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华灯初上,明亮的灯泡将「西尔饭店」的中庭点缀得犹如白昼,精心打扮的宾客穿梭在晚宴会场,大批的记者在招待处换取入场券参加「齐亚科技」所举办的派对。

  在派对开始前,每位记者都收到一份新闻稿——「齐亚科技」将要正式脱离「齐飞电通」集团,成为一间独立的公司,而董事长一职则是由齐定浚担任。

  表面上是科技品牌与代工事业分家,但台面下熟知内情的人都知道,「齐亚科技」这几年在液晶面板的市场大放异彩,又与美国的「亚瑟科技」合作,成功进入欧洲、美国和亚洲各国,成为科技界的笼头老大,身价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反观「齐飞集团」则是持平状态,但是少了「齐亚科技」这只会下金鸡蛋的母鸡,气势与股价定会不同以往风光。

  镁光灯此起彼落,大批记者将齐定浚团团围住,各家记者都抢着发问,数支麦克风抵在他的面前。

  「齐先生,可以请你谈谈让『齐亚科技』由黑翻红的过程吗?我们都知道三年前『齐亚』的股价跌到让许多投资人不安,甚至怀疑可能会泡沫化……」一名男记者抢先提问。

  「我在下星期将参加科技资讯人的研讨会,相关问题我会在演讲中作出说明。」齐定浚简单回答,锐利的目光越过重重记者,在众多宾客里寻找蓝绮幽的身影。

  他嘱咐她务必要参加这场宴会,怎么还不见人影?

  「那请问你出任『齐亚科技』的董事长,是由齐元博授意,还是另有原因?」一名略知他与齐元博内斗的记者试探性地问道。

  「我们是依照持股比例去遴选出董事长。」齐定浚简洁有力地回答。

  「听说你与『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瞿牧怀是旧识?」女记者好奇地追问八卦。

  「他是我研究所的同学,因为彼此对市场经营的理念相同,所以才能促成这次的合作计划。」齐定浚温尔地浅笑道。

  「齐先生,有消息指出你要与『联达金控』的千金魏伊娜结婚,这传闻属实吗?」专跑娱乐版面的记者也赶来凑热闹。

  「那是不实传闻,我和魏伊娜小姐没有结婚的计划。」齐定浚在宴会的一隅瞥见齐定杰,明白又是他放出的不实消息。

  「那你不是单身吗?难道现在没有想结婚的对象吗?」娱乐版的记者打铁趁热,伺机追问。

  「过了今晚我就不是单身了,等会儿你们就可以见到我未来的妻子。」齐定浚耐着性子一一回应记者的问题。

  话刚出口,全场一片哗然,每个人都想知道那位神秘且幸运的女子是谁。

  几名眼尖的记者发现「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也来到会场,热络地邀请他一起接受访谈,气氛好不热闹。

  宴会的一隅,齐元博和齐定杰阴郁地观看着这一幕。

  齐元博怎么也没有想到儿子会反将他一军,布了三年的棋局,只为了证明自己的能耐与实力。

  在前几日的会议中,齐定浚依持股比例当上董事长,并且宣布「齐亚科技」将成为独立的事业体系,齐元博这才明白他是有预谋地与「亚瑟科技」合作,故意引进资金,再一点一点地蚕食他的股份,让他变成一个完全没有实质运作权力的股东。

  「爸,我们也在外面搜购『齐亚科技』的股票,把一切都抢回来。」齐定杰忿忿不平地说道。

  「太难了,现在『齐亚科技』的股价飙得太高了,再说他和瞿牧怀手中的股权加起来有百分之五十五,就算把散股都买回来,也无济于事。」齐元博纵横商场近三十年,没想到最后会败在儿子的手里。

  齐定浚就像一头蛰伏的猎豹,伺机而动,等待最完美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我真不懂为什么要来出席这场宴会?!」齐定杰愠怒地猛喝红酒。

  「我会出席这场宴会,是不想让外人知道我们父子恶斗的事,那一切就会像新闻稿所说,『齐亚科技』从『齐飞电通』集团体系独立出来,只是品牌与代工事业分家,对『齐飞集团』的影响才不会那么大。」齐元博尽管骨子里输得难看,但还是要顾及台面上的尊颜。

