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滂沱的大雨落在车窗上溅出一朵朵水花,潮湿的空气使得玻璃窗氤氲上一层雾气,雨刷忙碌地拭去水痕,露出壅塞的街景。

  喇叭声此起彼落地催促着斑马线上行人的步伐,密密层层的伞遮掩住众人疲倦不耐的神情。

  「齐先生,这段路有点塞,可能要请你再稍候一下。」司机透过后视镜,向后座的齐定浚说明路况。

  齐定浚转头看了章修亚一眼,问道:「时间来得及吗?会不会赶不上登机?」

  章修亚看了下腕上的表。「时间还来得及,请你放心。」

  齐定浚靠向椅背,疲惫地揉揉太阳穴,昨晚父亲将他唤进书房,指派他到上海驻厂考察半个月,临时的异动打乱他的工作行程。

  半年前,他因急性盲肠炎住进医院里,请助理章修亚代为在高阶主管会议上提出「齐亚科技」的研发经费案,但被父亲以再观察一季市场的情况为由,暂缓表决。

  这次,他再一次提出研发案,却直接被驳回,而父亲竟然直接表明要他用婚约来换取「齐亚科技」的融资案。

  他依然维持先前的答案,冷冷地拒绝,反而被父亲训斥一顿,要他到上海冷静一下,想清楚「齐魏联姻」所带来的利益与权势。

  他心里清楚,父亲表面上是要他在上海驻厂督导营运状况,实际上是要他考虑和魏伊娜的婚事。

  「这次『齐亚科技』的研发经费又被冻结,你有考虑向『联达金控』融资吗?」章修亚趁着塞车的空档,与他商讨公事。

  齐定浚深邃的眼眸里有着思考的锐芒,没有搭腔。

  「只要我们企划案拟得够好,让魏董事长看到『齐亚科技』的前景与未来的获利状况,我想案子应该会通过……」章修亚提出自己的想法。

  齐定浚瞅了章修亚一眼,苦笑着说:「他们融资的条件……就是要我和魏伊娜结婚。」

  「两位董事长真是老谋深算,齐,魏联姻不仅是两大家族势力结合,背后也会牵涉到许多利益和权力。」章修亚说。他曾陪同齐定浚出席过不少社交宴会,见过魏伊娜几次,她跟一般的千金名媛不同,独立又有自我主见,在「联达金控」担任集团发言人,集智慧与美丽于一身,是许多企业少东倾慕的对象,有「联达公主」之称。

  齐、魏双方的家长暗地默许这段联姻计划后,就不断地向媒体释出消息,搞得许多人都以为他们曾经交往过。只要他们一起出席派对,遇上熟识的长辈就会被催婚,但两人的互动又缺少恋人的亲密感,使得记者对这桩绯闻也感到扑朔迷离。

  「你会接受商业联姻的建议吗?」章修亚十分好奇他的抉择。

  他抚着刚毅的下颚,冷笑着说:「如果我能接受这桩婚事的话,早就已经答应了,不会拖到现在。」

  随着两人的谈话,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车流的壅塞情况也逐渐好转,下了交流道后,司机猛踩油门直奔国际机场。

  到达机场后,章修亚率先下车,替他撑伞,司机俐落地打开后车厢取出行李,送齐定浚到机场大厅,领登机证和划位。之后章修亚和司机就先行离开了,齐定浚提着行李前往候机室,口袋里的手机恰好响起,阻去了他的步伐。

  他掏出手机,看见来电显示的萤幕上映着蓝绮幽巧笑倩兮的脸庞,脸部刚毅的线条登时柔和了不少。

  『定浚,你在哪里?登机了吗?』绮幽气喘吁吁的声音混着嘈杂的声浪,传进他的耳里。

  「还没,你怎么了……」她焦灼的声音令他担忧。

  绮幽持着手机,慌乱地在机场大厅内寻找他的身影,昨晚她才在电话里得知他要被派到大陆驻厂考察半个月,于是在今天下午结束小朋友的美术课后,便匆匆地搭计程车赶来送机。

  『我在大厅……』她不停地喘息,搜寻着齐定浚的身影,这是他们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她就是没办法放心。

