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认为『齐亚科技』未来的主力市场应该放在大尺寸的液晶面板上,例如液晶电视等,可与工研院合作串先进入软电技术研发和专利布局,既可以走出现今的窘境,又能占有未来液晶电视的市场率。」齐定浚持着麦克风,报告近日研拟出的合作企划案。

  齐定杰忍不住流露出激赏的表情,佩服他的远见与领导力,在座的高阶主管们也纷纷交头接耳,讨论合作计划的可能性。

  「董事长,针对资讯长提议与工研院的合作计划案,您的意见如何?」齐定杰起身,接过麦克风问道。

  「依我之见,资讯长把整个液晶面板的市场看得太过乐观,还是得再观望一季,评估整体市场反应之后再作决策。」齐元博毫不留情面地驳回研发提案。

  齐元博威厉严肃地合上卷宗,令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敢表达意见,以免卷入他们父子俩的冷战之中。

  齐定浚的俊脸微微一抽,看着父亲罔顾「齐亚科技」的前景与利益,故意否定他研拟的案子,冷冽的瞳眸泄漏出内心愤怒的情绪。

  齐元博挑起灰黑的眉毛,睥睨的高傲姿态恍若戏鼠的恶猫,仿佛要将齐定浚逼到绝境,让他屈服在他的威势下。

  事业是男人展现尊严与价值的一部分,断了他的事业线,等于是让他失去展现自我能力的机会,齐元博倒要看看他能在「资讯长」的位置上,维持多久的困兽之斗。

  「如果没有其他的事项要报告,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齐元博冷厉低沈的声音响起,率先合上卷宗,离开会议室。

  其他的高阶主管也纷纷离开座位,偌大的会议室仅剩下齐定浚和齐定杰。

  「你和爸的冷战究竟还要维持多久?我对于副总经理的职务根本就不上手。」齐定杰疲惫地瘫坐在皮椅上,不满地发难。

  「我不是已经叫修亚留下来担任你的助理,带你熟悉整个职务内容?」齐定浚也感到十分无奈。

  齐定杰揉揉太阳穴,继续抱怨:「自从接了副总经理的职务后,我天天加班到晚上十点,假日也要到桃园巡厂视察,根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过劳死,爆肝而亡。」

  「能者多劳。」齐定浚苦笑地安慰。

  「大哥,你就向爸妈低头认错,请他们原谅你,然后回来接副总经理的职位,顺势推动『齐亚科技』与工研院的研发案,这样不是两全其美、皆大欢喜吗?」齐定杰不死心地劝说,希望能有一方摒弃成见。

  「这根本不是认不认错的问题,而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认可我的能力,我会用自己的方式证明我的价值与实力。」齐定浚坚毅地不肯屈服。

  「以你现在的处境与权职,提什么研发案都会被驳回,还能有什么展现能力的机会?」齐定杰站起身,语气微愠。「我实在不懂蓝绮幽有什么魅力,值得你这样跟爸妈作对?」

  「这是我跟父亲之间的问题,与绮幽无关,不要把她扯进来。」齐定浚冷峻地沈下脸,厉声警告道:「还有,绮幽是我的妻子、你的大嫂,最好对她尊重一点。」

  话甫落,齐定浚收起桌上的资料,带着一身的怒气与傲气,悻悻然地离开会议室。

  齐定杰恼怒地瞪视着被甩上的门板,只有大哥一个人看不清楚局势,齐家里根本没有人愿意接纳蓝绮幽,所有的一切作为与手段都在逼迫他向现实妥协,为什么他还要执迷不悟呢?

