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时的月亮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当时的月亮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雨不大,细如飞针,飘落在身上毫无所觉,他一跨出车厢,头上立即有一把黑伞撑开,隔绝了雨水纷落。

  「小雨罢了,不要紧。」他主动接过了伞,不愿烦劳驾车的年轻男子。

  两个人在一家装潢施工中的店面前站定,观看工程进度。

  他收了伞,踏进满是刨木屑的前厅所在,仔细审视每一处细节。里头正和工头商议的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见到他出现,笑着大步迎过来。

  「匡先生,您来了!正要跟您商量,地板是采用暗红复古砖,还是亮橘色?这两天就要铺上了。」

  匡政环视了一遍完工一半的现场,默想了一下道:「亮橘色吧!活泼明亮,坐在这心情会舒展些。」

  「预计一星期后完工,到时活动家具就可以进驻了。」中年男子殷勤道。

  「您做得很好,多谢了,罗先生。」

  他礼貌地颔首,姿态令中年男子受宠若惊。「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是匡先生不嫌弃。」

  他微笑不语。身旁年轻男子的手机乍响,男子接起,唯唯诺诺应了两声后,掩住手机,对匡政低声道:「是骆小姐,接不接?」

  罗姓男子识趣地走开了。匡政眉轻蹙一秒,接过手机,应道:「家珍?」

  接下来,他的回答范围就那么几个简字──「嗯」、「可以」、「今天不行」、「改天吧」、「听话」、「太吵了」、「去玩吧」……

  淡淡的告别后,他将手机交还年轻男子,「走吧!小义。」转头踏出店面,雨变大了,他不再撑伞,直接钻进车厢。

  「大哥,今天骆小姐生日,你真的不去?」转动方向盘,林义觑了眼后照镜。

  「我这么闷,到那恐怕大家都会不自在吧!你如果想去玩,就去吧!今晚别跟着我了。」车窗起雾了,他用袖口拭去薄雾,在一方清晰中注视雨中街景。

  「要喝要玩去夜店就行了,何必伺候大小姐!」嘴角撇起一抹不屑。

  他轻笑,「那我就该去问候了?」

  知道说错了话,褐肤上立时起了暗红。「我不是这意思,骆小姐对大哥不一样──」

  「无论一不一样,结果没什么不同。」

  冷气环流在车厢里,后照镜中的眸瞳,浮起了一层波光,模模糊糊地,林义起了一种错觉,匡政人根本不在车厢内。高大的身躯每天近在咫尺,他却从不觉得那温热的实体和灵魂是合而为一的,深幽的目光时而落在无法探知的远处,拙言的他无从问起,通常,沉默是他们最常有的语言。

  「大哥,你确定叶小姐会答应吗?」林义不是很明白,匡政为何对开家餐厅如此热衷,从策画到咨询专业意见都一一参与,在讨论中,低调的他才会从中燃起生活的热度。然而一家餐厅,能有的利润不会太惊人,匡政并不似在玩票,身边的人也没有置喙的余地,但平时生活极简素的男人,因何贪恋起美味了?

  「她会答应的。」声淡而笃定。

  「那当然,如果你对程小姐有兴趣的话。」林义打趣。

  「别胡说。」他轻叱,拿出牛皮信封中的文件研读起来。

  林义咬着唇,笑意仍不禁流泄。他熟稔地转进住宅区内的巷道,狭窄的巷宽是单行道,路边停满了房车,前方一辆中型幼儿娃娃车忽然慢下,林义无法超车,只能减缓车速,轻按喇叭。

  娃娃车没有加速,反倒停了下来。车门拉开,先出现一朵伞花,接着下来一名绑着马尾,穿著轻便白色运动衫、紧身牛仔裤的苗条女子,一手撑伞、一手抱出一名男孩,男孩搂着女子亲吻,女子笑着将男孩交给等在公寓门口的外佣,转身又上了车,车子立刻开动。

