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小心爱上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不小心爱上你 楔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想要和不同的你混合在一起成为分不开的一体

  所以拚命地摇晃、搅拌、翻滚

  于是失去形象,在你面前变得乱七八糟、灰头土脸

  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你



  “啊。”

  当打开门看见社团教室里坐著的“那个人”时,夏临君第一个念头就是再把门给关回去。

  下意识地发出声音,连夏临君自己都吓了一跳。教室的正中央放著一张长桌,那个人就坐躺在靠窗的木椅中,交叉著双腿跨在桌面上,两手搁

  在脑后,脸部朝上,盖著本书,状似在睡觉。

  就算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会用这么大剌刺的姿势在社团教室里休息的人,也只有那一位了。

  因为她出声的小小错误,那个人将盖著脸的那本“平面几何高等解题技巧”拿下,一脸不高兴地往她的方向看来。

  “学……学长好。”

  由于对方已经清醒,就算想走出去也来不及了,她只得礼貌地问好。

  “嗯。”被唤作学长的男生名叫曾浅日,制服上编著表示三年级的三条线。

  学长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大好。夏临君低头缓慢走进教室,找到离学长最远的右边角落位置,很是犹豫地拉开椅子坐下。

  她的对面是三个大型书柜,摆满各式各样的书籍、毕业纪念册和社团活动报告,还有漫画以及几本小说,但最多的还是数学相关的深入问题集。

  柜子的上方展示著许多奖杯奖牌,那代表著历届学长姐辉煌优异的成绩。

  学校规定学生必修社团,就算学分是零,但不修就是不行,总之一定得参加社团。她对于自己的体力完全没有信心,运动类的社团自然不在考虑之列;音乐的话,她也只有小学的程度;围棋她也不会;话剧、魔术那些她更不懂。

  一直以来,她就是一个成绩还算不错,但却不晓得自己有什么嗜好或才能的那种人。

  为什么她会加入数学研究社呢?就算她的其它科目可以经由用功读书而得到不错的分数,但就只有数学,只有数学她是怎么念都无法理解,仅能靠硬背公式取分,每每都因此而拉低她的考试平均。

  人总有拿手和不拿手的事,就是这么回事而已。从小到大对数字理解就奇差无比的她,只是在新生入学时,负责社团招生的学长姐对她说数研社轻松又好混,天花乱坠的言辞加上略带强硬的拉人态度,最后她被骗在入社申请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还幻想著这个社团能不造成负担就好了。

  成为数研社的一员之后,她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新生训练的时候,学长姐人都很好,虽然不大习惯,但团康游戏却十分活泼;不过,接下来正规的社团活动展开,面对著那些彷佛认识却又陌生的数字符号,她脑中一片晕眩;更在发现好像每个人都能够多少参与讨论,只有她半句话也插不上时,她明白自己选错社团了。

  庆幸的是干部和高二的学长姐人都还算不错,就算她的程度跟不上,他们也不曾多说什么。

  原以为可以就这样安然度过直到下学期,但是,这样的小小愿望全被这个叫做曾浅日的三年级学长给毁了。

  *

  “啊。”

  当打开门看见社团教室里坐着的“那个人”时,夏临君第一个念头就是再把门给关回去。

  下意识地发出声音,连夏临君自己都吓了跳。教室的正中央放着一张长桌,那个人就坐躺在靠窗的木椅中,交叉着双腿跨在桌面上,两手搁在脑后,脸部朝上,盖着本书,状似在睡觉。

  就算看不到对方的脸,但会用这么大剌剌的姿势在社团教室里休息的人,也只有那一位了。

  因为她出声的小小错误,那个人将盖着脸的那本“平面几何高等解题技巧”拿下,一脸不高兴地往她的方向看来。

  “学……学长好。”

  由于对方已经清醒,就算想走出去也来不及了,她只得礼貌地问好。

  “嗯。”被称作学长的男生名唤曾浅日,制服上绣着表示三年级的三条线。

  学长看起来似乎心情不大好。夏临君低头缓慢走进教室,找到离学长最远的右边角落位置,很是犹豫地拉开椅子坐下。

  她的对面是三个大型书柜,摆满各式各样的书籍、毕业纪念册和社团活动报告,还有漫画以及几本小说,但最多的还是数学相关的深入问题集。

  柜子的上方展示着许多奖杯奖牌,那代表着历届学长姐辉煌优异的成绩。

  学校规定学生必修社团,就算学分是零,但不修就是不行,总之一定得参加社团。她对于自己的体力完全没有自信,运动类的社团自然不在考虑之列;音乐的话,她也只有小学的程度;围棋她也不会,话剧、魔术那些她更不懂。

  一直以来,她就是一个成绩还算不错,但却不晓得自己有什么嗜好或才能的那种人。

  为什么她会加入数学研究社呢?就算她的其它科目可以经由用功读书而得到不错的分数,但就只有数学,只有数学她是怎么念都无法理解,仅能靠硬背公式取分,每每都因此而拉低她的考试平均。

