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时的月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当时的月亮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使劲地擦抹每一张桌子,动作之粗鲁让每一个擦肩而过的服务生行诧异的注目礼,从一楼到二楼,把每一张桌面擦得光可鉴人,她的脸却越发黯淡,手势夹着劈啪响的怒火烧焦味。

  「那个──程小姐?」把一张张椅子倒扣在桌面的员工期期艾艾地阻止了她,「够、够亮了,我们要拖地了,您、您可以收工了。」

  「噢。」她往空无一人的十九号桌看去,拿了个托盘,把上头早已冷凝的小菜和莲藕汤收起,颓步下楼。

  十一点了,不会有人来了,她把冷菜送往厨房,脱下围裙,放下扎束的马尾,强堆起笑脸,对看着帐单的叶芳芝道:「妈,我先回去了。」

  「嗯,匡政不送妳了吗?」叶芳芝眉眼未抬,随口问。

  「他今晚有事。」她背起背包,默然离开。

  不只今晚,连续好几天了,匡政白天在店里坐镇几个钟头,晚上不再出现。简单地交代有事会忙一阵子,至于忙什么、何时可以见面,她一概不知,被动地承受情人的时热时淡。

  她希望他快乐自在,从不要求什么,她却因为给予他太多空间而不快乐了。她本可以要求的,她亦可以直接到他住处质问的,但如果连她自己都厌恶这种紧迫钉人的强势作为,又怎能希望他接受呢?

  但,匡政真的爱她吗?有多深呢?她终究惶惑了,他甚至没为她办支手机在身,让她随时可以找到他。她替他想了借口,他们每天都能见面,手机没多大必要;然而,她现在却有一丝丝后悔了,她多想听到他的声音,一、两句也行,让她知道他对她的渴盼一如她对他的,仅仅如此。

  即使在紧紧相拥的时刻,他依然时而遥远、时而模糊。

  「程天聆。」

  转角处,熟悉的叫唤声飞来,她微转身,没有显得更兴奋。

  「你今天不用送我,我自己会走。」她用力踢着石子。

  「我跟在妳后头,妳可以不说话。」林义看着她的背影。

  「小义,你回去吧!」她闷声说着。

  「……」脚步声持续着。

  「小义!」她怒回头。「我不要你送,我不要任何人送!不认识你大哥之前我都是自己回家的,我要的不是这个,你告诉匡政,他做不到的事不要叫别人代劳,我不稀罕!」她突如其来低咆,林义往后跳开,不知所措。

  「妳……别激动,大哥真的有事,不是不来。」看来再有耐心的女人也忍不住了,但是,他可不认为事情没乔好前坦诚相对,结果会比现在更好。

  「有什么事我不能知道?」对喜爱的人一无所知是她的疏忽,但任凭状况朦胧下去就是她的失败。

  「反正,他真的很忙,忙完了,就会告诉妳了,到时候,妳别不开心就好。」他只能尽接送义务,其它事是没有插手余地的。

  她懊丧地扁扁嘴,「我知道了,他总有他的盘算。」简言之,匡政把她当孩子看,所有的事他概括承受。

  她可以改变这种模式的,总有一天,她是要和他一起面对各种险阻的,而非无知地躲匿在他羽翼下不知世事。

  「小义,走吧!」她挥手。

  就让匡政放心吧!这是她现在能做的,下一步,她要想办法全盘了解他。

  *

  匡政会来!

  她从下午在幼儿园接到他的电话之后就在翘首等待,所有的恼意化为甜意。

  「妈,藕汤和凉拌三丝替我留一份。」

  她按耐不住,还是作弊了一下,先预留很快就热卖告罄的单品。

  「知道了。十号桌餐点先送去。」叶芳芝冷眼旁观,女儿的一喜一悲全都因匡政而生,她对匡政没有意见,但即便她有个大而化之的天性,也能感觉出女儿喜欢的人笼罩在五里雾中。

  托盘上的餐点小而多样,她慢条斯理地将碟碗在十号桌台上摆放好,眉开眼笑地,不时逗弄着高脚椅上的二、三岁的小女娃。将小汤匙塞到女娃胖嘟嘟的手心,心情极好的抓着小手舀起一汤瓢的红豆奶酪,女娃一口含住,开心地哇哇叫,黑圆的瞳人晶亮地闪着,她看得呆了,轻捏了女娃粉颊一下。

