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那么平凡又一无所有……」她眼里闪烁着疑惑。对她而言,齐定浚就像一颗闪烁的星子,不仅耀眼也很遥远,不明白他怎么会看上自己。

  「也许对别人来说你很平凡,但在我心中你却是最特别的人。你跟我过去所认识的女生不同,你美丽、善良而且很纯真……」身处在充斥着名利权势的生活圈,她身上这些纯净的特质是他最欠缺的,也因此他深深被吸引。

  她怯怯地垂下眼眸,为他甜腻的告白而怦动,即使尚未应允,但是她过分温柔的举措与眉梢眼角的喜悦,早已泄漏了情意。

  他的指尖轻轻画过她细致的眉梢,扳起她小巧的下颚,诱惑低喃:「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要不要和我交往?」

  两个人站在窗台旁,窗外的夕阳映射在扶疏的树叶上,阳光洒在他们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璀璨的光,她有些恍惚,感觉一切浪漫得好不真实。

  「好……」她垂下浓密的眼睫,不敢看他。

  齐定浚对她的答复感到满意,薄唇扬起一抹愉悦的笑容,捧起她的脸,将一个甜柔的吻覆在她红润的唇上,用行动来传达他的感情。

  她来不及反应,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所有的知觉全被他摄去,只剩下他清爽好闻的男性气息充斥在鼻尖。

  她驯顺地闭上眼睛,双手贴近他结实的胸膛,感觉到他炽热的舌,辗转地、缠绵地探入她的口中,汲取她的呼息与芳甜。

  这个甜腻又热情的吻,瓦解了她的矜持,意乱情迷地陷溺在他柔情的拥吻里,毫无抵抗地臣服在他的诱哄下。

  他不只吻上她的唇,也吻上她悸动的芳心。

  良久,齐定浚依恋难舍地结束这个吻,低首凝视着那双迷蒙的眼睛和被吻肿的唇,她的吻甜美得像缀在花办上的晨露,醇美又深邃温柔,温润了他的心。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他霸道地宣示,渴望独占她的美丽。

  「嗯。」她怯怯地咬着芳馥的唇,不敢迎向他的眼睛,只敢盯着他衬衫上的钮扣。

  「你知道身为我的女朋友,需要为我做什么吗?」齐定浚神秘地诱哄。

  她疑惑地眨眨眼,摇头。

  「就是爱我……」他欲罢不能地再度覆住她的唇。

  他甜蜜地索求着她的热情,令她无力抗拒,深深地陷溺其中……

  昏黄的夕阳穿过树梢,照进画室里,拉出两道暧昧的剪影……

  天母的高级住宅区内,一栋三层楼的西式洋房里,外头灰白的围墙和蓊郁的绿树隔绝了大屋里繁华的灯光。夜里,雨丝有一搭没一搭地落下,濡湿了石阶,空气中浮动着一股奢华的气息。

  灯火通明的客厅。

  「汤嫂,快点把无锡排骨、清炒河虾和西湖醋鱼端出来。」齐家的当家主母何燕俐,穿着一身手工旗袍,颈项戴着一串名贵的珍珠项链,为了讨好娇客,站在饭厅使唤着仆佣做事。

  齐家的大家长齐元博——同时也是「齐飞电通」的董事长,则坐在沙发上,嘴里含着烟斗,翻阅着财经报纸。

  而齐家的小儿子齐定杰则盯着端坐在双人沙发上的女人,调侃地与她闲聊。「伊娜,看我妈讨好你的样子,根本就是把你当成准媳妇看待,一大早就吩咐汤嫂要做出一桌上海菜招待你。」

  魏伊娜的脸上维持着客套的笑容,侧头瞄了一眼正持着PDA研究股价的齐定浚,心里就是有点不舒坦——齐家上上下下都把她当成「准媳妇」看待,只有齐定浚仍旧是一副冷冷淡淡的姿态。

