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悔婚娇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悔婚娇妻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轻轻地,一抹瑰丽色的彩霞晕染了整片天际,从叶梢洒落下来,穿过窗棂帷幕,映在二十几坪大小的画室里。

  蓝绮幽从美术系毕业后,在才艺班教了一年多的油画,直到去年年底才在住家附近开了儿童画室,专门教小朋友绘画,五、六个小朋友穿着国小制服,握着画笔,专注地勾勒桌面上红润的苹果。

  她身着一件淡雅的浅蓝色洋装,长发披垂在肩上,趁着学生画画的空档,拿起手机反复地看着齐定浚传给她的简讯。

  这半个月以来,她和齐定浚已经建立起友谊,维持着淡淡的暧昧互动,常常互传简讯关心彼此的生活,偶尔也会通通电话。

  她除了在他住院的期间常常跑去探病、也会陪他在广场上晒太阳、聊聊天,分享各自生活上的乐趣;出院后,他有时候也会到花店来,挑选花束送她。

  齐定浚渐渐住进她的心房,撩动了她的情绪,绑架了她的思绪,令她不自觉地随着他而兜转。

  教室里的小朋友举起手发问,打断了绮幽的思绪,她将手机放进抽屉里,站起身,巡视学生作画的情况。

  「老师,我画好是不是可以先下课?」小婷举起手发问。

  她浅笑地拿起画作,看了几眼。「小婷这次画得很不错,整幅画的构图完整,连光线明暗都掌握得很好,进步很多哦。」

  「我也要看……」几个小朋友纷纷围过来凑热闹。

  「老师,我妈咪今天要带我去参加周阿姨的婚礼,我可以走了吗?」小婷抬起小脸问道。

  绮幽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发现已经到了下课时间,于是扬声说道:「小朋友,今天的素描课就先上到这里,如果还没有完成的人,我们星期五下午再继续画。」

  「好。」小朋友齐声喊道,兴奋地开始收拾文具和书包。

  小婷背起书包,率先跨出画室,却在长廊上看到一位身材伟岸的大叔叔,倚在栏杆前朝着教室里看。

  小婷一脸防备地堵在教室前,机伶地问道:「叔叔,你要找谁?」

  「我要找你们美丽的绮幽老师。」齐定浚的嘴角勾起一抹笑,释出善意,软化小朋友的心防。

  此时,教室里的其他小朋友听见骚动声,纷纷好奇地凑在小婷的身边,睁大眼睛盯着门外陌生的男子。

  「老师,有人要找你。」小婷转头喊道。

  绮幽放下手边的工作,转过身,不期然对上齐定浚的俊脸,微微地怔住。她澄亮的眼睛掠过一丝讶然,心里澎湃地悸动着,怎么她正在想念他,他就伫立在她的面前?

  齐定浚摘下墨镜,露出深邃的双眼,性感的薄唇噙着一抹懒慵的笑容,微笑地招呼:「嗨!」

  「嗨!」她愣愣地回应他,为他突来的造访感到讶异,但又难掩兴奋的情绪,嘴角忍不住扬起笑容。

  绮幽没想到齐定浚会来画室找她,两人只是在医院闲聊时,不经意地提到她在「兰心花舍」的附近开了一间小小的画室,主要是教授小朋友绘画和担任课辅的工作。

  公事繁忙的他,竟会将这个微不足道的话题放在心上,令她有点感动,觉得两人的距离又更近了。

  「我打扰到你们上课了吗?」齐定浚礼貌地问道,看着她微启芳唇,那发愣的模样真可爱,令他忍不住回想起在医院里那暧味的一吻。

  「没有,也差不多是下课时间了。」她轻轻地摇摇头,面对他炽热的眸光,她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老师,我们可以下课了吗?」娃娃背着书包,夹在两个大人中间,不懂两人之间的涟漪荡漾,天真地发问。

