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宁静的长巷里,忽地涌进大批记者堵在一栋五层楼的旧式公寓前,不断地往上拍摄五楼窗台上的景象。

  这几天蓝怡真和插花协会的会员一同到日本参加赏樱之旅,只剩绮幽一个人在家,她下了住家公寓的楼梯,拉开漆红色铁门,一阵镁光灯此起彼落,亮得她睁不开眼,一支支麦克风堵在她的面前,所有的摄影机和记者蜂拥而上,形成一道人墙将她团团困住。

  「请问你是怎么认识齐定浚的?这段密恋谈了多久?」

  「你知道他和魏伊娜的婚事吗?」

  「你是第三者吗?」

  「齐定浚带你见过他的父母吗?他们赞同你们的恋情吗?」

  接踵而来的问题让绮幽错愕不已,单手遮在额前,闪躲镁光灯。

  「对不起,你们是不是采访错人了?」绮幽努力地格开硬塞在面前的麦克风,纳闷地反问。

  「你是蓝绮幽吧?」一名记者追问。

  「我是……」她不懂为什么一夕之间会有数十名记者与摄影师将她团团围住,她做了什么,需要接受高度的瞩目吗?

  「那你对介入『齐飞电通』副总经理齐定浚与『联达公主』魏伊娜的恋情,有什么想法?」记者设下陷阱,故意把她塑造为第三者,诱她说出恋情的始末。

  齐定浚与魏伊娜曾在三年前传出绯闻,当时曾引起关注,而后又无疾而终,如今又被嗜血的媒体拿出来重新炒作,增加戏剧性。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是联达公主?」她的脸上写满惊恐与问号。她开始留意齐定浚的消息是在两人相遇后的事,除了一些财经消息外,她根本没有看过他有女友的绯闻报导。

  一名女记者将今早出刊的「劲周刊」递给她,封面即是五天前她和齐定浚在机场拥吻的画面,耸动的标题写着「齐飞电通集团接班人齐定浚,密恋卖花女,神秘恋情曝光」。

  她颤抖地翻开内页,内文详述她的身世与工作,还拍摄了画室和花店的外观,将她的个人隐私残忍地摊在阳光下,成为民众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

  被媒体喻为且只全单身漠的「齐飞电通」副总经理齐定浚,他的感情世界向来为外界所好奇,外传他与「联达全控」的公主魏伊娜好事近了,但始终只闻楼梯响,从没有确切婚期。

  而在三号晚间约莫八点钟时,齐定浚欲搭乘班机前往上海,在机场大厅出现一位衣着朴素的女生前来送机,两人举止亲密,齐定浚更体贴地替她披上外套,分别时还忘情地拥吻,才让这段秘密恋情曝光……

  绮幽满脸雪白,慌乱失措地继续阅读——

  魏伊娜与齐定浚无论是外型、年纪和家世背景都十分登对,简直是现代版的王子公主,两人早在三年前就传过订婚消息,但齐定浚予以否认,然而据可靠消息指出,齐、魏两家的长辈早有联姻的计划,只等男女双方订下婚期。

  而现在齐定浚却传出另有新欢,密恋「兰心花舍」的蓝绮幽,二十四岁的蓝绮幽相貌清丽,担任美术老师,双亲已殁与姑姑相依为命,若能与齐定浚结婚,堪称定,麻雀变凤凰……

  他们亲密拥抱的画面被印成书刊,充塞在各个报摊,仿佛热辣辣地甩了她一巴掌,十分难堪。

  「蓝绮幽,你是不是不晓得自己被记者跟拍,现在你有什么感想?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记者犀利地追问。

  绮幽的脸上出现空白的怔仲,慌乱地往后退,背脊抵住冷硬的铁门。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绮幽声音颤抖,飞快地转身进入公寓内,锁上门,将大批记者隔绝在外。