  齐定杰黑着一张脸,沈默不语。

  「好了,我们可以走了。」齐元博说道。

  反正他们来就是为了让记者拍些照片,说些言不由衷的场面话,目的达到就没有必要久留,于是父子俩一前一后匆匆地离开会场。

  *

  宴会上,瞿牧怀手中拿着一只酒杯,穿梭在众多的宾客中,而齐定浚则在旁为他引见台湾科技产业和商界的名人。

  「这位是『亚瑟科技』亚洲区的执行长瞿牧怀,也是我的合作伙伴。而这位是工研院的副院长廖振锋先生。」齐定浚为两人互相介绍。

  「廖副院长,您好。」翟牧怀礼貌地伸出手与他交握。

  「瞿先生,你这么年轻就当上执行长,真是英雄出少年。」廖振锋的眼中流露出激赏的光芒。

  「不敢当。」瞿牧怀浅笑回应。

  「瞿先生,你成家了吗?」廖振锋热络地问道。

  瞿牧怀犀利的眼眸掠过一丝痛楚,笑容冻结在唇边。

  突然一道软软的声音插入他们之间,一位高姚的女子挽住廖振锋的臂膀。

  「爸,你怎么老是这样,遇到人就问人家结婚了没,很不礼貌。」廖凯葳甜甜地数落。

  「不是啊,就大家闲聊一下……」廖振锋一脸尴尬,过去几年,他也很努力要撮合女儿与齐定浚,无奈齐定浚表态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他只好放弃,另觅女婿人选。

  「爸,你这样子人家会以为你女儿嫁不出去,才要你逢人就推销。」廖凯葳娇嗔道。

  「就大家互相交个朋友,联络一下……」廖振锋尴尬地嗫嚅。

  「对不起,我爸喝太多了,有点失态,请你们不要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廖凯葳柔声致歉,目光忍不住锁在瞿牧怀的脸上。

  瞿牧怀则仰头啜饮红酒,炯亮的目光环视周遭一眼,等待机会从这尴尬的话题脱身。倏地,在饭店中庭外的电梯口,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他转头将酒杯交给齐定浚。「我有点私事要处理,这里就交给你了。」

  瞿牧怀大步走出饭店的中庭,目标是一个穿着迷你裙的女子,女子脸上化着一层又一层浓艳的彩妆,正与一名打扮时髦的男子亲昵地谈话。

  「达熙,你真的好可爱……要不是你已经有喜欢的对象,我真想跟你谈姊弟恋。」江映雨捏捏年轻男子的脸。

  这亲密的举动惹恼了站在一旁的翟牧怀,他顾不得这里是公开场合,绷着脸走过去,箝住她的手腕。

  「江映雨,你在这里做什么?」他压低音量,厉声质问。

  「牧大哥,这么巧,你也在这里?」江映雨佯装没看见他愠怒的目光,语气轻松地说道:「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住院时认识的实习医生卫达熙。」

  「我是问你在这里做什么?」瞿牧怀犀利的眼眸直直地盯住她。

  「你可以来这里参加宴会,我当然也能找朋友来开派对。」江映雨的神情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跟我回去。」瞿牧怀冷冷地命令。

  「不要,我要和达熙他们一起去开派对,我们已经订好房间了。」江映雨甩开他的手,故意勾住卫达熙的手臂。

  「映雨……」看着眼前男子愤怒到仿佛要杀人的目光,卫达熙努力想抽回手臂,不想惹上麻烦。

  「我再说一次,跟我回去。」瞿牧怀一脸阴惊。

  「你凭什么命令我?你又不是我的谁,有什么资格限制我的行动?」江映雨像是在挑战他脾气的极限,抬起脸瞪着他。「就凭我叫你『牧大哥』,你就能这样管我吗?」

  瞿牧怀抿住冷肃的嘴角,脱下外套环住她的腰际,遮住那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拦腰将她扛往肩上,大步跨出饭店。

  「翟牧怀,你放开我……」她在他肩上挣扎着,抡拳拍打他的背。

  「如果你不想摔断脖子,最好不要乱动。」瞿牧怀厉声警告道。

  无视于大家投以好奇的目光,他就这样扛着江映雨离开饭店,终止她这场孩子气的抗议行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