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把这个资料处理好。”

  隔壁飞来一包文件,随着命令同时落在她桌面上。

  “咦!请问是要怎么处理……”抬起头欲询问,一枚白眼瞪过来,夏临君登时住嘴。

  “我写在上面。”丢下一句根本不算指示的指示,曾浅日转开脸去。

  牛皮纸袋上的确有张便利贴,上面注明应用软体的名称,夏临君打开牛皮纸袋,将电脑里的程式叫出来,虽然是一个相当基本的办公室软体,但她却不知道要怎么和手里的文件结合在一起。

  “你已经来了一个多星期,还不会吗?”

  冷淡的问句从隔板飘过来,夏临君想起曾浅日先前对她的评价,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

  “我会。”

  和萤幕对望半晌,她咬着唇悄悄起身,不想被曾浅日发现,掩饰似地带着文件到另外一边,找到某个资深的大姐,幸运地请教到应该如何作业以后,再回到座位上,用力地将数字敲入。

  全部输入完毕,程式进行简单的归类计算,跑出一串表格,她请示旁通的男人道:

  “主任,我做好了。”

  曾浅日甚至没有探头过来,只是做着自己的事,对她道:

  “你不印出来我怎么看?”

  她一愣,赶紧连线印表机,把东西列印出来,然后交给曾浅日。

  “主任,你要的东西在这里。”

  “你的动作不能再快一点吗?”他头也没抬,收下那叠文件后只给她这样的评语。

  夏临君忍耐着准备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却又被他叫住。

  “把上一季的财务分析资料拿来给我。”

  “啊,喔……”夏临君不晓得放在哪里,只是下意识地应声。

  曾浅日就像是知道她的困窘似,下指令道:

  “你后面的左边柜子。”

  夏临君连忙转身找到柜子。

  他又说:

  “最上面那个抽屉。”

  夏临君将抽屉拉开,在一叠长得都差不多的文件夹里翻找着今年数字的标示。这个是去年的,那个是上上一季的……好不容易匆匆忙忙地找到了,她抓出厚重的文件夹,差点要欢呼出声,却由于姿势过大,结果几乎被整个拉出的抽屉就要往下掉,她一惊伸手去挽救,旁边就先有一只手掌把掉出的抽屉给挡了回去。

  夏临君愕然回头,只见曾浅日按住抽屉望着她,说道:

  “不如我自己拿还比较怏。”接过她手里的文件,他返身坐下。

  那你就自己拿啊!夏临君真的很想回嘴,却又死命地忍下。暗暗深呼吸几次,她走回自己座位,原以为没事了,没想到曾浅日又开口道:

  “你去泡一杯咖啡给我。”

  她又不是小妹,也没听说过要做这种事情。虽然不是没有被随便使唤的经验,但因为对象是他,夏临君心里特别不服气。在心中酝酿合理的拒绝理由,都还没启唇,就听见曾浅日接下去道:

  “我看那是你唯一能办得好的事。”

  夏临君气得立刻转身,往茶水间大步走去。她伯自己要是再站在那里,就要因为意图殴打上司而被开除了。

  “那家伙绝对是故意针对我!”痛苦的上班时间好不容易捱到中午休息暂停,夏临君在咖啡厅吃午饭,拿起手机打电话找弟弟诉苦。“这两个星期,他一直都用那种瞧不起人的态度,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对,好像非把我逼到辞职不可。”

  “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一开始就可以不要用你。”电话那方的弟弟分析说。

  “他变态啊!以前高中的时候,他就喜欢这么整人了,用那种高高在上的言语,专门摧毁人家的自尊和自信。”说到激动处,她不禁握住拳头。

  “……我不清楚你的情形是怎样,不过只要把事情做好,你的主管就没有办法找你麻烦了吧。”话筒里传来中肯的建议。

  是……是没错啦,但是……自己并没有把事情做到完美的能力。夏临君当然不会那样告诉弟弟,只是强调道:

  “才怪!就算我再努力,他也不会放过我的。他就像那种古代戏剧里从来不管百姓死活的领主,霸道又过分。你都不知道,他的眼睛又细又长,眯眯的,跟蛇一样;他的个性也像蛇,根本就是蛇蝎心肠。”

  “……我从你的话里找不到他特别敌视你的理由。你刚刚只是批评他的行为,现在连长相也批评进去了。”顿了一顿,话筒那方的青年道:“我要准备上课的报告,先这样。”

  “喂?持路!”气愤地喊着弟弟的名字,手机却显示已经断线,她只好不甘心地收起来。

  她也不想找弟弟抱怨,但是她更不可能没常识地对着公司同事大说上司的坏话啊。

  坐在明亮的落地窗旁,望见外面的晴空万里,她的内心却是乌云满布,打雷下雨。

  她觉得自己快要忍耐不下去了。难道当真要主动辞职?可是那样不就刚好称了曾浅日的心?高中的时候就已经逃跑过一次,为什么到现在自己仍旧在他面前这么悲惨地落败?