  齐定浚转身,搭着手扶梯越过重重的旅客,终于在大厅上看到她慌乱的身影,两人的目光胶缠着,她忘情地冲上前搂住他。

  「我以为你已经上飞机了……」绮幽喘着气,轻柔的嗓音流露出对他依恋难舍的情意。他们亲昵地拥抱着,绮幽将脸埋在他的颈窝,声音低低的,混着不安与思念。

  他搂着她,发现她肩膀两侧的袖子全都被雨淋湿了,心疼地更抱紧她。「你怎么来了?」

  她抬起脸,温柔地看着他,从皮包里取出一个赭红色的平安符。「我知道你要去大陆出差,特地到行天宫帮你求了一个平安符,希望你能一路顺风,平平安安的。」

  她贴心的举措令齐定浚十分感动,不禁对她更加怜惜。

  「我到大陆考察过十多次了,这已经成为我的固定工作之一,没有什么好担心。」齐定浚怕她会挂心他的生活,安抚地说道。

  「原来如此……」她垂下眼睫,发觉自己好像太小题大作了。

  「不过我还是很高兴你来送机,还有你的平安符。」他将她手中的平安符小心地收进衬衫口袋内。

  她细腻的心思与体贴的举止令他感觉好窝心,在她的身上他见到了一种对于「家」的想象,不同于他与父母手足之间的淡漠疏离,总是揉杂着算计与利益,而是单纯的体贴与关怀。

  从小到大,没有谁曾经这样为他牵挂忧心,连他准备出国念书、即将要登机,他的父母却仍周旋在一场又一场的社交派对上。

  绮幽给了他婚姻的梦想,让他孤独的心有了归属感,好像不管遇到任何事,都会有个人不问荣辱利益,单纯地对他好,默默地在原处等他、关心他。

  「听说飞机上的餐点很难吃,所以我顺略买了你爱吃的咖哩饭和三明治,等会儿肚子饿的时候可以吃。」她怯怯地将手中的提袋递给他。

  「你真是贴心。」他揉揉她的发心,凝视着她的黑眸瞬间变得好温柔。

  「里面还有一些综合维他命,记得每天饭后要吃一颗,要按时吃饭,不要再饿出胃痛来。」她忍不住叮咛。

  「遵命!」他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笑意。

  「要是你真的身体不舒服,我还准备了胃药、止痛药和感冒药……」她拉着他的手,舍不得放开。

  「你还真像个管家婆。」他嘴上数落她,但心里却因为她体贴的举止而感动,她美好、温柔得像个天使,教他又爱又怜。

  「你嫌我烦吗?」

  他摇摇头,眼眸带笑地说:「我很喜欢你关心我的方式。」

  「虽然上海你已经去过很多次了,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

  齐定浚将身上的风衣外套脱下,披在她的肩膀上,包裹住她纤细的身体,担心她回程时会淋到雨而感冒了。

  「不用了,我不会冷……」她拒绝,怕他在飞机上着凉。

  「乖,穿着。」他哄劝道:「你只穿了衬衫就跑出来,外面雨下那么大,披着才不会感冒。」

  她拗不过他,只好穿上那件过于宽大的风衣,上头遗留有他的体温,密密实实地熨贴着她的皮肤。

  「你出差时,如果忙完了,可以拨电话给我吗?」她小声地提出要求。

  「我答应你,只要有空一定会打电话给你,只是有时候会忙到太晚,怕会打扰你睡觉。」他不舍地看着她,要下是因为上海的厂房有太多父亲的眼线,他还真想把她带出国,让她陪在他身边。

  「我不怕被打扰……」她娇怯地垂下浓密眼睫,低低地说:「只要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能放心……」

  她罩着那件不合身的风衣,益发显得荏弱娇怜。

  齐定浚拨开她额际的发丝,爱怜地轻抚着她的脸。「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驯顺地点点头,握住他的手,舍不得放开。

  大厅里的广播催促着旅客登机,齐定浚看着她那双澄亮的眼睛充满感情,第一次让他对于台湾这块上地产生羁绊,有了难舍之情。

  「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齐定浚低声问。

  她踮起脚尖,附在他的耳畔轻声嘱咐:「要记得想我喔。」

  这句甜腻真挚的告白,释放了他的情潮,不禁忘情地搂住她纤细的腰,紧紧地贴向他的胸膛。

  他俯下脸占据她芳馥的嘴唇,深深地与她缠吻,激情地需索着她甜美的气息。

  此刻他们全然地投入在深情的拥吻中,忘了周遭好奇的目光和催促的广播音浪,只想紧紧地相依在一起。

  唇与唇缠吻着,而心和心是如此的贴近,让他有种被紧紧依靠的踏实感。

  「我该登机了……」他依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轻轻抚着她的脸。

  「再见。」她漾出一抹甜笑。「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齐定浚拾起落在地面的公事包和行李,匆匆地进入登机室。

  她眷恋不舍地转过身,缓缓步出大厅,他搭乘的航机尚未离开,而她已经开始想念他了。

  爱上齐定浚令她感觉一切都变得美好,连外头滂沱的大雨和壅塞的车潮都不再恼人。

  她撑起伞,上了排班计程车,在雨幕中回到台北,却忽略了身后尾随着一辆蓝色的休旅车,不仅一路跟着她回台北,还将无意间撞见他们拥吻的画面,用手机拍摄下来,传回了杂志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