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年后,巴黎。

  秋天巴黎的天空湛蓝、清亮得仿佛是一幅清丽的水彩画,悠悠的塞纳河穿过市区,阳光暖暖地铺展开来,映照在河畔上,几艘拖船和游艇上的人向桥上的观光客打招呼。

  巴黎圣母院前的广场上聚集了许多街头艺术家,有些托着小提琴演奏起悠扬的乐音、街头歌手即兴演唱流行歌曲、也有一些小丑和江湖艺人表演才艺,引来许多游客围观。

  圣母院的另一端则摆满了许多画摊,还有些学生拿着画板替观光客写生作画。

  蓝绮幽坐在画架前,与一位观光客以简单的法文谈妥价钱后,展开画纸,莹亮的眼睛专注地盯视着年轻男子的脸庞,手里握着炭笔,熟练地勾勒出轮廓。

  我是你专属的模特儿,以后你的画笔只能画我……

  蓦地,她的脑海里浮现一句甜腻的对白,想起齐定浚,她的心里又是一阵刺痛,甩甩头,努力要将他的身影赶出脑袋。

  她是怎么了?经过一千多个日子,隔着漫长遥远的距离,还不能把他从她的心里赶出去吗?

  「小姐,画好了吗?」顶着一头闪耀金发的男子,眼眸带笑地瞅着这位漂亮的东方女孩。

  「再等一下……」绮幽用法文回应,将思绪拉回现实,继续作画,却忽然发现她笔下的脸孔并不是属于这位金发男子,而是一张东方面孔。

  她连忙撤下,又铺展上另一张全新的画纸,努力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男子的身上,无奈怎么下笔就是不顺手,心底浮上了一抹心酸的回忆。

  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深邃的诗句点出了她的窘况,她收起画笔,走向前,将方才收下的纸钞递还给金发男子。

  「对不起,我今天不画了……」她弯下身,开始收拾画具。

  「那么——漂亮的小姐,我可以请你喝杯咖啡,欣赏塞纳河畔的夕阳吗?」金发男子觑着她美丽的容颜,热情地搭讪。

  她摇摇头,背起画具,飞快地离开广场,走入熙来攘往的人潮里。

  不管她记忆里齐定浚的脸庞如何清晰,都不能掩饰他们爱情的轮廓已经逐渐模糊。

  她以为离得愈远,伤痕就会愈淡,偏偏每过一天,回忆就提醒她一次,对他的思念又比昨天浓了一点。

  她绕过街心,坐在公园的凉椅上,从背包里取出没吃完的面包,撕成一小块掷向草地,飞来许多鸽子啄啃。

  一位金发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走到她的身边,以娃娃音的法文向她索讨面包。

  绮幽将剩下的面包递给他,小男孩开心地撕下面包,天真地喂食着一群鸽子。

  看着小男孩稚气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她忽然心酸地想到,曾经她也有一个孩子,如果没有那场意外,他现在应该也很大了,会叫妈妈了吧?不晓得会是男生还是女生?

  她难受地将脸埋在两掌之间,当年是她提出离婚的要求,是她不想再成为定浚的负累,执意离开他,离开台湾,像个逃兵似的躲到法国来,为什么还要苦苦地想着他呢?

  有时候,她一个人在巴黎的街头闲晃,走过雄伟的凯旋门、交错纵横的街道,仿佛在街角见到他的身影,每次都想拔腿去追逐,却又在心里嘲笑自己的愚蠢,她在巴黎、他在台湾,怎么可能是他?

  夕阳渐渐西斜,天空黑黝黝地暗了下来,路灯像一团团光球亮了起来,她站起身,穿过狭小的巷子,回到公寓里。

  才刚进门,桌边的电话就响起,她放下画具,赶紧接听起。

  『绮幽吗?我是姑姑……』蓝怡真隔着越洋电话关心侄女的生活。

  「姑姑,我是绮幽,你最近好吗?」绮幽打起精神,装出愉悦的口吻。

  『你在巴黎的课程已经结束了吧?』

  蓝怡真明白那段失败的婚姻伤透了绮幽的心,让她连待在台湾的勇气都没有。在办妥离婚手续后,她便提着简单的行李只身来到巴黎,虽然是说要念书求学,但其实疗伤逃避现实的成分居多。

