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时的月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当时的月亮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半伏在桌面上,心不在焉地叫着客人排号。计算机屏幕上一颗颗紫微星宿的名字,分布在生命的十二个宫位,对她而言,和无字天书差不多,却串连着一个男人的命运,一个她好几天萦绕心头的男人的命运。

  「回去吧!看妳那无精打采的样子。搞不懂妳,店开张好几天了,幼儿园下了班也不帮着妳妈,大明家里的丧事忙完了就会回来帮我,妳暂时就别来了。」程楚明绕到她身后,瞄见屏幕画面,挑眉道:「妳也紧张啦?快回去看着吧,别让妳妈真被这姓匡的给迷住了,他不是省油的灯,妳那个妈──唉!」

  见她听若未闻,他拉起她,背包塞在她手上,催念着:「走、走、走,别妨碍我做事,快回去!」半推半拉地将她赶离问事间,门在她身后坚决地合上了。

  从各个角落投射来的目光含带着异样,她朝等候的客人挤个无事的表情,走出佛堂。

  街道行人稀落,四下无人时,她用力哈出一口闷气,扯扯头发,跺跺脚。

  她这是在干什么?什么事都没有不是吗?

  新店如火如荼开张,大小琐事缠身,转移了叶芳芝对那晚她迟归的诸多不解。匡政如常地与叶芳芝每天为店务见面,偶尔和她打了照面,微笑是他们唯一的招呼语言,没有人再提起那天的事了。

  那抹宁静无言的微笑,和留在她手上的温度一样,一直淡化不去。映入眼帘的次数若太频繁,恐怕就再也回不去他出现以前的平静生活了,而心中那根被隐隐牵起的丝线会缠缚得更紧了吧?

  绕了几条街,还是走到了崭新的程家面馆前,匡政挑选的店址和旧店不远,走两条街就到,但临近大马路,很引人瞩目。开张后座无虚席,叶芳芝推出的家常菜色新颖精致、不油不腻,很受欢迎,招牌面更是来客必点,匡政的想法是成功的,程家面馆很快就能远近驰名了。

  她站在落地窗前,隔着一排绿色植栽往内看去,已过了一般人的晚膳时间,来客少了许多,还是有五成桌坐满;中式古典又现代的摆设优致不俗,和一般大众食堂般的面店有别,刚考完大考的程天佑也帮着在端盘送茶,脸上不再是从前的不耐;几名服务生穿梭来回,各司其职,一切都在运转着、活络着。她松了一颗悬挂的心,微笑地盯着弟弟出入厨房和外场的身影。

  她的父亲可以放心了,母亲投入得有声有色,回到家连累都来不及喊就沉沉入睡。匡政说得对,她是幸运的,叶芳芝虽迷糊,自始至终从未把丧夫的苦楚带给任何人,她该相信母亲的。

  「妳觉不觉得灯光色调该明亮一点,菜色会更好看?」

  「还好,这样气氛比较──」她噤了声,惊回头。匡政笑着俯视她,带点疑惑,「怎么不进去我们的店坐坐?」

  明知「我们」两个字没什么特别意涵,心脏还是有力的地跳了一下。「不用了,我回家路过,看一下我弟弟有没有在打混而已。」

  「进去陪我吃碗面吧!我有事和妳商量。」他不由分说地拉起她,直接走进店里,叫住一名女服务生。服务生恭谨地唤声「匡先生」,歪着头觑看身旁的她;她下意识闪躲异样的注意,挪缩到他高大的背影后,他转头客气地问:「来点甜点吧!妳应该吃过晚饭了。」

  她随口应着,神色不安地眼着他上了二楼卡座。他拣了个僻静的座位,不变的从容姿态,含笑的凝视,她过快的心跳奇异地渐又平缓下来。

  她静待他开口,他垂目沉思,无声中,碗面送上,他拿起筷子,神色自若地吃着,速度比平时快些。她不解问:「你老是这么晚才用餐,对胃不大好吧?你最近好象瘦了。」

  他停顿,对她的关注似有动容。「最近有许多事要处理,所以拖晚了些,再过阵子会好一点。」

  是什么事呢?她想问,却还是沉默,安静地不打扰他进食。看着碗里渐空,他温饱了胃了,内心涌起无端的暖意,她顺手递了张纸巾给他,笑问:「你找我有事?」她知道不会是多意外的话题,八成和店务有关,他们之间要产生别种关联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嗯。」他语气谨慎了些,眼神甚至微现恼意。「如果妳方便的话,不过不勉强,只是我自己处理……比较麻烦。」