  她真的很喜欢这家公司,福利好,距她家的距离又近,薪水也相当合理,除了曾浅日外的同事也都不错,这间常来的咖啡厅的餐点相当可口,蛋糕更是一流……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满意的工作,为什么偏偏这么不凑巧地遇见高中时代的讨厌学长呢?看了看手表,午休时间就要结束,她叹息地站起身,在柜台买了两个蛋糕当作泄愤,拎着装有蛋糕的纸盒,拖着沉重的步伐慢慢走回办公室。

  回到座位上,她打算把上午没弄好而留下的工作完成。没看到曾浅日,几个主管好像都去开会了。

  “哼,不在最好。”才这么念着,一坐下就发现自己电脑萤幕上贴了几张纸条,都是交代她去做事的。虽然那可恶的人没坐在她隔壁盯梢,但是工作一样也没少。

  她气呼呼地撕下纸条,虽然很想像弟弟讲的那样,在曾浅日开完会之前把所有事情完美办好,让对方无可挑剔、说不出话来。但实际上因为还有早上留下的文件没弄完,结果当然连其它的工作也被拖延了。

  不同的数据要用个别的方式来做处理,但无论是她还算熟悉的简单办公室软体,或是以前根本没见过的应用软体,她要做的大部分工作就是把曾浅日给她的东西输入电脑里面,然后让电脑去执行或做计算。

  因为她不懂那些代表的是什么,只是一而再地重复着枯燥的作业;她也明白自己无法负责什么重要的事情,且不是自己兴趣所及范围。工作就是这么一回事,但难免感觉乏味空洞,瞪着萤幕快两个小时,那些数字好像变得飘浮起来,她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花了。

  停下手上的键盘输入动作,她决定稍事休息,眼睛瞄到桌上中午带回来的蛋糕,她这才想起应该要赶快吃掉。打开纸盒,一个是粉红色系的草莓蛋糕,一个是朴素但扎实的起士蛋糕,两样都是她的最爱,无论是鲜艳的草莓还是黄澄澄的绵密感,都同样引人垂涎,吃下去心情一定会变好。

  享用甜点必然要配饮料,于是她起身走到茶水间,为自己冲泡一杯不加糖的红茶。

  端着杯子,优雅的红茶香跟随她的脚步回到座位,一走近,却看到隔壁的曾浅日已经开完会回来了,她吓了跳。

  赶忙把茶杯放下,当然也不能吃蛋糕了。正打算把纸盒盖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草莓蛋糕上那颗大草莓不见了。

  刚才她并没有开动啊。她紧张地弯腰,想说是不是掉到地上去了,但是怎么找也找不到。还是她记错了,其实已经被自己吃掉了?

  “你还有时间喝下午茶?我交代的工作呢?”隔板那方,曾浅日出声侧首看向她,一脸不悦的样子。

  “啊,是!”她只能急忙应一句,很快坐下来处理电脑里的东西。

  接下来的忙碌,让她没有机会再去想草莓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

  昨天明明是周日,好好地经过一整个周末的休息和放松之后,却还是在睡觉的时候作了恶梦。

  一个人面蛇身的妖怪伸出长长的舌头一直讲些讽刺她的话,还死命地缠着她不放,议她呼吸困难,几乎要断气窒息。明明梦境很短暂,但当她好像鬼压床一般流着汗惊醒以后,却发现闹钟已经超过十分钟的赖床设定时间而停止铃声。

  想起今天是上班族的blue  Monday,她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走进浴室盥洗。唯一让她心情不至于更恶劣的,大概就是恶梦的最后她奋力一掌劈开了那妖怪的头,那妖怪还正巧长得很像她那讨厌的上司。

  想到这里,她边刷牙边一手叉腰,得意地笑了出来。

  弟弟昨晚住在朋友家没回来,今天早餐她决定吃外面,买个比平常丰富一点、贵一点的餐点,总汇土司或起士火腿蛋饼再加个大杯奶茶之类的,她会把那些高热量全部转换成和恶鬼上司厮杀的能量。

  搭乘大众交通工具赶到公司,把身分识别证按上门口壁面的机器,她总是在快要迟到之前惊险打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