  这三年来,绮幽未曾回到台湾,她只好每年排出一次假期,飞去巴黎看她。

  「是结束了没错,但我想试着在这边找个和艺术相关的工作……」绮幽委婉地推诿。

  在巴黎的这几年,她故意让自己很忙,除了上课就是到美术馆打工,再不然到广场替观光客作画,不让自己闲下来。

  『你一个女孩子留在巴黎我不放心,再说我这几年身体状况也没那么好,不能再长途旅行,你还是回来台湾,回家吧……』蓝怡真动之以情。

  家?她还有家吗?曾经她以为自己拥有一个甜蜜的家,可以为她遮风挡雨,却在转瞬间支离破碎,好像她的人生注定是一场悲剧的试炼。

  『绮幽,一切都过去了,你必须勇敢地站起来,不可以再逃避,你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永远活在过去……』蓝怡真继续劝说。

  绮幽犹豫地咬着下唇,虽然她住在巴黎,但心却留在台湾,于是在桌边放两个时钟,一个是巴黎的时间,一个是台北的时间,她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想念齐定浚……

  「绮幽,回家吧,就算是姑姑求你好不好……』蓝怡真使出苦肉计,在话筒的另一端干咳了数声。

  听到姑姑的咳嗽声,绮幽终于心软。「好,我回台湾去……」

  三年了,还不能治愈她心里的伤疤吗?还不足以忘掉爱过的男人吗?

  如果她不学着坚强,不试着去遗忘他,那么走过千山万水,又如何呢?

  *

  台湾

  接近圣诞节的冬日,大街上的商家纷纷在门口摆上应景的圣诞树,营造出过节的气氛。

  这个时节也是情侣送花告白订情的季节,所以「兰心花舍」的生意特别热络,店长蓝怡真于是请了一位店员采儿帮忙打理店务。

  「绮幽,这束花要送去『西尔饭店』二楼的义式餐厅,可是我们的工读生去送盆景还没有回来,怎么办?」采儿看了墙上的钟一眼,深怕耽误到客户的时间。

  「那由我送去,你留下来帮忙处理其他的订单。」绮幽解下身上的围裙,穿上外套,接过订单和花东。

  「麻烦你了,这是一位庄先生订的花,是要向他女朋友求婚用的。『西尔饭店』就从这条路直直走,过三个红绿灯再右转就到了。」采儿细心叮咛。

  「我知道了。」绮幽轻声说道。

  绮幽捧着花束,快步越过马路,避开迎面而来的人潮,来到「西尔饭店」向服务人员知会过后,爬上楼梯,来到二楼的义式餐厅将花束交给庄先生。

  她看着桌上的烛光晚餐和灿亮的钻戒,不禁苦涩地羡慕,收回目光,步下楼梯,却在楼梯口与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擦肩而过。

  她抚着被撞疼的肩膀,吃疼地皱起眉心。

  「是你——」男子惊呼,冷峻的脸上写满讶异,大哥不是说她在法国吗?什么时候回来台湾的?

  绮幽抬眼一看,与她擦撞的男子居然是齐定杰,她慌乱地垂下眼睫,避开他探询的目光。

  「蓝绮幽,我有话要告诉你,我们坐下来谈谈。」齐定杰唤住她。

  她拗不过他,只好随着他到饭店附设的咖啡厅坐下,点了一杯拿铁。

  「你什么时候回来台湾的?」齐定杰直接问重点。

  「月初。」她盯着桌面,不想看他。这几年,她退让得还不够彻底吗?为什么还要叫住她呢?

