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时的月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当时的月亮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餐点整齐摆上客桌,托盘放到一旁,她在男人面前坐下,拿起筷子,俏皮地喊声:「客人请慢用。」

  匡政抬头,笑意满满,两人相对而食。

  「我们的店上杂志了。」她忍不住分享喜悦。

  「我知道。」他没告诉她,杂志记者是他多年相识的好友,特地为他撰写一篇美食访记介绍,扩大知名度。

  「妈说,我们的店上个月盈余又增加一成了,只要一年,我们的成本就回收了。」

  「我知道。帐是我管的,妳忘了?」他笑着摇头。

  她伸伸舌头,「人家都说,我们的位子不够多,吃饭时间总要等,是不是该把三楼也租下,多增些位子?」

  「重质不重量,有人等,东西才显得稀贵,人潮才不会断。」他吃了一口看不出名堂的东西,在嘴里反复品味着,疑问:「这是新菜色?」

  「是啊!妈说让我们先尝尝,好的话就试推一些出来。」

  她反复地说着「我们」两字,明显地把他视为一体,他尝的菜是酸辣味,舌根却泛出了甜味。「不错,就做吧!挺开胃的!」

  她笑得合不拢嘴,「二厨说,我们的小菜快喧宾夺主了,许多人专程吃这些小菜配白饭还外带呢!」

  「嗯,我知道。」他胃口极好地吃着。

  她噘起了嘴,失去了报喜的乐趣。「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他停下夹菜,思索地答:「唔──我不知道,妳昨晚是几点离开的?」

  她顿时讪讪,「大概……十二点半,你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我不想吵你,所以就先走了。」

  每晚,店不忙后,两个人在他住处会有独处的时间,一边自在地说着话,她一边替他收拾着房子,像在自己家里习惯做的居家工作一样,两个多钟头后,他再送她回家,保持着亲密但不逾越的关系。

  「以后不可以这样。不想叫醒我,妳就待着别回家了,半夜路上危险。」他没有笑容,正色说着。

  「噢。」她听话地应着,又掩嘴小声解释,「我不能不赶同家,妈会误会的。」

  他瞇眼,「妳以为,真要发生什么事,需要一整晚的时间吗?」她在小地方偶有天真的时候。「妳母亲没这么难沟通的。」

  「呃──也不是,」她搔搔头,「我只是想让人家觉得,你一直都很尊重我,对我很好,不想有误会──」

  匡政十分守礼,守礼到她不主动吻他,他不会随时表示情人间应有的亲昵,总是像待孩子似地揉乱她的头发,顶多就是在脸上啄吻一下,更别说越级爱抚了。她有种模糊的失望,思忖后得到一个结论,大概是自己不够魅惑,引不起他的兴趣,所以他第一次吻她才会觉得和吻小狗差不多。

  「妳的意思是,哪天发生了,就是不尊重、对妳不好了?」他戏挑她的语病。

  她耸肩,意外地没有难为情。「不会的,没必要,你不会让它发生的。」

  他愕然,「何谓必要?」这个说辞挺古怪的。

  「唔……比方说,结了婚了,或者,你想有个孩子──」她顿住,发觉自己说过头了,连忙打住,「别误会,我没暗示别的喔!」

  她径自笑起来。他却若有所思地拧起眉,眼神渺远,「只怕妳──再过一阵就不会想嫁我了。」

  她气恼地放下筷子,「我不是在玩家家酒!」他始终不放心她。

  「没这个意思。」他安抚,看她一眼道:「天聆,为什么喜欢在幼儿园工作?」

  她坦言:「一来我受不了整天待在热烘烘的厨房,二来我懒啊!」

  「嗯?」她做事的劲头一点都不懒。

  「懒得在职场上勾心斗角啊!小孩子可爱、没心眼,和他们在一起愉快多了。」不过,自从马晓玲出现后,她几度修正了这项看法。「为什么问这个?」

  他不语,陷入沉思。每当此时,她总有难以杜绝的不安感,心思复杂的匡政有某一部分是她抓不住的。

  楼下突兀地传来叱骂哗噪声,接着似乎有重物掼地,人人面面相觑,一个女服务生咚咚跑上楼,匆乱地奔向他,「匡先生,楼下有三个客人闹事,保全摆不平,叶小姐请您下去。」

  「怎么惹事的?」他镇定问。

  「他们一下子说太咸,一下子又说太辣,换了几次都不满意;还说服务生态度不好,嫌弃他们,其中一个人动手拉扯,保全上前制止,就闹开了……」

  他脸一沉,对程天聆说:「妳在这待着,我下去看看。」步伐略快地下了楼。

  三个彪形大汉,围站在倒下的保全身旁喝骂,椅子翻倒了一张;女服务生沮丧着脸蹲在地上收拾残片菜屑;周围的客人纷纷闪离;厨房的工作人员不知所措地远远围观。

  他走进人群中,没有先理会那三个闹事者,拉了保全一把,慰问:「没事吧?」保全怒意犹盛,他轻声斥退,转向三人,平和地问:「三位先生,小店服务不周,请见谅,有任何问题我可以效劳的吗?」