  是送孩童回家的娃娃车。林义稍加油门,车行不到五公尺,娃娃车又停下,林义被迫跟着踩煞车,耐着性子等待。

  同一名年轻女子又下了车,有力的左臂将一名小女孩抱下,交给门口等待的家人,还叮嘱了几句。

  他抬头扫了眼两旁高级公寓,户数不少,巷子不短,这样一路走走停停,要待何时才能转出巷子?他不该选择这条快捷方式的。

  娃娃车三度停下,女子又下了车,这次只见到女子的两臂伸进车厢,却没有抱下幼儿,哄诱的表情似乎在安抚不肯下车的幼儿,双方在进行拉锯战。

  他心浮气躁地盯着女子的动作,女子的伞掉落地上,瞬间湿了半身,他在雨刷拂开车窗水珠的同时,看清了女子没被遮掩的五官,发出「咦」一声。

  「大哥,那不是程家小姐?」

  匡政放下手中文件,抬头顺向望去,摇下车窗。雨幕里,程天聆手忙脚乱地抱出一个不断叫嚷的小女孩,小女孩张牙舞爪地扯着程天聆马尾,尖喊着:「我不要回家,妳听到没?妈妈不来接我,我不回家──」小腿用力踢蹬,皮鞋鞋尖击中程天聆肋骨,她一吃痛,手一松,女孩顺势滑下,小小身子窜得很快,一溜烟消失于眼下。

  匡政没有多想,开门下车,往小女孩奔跑方向追赶;女孩边跑边回头,咧嘴得意地笑;程天聆落后匡政几步,四处张望,惊慌夫措地寻找小女孩;三人彷佛在进行一场追逐游戏,在巷道中的车阵里穿梭。雨势加大,小女孩转瞬间便冲至车来攘往的巷口;他加快脚程,擦撞了几名行人,在女孩奔进车流之际,伸手一把揪住后领,将女孩硬生生拖回。

  女孩惊见陌生男人,张着凶气的大眼,怒喊:「干嘛抓我?你是坏人,你是坏人……」小嘴滚出几句流利的美式英文,都是嫌恶的骂词。

  「闭嘴。」匡政一手将女孩高高拎起,像抓只小猫。「再乱跑就送妳到警察局关起来。」

  女孩愤愤地噤声,两条胖腿在空中晃踢,见到脸色刷白、随后追来的程天聆,转了个面孔委屈地哭起来,「老师,坏人抓我,救命──」

  程天聆讶然脱口:「匡先生?」

  他点点头,把孩子交还她手中。「快回去吧!都湿透了。」

  她瞧了他几眼,他不也浑身湿透了?姿态一般镇定,含着鼓励的笑,雨珠沿着发梢似小溪般滴落面庞,亦不伸手拂拭。

  心莫名一蹦,她慌忙转身,紧抱小女孩奔回娃娃车,孩子的父亲已在门口等候,焦急地接过孩子。她简短解释了一下,忍不住朝后窥望,匡政走回车上了,前面惊驶座上的是常跟随他左右的年轻男子。

  竟是如此巧合!她找尽借口不到店里好几天了,没想到还是在街头相遇。她忽然想起,她刚才忘了说谢谢。

  *

  她慢吞吞地走,东张西望地似在逛大街,在巷口服饰店买了两件上衣、便利超商买了本杂志,消磨到九点半,她才用正常速度走回店面。

  这个时间,匡政出现的机率不高。

  她下意识地避开任何碰面的机会。这个话不多的男人,不必说什么、做什么,眼神温和无半点侵略性,却能令人在不知不觉中心慌意乱,这感受陌生又不安,几乎令她失态,还是少见为妙。

  上了石阶,她蓦地一楞,面摊上,一个出其不意的男人在守着,手指缝夹根烟,歪靠在水槽上,穷极无聊地在对空吐着烟圈。座椅间忙着送餐的是个清瘦的高中生,她皱着眉头,靠近无事闲悠的男人。

  「我妈呢?」她顿时生疑,匡政几时接收程家面馆了?还派了这么不称头的男人掌店,她快要大考的弟弟竟被使唤得似小蜜蜂。

  「嗨!程小姐。」林义立刻站直,挥挥手招呼,指指里间,「他们在商量扩店的事,今天就要签合作约了,我帮妳妈顾个店。」他看了眼墙上的钟,「应该快好了,他们谈了快两个钟头。」

  「两个钟头?」难怪她弟弟也派上用场了。叶芳芝竟保密到家,自行决定了!她今晚还浑然不觉在程楚明那儿帮事,叶芳芝当真脱离丧夫之痛,自立自强了?

