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蓝绮幽穿上齐定浚事先为她准备的雪白色晚礼服,忐忑不安地徘徊在派对会场的人口处,不晓得该不该进去。

  他说有一份惊喜要送给她,但她好害怕再遇到齐家的人。

  虽然他现在已经有了成功的事业,不必再受制于齐元博,但一想到过去苦痛的记忆,还是忍不住担忧了起来。

  「小姐,请问你要参加宴会吗?」招待人员凑向前问道。

  「嗯。」她轻轻地点头。

  「请问有邀请卡吗?」

  绮幽从小巧的晚宴包里拿出一张特制的邀请函,递给服务人员。

  一见到是张特别的邀请函,服务人员的态度又更为亲切。「原来是蓝小姐,我们董事长等你很久了,这边请。」

  服务人员露出一抹亲切的笑容,热络地将她带往会场。

  绮幽紧张地在人群里搜寻着齐定浚的身影,倏地,她发现饭店中庭四周的灯光全都暗了下来,只有一束灿亮的光映在她的身上。

  她还来不及回神,只见齐定浚笔直地朝她走来,两侧的宾客纷纷让出一条路。

  「定浚……」她在莹亮的光束下,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齐定浚走到她的面前,单膝跪地,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只灿烂耀眼的戒指,递往她的面前。

  「蓝绮幽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他深邃的眼眸盈满柔情。

  她怯怯地扯着他的手臂,羞窘地轻声说道:「你先起来啦……」

  「过去是我不够好,才让你受尽委屈与寂寞,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弥补这个过错吗?让我用生命的每一天去珍爱你……」齐定浚深情地承诺着。

  过去,他欠她一场甜蜜的求婚,现在他要把亏欠她的一一还给她,包括一场浪漫隆重的婚礼,在公开的场合接受众人的祝福,让所有人知道,她是他今生最爱的女人。

  他还要给她一个温暖美满的家,用宽阔的臂膀为她挡风遮雨,不再让她避走他乡。如果可以,还想给她一个小孩,实现她想当妈妈的渴望,延续他们的爱情。

  绮幽从他深邃的眼眸里读出他的情感,目光胶着在他神情认真的脸上,眼眶渐渐泛出湿意。

  「你愿意再嫁给我一次吗?」齐定浚紧张地再问一次。

  「我愿意、我愿意……」泪水终于溢出她的眼眶,这次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太过感动。

  齐定浚缓缓地将戒指套入绮幽的无名指,在她的手背印上一个细柔的吻。

  只有他们彼此才明白,两人历经了多少挫折、阻碍、纷扰,捱过种种考验,才能淬链出如此坚贞不移的感情。

  齐定浚起身将她搂进怀里,俯下脸,吻上她芳馥诱人的红唇。绮幽沈醉地闭上眼睛,深情地回应他的吻。

  围观的记者纷纷按下快门,捕捉这浪漫的一刻。

  过去众人的反对声浪没有分化他们的感情,时间没有冲淡他们对彼此的爱,反而让他们更加确定对方就是自己所等待的人。

  良久,他依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牵着手,在音乐的伴奏下,一同步入舞池,绮幽将手搭在他的肩上,跟着他的步伐,轻轻地摆动身体。

  「你刚才在那么多人面前向我求婚,害我好紧张……」她脸红地娇嗔道。

  他低头附在她的耳畔,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音量低语。「我才紧张好不好,真怕你不答应我的求婚,不想嫁给我。」

  「谁说的,我这辈子嫁给你、下辈子要嫁给你、下下辈子也要嫁给你……」她轻声说道。

  「好,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他低头抵着她的额头,啄吻她的红唇。

  「我好爱你……」真好,历尽千辛万苦,终能成眷属。

  「我也是……」他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一个甜蜜的吻覆上她的唇,代替千言万语。

  爱有多深,痛就有多久,而痛过之后,还是只有爱能治愈这道伤痕。

  *

  数年后

  初春,阳光带着暖意映照在布满绿色盆栽的窗台上,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香气,两个小娃儿打开画室的门,拿了蜡笔和图画纸放在桌上,各自找了一个位子坐下。