  魏伊娜有些不服气,她父亲可是「联达金控」的董事长,而她则被媒体称为「联达公主」,多少人将她捧在手心上疼,极尽恭维谄媚之能事,连齐氏夫妇都对她相当客气,只有齐定浚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齐定浚置若罔闻,佯装忙碌地继续盯着掌中小巧的萤幕。他已经婉拒过,不想为了拓展事业版图而接受商业联姻,他想用自身的能力去证明一切,而不是靠着魏伊娜和「联达金控」将「齐飞电通」推达到事业的顶端。

  再说,他对魏伊娜并没有男女互相吸引的感觉,他不明白维持一段「相敬如冰」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何燕俐在饭厅里听见他们的对话,走进客厅里,对着齐定浚数落:「没办法,就是有人不够积极,整副心思都放在公事上,要他挪出时间去约会,一直都说没空……只得我这个当妈的费尽心思。」

  齐定浚对魏伊娜漫不经心的态度让何燕俐颇为不悦,明明都已经为他安排好婚事,铺了一条前程似锦的道路给他,他居然还一副事不关己的冷淡姿态。

  何燕俐走过去,亲昵地挽住魏伊娜的手。「伊娜,定浚那孩子就是事业心比较重,你要多担待一点。」

  「伯母,你这么说我和齐大哥会很有压力,而且我们都还年轻,现在就说这些会不会太早了点?」魏伊娜轻笑道,客套地应答。

  她和齐定浚的婚事已经成为两家的默契,而她对他的感觉也不算太差。他孤傲淡漠的态度,就好像一头不驯的豹,激发她去驯服他。

  「怎么会早呢?定浚都三十岁,是该成家的年纪,我等着要抱孙子,都等到头发白了。」何燕俐夸张地抚着梳拢整齐的发鬓。

  「我看伯母还很年轻,不要说白头发,连鱼尾纹都没有。」魏伊娜挽着她的手臂赞美。

  魏伊娜讨好的话语,惹得何燕俐芳心大悦。

  听到他们的对话,齐定浚忍不住在心里比较起蓝绮幽与魏伊娜的不同,魏伊娜成熟、世故,跟他一样对事业充满企图心,在她客套浅笑的面容下,藏着过分强势的性格,令他觉得备感压力;但蓝绮幽不同,在她的眼里看不到心机与算计,只有温柔与包容,在她面前他可以卸下面具与伪装。

  他和绮幽之间有一种男人与女人情感上的吸引,蛊诱着他去贴近她。两个人交往这三个月以来,一直维持着甜蜜的互动,她会在每个星期一早晨布置盆花时,带来为他准备的三明治,盯着他乖乖吃完,免得又犯胃痛,而窗台上的花语,正是他们相爱的密码。

  自从他的心里进驻了她娇纤的身影之后,他对这桩商业联姻是更加排拒了。

  「好了,别抬杠了,一起去饭厅用餐。」齐元博放下手中的报纸,扬声对着大伙说道。

  一行人鱼贯进入饭厅,何燕俐还特地将魏伊娜的座位安排在齐定浚的身边,替两人制造亲昵感。

  席间,齐定浚故意漠视母亲投来的暗示目光,迳自举箸吃饭。

  「伊娜,这鱼很新鲜,多吃一点。」何燕俐挟了一块鱼,放进她的碗里。

  「伯母,我自己来就可以了。」魏伊娜微笑地应付她的热情。

  「定浚,你不要只顾着吃,要替伊娜挟点菜、招呼她,再怎么说她也是客人。」何燕俐对大儿子冷淡的态度极为不满,忍不住数落。

  「你多吃一点。」齐定浚敷衍地说,继续扒饭。

  齐定杰受不了母亲一直演独角戏,把用餐气氛愈炒愈冷,于是开了一个新的话题。

  「大哥,听说你准备在下周的主管会议提出『齐亚科技』研发经费的案子?」齐定杰是「齐飞电通」的海外事业部经理,主要负责对外的订单业务。

  「没错,未来是个人品牌的时代,而台湾的液晶面板产业从设备、材料到下游的组装和通路都十分成熟,将是台湾未来十年电子产业的基础,所以我认为应该提高研发经费,打响『齐亚科技』的名号。」谈到专业部分,齐定浚显得神采奕奕,滔滔不绝。