  「蓝绮幽,请你开门接受我们的采访……」记者隔着门板,仍在外头不停地叫嚣。

  她仓皇地奔上楼,完全不理会记者们的叫喊声,进门后,将对外的窗帘全都拉上,不想成为他们镜头下的一景。

  随后,她的手机响起,接听后才知道是一家电视媒体想对她做专访,她慌乱地关机,又扯下响个不停的电话线,阻绝记者的骚扰。

  她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这才发现将记者的八卦周刊携上楼,封面上两人亲密拥抱的画面,对照现在无助地面对记者围剿的狼狈景象,显得格外讽刺。

  原来他的家人已经替他安排好一桩婚姻,怪不得他很少提及他的家庭和生活。

  她在他的面前近乎透明,从没有刻意隐瞒过什么,几乎是全然地坦白,更是爱得毫无保留。而他呢?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她对他的了解真是少得可怜。

  深深的沮丧袭来,教她无力抵抗,好像生命里最美好、最纯真的部分被撕毁了,而她竟分不清楚破坏的人是那些嗜血的媒体,还是来自于他的隐瞒?

  她莹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悲伤的神色,耳边依稀回荡着两人隔着越洋电话倾诉的浓烈相思,而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无依地面对这场风波。

  她不想埋怨为什么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缺席了,却忍不住质疑他的真心,他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吗?还是一时的贪鲜?

  如果他已经有了婚约,为什么要给她一段虚妄不实的爱恋,将她拉上了天堂,又残忍地扯下地狱?

  她深深地陷溺在这场恋爱关系中,而他呢?对她只是心血来潮的温柔吗?

  *

  天母的一栋高级豪宅外,大批记者将巷道堵住,按着电铃通过对讲机希望齐家的人对这桩绯闻发表看法。

  「齐飞电通」一早就发表声明,表示副总经理齐定浚在上海考察尚未回国,一切与商业活动无关的话题皆不予回应,所以媒体记者才驻守在齐家的寓所,希望能抢得独家新闻。

  何燕俐受不了记者的缠扰,托佣人去买了本「劲周刊」回来了解整桩绯闻事件的始末,又打电话去质问齐定浚,没想到他竟然默认了绯闻的事实。

  怪不得他迟迟不肯答应联姻的事,甚至利用「齐亚科技」的融资案利诱他,他也不为所动,原来是有只狐狸精缠住他。

  她咽不下这股闷气,又想断了蓝绮幽嫁入齐家的机会,于是在管家的陪同之下,开门接受记者的专访。

  「请问您看过这一期的『劲周刊」了吗?对于齐定浚与蓝绮幽的恋情有什么看法?」一名女记者率先发问。

  何燕俐轻笑道:「年轻人交交朋友而已,大家不必过度联想。」

  「但是照片上他们举止行为十分亲密,不像是普通朋友的关系。」记者紧追不舍。

  「因为是在机场又是送行,难免情绪激动,举止会比较热情,相信这一切只是记者过度渲染。」何燕俐极力否认他们的恋情。

  「这么说您是不赞同他们喽?那齐定浚有对您提及蓝绮幽吗?」记者又问。

  何燕俐沈声道:「他完全没有向我们提及蓝绮幽的存在,而我个人也不接受像这种举止轻浮、没有家教的女人当我们的媳妇,毕竟齐家在社会上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

  「这桩绯闻会影响到你们与魏家的交往吗?」记者又追问。

  「完全不会。」何燕俐轻笑道:「我们和魏家是三十几年老朋友的交情,怎么可能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影响两家的友谊。」