  「你是老板?」其中一人努努下巴问。

  「是。」

  牛眼打量看不出虚实的匡政后,牙签一口啐掉,「说你们服务好、菜色好,根本是虚传!不过要你的人换菜,居然狗眼看人低,说我们找麻烦,生意好就了不起啦?」

  他抿唇笑,「各位有何建议,我们一定尽量参考,只怕是小店能力有限,满足不了您三位贵客,怠慢之处请多包涵。今天这一餐当我们赔罪,请三位消气,等我们改进了,再请各位上门如何?」

  「欸,赶人啦?那我们的精神损失呢?」挺胸迫近匡政。男人胖壮,体积是颀长的匡政两倍大。「我要是打电话给爆料周刊你们就吃不了兜着走啦!」

  「你打坏我们的椅子和盘子我还没叫你赔呢,凶什么!」程天聆从后面钻出,卡在两个男人中间,纤细的身躯对比突兀,她伸直脖子,怒颜相向。

  「小姐,妳又是谁?老子没和妳说话,闪到一边去!」

  蒲扇股的大掌往她肩头一格,她巴掌对准一拍,又响又重。「你敢碰我!」

  对方没料到她会反击,手背吃了麻辣一记,怒火冲天,粗掌再次举起,在距离她面颊分毫之距陡然煞停,滚圆的手腕被匡政紧紧扼住。匡政面色没多大起伏,眼神却转峻厉,拇指和食指关节泛白,狠狠陷进对方皮肉,不过几秒,男人整只手臂发麻,剧痛窜入心肺,冷汗沿着鬓角滴下。众人感知有异,却不知异在何处,看起来不过是匡政阻止了男人动粗,僵持不下,后面的两个同伙不耐烦道:「跟个女人啰嗦什么!」

  「冲着我来没关系,不准动她。」匡政咬牙说着。

  「匡政──」她紧张地直唤。对方像三只大象,随便倒下来可以轻易把匡政压扁。

  她这一唤,原本要用左手展开反攻的男人乍惊,痛喊:「你是匡先生?」

  匡政手一松,男人弯下腰,抱着手臂,扭曲着脸,「你是骆先生的人……」

  两个同伙也吃了一惊,「这是匡先生的店?骆小姐没说啊!」

  三个人连声致歉,几乎是倒退着走出去,不敢多逗留,三秒闪得不见人影,留下大惑不解的围观人群。

  匡政如常吩咐员工善后,回头对还在发楞的她道:「妳来一下。」神情少了几分柔和,多了罕见的严肃。她莫名地跟在他后头进了办公室,他半掩门,盘胸靠在办公桌旁,不再有礼,「妳跑出来做什么?」

  他待人接物少有质问的口吻,她一时不习惯,喊他:「匡政,你在生气吗?」

  他不假辞色,「我在问妳跑出来做什么?面吃完了吗?」

  「没有,我怕你有事──」

  「我不会有事,可是妳差点有事!」那一掌几乎让他心跳停止,他料不到她胆大如斯,敢对个头庞大的混混呛声,大概是以前在小面店时期练出来的蛮勇,可他明明人住现场,她出头是为哪桩?

  「可是,我怕他们对你──」不可理喻的客人她不是没见过,匡政为人和气,总是微笑点头,从没训斥过员工,她担心他对付找碴的客人还是一派斯文,很快就会抵挡不了,万一挨了拳脚,吃了亏,好不容易建立的新生活又蒙上阴影,这是她不乐见的。

  「程小姐,妳不会告诉我妳想保护我吧?」他看起来有这么文弱吗?就算他寡不敌众,凭她蚂蚁之力能耐得了那一掌?

