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俯下脸,细细地吮吻着她柔皙的颈项,轻声低喃。「你后悔了吗?」

  「才不会呢!」她偏过头瞅着他,甜甜地笑道:「我永远都不会后悔,还要赖着你一辈子……」

  齐定浚扳过她的身子,睇着她轻笑的脸庞,执起她的手,爱怜地亲吻着。「我保证会好好地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的委屈。」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一点都不觉得是委屈。」

  绮幽心里明白,现在的甜蜜时光是偷来的宁静时刻,回到台湾后,他们必须面对冲动后的苦果,还有许多对立的纷争需要解决。所以,她要为了他变得更勇敢、更坚强,向大家证明他们的爱情没有错。

  「谢谢你愿意嫁给我。」齐定浚微笑着,目光不自觉变得好温柔。

  「我才要感谢你,给我一场这么浪漫的婚礼,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刻……」她踮起脚尖,在他的睑颊印上一记吻。

  他宠溺地圈住她纤细的腰身,温柔地询问:「你还想去哪里玩吗?反正还有假期,不如我再带你到附近的国家玩玩,去日本怎么样?」

  「你是『齐飞电通』的副总经理,应该有很多事要处理,可以休这么多天吗?」绮幽担忧地问。

  「我进『齐飞』这么多年以来,几乎处于全年无休的状态,现在连休半个月的婚假,应该不算过分。」

  「现在的你,跟过去那个工作狂完全不同。」

  「那当然,现在我可是有家室的男人,要把老婆摆在第一位。」

  「可是工作还是很重要……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让你为难……」听到他宠溺的话语,绮幽的心里漫流过一股暖流,感觉甜蜜又窝心。

  「现在我已经不是『齐飞电通』的副总经理,在来关岛前就已经办好职务交接,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公事,我们就开心地享受这半个月的假期。」齐定浚避重就轻地陈述工作上的变动。

  「为什么?」她好奇地追问,一颗心不安地悬得高高的。

  「职务上有些变动,我转调为『齐亚科技』的资讯长。」

  「资讯长?」

  「主要是负责『齐亚科技』的资讯系统和研发规划……」齐定浚抚着她的发心,看到她还是一脸疑惑,于是放弃详述。「算了,公司职权分配的事太过复杂,以后我们之间就不要聊那么生硬苦闷的话题了。」

  他不想让她涉入公司的权势纷争之中,更不想让她知道,为了她,他不惜放弃唾手可得的『齐飞电通』接班人宝座,还被发配边疆,成为一个空有头衔、毫无权责的资讯长。

  「我只想分担你的压力与烦恼……」

  「当我的妻子不需要做这些,你只需要……」他俯首附在她的耳边低声轻喃,甜腻的情话教她的耳根一阵灼烫,白皙的脸颊浮现羞涩的红晕。

  她害羞地别开脸,迳自往沙滩上走去,但红润的嘴角却忍不住微微上扬,形成一道美丽的弧形。

  齐定浚望着她娇纤的身影,孤傲的眼眸浮现了温柔的波光,走向前,执起她的手,两人默契地相视而笑。

  她看着被婚戒套住的无名指,明白她这辈子只想爱着他,欢喜为他,受苦也为他。

  希望她的手能一直被他牵住,从年轻夫妻走到老夫老妻,一起挨过冲突的风浪,一直同枕共眠。

  对他们而言,爱情不只是纯粹男女情感上的吸引,更是相爱相守的誓言。

  夕阳将他们并肩漫步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沙滩上留下两排一大一小的脚印,拂面而来的凉风除了带着淡淡的海水味,仿佛还洋溢着爱情的香气,甜上眉梢。

