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不想破坏别人的幸福,也不想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她才明白自己有多爱他,就算饱受流言蜚语的攻击,即使受尽委屈,心里还是舍不得怨他。

  他给她的爱,曾经是那么美好温暖,让她一度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而如今,撕开被恋爱包裹上的糖衣,才透彻地醒悟,他的爱、他的拥抱、他的唇都不是她的,而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

  即使她再怎么爱他,都不该沈溺在这场危险的恋爱关系里,那代价不是她付得起的。

  「我想……我们以后还是别再见面,」她隔着泪幕深深地望着他,勉强挤出一个破碎的笑容。「我们就……好聚好散。」

  她心碎的表情扯痛了齐定浚的心,他从没有想过,他的爱竟会让她受尽伤害与委屈,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结果。

  她眼中的泪水与绝望,让他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他不想失去她、不想失去对婚姻的期待与想象,那里有他对家的渴望与梦想,只有她的陪伴才能温暖他空洞的心。

  他不要让过去的甜蜜都成为心痛的回忆,更不想伤害她。

  他想抓住她,想将她牢牢地拥在怀里,想用热情的吻抚慰她所受的伤,想弥补她这几天所受的委屈——

  「绮幽,我们结婚吧!」齐定浚凝视着她布满泪水的小脸,冲动地说出口。

  绮幽愣住了,心碎的眼眸凝睇着齐定浚疲惫的俊脸,心里揉杂着惊愕、矛盾和悲伤的情绪,脑海里盘旋着那句话——我们结婚吧!

  她衬得上他吗?

  他和魏伊娜的婚期都订出时间表,怎么还能冲动地说出这么不负责的话?

  她不想否定两人的感情,毕竟他给了她一个甜蜜的恋爱经验,即使这结局太教人心痛。她告诉自己要成熟,既然勇敢爱了就不该后悔、不要怨怼,不要令他为难。

  她的眼眶浮上了一层泪光,心痛地看着他,声音颤抖地说道:「你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向你说再见吗?」

  「我不要和你说再见!」他走向前搂住她纤细的腰,低沈的嗓音饱含着苦痛。

  她挣扎地推拒他的拥抱,以为他提出结婚的要求,只是哄劝她的手段,忍不住激动地哭吼。「你怎么能够这么自私呢?你能用什么理由留住我?」

  「绮幽,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从我的身边逃开……」齐定浚坚决地承诺。

  当他在上海接到母亲质问的电话时,才知道两人的恋情已曝光,他透过网路电视隔着荧屏,见到她惊慌失措被一群嗜血媒体围剿,那脆弱无依的模样令他心疼不舍。

  「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很残忍,你就是吃定我爱你,认定只要你开口,我就离不开……」她抡起拳头,气愤地搥打着他的肩膀,哽咽地说:「你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过吗?我还不够难堪吗?你都已经要和魏伊娜结婚了,何苦再给我不切实际的美好梦想?」

  齐定浚站得直挺挺的,任凭她的拳头不停地落在他的胸膛上,发泄连日积郁的委屈与压力。

  「求求你,不要让我输得那么彻底好吗?在我还有勇气向你说再见时,就让我离开,我留下来只会让你为难,让一切变得难堪……」她苍白的容颜上没有怨怼,只有无奈的泪光。

  她可以为了爱而委屈自己,但不忍他夹在两个女人之间苦苦挣扎。

  「绮幽,我不会让你离开……」齐定浚墨黑的瞳眸透露着坚定的执着。

  父亲以「齐亚科技」的融资案诱逼他与魏伊娜结婚,要他牺牲个人的感情生活,扩展齐、魏两大家族的权势和利益;而母亲又在恋情曝光后,透过媒体放出不实的消息,重重地伤害了绮幽。

  他们的种种作为,令他尖锐地体悟到他们的自私,好像他只是他们扩展权势的一颗棋子,他的存在只是为了换取更庞大的利益,这层认知更让他反对这桩婚事。

  唯有跟绮幽结婚,才能弥补她所受到的伤害与委屈,也能断了父母对齐、魏联姻的奢想。

  「你回去魏伊娜的身边吧……」她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不忍看他。

  「我从来都没有和魏伊娜交往过,那些全都是媒体不实的报导。」齐定浚急急地吼道。

  她绽出一抹凄楚的笑容,忍住不哭泣。「你说你没有和魏伊娜交往过,我听了很高兴,起码我有一段属于自己忠诚的爱情……谢谢你爱过我,给我一段很美丽的回忆。」她用手抹去脸上的眼泪,故作坚强。

  齐定浚坐到她的身边,箝住她纤细的臂膀,强迫她迎视他。「绮幽,我不准你离开,我不要变成你的回忆。」

  「你家人都已经公布婚讯了,也订出时间表……」她心痛地提醒他现实对他们的残忍。

  别说她不够勇敢,不去争取自己的感情,他们一个是「齐飞电通」未来的继承者,一个是「联达金控」的公主,夹在他们之间,她不仅平凡,甚至有些卑微。

  她拿什么和魏伊娜竞争呢?