  「你平时那么有礼,我怕他们欺负君子,我想,他们不至于对女人动手……」她蓦地想到方才那幕,委屈道:「我要是知道你是练过的,才不会那么傻呢!」

  「唔?妳说什么?」他暗讶。

  她得意地翘起脸蛋,「我这个角度看得很清楚,他被你掐得痛得不得了,动都不敢动,我武侠小说看的可不少,你一定是掐住他穴道了,他才会脸色发白。」她神秘地凑近他,两眼发异光,「吶,你可不可以偷偷告诉我,你会哪些武功?」

  虽然她有一部分是瞎蒙的,却不得不承认她观察力不坏,他捏捏她鼻子,「什么武功?不过是简单的防身术罢了!」这是他跟一个武术教练的狱友学来的皮毛,只能对付那些不学无术的三脚猫,不能出国比赛的。

  「喔?」她半信半疑,想起他在邀月坊攀檐跳楼的身手,睨着他道:「通常练过的人都不会随便道出师门的,你年少时曾经以一敌十吗?」

  「程天聆,妳以为我没事就出去喋血街头吗?我求学时代忙得很,没空做这些得不偿失的事。」他摇摇头,对她的一知半解啼笑皆非。

  「噢。」虚词响应,神色并没有释疑,脑袋歪了歪,想起了什么,吞吐问着:「匡政,你身上……有龙吗?」

  「龙?」真是神来一句。

  「或是其它的动物、字母之类的?」她屏着气,怕听到超乎她想象的答案出现。要是弄个怪里怪气的图腾,或是漫画英雄人物,她很难装出崇拜的表情。

  抹了抹疲倦的脸,他努力维持平静,「没有。我不爱那一套,我不做容易反悔的事。」她大概也以为他来过烧香、歃血、结拜那一套吧。

  「喔。」还是虚词,不很相信。

  忆及两人独处时,他还是保持绅士行止,无意更进一步,除了可能她魅力不够,会不会是他不想让她见到身上的蹯龙飞凤,怕吓坏了她,私下再忍痛去除刺青?

  「程天聆,停止用妳那种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没必要瞒妳。」再说,能瞒多久?他总是有可能和她袒裎相见的。

  他叹气,解开上衣钮扣,往两边掀开,再翻起内衣下襬,袒露精实干净的胸肌和腹部,她立即目瞪口呆。

  「够、够了,我相信你。」她连忙拉下他的内衣。

  门被冷不防推开,叶芳芝拿了盘试菜喜孜孜地冲进来,「来!试吃一下这个凉拌牛蒡──」声音嘎然而止──她预期见到的是女儿被训话的冷场面,专门来转移目标的,而不是暧昧得令人耳热的调情画面。

  「呃──等一下再吃也没关系,不急!」叶芳芝顺手带上门,跺了下脚,两个人未免太不会挑地方了!

  突来的插花让程天聆的动作中断,她放开他的衣襟,摸不着头脑地问:「搞什么?我妈怎么像个无头苍蝇似的?」

  他扣上扣子,噙笑,「这下妳可以放心在我家过夜也不用解释了。」她还会意不过来,他突又板起脸,「差点忘了正事了。总之,以后不可以再这样莽撞了,不必吃这种人的亏。」

  「匡政,」她靠向他。这阵子,她安逸得几乎都忘了心里的隐忧了。「那三个人,是骆家珍……她是针对我来的,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一手圈住她的腰,恢复了温柔的姿态。

  「因为我喜欢你,让她不开心了,今天才会这样。可是,我不想把你让给她,除非……」她眼里出现犹豫的黯淡。

  「除非什么?」

  她「哎」一声,很不甘愿地说出:「除非,你觉得和她在一起很快乐,或──有实际上的必要,我就会让开了。」

  他知道她口中的「她」泛指任何一个女人,他头一次感觉到,有母亲以外的女人如此在意他真正的感受,视他的快乐胜过一切,她的出现,让他荒冷生涯初露了曙光,而渐渐日盛风暖,激活了生意。

  他拥住她,耳语说着:「我现在很快乐,谢谢妳,请妳不要随便把我让给别人,我会很难过的。」

  心一阵飘飞,她又振奋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含笑俯身,在她绯色的颊上印上一个个爱吻,再移到她的唇瓣上,展开唇舌的密密交会。她心跳声不断扩大,脑袋里五色缤纷旋转,五指紧抓他胸前的衣衫,两腿快要撑不住时,猛然响起不应有的裂帛声,热吻暂停,两人微愕。

  眼光下移,他忍俊不住,「亲爱的小聆,妳把我的衬衫口袋撕裂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