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雅致的法式餐厅里,盈眼所及全都是一对对浓情密意的情侣,亲昵地共享美味的餐点,唯独靠窗的位置,一个气质出众的女孩孤伶伶坐在椅子上。

  空荡荡的桌面上摆放了一只水杯,浮水蜡烛燃着一圈小小的光亮掩映在蓝绮幽清丽的脸上,红润的小嘴因为想起齐定浚而漾起了一抹微笑。

  从认识齐定浚到与他交往的这几个月以来,她感觉一切都浪漫得不可思议,他并不算是一个完美的情人,过多的行程和繁重的工作常会瓜分掉他们相处的时间,只能利用午间休息时间短暂地约会。

  但要是行程不忙,没有被重大的决策案件或会议绊住,他会抽空到她的画室,而她也会做几道家常菜,两人一起用餐。

  如果晚上没事,他就在一旁批阅卷宗,而她则静静地坐在另一端作画;偶尔也会像一般情侣去看电影,在阒暗的戏院里十指紧紧地交握着。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从陌生到亲密,从试探到挑逗,培养出属于两人才懂的小默契。

  爱情在她心扉荡漾,甜蜜到令她昏眩,让她感觉自己被爱着、被疼着、被宠溺着,彷佛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在受尽心伤与苦难后,终于遇见了王子。

  因为齐定浚,让她感觉到自己不再凄苦无依,好像有一束光照进她阒暗的生命里,轻柔地贴近她的心房,温暖她的灵魂。

  「小姐,请问可以点餐了吗?」服务生走近桌面,轻声询问,打断她的思绪。

  她抬起脸,为难地说:「可以再等一下下吗?我的朋友还没有来……」

  「好的,要点餐时请您再叫我一声。」服务生礼貌地离开桌边。

  绮幽看了手表一眼,九点了,从用餐时的人潮鼎沸到现在只剩下稀稀落落几桌客人,而她等的人却还是没有出现。

  和齐定浚相爱后,等待已经成为她的习惯,失约也不是没有过的事,不过因为他的工作繁多忙碌,她舍不得苛责他,总是用体谅包容他的迟到。

  但是今天跟以往不一样——今天是她的生日,难不成今晚他又被公事绊住了?

  庆生的主意是他提的,餐厅也是他订的,但是苦苦痴等的人却是她……

  她掏出手机,忍不住又拨了通电话给他,讯号再度被转切进入语音信箱,她只能留下讯息,无奈地看着小巧萤幕上两人亲昵的贴脸照。

  随着久等的煎熬,她下垂的嘴角和落寞的神情都说明了心情的苦闷。

  夜渐渐深了,服务生走到她的身边说:「小姐,很抱歉,我们打烊的时间到了。」

  她窘然地垂下脸,轻声道歉。「对不起,打扰了。」

  绮幽拿起皮包,仓皇地离开法式餐厅,却不放弃地伫立在街边,试图在车水焉龙的车流里,寻找她所熟悉的车影。

  随着商店一间一间地打烊,闪烁的招牌灯一盏盏暗了,连路上的灯光都稀稀落落,她垮下肩膀,放弃等待,一个人孤伶伶地朝捷运站走去。

  叭——

  突然一阵喇叭声在她身后响起,她转过身,发现竟是齐定浚所驾驶的黑色休旅车。

  「绮幽,上车——」齐定浚将车子停靠在街边,摇下车窗,朝她喊道。

  绮幽嘟着嘴站在车门边,犹豫该不该上车?

  她也想象一般女生一样,埋怨他的迟到失约,可是看到他疲惫的俊脸时,满腹的委屈全都化成体谅,取而代之的是温柔的微笑跃上她的唇角。

  都怪她太爱他了,爱到舍不得怨怼他、数落他的失约,就怕那些太过尖锐的对峙,会分裂了两个人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感情。

  唉,爱情让她变成一个失去自我的变形虫,心情随着他的态度忽高忽低,因他欢喜也因他忧。

  她走向他,拉开车门,入座。

  「对不起,桃园的厂房突然发生意外,我必须赶过去处理……」齐定浚的语调充满歉意,凑近身,体贴地为她系上安全带。

  「那事情都解决了吗?」她体谅地关心问道。

  「都差不多了。」他爱怜地揉揉她的发心,再次道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失约错过你的生日。」