  「呃?」这可稀奇,他会有什么棘手的事需要她?「你说说看,别让我掌店就好。」除了哄那群孩子,她什么本事也没有。

  他顿了下,说道:「如果可以,麻烦妳和妳伯父说一声,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家珍,请他……忠告家珍,不要再做无谓的努力,我和她是绝无可能的。家珍既然信妳伯父的看法,那么请妳伯父帮个忙,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一类的话就别拿来鼓励她了,坦白说,我很困扰。」

  她愕张大眼,「不会的,那一次我明明听到大伯说你不会是她的……」程楚明表明得如此斩钉截铁,难道事后又换了个说法?通常助手大明请假她才会到佛堂帮忙,后续骆家珍的动向她并无法全盘了解。

  「程先生的影响力不小,我明白有些人喜欢藉由命理之说得到鼓励或解惑,我没什么意见,但是毕竟这和我私人的决定相违背,我不想为了怕伤害家珍而给出空泛的承诺,所以,要请程先生帮个忙了。」

  他说得温和委婉,她的两颊却在延烧,她想起了执拗而明艳的那团火焰,真要燎原,恐怕很难阻挡吧?程楚明到底对骆家珍说了何种蛊惑之词,令她对匡政迟不放手?

  她难堪地致歉,「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件事,我会想办法──」

  大掌盖住她搭放在桌面上的手,施力按住,「不用抱歉,和妳无关,是我麻烦妳了。」

  她手颤动了一下,掌温炽热,眼光上移,一碗红豆沙奶酪忽然「登」声冒放在两人之间,伴随讥诮的笑声,「老姊,原来他们说的匡先生带来的女生是妳啊!我说呢,匡先生约会怎么可能选在这种人多的地方!妳不帮忙倒来这里当客人啊?」程天佑一手高举托盘,冷瞅着叠在一起的两只手。

  她慌忙跳起来,推了程天佑一掌,「臭小子胡说些什么!我们在谈事情──」她转向匡政,勉力堆笑,「你放心,我一定会传达你的意思,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手心冒汗的同时,她以惊人的速度三并两步下了楼,脚步紊乱地跑出店门。紧绷的神经一松弛,懊丧同时降临,她在反射性地做一件她不明了的事,她在害怕什么?

  精力尽失,她拖着两条腿漫走在骑楼,转个弯进了幽暗的巷口。背后有脚步追赶,肩头瞬间被有力地握住,「妳忘了妳的背包了!」

  她回头茫然地从匡政手上接过背包,一时反应不上,手抚着额头,呆立着。「瞧我,真的昏了头了,谢谢你。」

  她的活泼消失了,似心事重重,他好奇地托起她的下颚细审,「妳没事吧?妳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没事!」脸蛋在他手心里摇得似博浪鼓,长发裹住晕红的面颊,她咧开嘴,露出证明的笑,「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他表情不似被说服,但布满了会意的温柔,「妳总是这样让家人放心吗?我不是妳的家人,妳可以告诉我无妨,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的话。」

  她面一僵,轻轻推开他的手。「匡政,骆小姐喜欢你不是没有理由的,你如果想脱身,就不能那么……」那样澄明如月的眼神,让她词穷了,她期期艾艾地挥手,「再见,我,我回去了──」