  *

  齐定浚和蓝绮幽飞往关岛闪电结婚后,他请助理章修亚在报纸上刊登一则结婚启事。

  小小的一则结婚启事夹在众多的分类广告里显得十分不起眼,却在齐家掀起一阵风暴,因为那代表齐定浚对父亲的反抗,也正式宣告「齐魏联姻」破局。

  齐定浚深怕他们结婚的消息会引起媒体的追逐,于是在发布婚讯后,请章修亚发表一篇新闻稿,感谢外界的关心,谢绝采访。

  齐元博夫妇对于儿子闪电结婚的消息,从愤怒到冷淡接受,甚至带着几分看好戏的意味,倒要看看两人近乎一场闹剧的婚姻能维持多久。

  他把齐定浚种种示威的行为视为迟来的叛逆期,相信被他用权势喂养长大的儿子,最终还是会屈服地向他低头认错。

  两人由关岛蜜月旅行回来后,齐家上上下下有默契地不再谈及「齐魏联姻」和婚前闹得沸沸扬扬的绯闻事件,维持着表面的平和。

  齐定浚销假上班的第一天,蓝绮幽像个尽责的小妻子,忙着替他准备衬衫和搭配领带。

  她拉开衣橱,挑了一条浅蓝色的斜纹领带,走到穿衣镜前。

  「今天系这条领带好不好?我觉得配这件西装挺好看的。」绮幽踮起脚尖,将领带绕过他的颈项,专注地替他打领带。

  「现在你是我的老婆,不要说我的穿著归你管,甚至连我整个人都归你管。」他眸底映着笑意,直勾勾地看着她。

  「那要不要也把你的薪水交给我管?」她娇嗔了他—眼,打趣地回道。

  「当然可以……」他搔了搔下颚。「可是你懂基金、股票、债券这些东西吗?」

  她懊恼地蹙起眉心,软软地撒娇:「我是跟你开玩笑的,我对数字最不行,也对管钱一点兴趣都没有。」

  「幸好你没兴趣,要不然我还真怕让你愈管,钱变得愈少。」齐定浚捏着她粉嫩的脸颊,坏心地取笑。

  「少瞧不起人,我才没有那么弱。」她故意调紧他的领带,以示抗议。

  齐定浚佯装痛苦地干咳了几声,可怜地抱怨:「你谋杀亲夫啊……」

  「谁要你取笑我是数字白痴。」她娇嗔道。

  话甫落,齐定浚拦腰将她抱起,平放在床上,宽伟的身躯压覆在她的身上,坏坏地伸手搔着她的腰部,惹得她娇笑不止。

  她闪躲着他的大掌,上气不接下气地哀求:「快……快住手……我笑得肚子好痛……」

  「快点说老公对不起,下次不敢了。」他低沈的嗓音含着逗弄的笑意。

  「老公,对不起,我错了……」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噘起红唇,咕哝地说:「就会欺负我……」

  「你是我的宝贝老婆,我哪舍得欺负你?」齐定浚俯下脸,将额头贴覆在她的额头上,鼻尖瞹昧地轻触,有一下没一下地啄吻着她噘起的小嘴。

  她暖洋洋地被他拥抱着,双手攀向他的颈项,感觉到他刺刺的胡渣搔痒着她的脸颊,整个人被包围在他的体温之下。

  她合上眼眸,感受着他的吻,希望能永远偎在他的怀抱里,享受他的宠溺与疼爱。

  她承受着他的体重,彷佛是幸福化成了重量,心中溢满安全感。她真的好爱好爱他……

  尽管这份感情来得又急又猛烈,好像被命运的巨轮推着往前走,没时间停下来思考未来的方向,还来不及消弭他家人对她的成见,就已经跨进了婚姻里。

  但她不害怕,因为她对他的爱一定会持续到地老天荒,就算是天涯海角她也会陪苦他。

  感觉到他细细密密的吻由颈窝不断地往下移,绮幽推拒着他的胸膛,柔柔地训斥:「别闹了,你上班要迟到了,快起来……」

  「真不想离开你。」他睇着她美丽的脸庞,因她而滋生出一股独特的温柔,不同于外人所见到的冷傲内敛的齐定浚。

  只有他才明白自己所追求的是怎么样的一份感情,他渴求的是这种温暖踏实的感觉,这是再多的权势与金钱都替代不了的。

  他不想象双亲一样,维持着台面上的风光,私底下却过着同床异梦、相敬如冰的生活,唯一的共通点与交集只是利益。

  「干么,想撒娇啊?」她轻柔地调侃他。

  「我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家,我妈会摆脸色给你看……」齐定浚用手肘撑起身体,温柔地拨弄着她额角的发丝,虽然现在大家都不提两人的事,但以他对母亲的了解,嘴上说些刻薄嘲讽的话一定是免不了。

  「那是你妈妈,又不是母老虎,不要把她说得这么可怕。」她反过来安抚他。

  其实,当她看到公公,婆婆严肃冷淡的模样,说不怕是骗人的,尤其两人又任性地跑去关岛闪电结婚,他们不接纳她,是理所当然的事。

  「反正,你白天就去花店帮忙,或者要待在画室都可以,晚上再回来,尽量减少和我母亲单独相处的机会,维持你以前的生活习惯,不用特地改变。」齐定浚体贴地叮咛道。

  「嗯。」她轻柔地应允。

  「这阵子就请你先委屈一点,等新家装潢好,我们就搬出去住。」齐定浚将先前在市区买下的公寓进行整修,特地请设计师为她布置了一间画室,想等装潢完成后再给她惊喜。

  「其实住在家里也没有关系,可以让我更加认识你的家人,有机会让我努力表现,让他们接纳我。」绮幽由衷地说道。她是真的想当齐家的一份子,融入他们的生活,不想让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齐定浚在她澄亮的眼眸里,看见一股柔顺却又坚毅的光采,心疼地亲吻她的眉梢。「不要勉强你自己,我不想你受到委屈。」

  「我知道。」她轻声应允着。

  「要是有什么问题,就打手机给我。」齐定浚担忧地嘱咐。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柔弱,更不是一摔就碎的玻璃娃娃。」她推着他结实的胸膛,催促地说:「你该起来上班了,当心别把衣服弄绉了。」

  齐定浚站起身,稍稍地整理了一下衬衫。

  「很帅哦!」绮幽微笑,体贴地替他调整好领带。

  他颅着她甜笑的脸庞,情不自禁地俯下脸,亲吻她红润的唇。

  他们炽热地缠吻着,渴望由对方的温柔获得抚慰的力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