  她看了手上的表一眼,体贴地说:「没关系,还有两个小时我的生日才过,现在庆祝还来得及。」

  「你还没吃吧?我们一起去吃大餐。」他转动方向盘,回到街心。

  「那我要吃垮你,当成是对你迟到的惩罚!」

  他觑着她巧笑倩兮的脸庞,还以为她会像一般的女人一样娇斥他的失约,但是她既没有抱怨也没有生气,仅有关怀与体谅,让他更愧疚。

  这一生,他过过形形色色的女人,包括被视为齐家媳妇的魏伊娜,但是都没有人像蓝绮幽一样,如此贴近他的灵魂,触动他的心。

  他霸道地跨入她的生活,执拗地要她配合他的时间和步调,又担心齐家的背景与他的身分会带给她沉重的压力,于是将她隔绝在他的生活圈跟交友圈之外。

  和她在一起,他不会感受到任何压力,仿佛回到了青少年时候,初识爱情的面貌,纯粹的喜欢,单纯因为爱而讨好对方,没有夹杂任何的利益与算计。

  他操着方向盘,在附近的商圈兜兜转转了几圈,发现大部分的餐厅皆已打烊。

  绮幽凝睇着他愧疚的侧脸,见到车窗外掠过的街景,忽地兴奋喊道:「今天我是寿星吧?」

  他不解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们来玩『寿星我最大』的游戏。」她开心地提议。

  「那是什么游戏?」他一脸疑惑。

  「你先找停车位,我们下车去逛逛。」

  「这么晚了,有什么好逛的?」他拗不过她的央求,在附近找了停车位,停好车后,熄掉引擎。

  绮幽凑过身,解开他脖子上的领带,甜笑着说:「你等会儿要去的地方不用穿西装,也不必系领带。」

  「我们要去哪里?」他驯顺地让她褪去西装外套和领带,虽然一头雾水,但没有任何异议。

  她眨眨眼,神秘兮兮地说:「等会儿跟着我走就对了……今天我是寿星,你一切都要听我的。」

  他们下车后,锁上车门,亲昵地牵着手,绕过两个街口,发现寂静的夜里传出喧嚣的声浪,稀疏的灯火再度密集起来,原来两人已来到市区的观光夜市前。

  「我们一起逛夜市吧!」她抬起小脸,兴奋地说。

  「但是今天是你的生日……」他迟疑地顿了一下,原本是计划要给她一场浪漫又难忘的约会,没想到却要委屈她挤在挨挨蹭蹭的市集里。

  「我就是想逛夜市嘛……」她爱娇地圈住他的手臂,甜甜一笑。「今天我是寿星,你都要听我的喔!」

  他弯身,附在她耳畔低声地说:「跟你说一个秘密,你不能笑哦……」

  「你该不会要告诉我,你长这么大没逛过夜市吧?」见到他老实地点头,她一个劲儿地取笑着。

  「早知道就不告诉你了。」他弹了弹她的额头。

  「那今天由我当你的导游,带你吃喝玩乐。」她转过脸,眼底盈满笑意。「我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哦,哪一摊比较好吃我都知道。」

  「那就麻烦你了,导游小姐。」他也感染上她的好心情,打趣地回道。

  两人牵着手,一起走进热闹喧腾的夜市里,街道的两侧全都是密集的摊贩,有卖道地小吃、甜点、皮饰衣服,连一些异国风情的摆饰熏香都有,迎面擦肩而过的人潮让他们愈靠愈近。

  偶尔,她发现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会停下脚步与他分享,让他见识到小市民活络旺盛的生命力。

  她拉着他的手,一起走进小吃摊内,黄亮的灯光下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吃,只见她娴熟地拆开卫生筷,递给他。

  他皱了一下眉头,捣着鼻子说:「这臭豆腐的味道很呛。」

  「这可不是一般的臭豆腐哦,老板在酱料中加入一种特殊的中药提味,再加点辣椒,味道超好的……」她挟了一块豆腐拌点泡菜放进他的碗里,轻笑地开玩笑:「它的全名叫……达文西臭豆腐。」

  他被她的话逗笑,指着另一盘蚵仔煎问:「那这个呢?」

  「米开朗基罗蚵仔煎。」她随口瞎扯。

  「这个又是什么?」他舀了一口沙茶鱿鱼羹送进嘴里。

  「拉斐尔鱿鱼羹。」

  「你要不要建议老板干脆把店名改成『文艺复兴小吃摊』?」

  「好,我去跟他说……」她作势起身,马上就被齐定浚按回座位上。

  「真是的,老板会以为我们是来找碴耶。」他朗声大笑,连日来工作的疲惫与紧绷的压力全都在瞬间得到释放,好像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陪着她更重要的事。

  「快点吃,等一下再去吃别的……」她忍不住催促。

  齐定浚挟起一块臭豆腐送进嘴里,缓缓地咀嚼着,发现味道比他想象中还好,伴着她笑得眼睛弯弯的脸庞,滋生出一股被幸福围拢的感觉。

  吃完小吃后,两人就像路上寻常的情侣,甜蜜地勾着手,四处闲晃,又合拍了好几组大头贴,她尽情地在镜头前扮鬼脸、要可爱,与他贴脸照相,留下一张张热恋的证明。

  「这一份照片是你的,这个我要贴在手机上。」拿到照片贴纸后,她小心地收进皮包里。

  「玩累了吧?」他爱怜地揉揉她的发心。

  「还没有,」她摇摇头,拉着他的手臂走到夹娃娃的机器前,娇嗔地要求:「你还没有送我生日礼物,我想要角落那只绒毛狗狗。」

  「那有什么问题!」他卷起袖子,投下硬币,一边专注地盯着橱窗内的绒毛玩具,一边操控着按钮。「是那只米白色的小狗娃娃吗?」

  她用力地点点头,从零钱包里掏出所有的十元硬币。

  她在一旁为他打气,两人的心随着娃娃机内的机器手臂忽上忽下,终于在她投下最后一枚硬币后,成功地夹到她喜欢的绒毛玩具。

  「谢谢你,这是我收过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她搂着玩具开心地咧嘴微笑。

  「这么容易满足?不想要其他的东西吗?」

  她摇摇头。「不用了,我就是喜欢这个。」

  齐定浚睇着她的笑颜,她有一颗很容易满足的心,可以轻易地从生活上的琐事找到乐趣,令他不禁为她的纯真与聪颖动容。

  「那还不快向我道谢。」他指着脸颊,向她索吻。

  她瞧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他们,踮起脚尖,飞快地啄吻过他的脸颊。

  齐定浚狡猾地转过脸,不偏不倚地吻住她微微噘起的小嘴。

  两人亲密地缠吻着,他的气息混着她的呼息,彼此的眼中只剩下对方。

  春末的凉风吹拂过,将她的长发撩过他的脸颊,骚动了他心里熊熊燃烧的热情……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