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翌日

  厚重的门板被掩上,划破了这个寂静的清晨。

  齐定浚提着行李跨进客厅,看见父亲若无其事般地翻阅财经杂志,然而眉宇间冷冽的皱折却泄漏了心底的愤怒。

  「大哥,你真的跌破我的眼镜,没想到你闹起绯闻的功力,一点都不逊于我,这几天,我的手机快要被记者询问的电话给灌爆……」齐定杰见到齐定浚进门,忍不住调侃他。

  他讥刺的话语绊住了齐定浚的步伐,回眸深深地瞅了他一眼。

  齐定杰咧出一个无害的笑容,耸耸肩头。

  齐定浚是「齐飞电通」未来的接班人,向来是家族长辈们最信任放心的对象,这次与蓝绮幽的热恋消息曝光,绯闻闹得沸沸扬扬,占尽了版面,跌破了众人的眼镜,简直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甚至有些记者还问我,一个是温柔的美术老师,一个是美丽的千金,要我表态支持哪个人当我的嫂子。」齐定杰凉凉地挖苦。一直以来,都是他与一些模特儿或女星泡夜店的桃色新闻登上报刊,被两老刮得颜面无光,没想到现在居然可以损损老哥,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逞口舌之快的机会。

  何燕俐蹬着高跟鞋,怀里抱着一只红棕色卷毛的贵宾狗,由二楼走下来。

  她顺着齐定杰的话题,接着开口:「我们齐家永远只会有一个媳妇,那就是魏伊娜,除了她之外,外面其他的女人休想踏进我们齐家一步。」

  「我和魏伊娜永远不会有婚礼!」齐定浚沈声宣告。

  今天早晨,他在绮幽的房里醒来,看见她像个孩子般纯真的睡颜,贴靠在他的胸膛上,那副全然的信任与托付令他动容,更加坚定与她相爱的决心。

  「你在说什么傻话?!我都已经向媒体宣布了,这场婚礼无论如何都要举行……」何燕俐忍不住扬高音量,怨怒地瞪着齐定浚。

  「如果这么想举行婚礼,那就照常举行……」齐定浚冷嗤一声,反讥回去。「反正你有两个儿子,不一定非要我娶她不可。」

  闻言,齐定杰无辜地皱起眉头,怎么矛头转向他了?

  齐元博掷开手中的杂志,发出巨大的声响,让其他三人的目光都胶着在他的身上。

  「我也有两个儿子,『齐飞电通』的接班人,不一定要是你!」齐元博低沈的嗓音为这场家庭风暴揭开序幕。

  齐元博以为让儿子出差到上海驻厂几天,他可以沈淀思绪,看清楚局势,没想到他反而执迷不悟,为爱丧失了理智。

  齐定杰的眉头皱得快要可以打成一个死结,他一点都不想涉入这场风波,更无意争夺「齐飞电通」未来的继承者宝座,他明白自己不是那块料,不想承担起庞大的利益与沉重的责任,只想悠闲地过他轻松富裕二少爷的日子。

  齐定浚的下颚紧紧一抽,邃亮的眼眸盯着父亲冷峻的脸庞。

  「爸,您这是在威胁我吗?」齐定浚忍住激动的情绪,力持镇定。

  「我只是要让你明白,你会因为一时的任性失去什么?」齐元博厉声地警告。

  「难道我想娶自己喜欢的女人,这样就叫任性?」

  他们尖锐的争执吓到何燕俐怀中的贵宾狗,它不安地抖动着,何燕俐于是蹲下身,将它放在地上。

  「你跟那种女人谈谈恋爱就算了,现在闹到人尽皆知,还说要娶她进门,这还不叫任性吗?」何燕俐斥责道。

  「我不反对你私下跟她来往,只要你玩得够漂亮,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齐元博顿了一顿,一副宽宏大量的姿态。「但是,和魏家的婚事一定要进行,而且要给伊娜留点面子,不能闹得太过火。」

  「你要我把她当成情妇?」齐定浚森凝的眉眼纠结成愤怒的线条。

  「这是我对她最大的让步。」齐元博压抑住怒气道。

  「那我还真要感谢你们的宽容。」他不屑地讥刺。

  要他为了满足私欲将绮幽当作情妇,他做不到,这等于是在羞辱她的尊严、伤害她的感情,此离开她还要残忍。

  「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能当你的情妇都算是高攀了。」何燕俐尖酸地嘲讽。

  齐定浚黯然地垂下眼,有一种近乎死心的哀绝。

  「总之,和魏家的婚事就这么说定了,过几天,你带份礼物去向伊娜道歉,再带她出席几场公开场合。而魏老那边,我已经跟他们谈妥了,只要你和伊娜结婚,『齐亚科技』的融资案会立即通过,这桩婚事对双方家族都有很大的益处。」齐元博瞟了一眼儿子冷峻的侧脸,下了最后的结论。

