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时的月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当时的月亮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停在那道红铜色大门前,他俯视她,露出一丝莞尔,「我可不可以开一下门?」

  她现出赧色,会意地放开从上公车开始就没有离手的暖掌。他一直任她牵系着,直到他的住处,她全身充斥暖洋洋的恍惚感,忘了他开启大门需要两只手。

  进了门,她忽然失去了平日大方无畏的活泼,半喜半腆地站据一方,瞄着可以透露他私密一面的天地。

  没有雕琢的惊艳、没有低调的奢华,只有出乎意料的素净。

  敞亮的客餐厅,冰洁的青石板地上,唯一的白色布沙发似碧波上的孤帆。简单的几个有历史的古旧收纳木柜靠墙放着,装饰性的摆饰一概缺乏,墙上有一帧中年女人的旗袍半身黑白照,顿有文秀书卷味,大概是家中长辈,算是唯一的挂饰了。

  太简单了,简单到彷佛这里的主人提一只行李箱就可以远走他乡,全然不必牵挂多余的身外物,他真是十足的里外合一了。

  「想一直站着吗?」他倒了杯水给她,解释着:「抱歉,没什么好招待妳的,让妳来这没别的意思,在这里说话不容易被打扰。」

  没别的意思吗?她倒是希望他对她另眼相看的。他总是节制有礼,未曾表露过对异性的本能渴盼,她也不认为自身条件能让他心向往之,今天得到他释出的近似动情的讯息,已超出她的预期了。

  「没关系,白开水很好。」像证明什么似地,她咕噜喝了大半杯,走到白纱轻扬的窗边俯瞰周边的街廓。

  原来他们住得得这般近,他到程家馆子才能如同家常便饭。

  「这些天做这些事,心里不好受吧?」他在背后开口,她吓了一跳,不是他的语气,她没见他抬高嗓门过,他一贯的沉静安定,似缓缓流淌的河,她惊异的是他话里的意思。

  「你──知道了?」她结巴。

  「小义想办法找到了拍照的人,拿到了照片。」他原本以为的不明动机,不过是屡战屡败的骆家珍得不到响应后的放手一搏,令他啼笑皆非。「家珍有个有求必应的父亲,很难不任性,我是她少有的挫败,真要到手了,就不会是宝了。」

  「那──今天为什么要去?」是在试探她吗?

  他细思了一下,「我想知道,怎样才能让妳快乐。遇见我之前,妳烦恼应该不多吧?」

  她呆了呆,不敢抢白,凝神以待。

  「妳很喜欢我吗?」他微笑问,语气无异于常。

  她楞住,没想到含蓄的他会直截了当问了这个心照不宣的问题。

  「呃……嗯!」只迟疑了两秒,便重重地点下头。

  没什么不可承认的,喜欢他是件好事,她愿意让他知道。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不想只作他的朋友,她想要……完完整整的拥有他。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他不惊也不喜,表情控制得当,但多了一份凝思,像是接到一份十分棘手的工作任务,需要审慎妥当的处理。

  「不用烦恼,这是我的事,如果你没有一样的感觉,不必勉强为我做什么。我知道你现在不想谈感情,你放心,店里的事不会受到影响的。」她极忙为他转圜,她可不想他的敦厚性情发挥在男女之情上,那比拒绝她更令她难堪。

  「别忙,我没说不喜欢妳。」她的确很紧张,很把他放在心上。

  如果,时光多倒流几年,他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她的;她是年轻了点,但并不幼稚,行事总会考虑到对方的感受,即使在不对感情想望的现在,她的一颦一笑仍能带给他如初夏般明亮的喜悦,和熏风拂身的自在。然而越发如此,他越不能躁进,他不能阻止她钟情于他,却可以控制未来伤害的发生。

