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填好资料交给人力资源部的小姐,知道稍后自己就要面试的夏临君,回到座椅上等候,不自觉摸了摸放在膝盖上的履历表。

  大学毕业近两年半,她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像样的正式工作。

  甫从学校脱离学生身分的时候,她悠闲地放任自己休息整整一个月,其间虽然有上网浏览人力银行的征才网页,不过却不是很积极。等到她准备开始跻身为社会新鲜人的时候,人家毕业生早已经卡位卡完了。

  糟糕的是,最近几年景气不好,找工作本来就不是一件轻松容易的事。在面试过几个明明写说底薪有所保障的正职员工、实际却只是打工性质的电话访问员的奇怪公司后,她从只找自己喜欢中意的工作,变成能跟所读科系有关就好;等再经历过几个根本只是在打字、做完结束就找理由要她办离职的工作之后,她继续降低要求,妥协到只要投出去的履历表有所回应就可以的标准。

  只要有公司愿意用她就好。

  在尝尽社会现实冷暖的第二个年头,她已投出数不清的履历表,历经无数次的面试,最后只剩下这个微薄的要求。

  这次这家保险业,是业界数一数二的美商公司,会打电话给她,连她自己都觉得很惊讶。

  或许是她乱枪打鸟的策略奏效,就算前面失败了这么多次,也许今天就会成功了。总之,有机会就要好好把握。

  虽然这两年来她找工作也找出了一些心得,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回想起刚毕业时的自己,连妆都不会化,面试时讲话还会结巴,现在倒是进步到可以用深呼吸抚平紧绷的情绪,只是,那种教人害羞的自我介绍和推销,还是会令她觉得自己很厚脸皮。

  “夏临君小姐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叫唤,她站起身,拿着手里那不知修改到第几版的履历表和自传,勇敢地进入面试的办公室。

  *

  接到电话的时候,夏临君正要死不活地躺在床上。

  面试完的那天,她在回家途中买了没吃过的自助餐店便当晚餐,结果当夜她腹痛如绞,上吐下泻,因为和她同住的弟弟正处于大学期中考周,她不想吵到他,硬是强忍到隔日早上才去诊所看医生。

  打完针领了药,拖着病痛的身体回到住处,她只做吃药和睡觉这两件事。

  手机铃声响起,因为药效的关系,她蜷缩在棉被里半昏半醒,原本是不想接的,但忽然想到可能是面试有了结果,她这才勉强爬起身,虚弱地按下通话键。

  “喂……我是。啊……真的吗?”那方说了几句话之后,她灰败涣散的眼神稍稍地明亮起来。在对方的指示下,她慌忙找出纸笔书写重点。“好的,我知道了。当然,明天就可以上班了。谢谢、谢谢!”

  收线以后,她忍不住举高手机欢呼。

  “太好了,终于……”终于找到工作了啊,就算肚子再痛她也要爬着去。

  往后仰躺在床铺里,她感动得差点流泪,觉得身体的病状立刻好了一大半。思及明天就要去公司报到,她离开床铺,打开衣柜,看了半天,最后把前阵子趁百货公司周年庆时新买的套装拿出来。

  选好衣服挂在衣柜外面,她想了想,又走到阳台,从鞋柜里选了最容易搭配的黑色鞋子,然后从旁边抓块布,把皮鞋稍微擦拭了一下。

  双手一拍,将自认该准备的东西处理完毕,她走回室内。

  弟弟已经打过电话回来说要在朋友家过夜,只剩她自己一个人;不在意自己还病着的肠胃,夏临君的晚餐偷懒地用两包零食打发。

  洗了个热水澡后,她躺上自己柔软的床铺,期待明天的到来。

  或许是感觉放心的缘故,她很快便睡沉,而因为睡得太沉了,以致早上闹钟叫了将近十五分钟她才有反应。

  从窗台斜照到床前的阳光说明天已大亮,她半眯着眼伸手按掉吵死人的闹钟。平常她很少用这个闹钟的,因为她讨厌铃响的声音,那实在太刺耳了,几乎都是弟弟来叫她起床;所以,当她看清楚指针和分针的位置时,吓得马上从床上跳下来。

  “糟糕!”