  「我大哥知道你回来了吗?」齐定杰以犀利的目光审视她。

  她摇摇头,默不作声。

  「当年……谢谢你离开我大哥,他这几年过得很好……」齐定杰顿了顿,又继续说:「你们离婚之后,我大哥就被调到『齐飞电通』,重新回到核心团队,还当上了总经理,顺利推动『齐亚科技』与工研院的研发案……」

  齐定杰开始陈述齐定浚这几年的丰功伟业,说他如何展现过人的才能与智识,领导「齐飞电通」迈向新纪元。

  「齐亚科技」的研发成果不仅让股价止跌回升,齐定浚又促成与美国「亚瑟科技」的合作案,打响「齐亚科技」的品牌,将公司所生产的液晶面板推向亚洲与欧美各地。

  关于他的消息,她很努力地不去听、不去看、不去想,因为他们的爱已经成为过去式,就算她再怎么心痛不舍,都不能否定这个事实。

  「他的一切已经与我无关,谢谢你的咖啡……」绮幽推开椅子,站起身。

  「我大哥要结婚了。」齐定杰怱地开口说道,看她顿了一下,肯定不晓得这件事,又补充道:「他要和魏伊娜结婚了,我希望你不要去打扰他。」

  她的脸倏地刷下一层颜色,倔强地别过脸,冷冷地说道:「替我祝福他。」话说完,绮幽转身离开咖啡厅。

  齐定杰望着她仓皇离去的背影,思忖着希望大哥不要再受到她的影响。

  三年前那场错误的婚姻让两人吃足了苦头,自从蓝绮幽在宴会上失足流产后,他们就迅速地办妥离婚手续。

  齐定杰曾经好奇过,当时蓝绮幽和爸妈聊了什么事?而她又在病房里对大哥说了什么?为什么大哥会若无其事地搬回来,顺从爸妈的安排,连最近重提他与魏伊娜的婚事,他也不再坚决反对?

  而他与蓝绮幽的那场婚姻,最后成为齐家的禁忌,大家有默契地都不再谈起。

  *

  原来,他又要结婚了……

  这不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吗,为什么亲耳听到还是这么教人难以承受呢?

  当初是她毅然放手,要让他追逐属于自己的人生,她后悔了吗?见到他要与其他女人结婚,她妒忌了吗?

  蓝绮幽出了「西尔饭店」俊,失魂落魄地定过一条又—条的街道,毫不在乎被迎面而来的人潮撞偏了身子,也不在乎冷冽的冬雨淋湿了她的身体。

  她既不躲雨也不撑伞,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游走,不知不觉来到森林公园前的灰色大楼,抬头望向七楼的阳台。

  这间公寓是齐定浚留给她的,离婚之后,她就不曾再回来过。

  她推开玻璃门,跨进大厅,管理员见她全身湿淋淋,一身狼狈,不禁关心地问道:「小姐,你找哪位?」

  「我要上七楼A……这是我的家……」她低声喃语,不顾管理员疑惑的目光,迳自搭电梯上楼,按下家门的密码锁。

  外套上的雨水滴下来,随着她的走动,迤逦出一排水痕。

  她看着矮柜上的陶器古玩,那是他们去关岛蜜月旅行带回来的,连当初在水晶教堂的结婚照也还镶在相框里,没有拿掉;所有的摆饰都和三年前一样,仿佛这间屋子的主人随时会回来。

  她抚摸着柔软的布面沙发,上面一点灰尘都没有,好像有人定时在打扫,绕了室内一圈,忍不住推开卧室的门。

  床上依旧是她最爱的浅蓝色埃及棉床单,枕头旁还摆放着他们第一次去玩夹娃娃机,他送给她的绒毛玩具。

  她跌躺在床垫上,任凭情伤的泪水溢出眼眶,滴落在床单上,汇聚成一洼洼的苦楚。

  昔日的甜蜜记忆,一一浮现她的眼前——

  在这个家里,我是男主人、你是女主人,我们唯一争执的事就是挤牙膏的方式。

  但我们挤牙膏的方式都一样,根本没得吵,怎么办……

  我们会把新床单给弄绉……

  没关系,就让它绉……

  你比较喜欢男生选是女生?

  只要是我们的小孩,不管是男生选是女生,我都一样喜欢……

  过往的记忆鲜明清晰得令她心碎,彷佛是千万根煨过火的针,戳刺着她的体肤,痛得让她喘不过气来。

  浙沥沥的雨声,伴着她嘤嘤的啜泣声,回荡在冷寂的屋内……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