  人总有拿手和不拿手的事,就是这么回事而已。从小到大对数字理解就其差无比的她,只是在新生入学时,负责社团招生的学长姐对她说数研社轻松又好混,天花乱坠的言辞加上略带强硬的拉人态度,最后她被骗在入社申请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还幻想着这个社团能不造成负担就好了。

  成为数研社的一员之后,她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

  新生训练的时候,学长姐人都很好,虽然不大习惯,但团康游戏却十分活泼;不过,接下来正规的社团活动展开,面对着那些仿佛认识却又陌生的数字符号,她脑中一片晕眩;更在发现好像每个人都能够多少参与讨论,只有她半句话也插不上时,她明白自己选错社团了。

  庆幸的是干部和高二的学长姐人都还算不错,就算她的程度跟不上,他们也不曾多说什么。

  原以为可以就这样安然度过直到下学期,但是,这样的小小愿望全被这个叫做曾浅日的三年级学长给毁了。

  曾浅日以前是数研社的社长,升上三年级之后淡出社团,给二年级接手,这是学校的规定。他领导社团的那个时代,数次在有名的科展和大赛中得到奖牌,所以现在虽然因为准考生的身分而离开社团,但仍旧会时常过来指导。

  就好像他已经发现她来社团只是增加人数而已,在大家讨论题目的时候,他经常叫她起来回答问题;她当然不会,总是哑口无言地呆站在那里。

  她想起以前国中时也会被老师叫到台上做题目,那种做不出来的糗窘尴尬和丢脸记忆直到毕业之后仍难忘记。

  仿佛找麻烦似地,只要曾浅日出现在社团里,那天她一定会被点名解题。

  浅日学长的教导方式一点也不温柔,评论时总是会骂人或夹枪带棍地讽刺;和其他社员相比,程度几乎等于零的她,每个星期的社团活动变成最痛苦的地狱。她甚至开始讨厌这个学长,因为他每次都让她难堪。

  悲惨的回忆让夏临君默默地望着自己带来的课本,她无法不去在意室内只有她和学长这个事实。

  虽然觉得不喜欢,夏临君却又无法站起身逃跑,只能想着其他人怎么还不赶快来。明天有英文小考,可以的话,真不想来社团,早点回家念书还比较实际……

  推动椅子的声音让她回过神,她用眼角余光瞥到学长离开座位,并且朝她走过来。

  “喂。”

  一本问题集和欠缺礼貌的叫唤由头顶上方砸下。学长有点高音的声调令她胆战心惊,夏临君只能瞅住那本丢在面前的数学习题。

  “我说,你在社团活动的时候老是心不在焉的。”曾浅日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

  “其他人在讨论的时候,你也一副茫然的样子。”

  因为我不会啊。夏临君没有回答,只是捏紧了自己的书角。

  “你不要以为来这里随便混混就行了。”他对她道。

  我没有,我只是选错社团而已。学长略带警告的讲法令她抿住嘴。

  他伸手,打开她面前那本问题集,对她道:

  “你做做看这两道题目。”

  为什么她要?夏临君不想听他的话,但是却更不能拒绝。这个社团里,除了现任社长外,最大的人就是他。说起来,其实学长比社长更大也说不定。

  她深吸口气,一语不发地拿起笔来。

  没关系的,这些式子她都看过;虽然这样告诉自己,企图厘清思绪专注解题,但是,她认得算式,算式却不认得她。

  在写到第四行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了。a是这样,b是这样,因式分解以后是……努力地写着答案,算式却开始变得混乱,她拚命地想从里面找出弄错的部分,想着干脆重新写一遍,结果问题集却突然被抽走。

  “啊!”她惊慌地抬起脸,望着检视她那乱七八糟算式作答的学长。

  “你到底来学校学些什么?”他在看过她的式子后皱眉道。“你真的有认真在上课吗?”

  “我……”不知该说什么,她嗫嚅着,只想赶快把本子拿回来。

  曾浅日挥挥那本问题集,用一种她的那些答案相当诡异的表情,说道:

  “你写了十分钟,最后却导出根本不存在的式子,我看你根本就是在乱写吧。”他将书本放回桌面,在她面前转正,指着那可笑愚蠢、也根本不可能的算式给她看。“而且这是国中时就应该会的基本题型,你连这都不会,到底是怎么考上高中的?”

  比起一般的男生,这个学长的嗓音听来总是比较高,虽然明明是天生的特质,夏临君却从一开始就认为那是他刻薄的一种表现。

  “呃、哈哈……”那细高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已经不晓得是第几回听到学长对她这样的恶毒批评,原本想像平常那样干笑两声带过去,但,也许是已经忍耐太多次,她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办法顺利地笑出来了。“哈……啊。”

  为什么……自己真的已经很用心很认真地写了……为什么他要用那种口气贬损她?

  无论是谁,都有一两件不会的事情啊。

  眼眶突然一阵酸,她斗大的泪珠在长睫边缘徘徊。夏临君飞快地拿起自己的东西,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勇气,她抢下学长手中那本问题集,低头喊道:  

  “学长,我要早退!”

  接着立刻起身,头也不回地跑出社团教室。

  她恨死这个学长了!

  再也再也再也──不想见到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