  「你真的……也喜欢我?」她唇角漾开了惊喜。他能想象,再多给予她一点强烈的字眼,她就会像拿到期盼已久的耶诞礼物的孩子一样,兴奋地跳起来了吧。

  他平静的心翻动了一下,最终,他还是得面临这一刻。他真不忍心破坏她的快乐啊!不为了保有自己,纯粹是为了她。

  「我,并不如妳想象中的那样好。」一说出口,他便从她的脸色得知了这是很不高明的开场白、很糟的拒绝理由。无视她黯然的瞳眸,他继续说下去,「妳能不顾一切的喜欢有过很糟纪录的男人吗?」

  她释怀地笑,「我知道你有过婚姻,难道──你想告诉我,你伤过许多女人的心?」

  他垂下眼,还是一脸平静。「妳想知道,我不会隐瞒妳,听完了,妳再决定,是不是要继续投入下去。」

  她不说话了,认真地看着他。

  他轻轻替她拂开几根散落在眼前的发丝,温柔地笑了,「记不记得,妳告诉过我,有关妳母亲定情的故事?」

  她点头,目不转睛地。

  「那是个令我羡慕的故事,我的母亲运气就没这么好了。十几岁她到台湾念书,爱上一个刀口舔血的男人,那男人也就是我父亲。我父亲和骆进添,家珍的父亲,曾经替他们所属的集团立下许多功劳,替上头的人拓展了他们所谓的生意版图,黑白两道沾染涉足,一般人所熟知的娼、赌、包工程,无一不做。」

  她略显讶异,但表情变化不大,也不吭气。他接着说:「十岁那年,我母亲以死相逼,要我父亲脱离那看似风光,其实暗藏凶险的日子,我父亲拗不过我母亲,加上我也大了,瞒也瞒不过孩子的眼睛,他们带了我,不惜得罪一干朋友,移居到我母亲在马来西亚的娘家,过了四年这一生她最平静、最快乐的日子。」

  她仍然沉默。她猜得到,他的年少幸福必然终止在异域了。

  「我父亲这一生街头闯荡,并不懂得如何做正经生意,钱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下败得所剩无几,到最后坐吃山空,死于一场交通意外。我母亲因此生了一场大病,在求助无门之下,我们又回到了台湾。」

  那不会是一段容易捱过的岁月,却在他的轻描淡写中略过了,她约莫明白了,他如何养成了那不易动情的心性。

  「你们,又回头找了骆先生?」

  他颔首,苦笑,「似乎不得不说是宿命,我们始终脱离不了这个圈子。骆进添不计前嫌的帮了我们,还了我父亲欠下的钱债,请名医治好我母亲的病,让我完成了大学学业。那几年,集团一番变动后,他掌握了绝大部分权力和资源,和竞争对手岑卓适分庭抗礼。毕业后,我也被安排进了骆进添的底下企业做事,成了不可缺的要角干部,开始偿还他的多年恩情。」

  她再怎么镇定、怎么无预设条件,亦难无动于衷──这么温文宽和的男人,连眉头都很少皱一下的男人,竟来自于她从未想象过的世界!她知道,他不会是单纯的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无论企业名号多正派响亮,他始终在为骆进添做事,当然,做的不会是善男信女的慈善事业。

  「这有什么不对吗?」震撼一过,她心念一转,重新振作,安慰地笑,「你并没有杀人放火、逞凶斗狠,你只是所事非人……」

  「天聆!」他制止她,笑容未曾淡去,像在说着别人的故事,「好跟坏,不是流于表面,如此肤浅划分的。那几年,所有关于钱上面,需要合法转移、巧立名目安排的事,我都做了。妳想象得到的,洗钱、生意绑标、威胁利诱,虽然不是经过我的决定,也是经过我的执行而完成,我能说自己一尘不染吗?」

  她哑口无言,雾气遮住了视线,她怔了好一会儿,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急切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是吗?你不是脱离了他们吗?你现在在做正经生意不是吗?面馆不就是我们的努力吗?」

  一连串的问号,让他忍不住动容,他拭去她眼角的水气,「有些事,永远是个记号,抹灭不了。三年多前,因为一件股东内斗风暴,许多不能搬上台面的事被有心人掀开了,基于圈子里不成文的原则,公司里两位高级主管承担了这个责任,进了牢,保住骆进添不受牵连,我,就是那两个人之一。」