  有人奔掠过来,截断了她的话尾,随手往匡政身上塞了一包黄色的东西,瞬时消失在黑巷里。他正要定眼细看,一股隐然的戾气随后涌至……

  「往那边跑了,东西不在他手上──」

  「东西拿来!」

  一堆混乱杂沓的脚步从后面奔至踏来,如蝗虫过境,夹着一名男人低嘎的吆喝咒骂,她尚未看清情况,匡政迅速攫住她的手,向巷内狂奔。

  她浑然不知为何要跑,但匡政的行动快得她来不及思考,后面似乎发生了一场混乱的巷斗,巷子是连接两条主要道路的快捷方式,窄而静谧,他们若站着不动,遭池鱼之殃是免不了的。脚步声和吶喊声没有减弱,尾随着他们,他们转东,人群就转东;往西,人群就往西,火烧眉睫的恐惧使她奋力迈步,紧拉住匡政不放,两人像连体婴,她颠踬了好几次,膝盖跪磨地面数下,他都未缓下冲劲,使劲拉着她疾驰如风。

  蓦然,他向右一拐,拐进一条狭隘漆黑、堆满障物的防火巷,钻进尽头唯一的光源处。定眼一瞧,是一栋旧大楼的后门,他反手扣上铁链,通过穿廊,一个简陋的旅馆接待柜台赫然在左方出现。柜台内,一名发型卷短如黑人头的胖男人,瞇着三角眼端详气喘如牛的两人,大概以为是识途老马,也不惊慌,拖着懒嗓问:「过夜还是休息?」

  「休息。」匡政想也不想,随便登记了名字,拿了钥匙,拉着她就朝楼梯间跑,直爬上三楼。到此她力气尽失,渴喘如失水的鱼,一步再也走不动,半卧在走道上;他索性勾住她的腰,拖抱进其中一间房,将她放在床上,停止了漫无目的的奔亡。

  她抚着胸咳了半天,抬头扫了眼俗丽的壁饰、两旁垂挂着厚重窗帘的密闭窗、雪白的床单、床头的一面镜子,怔怔不知所以,沙哑地询问:「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拉开窗帘,往下探看了一回,再拉上窗帘,回头道:「等那些人走了,我们就离开,这里比较安全。」

  「为什么?我们不认识那些人啊!」她困惑不已,十分钟前站在街头和他对话的情景彷佛非常遥远了,如幻术般,她置身在从未涉足过的场所,和一个对象不正确的男人……思绪如絮纷转,转不出头绪。

  心跳一平复,她走到窗边,和他并肩靠着。他垂睫不语,紧抿着丰唇,面露机警之色,见她等候答案,才稍微缓和了容颜,拿高手上的那包东西,略恼道:「他们在追这样东西。」

  「那不是我们的啊!」她大惊,难怪甩不开那些人,原来他们真的是目标。「给他们不就行了?我们是被栽赃的啊!」她的世界很简单,你来我往全凭直线思考。

  他被她孩子气的逻辑逗笑了。「东西出现在我们手上,有理说不清,以为我们是共犯呢!我一个人也罢,妳在身边,我怕他们不分青红皂白,伤了妳。」事情发生得太快,寡不敌众,没必要为了评理吃眼前亏。

  「噢!」她似懂非懂。跟在他身边,虽然总有些意外发生,让平淡的生活频添心惊肉跳,心头却不真正的怕,有他随身在侧,就像在护城墙里头,什么艰险都被隔绝了。「不会是毒品吧?我们不能把这种东西留下的!」她一转念,忧虑随起,如猎狗争食的追扑,难道会是为了禁忌的犯罪品?

  「不是。」他扬扬那包东西,侧耳倾听里头发出的小小闷撞声。「大概是录音带和文件之类的。」

  她松口气,歪着头看他,忽然抿嘴笑了。他扬眉,不解的眼神,她看来已经把意外的惊疑拋开了,别有意涵的巧笑。「我在笑,好奇妙,遇见你以后,每次要跟你单独道别时,总会出现一些意思外把我们困在一起,把道别的时间给延长了。我看,以后我们干干脆脆别说再见了,也许就不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发生了。」

  他跟着莞尔,凑趣道:「不说再见,不就要永远在一起了。」

  她唇角仍挂笑,内心却着实一楞,撇开视线,手背在身后,看着自己的鞋尖。「你想,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呢?」

  他撩起窗帘一角,再次探寻街面,稀稀落落的一般闲散行人,没有了那群似鲨鱼般穷追不舍的踪影,他行事谨慎,拉紧窗帘道:「再等一下吧!他们很有耐性的。」

  不知何因,她起了个小小错觉,这般平常人不易碰到的特殊事件,他处理起来不见一点惊慌,甚至有种司空见惯的沉着反应,温良如他,饱经了多少她从未想象过的世面?他们之间的距离,比表象所见更加地遥远吧?