  「大姊,妳回来得正好,我要上楼K书了。」程天佑如遇救星,解下围裙转身跑了。

  「喂!」她走到收银台,指指那截烟屁股,「这里不能抽烟。」

  「噢。」林义无所谓地耸肩,把烟蒂扔进水槽,大方地打量她。「妳和叶小姐不大像。」

  「我本来就不是美女。」她坦率地回道,口吻平常,不闻喜怒。

  「喔,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抓抓脑门,试图以他有限的语汇解释着,「你们──各有各的好,只是一开始见到叶小姐,还真有吓一跳的感觉,能生出妳这么大的女儿真不容易,我以为她顶多二十八咧,简直是熟女里的极品!」

  她瞅着他,「你的意思是惊艳吧?」

  「对、对,惊艳!」他大表赞同。瞧程天聆没什么特别反应,不,应该说,有点臭的脸,大概是同性相斥,虽然被夸赞的是自己的生母,他忙转个弯道:「不过妳不用担心,我大哥对漂亮的女人没什么兴趣,他现在快要跟和尚差不多了。」

  她瞠目,「我为什么要担心?」他那些安慰的话实在只有反效果。「他在修行吗?我看他挺爱吃红糟肉面的,要改吃素很难吧?」

  林义一怔,嗤一声道:「妳们女人──也挺爱面子的,我大哥是个好人,喜欢他有什么难为情的?老实说,要打动他的心可不容易,他不会主动追求女人的。」

  她冷不防站起来,椅子倒地,激烈的动作吓了林义一跳。

  「你……」她指着他,面色乍红乍白,一时结舌,「你……鬼扯什么?谁、谁喜欢你大哥了!」

  「紧张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徐徐白她一眼,决心老实放话,「干嘛跟见鬼一样?妳妈比妳大方多了,替妳在大哥面前说了不少好话,可不像妳老闪闪躲躲的。我这是好心告诉妳,我大哥是下了决心抱独身主义的,妳要是嫌麻烦,不想白费功夫,现在打退堂鼓还来得及。」

  她一向认为生就弱质纤纤的娇娇女除了初期讨男人怜爱之外没什么多大用处,现在她忽然羡慕起那样的女人来了,起码遇到这种令人想一头撞昏的景况,不必自我了断,就能「咚」一声迅速倒地不起。

  「我妈……说了什么?」她有种不祥的预感,远比所想象的还难招架。她母亲无故在她静如止水的生活里投下一颗大石子,搅乱一池清净。

  他耸肩,「也没什么,有几次妳不在,她先是探听一下大哥的身家状况,再来把妳推销一番。大哥不是第一次遇到看中他的对象,差不多习惯了,他若没对妳表示什么,妳不用感到难过,他自有他的理由。」

  「……」

  这是什么世界?有人替她向异性示好,她被蒙在鼓里也罢,此刻还被晓以大义不必心存厚望!这出求爱戏码无声的上演,她还没进戏院就被告知落幕了,就算费尽唇舌公告她是局外人也不会有人相信吧?匡政呢?他从头至今态度一致,不曾有半点不对劲之处,他是怎么看她的?

  她那天兵母亲!

  「程小姐,妳脸很红,冷气要不要开大一点?」那张小麦色脸蛋能在三秒内血气冲脑真不简单,看来确实是对匡政有了心。

  「你们──」她待要发话,客人走向前结帐,她暂闭上嘴,咬紧牙根,数了几次才把找零数对。回头才说了个「你」字,叶芳芝掀起布幔,喜上眉梢地从内室走出来,后面是匡政和一名西装革履的陌生男子。

  「小聆回来啦!」叶芳芝眉开眼笑,「我们都谈好了,程家面馆再半个月就要扩大开张喽。」

  无论有多惊异,她都该说恭禧,但匡政若有所思的目光一投来,她随即僵硬,不合宜的表情悬在脸上,热络的气氛一时骤冷。匡政微笑对林义道:「送送林律师吧!小义。」

  林义一走,匡政回头温言告辞:「叶小姐,有任何问题和律师或我联系就行了,明天见。」抬眼凝视她两秒,「程小姐,打扰了。」

  她困窘呆立,叶芳芝肘子撞了下她的腰眼,「小聆,送送匡先生,我得准备打烊了。」

  「我没空。」她冲口而出,三个人都一怔。

  「不用麻烦了,车就在附近,再见。」匡政立刻打圆场,笑颜自若地走出店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