  「上课喽!」绮幽走进画室里,清丽的脸上漾着微笑。

  「要上课了……」绑着两根小辫子的女孩甜软地附和。

  「今天要上的是陶土课,小朋友可以把陶土捏成喜欢的图案。」绮幽将手中彩色的黏土分给两个小朋友。

  「老师,我可以再多拿一块蓝色的黏上吗?」小男孩举手发问。

  「当然可以。」绮幽又将一块黏土递给他。

  「妈妈,我捏完可以吃布丁吗?」小女生问道。

  小男孩偏过脸,像个小大人似地纠正。「笨蛋,在上课的时候,不能叫『妈妈』,要叫『老师』才对。」

  「老师,他又叫我笨蛋了啦!」小女生细声抗议。

  「哥哥,不能这样欺负妹妹哦。」绮幽无奈地看了小男生一眼。

  「我才没有欺负她,是纠正她。」小男生不服输地反驳。

  小女生轻哼一声,也不服输。「我要跟爸爸说,你欺负我,要叫他惩罚你不许坐马马……」

  「那是小孩子才喜欢坐马,我现在是大孩子,根本不稀罕。」小男生骄傲地抬起下巴。

  「你也没有很大啊……」小女生还是很不甘心。

  「妈妈说要上小学就是大孩子,所以我是大孩子。」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斗嘴了,快点上课,作品没交出来的,等会儿不准吃布丁。」绮幽柔柔训斥。

  两个小娃儿安分地闭上嘴巴,开始揉捏手中的黏土。

  半晌,玄关外传来一阵声响,小女生首先由椅子上弹跳起来。

  「是爸爸回来了——」小女生高兴地叫嚷着。

  「要先洗过手才能出去。」绮幽一手牵着一个小孩,带他们到洗手台前,抱起小女生娇小的身体,替她洗手。

  「妹妹是小矮人,连水龙头都碰不到。」小男生一脸得意地洗完手,赶紧冲进客厅里。

  绮幽牵着小女孩来到客厅,小女孩挣脱她的手,跑向前抱住齐定浚的腿。

  「爸爸,抱抱……」小女孩软软地央求。

  齐定浚放下公事包,蹲下身,将小女孩抱在身上,宠溺地亲着她软嫩的脸颊。「我的小宝贝,今天有没有乖乖的?」

  「有啊……」小女娃认真地点点头。「可是哥哥今天有欺负我……」

  小男孩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又要告状了!」

  「好了,不要再吵架了,你们再吵下去,妈妈就不当你们的老师,送你们去上幼稚园哦。」绮幽只能假装严肃,拿他们没办法。

  「爸爸,你当马给我骑啦……」小女孩撒娇道。

  「妹妹,不行哦……」绮幽赶忙阻止。「爸爸刚下班很累,不可以烦爸爸……」

  「妈妈说不行哦。」齐定浚将小女娃放下来,一脸无奈又好笑的表情。

  「上班累吗?」绮幽走到他的身边,替他脱下西装外套。

  「还好,这两个小家伙有没有调皮捣蛋?」齐定浚体贴地问道。

  她摇摇头。「今天早上妈打电话来,问我们这个星期日可以带小孩回去吃饭吗?」

  「那你呢?想回去吗?」

  「我已经跟爸妈说好,我们会回去吃饭。」绮幽轻声说道。

  这几年,随着两个小娃儿的相继诞生,齐元博夫妇也渐渐不再刁难她,反而因为孙子活泼可爱惹人疼,两人还主动放软姿态,释出善意。

  绮幽也不想让齐定浚为难,所以尽其可能地修补他们父子俩的嫌隙。

  「你都已经答应,还问我的意见。」他爱怜地捏捏她的鼻尖。

  「人家是尊重你的意见。」绮幽温柔地说道。

  齐定浚抬起她的下颚,亲昵地吻上她殷红的唇。

  「又来了……」小男孩忍不住投给两个肉麻的大人一记白眼,伸手捣住妹妹的眼睛。

  「哥哥,你干么又捣住我的眼睛……我也要看啦……」小女生嘟起嘴抗议。

  「不可以,等你变成大孩子才能看。」

  两个肉麻大人无视于小娃儿的斗嘴声,亲密地缠吻着,夕阳穿过玻璃窗流泄一室,映出一个幸福的画面……



  【全书完】



  编注:

  翟牧怀与江映雨之间耐人寻味的互动,是一场误会、一场游戏,或者是一场爱恋?请期待橘子说近期《错爱密夫》。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