  她移步至床畔,安静地坐上床,屈抱小腿,无来由的沉闷紧缚于心。

  他走过去,拍拍她的膝,柔声安慰:「别怕,这次不会让妳在外头过夜的。」

  她忙堆笑,「我没事──」陡地止声,笑纹散逸,原本安静的空间里,从薄薄的隔墙渗出细而软的娇吟声。起初隐隐约约,不细听可以不放在心上,没多久,缠绵的吟声像突然放大的电视音量,只有重听才可能刻意忽略,间中是低抑的男性浪语,互相有节奏地交织着,毫不保留地变成了他们的背景音效。

  她木然地直起上身,两相愕然,床单彷佛是火烫的,她猛然跳下床,拿起背包挡在胸前,挤了个僵硬的笑,急道:「我们可以走了吗?」

  他虽内敛深沉,也藏不住不自在,勉为其难地点头,「走吧!」明知此刻不适宜贸然出门,但目睹她一张胀红的脸,再待下去,离晕厥也不远了。

  她迫不及待地拉开门炼,手搭上门把,就听到了异常的骚动;这里隔音差,走廊间的动静一分不差的传来,男性火爆不耐的狠戾质问随着急匆匆的足音迫近,柜台胖男赔小心的话声虽已压低,还是明晰入耳。「先生,这样随便打扰房客不大好,传出去以后谁还敢来?那一男一女看起来就是来开房间的,急得要命,尤其那女的,大概第一次上旅馆,脸红得不得了,应该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他们只是休息,很快就要离开了,还是在楼下等等吧!」

  「废话少说,钥匙拿来,还是我一脚踹开?」不肯妥协,足音在门口停止。

  匡政制止她就要旋转门把的手,往里一拉,火速将她推上床,低声吩咐:「钻到被子里去!快!」

  意会到是那群人之一寻上门来了,她未加考虑,窜进被里就蒙头躺着,软被在手中抓得死紧。不曾遇过如此凶险之事,她张着嘴喘着大气,头有些发昏。没几秒,被猛然掀开,双眼未睁,一道阴影覆盖下来,压住她的身躯,她想扯嗓大叫,嘴立即被大掌堵住,熟悉的声音附在耳畔,「别叫,我不会碰妳,只是做做样子。」

  半明半暗的照明中,她刚适应了光线,门锁喀喇一转从外头被打开,她倒吸口气,上头那张脸随即俯下,吻住她差点失声的唇。她脑袋轰然,反射地用两手抵住他的肩头,手一触及,立即弹回,震惊得僵在他身下……他上半身不知何时成了裸露的!

  他的确没碰她,两肘撑在她身旁,捧住她的脸,温柔地贴吻她的唇瓣,没有更进一步侵入。仅止这般,她已昏昧不知所终,任他亲密。

  来人见到床上裸露在外的宽背,和进行中的缠绵拥吻,悻悻啐了一口,调头就走。

  咒骂声远离,匡政立即敏捷地跃开,穿上散在地毯上的衣衫。整装好后,发现她动作变得迟缓,茫然地下了床,他趋前扶住她,怕她惊魂甫定,又失神摔倒。「别怕,人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她点点头,一声不出,表情说不上失落还是疲累,先前的活泼消失了。

  「天聆?」是吓坏了吗?还是不开心他吻了她?她平时不拘小节,尺度不会太过保守才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对妳……刚才是不得已──」

  「我知道,不用解释。」她想笑,笑不出来,嘴一扁,发现哭还顺当些,但是也并非真的想哭,她只是……懊恼!十足的懊恼!

  她一点都不想这个吻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