  蓝绮幽的出现就像一块巨大的石头,破坏了他们的计划与盘算,阻碍了「齐飞电通」集团迈向利益的坦途。

  *

  凄白的街灯下,夜雨扑簌簌地落下来,在玻璃帷幕上留下一道道婉蜒的水痕,齐定浚换上睡袍,看着妻子一整晚不晓得在忙什么,一直窝在三楼的起居室里,而现在则躲在浴室里。

  「绮幽,你在浴室里忙什么?该上床睡觉了。」齐定浚放下手中的财经杂志,扬声呼唤。

  「你先睡……不用等我……」绮幽心虚地被他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心跳漏了几拍。

  「你在做什么?」齐定浚好奇地问道,总觉得她一整晚怪里怪气,好像在躲他似的。

  「没什么。」绮幽隔着门板回应,一边拿出医药箱里的烫伤药膏,很不俐落地涂抹在左手烫伤的手臂上,小脸因为吃痛而皱成一团。

  齐定浚爬下床,敲着门板,继续催促。「绮幽,开门,我要用浴室,你快点出来。」

  「我……你去用楼下的洗手间,我还没有好。」她慌乱地将药膏收进医药箱里。

  齐定浚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急拍着门板,要将她逼出来。「绮幽,你快开门,否则我要撞进去喽……我数到三……」

  绮幽拗不过他,小心地将左手臂藏于身后,拉开门板,一脸无辜的表情。「浴室给你用可以了吧!」

  齐定浚看到洗手台上的医药箱,疑惑的问道:「这东西怎么会在这里?你受伤了吗?」

  「我……」她垂下眼睫,嗫嚅地说:「……就不小心弄伤了……没什么大碍。」

  「伤到哪里?我看看。」齐定浚沈凝的目光困住她,令她无处遁逃,怯怯地伸出烫伤的左臂。

  他看着她纤细白皙的手臂,被烫得发红发肿,起了一颗颗的水泡。

  她抿紧唇,无言地接受他审问的目光,思忖着该如何编派谎言,才能避重就轻地一语带过。

  「怎么会弄成这样?为什么要瞒着我呢?」齐定浚心疼地蹙起眉宇。

  「我只是怕你会担心……」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安抚他的情绪。「我搽点药就没事了。」

  「烫成这样你还说搽药就没事?」他光看那红肿的伤口都觉得疼了,怎么可能没事呢?若只是寻常的烫伤又何必瞒着他呢?

  「真的不是很痛……」她缓缓地抽回手。

  「这伤口怎么来的,你一五一十地告诉我,要不然我下楼去问汤嫂。」齐定浚拿起医药箱,让她安坐在床沿,认真地审问。

  「就……我端鸡汤时,小狗刚好冲过来……所以就打翻了……烫到手臂……是我自己弄伤的,不关其他人的事。」她极力撇清关系,怕他下楼去兴师问罪。

  「你没事端鸡汤做什么?那些事汤嫂会做,你没事端鸡汤要去哪里?」齐定浚愈想愈不对劲,总觉得她像是极力在隐瞒些什么,伯他探究。

  「我只是想端鸡汤给你妈喝……乘机讨好她而已……」她很小声地说。

  「就这样?」他深邃的瞳眸紧迫地盯着她,随着她心虚的目光往下栘,才发现她的右手臂还有其他的擦伤。「这个伤口呢?怎么弄的?」

  「我……」她咬着下唇,想下出理由。

  「看来我要下楼去问汤嫂,我老婆一整天都在家里做些什么事,怎么会弄到两只手臂全都是伤口?」齐定浚作势要走下楼,绮幽怕他把事情闹大,惹恼何燕俐,急忙扣住他的手腕。

  「你不要下楼去问汤嫂,我全部都告诉你……」她的眼底泛起一层薄薄的泪光,委屈地哀求道:「可是你要答应我,我说了之后,你不能发火,也不要下楼去质问其他人。」

  「好。」他旋过身,坐在她的身边,将纱布小心地覆在她的伤口上。

  「你妈妈她要求我要每天帮汤嫂的忙,进厨房准备饭菜、打扫家里、修剪花草,至于我手臂的伤口是我不小心被树枝划伤,不关其他人的事。」她放软声音解释。

  原来平日她被这些繁琐的家事折腾得万分疲惫,怪不得每晚一躺上床就沉沉地睡去。

  齐定浚聆听她的陈述,看着她委曲求全的荏弱姿态,又想到父亲将他逼出权力核心,一次又一次地驳回他的提案,诱逼他妥协,难道他退让得不够彻底,还要折磨她来出气?!