  她有什么资格得到他的爱情呢?

  她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拿什么去爱他呢?

  「不会有那场婚礼的!」他眼里坚定不移的眸光震慑了她,也昭示着他对她的感情。

  「定浚……」她轻轻地唤着他的名字。

  「如果,陪在我身边的人不是你,那么再隆重的婚礼对我而言都没有意义。」他深情地承诺。

  她凝睇着他,被他眼底坚定的感情撼住。

  「绮幽,我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分开,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不爱我。」他神色紧绷地瞅着她。

  无限的酸意涌上她的眼梢,他真挚的告白烫得她胸口热热的,她明白他是喜欢她的,却没想过他爱得这样深。

  若为了他好、为他着想,她应该拒绝他的感情,淡出他的生命,让他依照家里的安排去和魏伊娜结婚,可是她说不出口,尤其知道彼此内心深处都渴爱着对方,更是无法坚定地和他分手。

  「绮幽,在你的身上我看见了自己对家的期望、对婚姻的憧憬,我想和你在一起,想每天睁开眼睛看见的人就是你……」

  她凝睇着他脸上诚挚的表情,想起了他身体不适的那个早晨,他眸里的冰冷孤独牵住了她的脚步,让她无法走开。

  她感觉到他的寂寞与不快乐,现在更强烈意识到他想要与她相爱的需求,这需求就像一簇熊熊燃烧的烈焰,煨热了她的心。

  「你真的能够看着我和别的女人结婚吗?」齐定浚心痛地逼问。

  她咬着芳馥的唇,一阵隐痛浮了上来。

  她忍不住想象,他未来的妻子会记得他有胃痛的毛病,会叮咛他不要喝太多的黑咖啡吗?会知道他喜欢吃街角的那家咖哩饭和马铃薯炖肉吗?会提醒他应酬时别喝太多酒吗?

  想着想着,不舍的眼泪沿着脸颊流淌而下,那些全都是他们相爱时培养出来的小默契。

  「如果我们任性地在一起,那你家人那边怎么办?魏伊娜怎么办?」她还是有她的顾忌,怕为难了他。

  他用指腹轻轻地拭去她颊上的泪水,语气里尽是宠溺。「你只要考虑要不要嫁给我,其余的事由我来解决。」

  他坚定的誓言和眼底真挚的情意,给予她无比的信心与勇气。

  「……好。」她漾出一抹温柔的浅笑。

  「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让你受委屈……」齐定浚取下颈上的项链,代替婚戒,戴在她的脖子上。

  「我不怕……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不管未来有多苦,我都不害怕……」

  「谢谢你……」他捧起她的小脸,吻去她的泪水,吻上她红馥的芳唇。

  绮幽缓缓地闭上濡湿的眼睫,温柔地回应他的感情,深深地与他纠缠。

  齐定浚吻着她的唇,碰触到柔软的舌尖与甜美的呼息,撩拨起他体内潜藏的情欲,让他想要更多,贪婪地渴望占有她的每一寸美丽。

  他轻柔的吻像绵密的细雨般,落在她的额头、脸颊、鼻尖和性感的锁骨上,她雪嫩的肌肤泛着淡淡的香气,催发他激情的需索。

  在两人甜腻的热吻中,她感受到他的深深爱恋,明白他和她的心里都住着一个孤独的灵魂,渴望爱情、需要温暖,令她无力抗拒他汹涌袭来的澎湃热情。

  她知道未来的路会很崎岖,也许会有暴雨、或许会有巨大的声浪反对他们,但是她不害怕,有他坚定的爱作为后盾,她就有勇气面对所有的一切。

  她在缠吻的空档里喘息着,感觉到发肤上都是他灼人的体热,炽热得彷佛要将她烧融般。

  「绮幽,我爱你……」他黑黑的眼眸腾烧着炽烈的情欲。

  「我也是……」她娇弱地回应,伸手抚着他的脸。

  齐定浚站起身,拦腰将她抱起,穿过客厅,来到她的房间。

  他褪去横阻在彼此之间的衣物,古铜色的精瘦身躯压覆在她柔软的身子上。

  她的双手攀住他的颈项,柔软的身体迎向他,大胆地将身体与芳心交付给他。如果爱情就像一簇烈焰,那么她甘心化成一只扑火的飞蛾,与他一起燃烧。

  他们相信对彼此坚定的爱可以跨越阶级、消弭无谓的争执,再也没有什么事能将彼此分开。

  在此刻,他不是「齐飞电通」未来的继承者,只是一个深爱着她的平凡男人,想用肩膀为她挡去风雨,用双手给她幸福,与她打造一个甜蜜温暖的家。

  她喜爱他在她体内融化的感觉,全然的贴近,心跳叠着心跳,亲密得没有一丝距离,也让她意识到对他的爱早已不能割舍,失去他,她的生命不再完整。

  她用温柔,甜蜜了阒冷的夜,也用爱,丰盈了他荒芜的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