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时的月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当时的月亮 尾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雨后的金色阳光洒在花园里,枝叶水色一片晶莹,她踮脚往窗外巡视花团锦簇中的小人影,高声一唤:「妹妹,过来!」

  甩着马尾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从花园一角挨过来,对她甜蜜地应声,「妈咪。」

  「来,把这杯果汁端给小义叔叔,小心别倒翻了。」她握住女孩的双手,绽开一个鼓励的笑。

  她盯着小女孩小心翼翼地将果汁捧进客厅,回头再料理着水果沙拉,眼皮仍跳不停,从知道林义要到家里作客,就没安神过。一年了,她的心还是不能全然舒坦。

  「在想什么?」匡政走到厨房,拿了只空玻璃杯,倒了一杯水喝,盯着这阵子独处时就会愁眉不展的女人。

  「在想,我们的馆子得多找个厨子训练,妈一回台湾,人手就会不够了。」为了随时可以吃到程家味,他们在吉隆坡开了间的餐厅,请叶芳芝坐镇,原封不动将程家面馆经验移植,训练出在地掌厨,没想到餐厅在这里一样受欢迎,叶芳芝几乎忙不过来。

  「我知道,这两天就会找人。」

  她觑了他几眼,若有所思问道:「和小义聊些什么?」

  「他快结婚了,工作还不稳定,还是不习惯没看到我们──」他止声,发现她心不在焉,从后圈住她的腰,笑问:「妳想问的是这个吗?」

  她沉默了一会,语带抚慰,「匡政,人世不可能没有缺憾的,如果你母亲也在,她一定是希望你像现在过着安稳的生活,不再回头过去,这一直是她的愿望不是吗?」

  「嗯,然后呢?」声音沉了点。

  他慧黠的妻子,不会不明白他偶尔蹙眉时,或每逢特殊节日时流露的言若有憾,他将它尘封了,并未代表能全然放下。林义捎来的任何讯息,她都深怕会勾起丈夫的绵绵旧恨。

  「我们可不能违背她的希望喔!不管小义带来什么消息,那里一切都和你无关了,你不能再去找骆进添……」她停顿,回头吻他一下,「我们母子三人比什么都重要喔!这是匡家家训,听到没?」

  他心一跳,屏息问:「什么时候变成母子三人了?」

  她低下头,在水果切片上淋上沙拉酱,不说话了。

  「程天聆,妳再卖关子,我就告诉叶芳芝小姐,让她逼问妳──」

  「别去!」她摀住他的嘴,懊恼道:「我说就是了。昨天才发现的,别跟妈说,她肯定又煲汤进补的,两头忙怎么忙得过来!」

  他咧开嘴,一脸灿然,胸口长期以来的郁郁梗芥松散了些,他制止了她忙碌的手,端起水果盘,环着她的肩,怜爱地吻她的耳垂,「走,别弄了,我们一起去说服小义,看他愿不愿意留下来帮店里的忙。」

  她含着笑,执起他的手,走向盈满午后阳光的客厅。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