布水到我杯子里啊。承蒙你这么怨恨我,不过我想,幼稚到打电话跟朋友抱怨的你,所能做到的报复大概就只有这种小学生程度而已吧。”

  闻言,夏临君错愕地停顿住,不禁缓慢地回过头瞪着他。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蠢,会相信你那些蠢话吗?啊,不过,你刚刚不得不顺着我一直撒谎的模样还满有趣的。”

  曾浅日边说边拿起桌上的文件,在翻开资料后,抬起脸对她露出难得一见的亲和笑容,原本细长的双眸因此微微地眯起。

  “上司是个变态虐待狂,还真是辛苦你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