  「可是这几季『齐亚』亏损不少,股价开高走低,很多分析师都不看好『齐亚』的前景。」齐定杰转述外界对于公司的评价。

  「台湾的液晶面板拥有创新、品牌和国际布局的优势,而且未来电子产品走轻薄、精巧的趋势,我认为值得再下研发资金。再说现在又不是只有『齐亚』一家股价反应不佳,是受到整个大环境景气所影响……」齐定浚精锐地分析。

  齐定杰举起酒瓶,将红酒注入杯中,递给齐元博。「爸,依你的看法,『齐亚科技』研发经费的案子该核准吗?」

  「定浚的想法很有前瞻性,但是我想依目前公司的营运状况和董事会的意见,是不会有人赞成这件案子的。」齐元博摇晃着杯中暗红色的酒液。

  「大哥,我想『齐飞电通』应该不会再支援子公司的研发经费,你可能必须向外融资以争取其他的资金来源。」齐定杰意有所指地看看齐定浚,又瞟向准媳妇人选魏伊娜。

  「齐大哥,要是你对『齐亚科技』这么有信心,可以把企划案带到『联达金控』来,也许我父亲会对这个投资案有兴趣。」魏伊娜顺着话题接腔。

  魏伊娜一直认为以自己的家世背景、美貌与才能,只有齐定浚衬得上她,除了本身对他有好感之外,再加上双方父母的撮合,让她对齐定浚更加积极,热络地想拉近彼此的关系。

  「向『联达』融资的确是个很好的方法。」齐元博跟着附和。

  何燕俐笑着搭话,高兴地说:「我们两家是世交,在业务上也有往来,要是能提早定下婚事,那就更好了。」

  「大哥,要是你和伊娜结婚,还怕魏伯伯不会通过你的融资案吗?」齐定杰跟齐定浚完全不同,在事业上他既没有企图心和智识,也对成为「齐飞电通」的继承者完全没有兴趣,只想过着安逸佻达的日子。

  不过他倒是跟其他人一样支持齐、魏联姻的计划,因为两家如果缔结良缘,那不只是企业界的大事,也等于是将齐家的事业和权势推向高峰。

  「我认为公事和私事应该分清楚,夹杂太多私人因素会影响魏伯伯的判断和决策力,是对日后双方的合作埋下危机。」齐定浚脸上的线条愈来愈紧绷,语调也渐渐失去耐性。

  「齐大哥的话很中肯。」魏伊娜嘴上附和着,但心里却因为齐定浚冷淡疏离的态度而气恼。

  何燕俐见到儿子消极的态度,微愠地表达意见。「我才不管你们生意上的公事私事、大事小事,总之我就是认定了伊娜,只有她才配当我们齐家的媳妇。」

  「伯母,您太抬举我了。」魏伊娜浅笑,压抑住对齐定浚的不满,维持表面的平和。

  齐定浚放下碗筷,沈声地说:「我吃饱了,手边还有几个案子要审,我先上楼,你们慢用。」

  「定浚……」何燕俐寒着脸,瞪视着儿子疏离的态度,转而向丈夫抱怨。「元博,你也说说那孩子……都三十岁了,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盘算也没有。」

  「妈,大哥本来就是个工作狂,他只对赚钱有兴趣。」齐定杰笑道,缓和大哥弄僵的气氛。

  齐元博继续啜饮杯中的红酒,心里早已经有盘算,只要冻住「齐亚科技」的案子,他再不甘愿也得向「联达金控」提出融资,到时候再顺势推动两人的婚事,那齐、魏两家的联姻将会把两边集团的利益推到最高峰。

  权势对男人而言是最迷人的春药,他不相信自己的儿子能抵挡得住诱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