  女娃的母亲十分亮眼时髦,看着她熟练地喂孩子吃食,友善地回笑,「你们的东西真的很不错,服务也很好。」

  「我们有个好厨子。」不忘吹捧母亲一下。

  「阿姨──」女娃挥舞着胖小手,想爬出椅座,汤匙跌落在地,她急忙抱住孩子,弯下腰捡拾。

  「不好意思啊!」女人忙抱过孩子安抚。

  她殷笑,「我去换支干净的来。」

  匆匆来回,她递上新的小汤匙给那位母亲,正要离去,女人叫住了她,「小姐,请问一下,这里的老板匡先生来了吗?」

  「匡先生?」她一怔,职业化地亲切笑道:「小姐对餐点有什么不满意的吗?我可以为您解决──」

  女人笑着摆手,「喔!不,单纯和他打声招呼罢了。今天本来没打算要来这的,刚好路过顺道进来看看。」

  「喔。」她禁不住打量着女人,小女娃顺着她的身躯往上爬,拿她当柱子。「匡先生还没来,小姐要不要留个话,我替您转告他。」

  「不必了,反正晚上还要见面。我只是想当面告诉他,店做得很好,连他女儿都爱吃这里的点心。」女人大方地表达。

  她霎时失神,笑容倏忽隐去,低头看着呱嚷着要她抱的小小圆脸蛋,喉声异样地干哑,她倾着脸问:「女儿?他有女儿了?」她在作梦吧?这是一个多诡奇的梦,攀爬在大腿上的幼儿却又如此真实,女人说的匡先生是匡政吗?她狠咬了下唇一下。

  「就是这个小宝贝啊!他现在慢慢在适应作爸爸呢!」女人不避讳地说着,脸上有着近似幸福的愉悦。

  「那小姐就是……」突然间,她竟感到女人的美好神态难以直视。

  「孩子的妈妈啊!」似乎不可思议有此一问。

  下唇渗出了咸腥味,她指尖一抹,见到了血色,确定了不是作梦。孩子近三岁,那么,女人就是他的前妻了,她竟为了他留下孩子?如果不是余情未了,没有女人会做这么大工程的事。匡政近日的不对劲,是为了前妻的回巢吧?

  她举高孩子,下意识与印象中的那张面孔对比五官,汪漫起来的水气却让视线糊成一片。圆嫩的小手指拂过她的睫毛,儿语着:「阿姨哭哭……」

  她慌错地放下孩子,有礼地对女人躬身:「请慢用,我去忙了。」

  她视而不见地穿过人影幢幢,回到员工休息室,木然地拿下围裙,抓着背包反身就走,行经厨房,叶芳芝唤住她:「去哪啊?匡政来了吗?」

  「我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她没回头,也不敢回头,纷乱的脑袋、跌撞的步伐,艰难地走出店门。恍惚间,有人拉住她的手臂,扳过她的脸,温柔而关心地问:「天聆,妳去哪?」

  她困难地在不断浮升的水雾中认出那双朝思暮想的眼睛,忽尔笑了,她费力地发声:「匡政,没关系的……一切都没关系……不要为难、不要解释……我没关系的……」

  他困惑又担忧,「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她牢牢地看着他,努力记住他令人心折的温柔眼神,他正要开口,她冷不防揽住他脖子,重重攫住他的唇,他倒退了一步,抱住她。短暂而深眷的吻后,她蓦地放手,笑着说:「匡政,我没有后悔爱过你。」

  她快步走开,越走越快,怕稍一停歇就会失控,做出让他左右为难的决定。

  她最终还是抵抗不了他的过去,她也不会再有机会,让他们的故事画下完整的句点。

  *

  「阿福嫂,阿福嫂?」程楚明大声叫唤,脖子转了九十度,不断往斜后方瞄的妇人终于回了神,眼珠子朝左一斜,神秘兮兮地说:「程先生,你那侄女有没有问题啊?我看她失魂得很厉害,两个大眼睛不像以前那么灵活了,不会是被什么煞到了吧?你千万要小心,给她带去收一收惊……」