  从头到尾,绮幽只是一个无辜的女人,与他们的家族纠葛无关,为什么要将她卷入其中呢?

  他的胸臆间窜起一簇怒焰,熊熊地围烧着他的心脏,痛得救他难以承受。

  「跟我下楼——」齐定浚拉起她的手,跨出房门。

  「定浚,你不要这样……」她被动地跟着他下楼,小声地哀求:「你会把事情闹大的,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我只是要让他们知道,你蓝绮幽是我的妻子,不是齐家的佣人,谁都没有权力苛待你、伤害你。」齐定浚站在二楼的楼梯口,顿住脚步,沈声宣告。

  他们拉扯争论的声音传进二楼齐元博夫妇的房里,两人披着睡袍,拉开房门,见到大儿子脸色阴郁地站在房门口。

  「三更半夜,你们夫妻俩不睡觉是在吵什么?」齐元博厉声质问。

  「这要问问妈到底是什么意思?问她对绮幽做了什么?」齐定浚怒气腾腾地将苗头指向何燕俐。

  何燕俐瞟了她委屈的神情一眼,冷嗤一声。「连碗鸡汤都端不好,怪谁啊?成事不足,挑拨离间的本领倒是挺厉害的。」

  「妈!」齐定浚受不了母亲尖酸的口吻,愤怒地说道:「绮幽她是我的妻子,不是齐家的佣人,你为什么要怎样对她?为什么要把你们对我的不满,发泄在她的身上?」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绮幽难堪地躲在他的身侧,拉着他的手臂央求。

  「这么心疼她,处处护着她,怕她受委屈,那就不要把她留在这间屋子里啊。」何燕俐拔高细嗓说道。

  「好,我们明天一早就搬出去。」齐定浚怒声宣告,然后拉着绮幽回到三楼,从衣柜里挑出一件风衣,套在她的身上。

  「要去哪里?」她不解地问道。

  「你手上的烫伤太严重,我带你去医院挂急诊。」齐定浚俐落地换下睡衣,套上衬衫和休闲裤,拿起车钥匙,牵着她的手离开房间。

  绮幽从没有看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在他的陪同之下,一起到医院就诊,包扎结束后,两人再一起开车回来。

  她坐在副驾驶座,觑了一眼他冷峻的侧脸,无助地扭绞着衣角。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嘛……我不是故意要让你们起冲突……」她以为他是在生她的气,委屈的泪水扑簌簌地落下,滴在浅蓝色的衣袍上。

  齐定浚将车子开往街边,踩下煞车,寒星似的眼眸静睇着车窗外的景况。

  他的沈默让绮幽好不安,无助地哀求道:「你不要不说话……你生我的气,我就向你说对不起……可是你这样会让我好害怕……」

  他转过身,小心地将她搂进怀里,轻声安抚:「我是在生你的气没错,但不是在气你让我和爸妈起争执,而是在气你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丈夫。」

  「我有……」她抬起脸,认真地澄清,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她根本就不需要承受这些委屈和苦楚。

  「如果你有把我当成是你的丈夫,会瞒着我这一切吗?为什么我妈刁难你的时候,你不跟我说呢?难道我不值得你信任和依靠吗?」他心痛地逼问。

  她摇摇头,细细的嗓音里含着浓浓的鼻音。「我不要让你为难,在婚前他们就已经不赞同我们的婚事,如果我又告诉你这些,只是把事情闹得更僵、更难收拾。」

  他捧起她的脸,指腹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珠,低声说道:「绮幽,我们在神的面前许下承诺,这辈子不管是好、是坏,都要互相扶持,相爱相依,你怎么可以瞒着我,一个人受苦呢?」

  「对不起……」她搂住他的颈项,亲昵地将脸埋入他的颈窝。

  「我们之间不该有秘密的……以后受了什么委屈都要告诉我……」齐定浚紧紧地抱住她,抚着她细柔的长发。

  「好……」她用力地点点头。

  经过这次的争执,虽然撕裂了他的亲情,却让他们的爱情更加坚定,希望能冲破人生的恶浪,同枕共眠,相守到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