  绮幽连忙收回目光,细心地叮咛:「小朋友,我们星期五下午再上课,可以收拾书包回家喽,等会儿过马路一定要小心哦!」

  「奸——老师再见。」小朋友齐声说道,然后兴奋地冲下楼,只剩下两个人静静地看着对方。

  「你怎么会来这里?」绮幽好奇地问。

  「来看看我们美丽的绮幽老师,愿不愿意招收一个浑身没有艺术细胞、还一身铜臭味的生意人当学生?」齐定浚调侃地回答,眼神带笑地盯着她。

  「你不要寻我开心了,我的功力只能哄哄小朋友,哪能教你什么?」她清浅的笑容里藏着怯意,努力压抑心中狂骚的情感。

  「我刚在教室外看到你上课的架式,挺专业的。」齐定浚深深地瞅着她,眼神漫游过她清丽的脸庞。看着她耐心地指导学生作画的专注模样,那样的温柔足以拙动每个男人的心。

  「要进来坐坐吗?」她欠身让他进门,将桌上散乱的画笔放进笔筒里。「刚上完课,所以教室有点乱,希望你不要介意。」

  齐定浚炯亮的眼睛梭巡了室内一眼,旧公寓翻修成简单的画室,大片玻璃帷幕增加采光和视觉上的宽敞感,另一面墙则砌成书架,除了摆放美术专书外,还有一些石膏像和陶艺品。

  靠近她座位的窗台,摆了几株燕子花、水仙和熏衣草,西斜的阳光自窗外的叶梢迤逦而下,更显得春意盎然。

  「这间画室是你租的?」齐定浚好奇地问道。

  「这间旧公寓是我以前的家……」她美丽莹亮的眼睛掠过一丝痛楚,继续说道:「在我爸妈车祸过世后,姑姑怕我触景伤情,所以将房子租出去,直到去年底,我才把房子收回来,装修成画室……」

  「抱歉,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伤心事。」齐定浚的眼神胶着在她美丽的面容上,即使她刻意将往事说得云淡风轻,一语轻轻带过,但是他依然在她坚毅的外表下,洞悉出她的脆弱与难过,深深地掘出他心里最深处的温柔,令他忍不住怜惜她的遭遇。

  「没关系,那已经是十年前的旧事了……而且现在的我已经长大,也变得更加坚强了。」她故作坚强的模样,反而让齐定浚更为她心疼。

  他梭巡了画室一眼,看到矮柜上摆放着两只造型别致的陶土对杯,吸引住他的目光。

  「这些手拉坯也是你的作品吗?」齐定浚拿起其中一个杯子,细细地欣赏着,换了个话题,试图冲淡横亘在彼此之间沉重悲伤的氛围。

  她点点头,走近他的身边。「我大学时修过陶艺课,要是你有兴趣,改天我们可以去莺歌,我教你怎么拉坯。」

  「美丽的绮幽老师,你该不会是在约我吧?我有荣幸可以得到你的指导吗?」他挑了挑俊朗的黑眸,存心逗她。

  「不是的……」她发觉失言,双颊不争气地泛起两朵红晕,急忙解释:「我没有要和你约会的意思……」

  「原来我不够资格和你约会啊……」他促狭地说,佯装邀约受拒,一副受挫的模样。

  「你误会我的意思……」他逗弄的口吻逼得她手足无措。

  他觑着她羞怯脸红的神情,咧开了一抹笑。「放轻松点,我是跟你开玩笑的。」

  「一点都不好笑。」她瘪起小嘴,细声抗议。

  看到她可爱的样子,齐定浚朗声笑着,转过身,在她的画室里继续寻宝的游戏,从一些陶土作品和画作见识到她在艺术上的天分。

  「画架上的画可以看吗?」他随口问道。

  绮幽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快步地越过他,挡在画架前。「这幅画还没有画好,你改看其他的画作。」