  程楚明瞟了眼软趴趴靠在墙上的程天聆,尴尬地干笑,顾左右而言他,「没事、没事,我刚才跟妳交代老公的事听清楚没?要注意喔!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福嫂边走边瞧,「登」一声撞上门板,声音不小,程天聆像只被惊醒的懒猫,动了动,抬眼道:「阿福嫂,妳常这样冒失怎么管得了妳老公?」

  听起来神智清明,阿福嫂搓搓发痛的前额没好气地走了。

  程楚明搬张凳子到她前面,探了探她的额头,「没发烧,那就是失恋了?」

  她垂眉敛目,不动如山,打定主意不说话。

  他作势长叹,竹扇搧了搧,「也好,匡政不适合妳。安龙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一直是骆进添的随从,以前听他提过三年多前那场内讧风暴,骆进添让底下得力的助手扛了事,度过难关,没想到那个人就是匡政!匡政这人不简单,妳还是离他远点好,我看过他命盘,他最近会有些麻烦事,这个人呢,未来好坏都在这一关了。」

  「什么麻烦事?」从奄奄一息中抬头,不会是桃花劫吧?

  「欸?有兴趣啦?妳不是从不预测未来的?」他找到机会揶揄她了。程天聆虽常基于亲情担任助手,但从不曾好奇探知自己的未来,她常说:「不管知不知道,事情会发生的就会发生,躲得过的就不是命运了,有猜不到的意外,人生才够精采。」听来有理,可没几人做得到,一遇到关卡,人人迫不及待要趋吉避凶。

  「你不说就算,反正不关我的事了。」她又靠回墙上。

  「这么潇洒?他得罪妳啦?」

  「没,是我运气不好,好人好事轮不到我。」念头转啊转的,还是转到想淡忘的人身上。「别告诉妈,我不想让她找上这里烦我。」

  竹扇敲到她头上,「妳……还真是跟妳妈一样疯!」胡涂到把匡政当宝,把和匡政在一起视为好事?「程天聆,妳醒一醒,妳看看这个人的名字,匡政,应该要匡正不良,结果该做正事的他,以前做的却都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高风险之事,他的人就跟他的姓一样,有自立门户的本事却被恩情给框起来了,妳甭傻了,安定日子他过不久的,听安龙说,骆进添最近在怀疑他跟死对头有接触,妳现在离开他正好。」

  她猛揉挨打的天灵盖,瞅着程楚明,「不是人人都能选择有好结果的路走,你别说我,你明知道妈不会接受你的,怎么还是守了半辈子啊?」

  「呃,呃,说什么啊?小孩子胡说八道什么!」脸乍红乍白,再兜头猛敲她一记。

  「你别打我了。」她吃了痛,两手遮挡在头上。「难道不是吗?谁没事管那么多弟媳妇嫁不嫁人啊?爸曾说,他结婚时,你前一晚醉得连婚礼都没参加,害他们临时找不到司仪。你平时眼光很高,竟然和见不到几次面、说不上几句话的同事妹妹闪电结婚,二十年后还是离婚了,付了一大把赡养费,诊所也让别人经营不管事了,坐在这个小佛堂里想从别人的命运看透人生,结果呢?结果呢?」

  「妳还说,妳还说!」扇子此起彼落,毫不手软。她东闪西躲,干脆跳起来,一把抓住扇柄,两人各自拉锯着。程楚明狠骂:「鬼丫头没大没小……」

  「我做的事跟你一样,开心就好,管它结果怎样。你以为看透人生就可以看淡对妈的心了,怎么最近都不上门了啊?因为你知道没了爸,妈也可以振作,你却不行……」门一拉开,她飞窜出去,再反手关上,夹住了追来的扇柄,语气忽转低软,对着门缝说着:「大伯,你放心,我会振作,我跟你一样,只想要喜欢的人快乐,你瞧,我们真是一家人。」

  门内一片沉默,扇柄却缩回去了。她轻笑一声,眼神很快如失去电力似地黯淡下来,满面落寞地,在三三两两看戏的客人注视下,走出佛堂。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