  她胸口蓦地发痛,泪串顺着鼻梁滚落。

  「我母亲在我入狱后半年,知道骆进添食言了,没有实践诺言让我脱罪,她受不了再次失去至亲的煎熬,心肌梗塞走了。这件事,远比牢狱之灾、妻子要求离异更令我难以承受,我永远也不能说服自己,我是个没有罪的人。十五岁那年立下要让她重获幸福的誓言,成了讽刺。天聆,我曾经让两个女人伤心,她们相继离开了我,我没有把握能让任何人得到幸福,这就是我不能爱妳的原因。」

  她拼命吸着气,仍不能阻止泪水不断地淹没眼眶,她握紧了拳头,结实地尝到了月圆月缺的苦涩。她深知世上没有完美的幸福,然而眼前那张痛楚都化在牢狱岁月的淡定脸孔,如此令她心脏揪紧,她宁可他愤世嫉俗,也不要他失去对人生的积极追求,一切变得可有可无。她与他之间的距离,并非是他不堪的过去,而是他决定不再爱任何人。

  她用手背擦了擦涕泪,猛然攀上他的肩,用力吻住他的唇,「匡政,我不在乎……」

  他的面颊染上一片湿濡,唇瓣都是咸味,他掩住她的唇,嗄声道:「不要太快下决定,不要说妳不在乎,我并不需要誓言安慰。回去吧!就算妳打了退堂鼓,明天,我们还是朋友,如果程家不介意我的过去,程家面馆可以一直开下去。对不起,瞒着妳这么久,我一直私心希望,能风平浪静的过日子。」

  「匡政……」她握住他的手不放,没有退缩。「我只想知道,没有这些事,你会不会接受我?」

  指尖轻轻擦过她的脸,「没有这些事,我就不会遇见妳了。这世间的事,没有『如果』,也没有『早知道』,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但是还没发生的,我们可以尽量让它不要有遗憾。」

  她后退一步,不再徒劳的说服他;爱的语言,不该是巧言说服,经历千山万水之后,他已经失去强大的动力追求所爱,对他来说,那些无异海市蜃楼。

  「我相信你,你是个好人。」她放下杯子,转身带上门离去。

  他痴立着,随着她的背影消失,一阵茫然涌至,他竟无法确定,拒绝她是对还是错?他感到了一股闷痛,随着心跳逐渐蔓延……

  *

  「下一位,二──十──号。」

  叫号声拖拉得懒怠无力,女客人一进问事间,瞧见斜歪在小桌上的女人似一摊泥,惴惴不安地在程楚明面前坐下。

  「程先生,我想问,我最近才认识两个月的男朋友人怎么样?和我合不合?这是他的八字。」女客谨慎地拿出一张纸条。

  趴在桌上的程天聆换了一个方向,瞅着女客,懒洋洋地脱口:「妳不花时间和心力了解他就想知道他跟妳合不合,是不是太投机取巧了?谈恋爱的是妳不是吗?」

  女客楞了楞,程楚明面色僵硬,搧着扇子直陪笑,「抱歉、抱歉,我看一看……这个男人嘛,个性耿直,就是脾气大了点……」

  程天聆往椅背靠,姿态没有起色,骨头似被抽光软瘫在椅子上,有一搭没搭听着两个人问答。

  「那程先生,你看看这个人以后事业会不会有成、可不可靠?」女客紧张着问。

  她纠起眉,瞟向女客,撂了凉凉几句:「有成不代表能一辈子爱妳,爱妳的人不见得有成,结婚又不是在选投资股票,花一点钱就想以小搏大。」

  「程先生,你这位小姐──」女客变了脸。程楚明一阵尴尬,向女客解释,「不好意思,她说话是直了点,不过也不是没道理,妳这个对象虽然不见得能发达,但中规中矩,为人老实,这点可重要了……」