  大叫一声,她慌慌张张地进浴室盥洗,匆匆忙忙地换掉睡衣。昨天躺在床上还在想今天应该要化什么样的妆才能让人家留下好印象,结果却只来得及随便抹个乳液,将散落在桌面的化妆品全扫进皮包里,然后套上鞋子就冲出家门。

  一边等捷运,一边把粉底在脸上推开;上车找到位子坐下,趁捷运\\\\\\\\\\\\\\\\\\\\\\\\\\\\\\\\停站的时候,再赶紧画上淡色的口红,对着小小的手镜抓了抓头发造型。没办法在意路人的眼光,她一下车就开始奔跑,总算气喘吁吁地在最后五分钟赶到。

  门口的柜台服务小姐一见她便礼貌地询问来意,夏临君回答之后,小姐微笑地对她指着电梯所在。

  对照昨天写的纸条,她在电梯里调匀过快的呼息,当电梯门再度开启时,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呼吸速度。

  这层楼左右共有两个单位,她找到写着“精算部门”的暗金色牌子,下意识地拉了拉身上的套装,要进入那扇透明的大玻璃门,似乎得对着墙壁的机器刷过员工识别证,于是她按下旁边的呼叫铃。

  “你是新来的助理小姐是吗?”

  在向帮她开门的职员请教过后,一个三、四十来岁的大姐上前来。

  “是的。”夏临君回答的时候,附近刚好有电话响起,稍微掩盖了她的声音。

  “太好了。你……小陈,你等一下,这个也要拿下去。”

  夏临君看到旁边一个男职员经过,大姐叫住对方,并且将一份文件交给他,再回过头来,大姐对她道:

  “不好意思,现在是年中,刚好是我们部门最忙的时候。”

  “不会。”她赶紧摇摇手。

  “你跟我来。”大姐转过身,带她往办公室里面走,一边俐落地说道:“我们部门的老总……就是总精算师,他昨天因为一些突发的状况到南部营业区去了;我们还有一位主任,他出国参加研讨会,要后天才回来。主管暂时都不在,所以没办法帮你介绍。”她停在一个房间前面,伸手推开眼前的门。

  夏临君跟在大姐身后,来到像是小型会议室的地方。

  “抱歉,因为现在真的很忙,你的座位可能要先等等,请先暂时坐在这里好吗?”

  大姐拉开一张椅子。

  “没关系。”夏临君不介意这种小事。

  大姐微微一笑,问:

  “你有把照片带来吗?”

  “在这里。”她从皮包里拿出昨天电话里叮嘱过要带的大头照。因为她面试经验丰富,其实照片几乎是随身携带了。

  “你稍微等一下。”大姐接过照片,很快地走了出去,留下夏临君一个人在会议室里。

  夏临君环顾着四周,然后把皮包放在桌上,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她才想起由于差点睡过头,她还没吃早餐。正要坐上椅子,臀部都还没碰到椅垫,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她反射性地站直。

  那位大姐抱着文件出现在门口,笑眯眯地向她道:

  “你准备好了的话,来帮我们吧。”

  “啊、好。”夏临君赶忙走到她身边,大姐将文件交给她,告诉她每个袋子里的文件都要印三十份出来,影印室在走廊底最左边的房间;俐落地交代完以后,就去忙了。

  夏临君抱着牛皮纸袋,找到影印室,里面有其他人,她点点头礼貌性地打个招呼,然后使用没人在用的影印机。影印文件对于有过杂物工作经验的她而言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只是页数不少,她约莫花了二十分钟才完成。拿着还带有温热触感的纸张,她在偌大的部门里绕了两圈才找到那位大姐;接着被交付几份需要重新打字的资料,大姐给她一台笔记型电脑,让她能在会议室里作业。

  因为键盘和输入法用不习惯,这个工作多磨了一些时间,不过还好也顺利完成。这回到外面要再找那位大姐时,却不见对方人影,于是她请问别人,那人指示她得先把那些文件送到别的部门去签名;等她办好回到办公室,之前的那位大姐把贴好照片的识别证交给她。

  然后,跑文件、处理文书工作、认识别的同事,以及让别的同事认识她,时间在学习与工作中迅速流逝。已经在不少公司待过的夏临君,虽然没有厉害到立刻完全上手,但也算相当能够适应。到了中午,新认识的同伴友善地介绍她公司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以及绝对不要去光顾的店。午休结束后,她很快有了新的课题,必须使用从来没接触过的计算软体,核对和修改文件里的项目,不会的就要请教……忙碌的一天飞快地过去。

  隔天和再隔天,她也都处于这种适应新环境的繁忙状态。直到周末,她才放松心情得到休息。

  虽然每日回到家几乎是倒头就睡,但是这家公司的气氛她很喜欢。处理好事情而回来部门的老总看来福气又和蔼,同事们也都不错;中午常吃的那家便当店又很便宜,对面那家卖蛋糕和简餐的咖啡店更是美味。

  终于找到工作是件好事,她绝不会随便嫌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