  「三年前就曾经传过齐定浚与魏伊娜的婚事,请问两人有交往过吗?」记者发挥功力,猛挖八卦。

  何燕俐心念一转,反正齐、魏联姻势在必行,不如藉这个机会公布婚讯,一来可以断了蓝绮幽的妄念,二来也能逼齐定浚允诺这桩婚事。

  「事实上,这正是我接受大家访问的原因,他们的婚讯这几年来传过很多次,现在已经订下时间表,今年内一定会请大家喝喜酒。」何燕俐得意地说。

  话甫落,现场起了一阵骚动,增加了这场豪门三角恋的话题性。

  「既然齐定浚和魏伊娜的婚事已经订下时间表,为什么他还与蓝绮幽交往,这是不是代表他有劈腿的嫌疑?」一名女记者好奇地发问。

  众人对这名菜鸟记者投以佩服的目光,竟将大家存疑已久的问题说出口。

  何燕俐脸色一凛,瞪了女记者一眼,继而又咧出一抹客套的招牌笑容。

  「这也是齐定浚赴上海驻厂考察的原因……」何燕俐顿了一下,又继续说:「对方的纠缠实在让他感到困扰,所以才会离开台湾,希望蓝小姐能有自知之明,不要再增加我们的麻烦,制造话题……」

  记者们忙着抄录何燕俐的声明,又让这桩绯闻多了卖点和收视率。

  「今天的访谈就到此结束,希望各位记者先生小姐们,别再继续守候,不要再影响我们的生活,谢谢大家的关心。」何燕俐说完后,转身进入屋内。

  记者和摄影师们得到第一手的消息,赶着回报社发新闻稿,顿时作鸟兽散,嘈杂的巷弄又恢复昔日的平静。

  *

  暗夜,一架由香港飞往台湾的班机降落在国际机场,齐定浚提着行李,冷峻的脸上戴着一副墨镜遮住半张脸,只露出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薄唇。

  出了机场后,他上了助理的车子,直奔蓝绮幽位于惠安街的寓所。

  高速公路上的灯光映出路况,冷风由车窗灌入,吹乱了他的发丝,却吹不熄胸臆间燎烧的怒焰。

  三天前,母亲打电话怒斥他与绮幽的绯闻事件,强硬地要他接受商业联姻的提议,并对他说她已迳自宣布他与魏伊娜的婚讯。

  自从爆发徘闻后,他完全联络不上绮幽,透过章修亚的帮助,才得知她家外面驻守了一些记者,她被困在公寓里,一直没有外出。

  座车驶入寂静的惠安街后,司机小陈在附近兜兜转转了几圈,确定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记者,他拿出手机拨打她的电话号码,电话再度被转切入语音信箱。

  他下了车,遣走了司机,看见她的窗台透出亮光,于是捡起小石块朝她的窗口丢去,发出的声响惊动了蜷卧在沙发上的绮幽。

  她站起身,探向窗口,在凄亮的路灯下,见到了齐定浚。

  隔着朦胧的夜色,两人的目光紧紧地纠缠着,眼眶里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淌过她苍白的脸颊,她难受地转过身,将窗子锁上,拒绝他的探访。

  窗外断断续续传来石子敲打在栏杆的声响,好像赌气地在跟她比赛耐性,她拗不过,只得打开公寓的铁门,让他上楼。

  进屋后,齐定浚见到她苍白憔悴的面容,心疼地说:「你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我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这已经都与你无关了。」她别过脸,不敢看他,怕他瞧见她伪装的坚强与红肿的眼眶。

  「我很抱歉——」

  「你什么都不必说,我全都了解。」她打断他的话,故作洒脱地说:「我会当成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不会对你苦苦纠缠,你可以放心……我祝你和魏小姐的婚事能顺利进行……」

  齐定浚扳过她纤细的肩膀,墨黑的眼眸浮上愧疚的神色。「我真的很抱歉让你受到伤害……」

  「我不需要你的抱歉,那已经不重要。」不争气的泪水再度溢出她的眼眶,模糊了她的视线,明明他就在眼前,可是他们相爱的点滴,却仿佛遥远得像上辈子的事。

  「绮幽,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他心疼地拭去她脸颊上的泪痕,却被她一手格开。

  「我不知道你还想解释什么?」她深吸口气,哽咽地说:「我承认一开始是对你有好感,你的外表、你的一切都很迷人,但是仅此而已,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介入别人的恋爱关系……」

  她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