  齐定浚灼灼的目光盯视着她紧张的模样,饶富兴味地微笑探问:「这么怕我看,该不会是画心上人……」

  「你、你不要乱开玩笑,我才没有什么心上人,只是单纯画失败,不想在你面前献丑。」

  她防备的姿态勾起他的好奇心,佯装放弃。「不看就是了。」

  绮幽转过身,轻吁一口气,赶紧将画架上的画取下来,而齐定浚却眼明手快地夺去她手中的画作。

  「你……」他无赖的行径令她又羞又恼。

  齐定浚的目光胶着在画作上——精链的笔触勾勒出一张熟悉且立体的五官,炭笔细细地描绘出人物炯炯有神的神韵,虽然只是单纯的灰、白两色,但是在那细致的笔韵下,却可以感受到一股深邃真切的感情。

  她手中的画笔比她的心更加坦率,完完整整地呈现了她对齐定浚的爱慕之情。

  「这画里的人挺面熟……」他瞄了下她窘红的小脸,打趣地说道。

  他从她精准的笔触中,读出她藏在心里缱绻的心绪,一笔一画都勾动着他的心情,仿佛在引诱他回应她的感情。

  「别看了……」她窘得想挖个地洞钻进去,赶紧抽回画作,声音低低地说:「我只是随便画画……你不要胡思乱想……」

  齐定浚往前逼近一步,仗着身材的优势,将她围困在桌子与他的胸膛之间,坏坏地逗着她,调侃地探问:「我们美丽的绮幽老师,那你希望我往哪方面想?」

  她单纯羞窘的模样,蛊惑了他的心,诱引着他更贴近。

  「我……」她低着头,不敢看她,面对他暧昧的欺近,心跳快得仿佛要迸出胸口。

  她感觉到他纯男性的气息和温度包围住她,令她的思绪变得混沌迟滞,紧张到连话都说不清楚。

  齐定浚抬起她小巧的下颚,强迫她迎视他,在她那双莹亮的眼睛里,看到迷惑、不安和恋慕的情怀。

  局促的气氛下,瞹昧的情愫在两人之间蔓延,揉在夕阳的暮色里,层层加深。在两人纠缠的视线里,感情的嫩芽悄悄地在他的心房扎根抽长。

  齐定浚从没有对一个女人有过如此依恋的感觉,那么强烈地渴望她的温柔,想要占有她的美丽。

  她纯净娴雅的气质,仿佛可以洗涤这城市的喧嚣嘈杂和他在商场勾心斗角的计算,而她娇柔荏弱的模样,更是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心,蛊诱着他去疼惜她。

  「……和我交往好吗?」齐定浚将她困在他炽热的眼眸下,顺从内心的感觉,低声地提出要求。

  「什么?」她错愕地瞠大眼睛,呐呐地问。

  「你不愿意?」齐定浚睇着她因羞怯而绯红的小脸,轻声问道。

  「那个……」她紧张到结巴,绮幽不敢想象,像齐定浚这般耀眼出众的男人竟会对她提出交往的要求。

  能够和他变成朋友,维持淡淡的互动,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他对她而言太遥不可及了,所以即使对他心动,她也不敢行动,只敢将感情藏在心里,偶尔萌发想念时,拿起炭笔勾勒出他的身影轮廓,反复温习两人之间的交集。

  「还是你已经有了交往的对象?」她迟疑的反应令齐定浚感到不安。

  「不是的……」她连忙否认,不知所措地澄清:「我没有男朋友,只是不懂你为什么会想和我交往……」

  「因为你美得教我心动,也温柔得令我想更靠近、更靠近你,跟你相处很轻松、很愉快……」齐定浚认真的限眸直盯着那双清澈澄亮的眼眸。

  当他痛苦虚弱的时候,她焦急地为他奔波,真心地关心他的病况,柔软的小手盈握住他的大掌,温柔地安抚他的情绪。

  她的温柔敲碎了他的心墙,就这样闯进了他的世界,让他意识到原来他也有脆弱、寂寞的时候,也会渴求一个人的温暖与情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