  「在您的眼中除了权势和利益之外,还看得到什么?」齐定浚冷冷地反问。

  话甫落,空气中呈现一股僵冷的对峙气氛。

  齐元博眯起眼,咬牙质问:「你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你的眼中,我是你的儿子,还是一颗扩展权势版图的棋子?」齐定浚不怕死地反问。

  齐元博的大掌往桌面重重一拍,愤然地破口痛斥。「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兄弟着想,娶那个开花店的女人,对你的事业有什么帮助?」

  「我的事业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去拓展,而不是拿婚姻当成筹码去换得『联达』的资金,成为一个裙下之臣。」齐定浚坚定地反驳他的意见。

  「你当真以为自己有多少能耐,如果今天你不是生在齐家,会这么快爬上副总经理的位子吗?」齐元博怒斥,气得胸膛急遽起伏。

  「您就这么看低我的能耐?」齐定浚眯起黑眸,没想到父亲是这般看待自己,完全否定他的实力,抹杀他这几年为「齐飞电通」所付出的贡献。

  「没错!」齐元博赌气地说。

  这话狠狠地重挫了齐定浚的自尊心,父亲否定了他多年来的心血与努力,更加令他反对和魏伊娜的婚事。

  「不管你们赞同与否,我都会跟绮幽结婚。」齐定浚瞟了双亲一眼,坚定地宣告,拒绝成为父亲拓展权势的棋子。

  齐元博愤怒地瞪视着他,气得咬牙切齿。「定杰,联络人资室的刘经理,发下人事公告,『齐飞电通』副总经理齐定浚转调为『齐亚科技』的资讯长。」

  「爸,这件事您要不要冷静地再考虑一下?」齐定杰打破沈默。

  把老哥转调至「齐亚科技」担任资讯长,等于是架空他的经营权,将他从集团的权力核心中剔除。

  「还有『齐亚科技』的研发案经费,无限期冻结。」齐元博狰狞地勾起气恼的嘴角,倒要看看他能屈就在「资讯长」的位子上多久?

  齐定浚眼冷心淡,黯然地接受这一切。

  「定杰,由你暂代副总经理一职。」齐元博接着命令,当真和大儿子杠上了。

  「爸……」齐定杰为难地夹在两人的冲突之间。

  「无所谓,」齐定浚洒脱地拍拍他的肩头。「找个时间和我办理职务交接,交接后,我要连休半个月的年假。」

  话甫落,齐定浚拎起脚边的行李,转身拾阶上了三楼,将纷乱的争执和愤怒的对立全都抛于身后。

  *

  关岛

  临暮的黄昏,淡金色的夕阳染红了天际,映在海天一色的水面上,波光粼粼。

  沙滩上拖曳着两排长长的脚印,凉风吹拂而过,撩起蓝绮幽及膝的裙摆,露出一截白皙的大腿。

  她赶紧压下翻飞的裙摆,以防春光外泄,那只覆在大腿上的小手,细白的无名指上圈着一只银戒,闪着一米小小的星光。

  齐定浚牵着她的手,两人十指亲密地交握着,漫步在沙滩上,享受属于两人的甜蜜时光。

  「定浚,刚才我看到观光旅游手册,上面有浮潜的介绍,可以看到许多珊瑚礁跟海底生物,我们明天也去玩好不好?」她挽着他的臂膀,爱娇地央求。

  「老婆,你刚叫我什么?」齐定浚轻柔地纠正。

  「老公……」她清丽的脸上浮现一抹羞涩的红晕,还是不习惯如此亲密的昵称,也有点难以相信她真的成为齐定浚的妻子,总觉得一切浪漫得好不真实。

  若不是此刻他的手臂紧紧圈住她的腰,她的背脊熨贴在他的胸膛前,清楚地感受到他沈稳的心跳声,她会以为这一切是在作梦。

  一个星期前,齐定浚带着她来到关岛,两个人站在圣坛前,在牧师的见证与祝福下,举行了一场简单又浪漫的婚礼。

  亮灿灿的光束映泻在白色的水晶教堂里,香槟色的玫瑰花与蔚蓝的海景,营造出高雅浪漫的氛围。

  婚礼结束后,两人索性留下来度蜜月,造访了由珊瑚岩层包围而成的死火山圣塔罗沙山、丛林茂密的西格瀑布,和浪漫传奇的恋人岬,俯瞰沿着菲律宾海铺展而开的白色沙岸和崖下的美景。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跑到关岛来结婚了……」绮幽环住他的手臂,微笑时,眼睛弯弯的,漾着流丽的神采。

  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勇气,明知道他的家人反对两人交往,然而当他向她求婚时,她竟然连考虑都没有,立即与他飞来关岛闪电结婚。

  连在日本旅行的姑姑都被她的行为吓坏了,数落她被爱情冲昏头,爱得太过任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