  视若不见地略过程楚明的眼色,她不以为意地托着腮,手指在计算机键盘上无意识地敲打着。

  「程先生,他这个人是独生子,有个照顾他无微不至的寡母,你看以后我会不会有婆媳问题,能不能搬出去住啊?」女客再接再厉问。

  她陡地坐直,再度忍不住,「小姐,没有他老娘就没有他这个人的存在,妳好的全都要,坏的不去面对解决,这世界有这么完美便宜的事吗?」

  「程先生!」女客霍地推开椅子,「这是怎么搞的?我也是人家介绍来的,你们都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不等程楚明回神,白了程天聆一眼拂袖而去。

  程楚明抑住火气,冷笑着踱步到她面前,竖起大拇指,「程天聆,妳行,我看以后就由妳解答客人的疑难杂症好了,让妳坐在这吹冷气太浪费人才了。」

  「我说的是实话。」面有恹色地看着计算机屏幕。

  「妳当我三岁小孩?妳今天要是不说清楚吃错什么药,以后──」

  门啪地一声被推开,一团醒目的湛蓝色冲到她面前,劈头直问:「程天聆,妳在搞什么鬼?干嘛关机啊?」

  她抬只眼,面无表情,「这是我的自由,妳有意见吗?」

  程楚明一头雾水,向前道:「骆小姐,妳今天来是……」

  骆家珍一掌格开他,「闪开!」盛气凌人,「我们说好的不是吗?妳以为不去面馆就没事?妳到底和匡政说了没?今天整场秀我都没见到你们在观众席出现,我精心安排的舞会也白搭了,妳是怎样嘛!」

  「匡政不会去的,我不想勉强他。」她两臂交抱,冷睨刚从秀场退出,艳色逼人的骆家珍。「还有,以后我不想再当妳的搭桥,有本事自己去打动他。」

  骆家珍怒意勃勃,「妳真以为我是和妳说笑的,妳以为有匡政在面馆生意可以一直好下去?」

  「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她起身直视骆家珍,「对匡政而言,他失去的还会少这一样吗?」

  「妳……」骆家珍哑然。程天聆的态度逆转得真快,难道已知悉一切?

  「妳从不问别人要什么,只管自己要什么,和妳在一起,有什么快乐可言?他又不是神智不清,干嘛找个麻烦回家整自己!」几天的闷气找到了出口,一点都不修饰地倾巢而出。

  骆家珍回了神,不甘示弱,「妳知道什么?和我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给他,我可以弥补他失去的!爸爸最近准备把一间公司让他负责,他可以跟以前一样,拿回属于他的。窝在那家小面馆,有什么好的?那是他从前根本不会瞧一眼的小生意!」

  她面色一整,怒目逼前,流露浓浓的鄙夷,「你们眼里只有自己的价值,以为可以随便摆布别人的人生,想给就给、想拿就拿,他不会要的,他的母亲就算在世也不会希望他和你们骆家有牵扯,你们害他害得还不够吗?」

  「骆家没有害他!他身为骆家人,自然承担骆家事!」骆家珍不自觉惶退,气势大减。「爸爸是不得已的──」

  她不以为然地低吼,「妳就还给他清净吧!做这件好事对妳而言轻而易举,对他可求之不得,妳老是自以为是,从不去了解他,他如果莫名其妙选择妳,妳才该担心他看上的是钱而不是妳!笨蛋!」

  「妳──喜欢他?」程天聆激动得双眼泛红,不像在为单纯的朋友仗义直言。「妳喜欢他,对不对?」骆家珍抓住她的肩。

  「我是喜欢他。」一字字毫不含糊地说出,狠咬牙,「但是我不想勉强他!」

  骆家珍冷嗤,「妳撒谎!妳不敢说,妳在意他的过去,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刚好用来遮掩妳的虚伪!程天聆,少对我说教!」

  门板沉重的一甩,狠狠震动了她的耳膜,她两肩倾颓,闭上潮湿的眼。

  程楚明扭了扭从刚才就没动过的僵硬脖子,难以置信地上下打量方才振振有词的侄女,结结巴巴地用扇柄指着她,「搞、搞了半天,喜欢匡政的是妳……不是妳妈啊?程天聆,妳那根筋不对,竟然惹上骆家珍!」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